恶口灶君在线阅读
免费

恶口灶君

书馥文节

短篇 / 短篇小说 · 4.4万字

很短很短的短篇小说……………………………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1.恶口灶君

周家镇是个大镇,周围有三百多户人家,几乎每家都是大大小小的地主老财,所以每当外村一听是周家镇的娶媳嫁人,媒婆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破。

只有周有德家是个例外。

周有德是这个镇上唯一的中农,虽说放在别的村也很可以了,但是谁愿意把闺女送到这里来受别人看不起。

周有德是个干瘪的中年男人,守着一个没有大屁股的女人,周有德很不满,毕竟大屁股女人才好生养。

所以他人到四十只有一个先天不足,长的像豆芽菜一的蔫不拉几的儿子,夫妻俩战战兢兢的养活,以防周有德哪天横死方便传宗接代。

一家人过着勉强够吃穿的日子,女人心傻知足,但老周很窝囊。

想起镇上人对他看不起的神情,他很觉得的丢脸。看见城里来收粮、或者定大节下的鸡鸭鱼肉的大宗活计,十分眼红。

他也想和那些大管家先生搭上话,捞点油水。

可恨每次自己嘴还没开就脸红的像个大姑娘。

有一次,他牟足了劲的开了次口,可说的颠三倒四满头流汗,脸红的像个大姑娘,大管家先生看都没看他,拍了拍身边的本村第一大富户周林的手,只道今年还定他家的,周有德就知道这个管家先生又没留住。

事后周林对自己阴阳怪气冷嘲热讽一番,还说自己想抢他周林的生意做,分明是呛行,找人把他的左腿打折了。

白胡子老大夫瞧了瞧,摇摇头说,没用,骨头都裂了。

所以他很嫉妒,那些张口闭口称兄道弟,哄得人心花怒放,晕七晕八的就从管家先生那里套了大把钱票和活计的人。

那种人有种本事,即使在人堆儿里,都把每个人哄好的本事。

很快到了过年祭祖,周有德憋着一口气花了半年的酒肉钱,请了最好的道士来给自己开新年鸿运,可是来人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穿着黑道袍拿着拂尘,眉清目秀,一脸恬静,他觉得自己上当了,却懒得再换,就这样尽二两孝心,来拜拜不知道保佑自己的祖宗。

两人刚到那里才发现,连日的雨把山坡冲垮,自家的祖坟被从山顶冲下来,有的棺材盖子都被掀开。

半山坡上,横七竖八的散落一地人骨头和棺材盖。

太爷爷的腿和老爹胳膊堆在一块儿,周有德看着散落一地白花花的骨头,不知道管哪个叫祖宗。

只能把这些骨头装到一口棺材里,拉到山顶。

稀罕的是,山顶都已经塌了一半,却还有一个漆色棺材在土里露了个角,安然无恙。

为防再遇此事,周有德把这口棺材里的骨头也取了出来,索性把所有的祖宗打包带走。

棺材一打开,就扬起来许多灰尘,道士捂着鼻子探身上前一看,就皱起了眉头。

“你家的祖坟可被盗贼偷过?”

“道长别瞎说!我是本村最穷的一户了,谁闲着没事挖我的祖坟?”

“可是你看,少了一个腿骨。那你家祖先就是瘸子。”

周有德拼命摇头:“族谱上记载,我祖先是个从头到尾都十分健硕完整的壮汉!”

小道长听完一沉思,又像棺材里看去,一股腐朽的味道传入口鼻,他看向骷髅头旁的棺材角,有一个红色的包裹,他不详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把红包裹从棺材中拿出来。

红布早已糟烂,堪堪裹住里面的东西,小道士打开一看,是个巴掌大小的石像

上雕的是个神鬼莫辨的女子,正亭亭玉立,笑的诡异,她手里还打着一把伞,仔细一看伞柄是雕成了一柄钳子的形状。

小道长漆黑的葡萄眼多了许多凝重:“这口棺材就放着这里,这个石像你也不要动,是个邪物。”

说罢就开始摆弄周有德拖来的一大堆骨头,看上去是要它们东西都拼起来。

老周心想:你多大的年纪就能看出邪物?他指定先让自己把东西放这儿,回头自己来偷!

老周转了转眼珠,问道:“这是个什么?”

小道士抬头盯着他,讳莫如深:“人有六十四恶口,上辈子犯得太多,这辈子就脑笨嘴慢被人打嘴,就是恶口症。

有的人生来说话就巧舌如簧,有的人却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老周问:“然后呢?”

道士:“所以有邪术造了这么个物件儿,灶君娘娘。

可借人三寸利口,说的话眉开眼笑称心如意,管叫听的人意乱神迷如你心意。可不知这东西会要人命的。”

老周大汗:“那你说给我干嘛,我还不如不知道!”

道士轻叹:“这知不知道有什么用,这东西会托梦,见过它的人根本防备不了,所以只有别求那些本不该属于你的,那就无妨了,岂不知有得必有失。”

道士按照人头排完,周有德说除去自己儿子,周家九代单传,这些总共差了三根腿骨和四根臂骨。

所以除却周有德,剩下的八代,有七代都少一根骨头,这么算来,是从周家二世开始就被这玩意儿缠上的。

道士眉头蹙起:周家这群倒霉蛋太倒霉了吧。

事毕,道士看了看周有德两眼,道:“还请施主切记我说的话。”

周有德斜眼棺材里的灶君娘娘,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防备着宝贝被人偷走。

小道士将他的神色全部敛在眼里,摇摇头就走了。

他管不了这事儿,这玩意儿缠上他家了,自己只能忠告一声,毕竟这种妖孽以自己的道行还是对付不了的。

直到有一天,周有德杵着拐杖,昂首挺胸的走在本村最宽敞的土路上,一米六几的身高还一瘸一拐的,却走出了气吞山河的气势,逢人就笑,几句话下来连历年积怨的老对头都心里熨帖。

周林远远地望着那个镶了金牙的人,脸色铁青一脸忌惮。

不知道这个穷中农走了什么运,这下大管家先生都和他称兄道弟,大好多大宗都给这个没几两本钱的做了,几单下来油水颇多。最近很有乍毛的架势。

连乡亲们也很愿意把自家的精品公猪借出去给他配种,还有粮食种子也乐呵呵的给他送去说随便用。

周有德站在自家小院里,想着明年就能换座大宅子。

他洗洗粗糙厚实的老手,拿起了媳妇买的苦瓜。

媳妇不无担忧的问:“怎么你都吃了三个月的苦瓜焖饭,还吃?

以前从不吃,现在尝尝鲜儿也不能这么顿顿吃,得多吃肉。”

周有德把嘴角耷拉下去,脸色沉郁:“你别给我提肉,以后别给我提这个!你们自去吃,只要躲得我远远的。”

媳妇胆怯懦弱,看着丈夫铁青的脸色只吓得退后几步连连点头。

“灶君娘娘供上了吗?”

“供上了供上了。”

周有德拎着大米和苦瓜走向伙房:“别跟别人说家的事情……有人问你,只说不知道。”

媳妇忙不迭的点头。

媳妇其实本来也不知道什么事,只晓得沉默寡言的丈夫和城里的管家成了好兄弟,家里的钱越来越多……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凶。

媳妇甚至暗自想过,是不是周有德在伙房里藏了个女人,可每夜周有德都按时回屋睡。

她悄悄地看向事先烧好洞的纸糊窗户。

只见周有德坐在灶前,警惕的打量了一番,从柴火堆里翻找出一根大骨头,塞到早就熊熊火光的灶洞里去,骨头很大,不知是什么动物身上的。

他淘米切菜,把灶君娘娘供在灶台上,没一会儿饭熟了。把一盆饭供了一会儿,待香燃尽了,才拿起筷子吃干扒净。

周有德媳妇松了口气,没藏女人就好,就走开了。

周有德发迹之后,开始爱下馆子,和村里的大小老财热络热络,听听别人的奉承话,他很愿意去,可是每次去了他只喝茶水。

不吃任何别的东西,酒肉不沾,说不喜欢。

可是有一个细心地小地主发现,其实周有德偷偷吞了许多次口水。

于是在过大年的时候,为了讨好周有德,请了城里大酒楼的最好的大师傅,拉了三三五五的本镇有头有脸的人,在新盖的酒馆里,为下一年的活计在周有德身上找出路。

一人难敌百口,在众人的劝说下,周有德喝下了第一杯酒,尝了薄如蝉翼的一片特为自己做的八宝乳猪肉。

就坚决不肯再吃了。

众人只道奇怪:“难不成,周老兄是做了戴发修行的和尚,才发了财?”

另一个人说:“人家和尚还吃素斋呢,周老兄连素豆腐都不吃,白瞎镶了两颗大金牙!”

周有德只摆摆手,笑笑。

众人便不好再逼。

是夜,周有德拿着媳妇梳头的镜子照了半夜,张着嘴,伸着舌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周有德只是自己嘟囔两句什么“没变长啊!”“没灶君娘娘说的那么吓人啊!”

已经十七八的儿子坐在旁边,木讷的像一年前他的父亲一样,周有德看了他两眼,终于知道自己原来有那么不讨喜。

“周林的闺女?别想,周林不肯把闺女嫁给你,你管不了她,以后让她站在你头上拉屎。早相看好给你娶的媳妇了,回去吧。”

那天后,周有德就和小财主成了好兄弟,偶有邀请,必去赴宴,每次赴宴只敢喝一点点酒,吃一点点肉,回家必得对着镜子张嘴伸舌的相看半天。

然后再吃很多天的苦瓜焖饭,才去小财主家舔口酒,吃上薄如蝉翼的一口八宝猪肉,如此周而复始。

可不知不觉,他渐渐地越吃越多。因为一大杯陈三白和一个猪后腿下肚,就把他美的死去活来。

小财主许多次趁酒劲儿问了许多次生财之道,周有德每每缄默,只说承蒙大管家看得起而已。

后来周有德皱着眉头看着锅炉里的苦瓜焖饭,看着绿色的苦瓜冒着苦涩之气。

不知道为何,最近这股苦瓜味道越来越重。对比起甘醇的陈三白和油香四溢的肉片,简直像是水沟里的蛆虫。

有了钱又习惯人人吹捧之后,周有德的脾气大涨,他厌恶的盯着锅里的苦瓜饭,气的把锅盖重重一摔!

头一次,周有德连着三顿没吃苦瓜焖饭,没供灶君娘娘。

只去到小地主家,对着满桌的的美味佳肴,把什么都抛之脑后了。

然而,那一天夜里,老周媳妇摸索着起床倒水,点上油灯蓦然回首,看见丈夫的样子,惊的大声尖叫起来!

躺在床上的周有德的嘴张着,一条鲜红的舌头从嘴里伸出来,一直垂到脖子,舌头上还有许多黏糊糊的口水。

老周媳妇一下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了之后,周有德把自己关在伙房里一整天不知干嘛,老周媳妇只看见屋顶烟囱不停冒着炊烟。

后来,周有德变得又不爱说话了,最多是点头笑笑摆摆手,在外面从没张过嘴。

老周媳妇知道,周有德一张嘴,湿长软糯舌头就会全部呕出来,像极了嘴里含着一条蛇。

周有德现在也不去应酬了,只一天三碗苦瓜饭,什么酒肉都不沾。

他的酒肉朋友都很纳闷儿。

可后来周有德还是死了,死状可怖。

他捂在被窝里,蹬着腿儿,翻着白眼,嘴长得很大,嘴里没有舌头,手里攥着被人咬过一小口,薄如蝉翼的猪肉片。

仵作把他开膛破肚才知道,这根舌头是整个被扯出去的。

周家镇的人都知道,老周媳妇这个靠着丈夫活的懦弱妇女,不会做此傻事。

迷信的村庄中的众人却也不敢同周有德家来往了,大家都说他跟饿鬼抢食来着,才被饿鬼拔了舌头。

没了周有德,大管家先生也不再来,孤儿寡母两人只能坐吃山空,儿子周有才因为父亲才仰起的头又懦弱的垂下了。

老周媳妇只想依靠着家财给儿子寻个媳妇儿,好好过日子。

直到有一天,一向木讷的儿子拉着周林的小女儿站在门口时,很有主张的说:“我跟周林伯谈了,他同意让她周丽嫁给我了。”

老周媳妇觉得稀奇,再不明白都知道,周丽的父亲周林,和死去的老伴儿不对付,然而她常常稀里糊涂的,想不明白就不再想了。

只知道张罗着点起灶台,做起饭。来招待新媳妇。

周有才把手里的茄子往地下一扔,沉郁的说:“别做我饭了,我要吃这个,以后顿顿吃,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做。”

老周媳妇不太懂,纳闷道:“儿啊,你不是从不吃茄子的吗?”

周有才没搭理她,她只得向门外走去。

蓦然回头,看见儿子警惕的打量了一下周围,在一大堆柴火里翻找出一根白色的骨头,向炉灶里塞去,那根白色骨头上有几丝裂纹。

扩展阅读:人有六十四恶口,曰:粗语,软语,非时语,妄语,漏语,大语,高语,轻语,破语,不了语,散语,低语,仰语,错语,恶语,畏语,吃语,诤语,谄语,诳语,恼语,怯语,邪语,罪语,哑语,入语,烧语,地语,狱语,虚语,慢语,不爱语,说罪咎语,失语,别离语,利害语,两舌语,无义语,无护语,喜语,狂语,杀语,害语,系语,闲语,缚语,打语,歌语,非法语,自赞叹语,说他过语,说三宝语。

————《容斋随笔》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