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高危职业在线阅读

帝国高危职业

爱笑的鹦鹉

悬疑 / 侦探推理 · 24.3万字

陆晨穿越到夏国,成为了一名探员,隶属于皇帝直属刑事部门“帝侦院”。
即使身处异界,他的执念也从未改变,依旧在中心熊熊燃烧。
“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罪犯!”
“只要能抓到他们,用什么手段都可以…”
此后,扑朔迷离的案件、阵营权谋的对抗、超越现实的死斗……不断交织重叠。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河边浮尸

这……这、是哪里?!

陆晨从床上撑起身,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空间,不禁瞪大了眼。

此时天蒙蒙亮,昏暗的光线透过破旧的格窗,勾勒出一件件家具的轮廓。

一个不大不小的木柜立在床旁,木桌靠窗,上面放着一盏煤油灯和点火工具,角落里的四角支架上摆着铜盆。显然,这里没有丝毫现代气息。

陆晨记得昨夜因为通过警察考试落榜,心情大好多喝了点……然后回到宿舍就昏昏沉沉睡去了,怎么醒来就莫名其妙的在一间古代屋子里?

难道……是穿越了?

他低头看了看手,觉得这双手既像自己的,又不像自己的。

“难道是魂穿吗?”

经常看网文的他刚刚下意识这么想,脑袋便抽痛起来,无数记忆片段在脑海中翻涌、闪回。

涌现的是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他也叫陆晨,刚满二十一,是个孤儿,从小在新平县长大,现在已是县里的捕快,身手不错。

由于一直照顾他的老爷子前段时间去世了,所以目前他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记忆加载完毕后,陆晨基本接受了魂穿的事实。首先父母双亡是穿越标配,其次如果是梦的话,没道理这么清晰,所以也就没有狠掐大腿的必要。

不过有一点奇怪的是,在记忆闪回中,陆晨看到了原主人的长相,那张脸和自己的一模一样,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难道是另一个世界的我?”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他下床走到木桌旁,花了点功夫点着了煤油灯,屋内顿时亮堂不少。

他从柜子上取下铜镜,放到桌上,仔细端详起自己的脸来。

“还真一模一样……”

同样的鼻梁高挺、眼睛深邃,除了皮肤略微粗糙了一点,其他没有丝毫不同,连眼神自带的锋利感都如出一辙。

由此,他确信这幅身体就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捕快啊…没想到这个世界的我也是警察……”

他露出欣慰的笑容。

想来也好,在哪抓罪犯不是抓?何况……

穿越一般都会给挂的嘛!

“系统?”他在心中试探般的默念道。

然而没有任何回应。

“金手指?”

还是没有回应。

也不是个个穿越者都好运的啊……他叹了口气,心想还是算了,先研究研究点别的……

他打开柜子,发现里面挂着一件蓝白相间、布料厚重的捕快制服,便拿出来,研究怎么穿。

此时屋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紧接着,咚咚咚……房门被敲响的同时,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升起,“起床!出事了!!快!”

啥?

出事了?

陆晨一惊,难道这么快就有案子了?!

“马上!”

他迅速穿好捕快服,提上放在床边的佩刀,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身高和他相仿,一米八左右的男子。他叫严平,脸四四方方,面相严肃,左脸颊上有道长长的刀疤,也是捕快。

“出什么事了?!”陆晨略显激动地问。

“河边,浮尸。”

严平说话惜字如金,能概括就概括,不多说一个字。陆晨继承了原主记忆,知道这一点,没有觉得多奇怪。

新平县一共就他们两个捕快,作为前辈,严平对陆晨一直还不错。

“你去河边,我去拿板车。”严平从怀里拿出一个用干荷叶包着的包子,递给陆晨,“路上吃。”

“谢谢严哥,我这就去!”

陆晨笑着接过包子,严平点点头,转身迈步,往衙门方向去。

晨色清冷,带着一丝寂寥,隐然暗示冬日将近。

陆晨走在县城的主路上,两旁是鳞次栉比的灰白色的古建筑。如果没有原主的记忆,他肯定会认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中国,毕竟连语言都非常相似。

但现在他清楚这里只是像而已,本质上是另一个世界的国家,其名为夏国。新平县位于夏国中北部,离夏国京城不远。

县城不大,陆晨只走了二十分钟便看到外围的小河。

尸体已经被拖上了岸。第一发现人是药农李老头和他的儿子,此刻正在河中游的桥上歇息。

陆晨走过去打招呼,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的道出事情原委。

清晨,李老头和儿子出门采药,走到桥上,儿子发现桥的斜下方,也就是河岸边有一个从没见过的黑影,就下去看了眼,结果发现是个人飘在水里,被石头卡住才没有冲到下游。

人拖上来的时候已经死了。向严平报案的是儿子,李老头没离开过现场半步。

“事情就是这样,陆大人,我们能不能先走?还得去采药呢……”李老头恳求道。

陆晨学过刑侦,自然知道不能随便放人走,安抚道,“辛苦你们了,再稍微等一下。”

说罢,他往尸体所在的地方走去。

虽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尸体,但他一向胆大,没有丝毫紧张。

死者是一个中年男子,体态肥胖,身穿破旧麻布衣。陆晨认得他,他叫王大江,是个以砍柴为生的樵夫,但是因为不熟的缘故,了解仅止于此。

从表面来看,尸体呈溺亡表现,皮肤苍白,尸斑浅淡……陆晨想判断尸僵程度,伸手去按胸口。

然而手触碰到尸体的瞬间,他的眼中突然浮现一块半透明的面板。

面板中央有一行字:是否进行鉴定?

“这……难道是……”

经常看网络小说的人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总算来了!还以为没有呢!

“鉴定!”他立即在心中默念。

霎时,面板大了一圈,一行行信息显现在眼前——

【目前鉴定系统为等级一

鉴定范围:死亡的生物

鉴定程度:初级

死者姓名:王大江

年龄:38岁

身高:165cm

体重:78kg

死因:急性中毒,该毒药为本世界特有,无色无味,中毒者死后尸体无明显表现,需解刨查看肺部异状

细节:身上有多处碰撞伤,均是死后造成】

虽然这便利的系统堪比法医鉴定,而且好像还可以升级,但此刻他更在意王大江的死因。

毒物致死,说明王大江不是意外身亡……

而是被谋杀的!

这样一来,那把尸体扔到河里很明显就是为了伪造死因。

陆晨不禁背冒冷汗。

没想到刚穿越到这就碰到一起谋杀案……仿佛是上天给予考验,逼着自己跨过那道槛一般。

跨过了,就是合格的“刑警”。

就像父亲那样。

陆晨决定要成为刑警,是从父亲死的那一天开始的。

四年前,他的父亲在一次抓捕行动殉职,此后再没有人带他去公园打球,再没有人和他通宵一起看比赛,也再没有人对他诉说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

是犯罪者夺走了美好的一切。

陆晨曾在父亲的墓前发誓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犯罪者。

即使现在所处的世界不同,职业从刑警变为了捕快,这份信念也决不会动摇。

何况现在还有“鉴定系统”辅助。

人生第一次调查谋杀案,绝对要抓到凶手,给自己的信念一个交代!

他望向正在升起的太阳,不自觉地握住了拳。

片刻后,严平推着板车来到河边。李老头忙凑上去询问能否离开。

“忙完,来衙门报道。”

嘱咐完李老头,他和陆晨一起把尸体搬上了板车,再用草席盖好。

陆晨觉得板车是严平推来的,那回去就由他来,但严平不让他帮忙,硬是要自己推。

陆晨觉得有些奇怪,记忆中的严平并不是个性格很轴的人。

如果是原来的陆晨,可能不会多问,可现在的陆晨好奇心强烈,走到半路就再忍不住,脱口问出。

“严哥,怎么这么见外?这尸体很沉,一个人推多费劲啊!”

严平叹了口气,用简明意赅的话道出实情。

原来他要带儿子去京城看病,已经请了假,之后暂时帮不到忙了,所以想走之前尽量多干点活。

陆晨闻言,顿时感觉一股暖流涌入心底。

“严哥,放心去吧,这案子交给我了!”

“辛苦你……”

在衙门的义庄门前,道别之际,严平嘴唇轻颤,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眼神游移一下,又合上了嘴,只微微上扬嘴角。

那时陆晨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微笑,没有多想。

送走严平,陆晨走进陈尸房,跟正准备验尸的仵作搭讪。

仵作姓陈,有点驼背。由于他成天摆一张臭脸,说话又不好听,不怎么受人待见,便得了一个绰号“陈驼子”。

不过陆晨不这么喊他,还是尊称一声陈叔,毕竟搭讪的意义是提醒,不规矩点可不行。

“陈叔,这个死者是溺亡还是死后抛尸,你可得判断准了啊!”

“用得着你小子提醒?快些出去!别打扰我!”陈驼子不耐烦地摆摆手。

陆晨以为要在外头等很久,耐下性子开始踢石子解闷,却没想到不到半小时,陈驼子就从陈尸房里出来了。

“是溺死的,估计是意外。”

“啥?!”

陆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记忆中,陈驼子的验尸技术算不得很差,没道理验不出是不是溺死。

可系统鉴定不可能会出错,王大江百分百死于毒物!溺死这个结果是怎么得出的?!

“溺死的人口鼻里会有泥沙,你仔细验了吗?”陆晨急切问道。

“肯定验了啊!你怎么这么啰嗦!信不过我?”

“你解刨了吗?仔细看看尸体肺里有没有水!”

“刨尸?你脑子昏了吗?家属都还没来认领呢!怎么能刨尸?!”

陈驼子这一说,陆晨才猛然想起这个国家类似于古代中国,没得到亲属同意不可以随便对尸体进行解刨,不论是不是死于非命。

“啧!”

什么狗屁规矩!

“你等我,我现在去请家属来,到时候你当着我面进行解刨!”

“随便你,有能耐让家属同意的话,你想怎么样怎么样,反正不管怎么验都一样。”

陈驼子阴阳怪气地笑着。

陆晨也是被弄烦了,懒得再跟他多说,立刻迈开步子,小跑出义庄。

直觉告诉他陈驼子肯定有问题!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