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没有求生欲在线阅读

娘娘没有求生欲

子衿骆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40万字

9.5分 39人评分

叶璟禾是废妃之女,母妃死后,叶璟禾与兄长在冷宫相依为命数年。
有一天,兄长离开了。
他成了质子,被押去了敌国大周。
为了找到兄长,她远赴大周,改头换面,主动追求起了大周三皇子,宸王尉迟渊。
可尉迟渊一心只有黎民百姓,是大周帝京出了名的不近女色。
叶璟禾为了接近他,不惜给他下毒。
解毒后醒来,尉迟渊见到叶璟禾躺在自己身旁,他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一脚将人踹下床去,“穿好衣服滚出宸王府!”
后来……风水轮流转……
成亲那晚,叶璟禾看见尉迟渊那双原本如山泉寒雪般清冷的眼睛浸染透了情·欲,他吻上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轻声唤她:“娇娇……”
叶璟禾也没有丝毫犹豫,一脚将尉迟渊踹下床去,“穿好衣服滚出我的房间!”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一道圣旨

当一道圣旨下到长清宫的时候,叶祁珩都忘了要下跪接旨。

长清宫只有叶祁珩和叶璟禾兄妹二人,寒风裹着雨丝飘落而来,带着一股腐木潮湿的气息。

十年了,叶祁珩已经有整整十年的时间没有见过圣旨的样子了。

彼时他还是皇帝最宠爱的皇子时,隔三岔五便能收到来自皇帝赏赐的圣旨。

现在回想起来,上一次见到圣旨,还是十年前跟着母妃被贬往冷宫的旨意。

叶璟禾先跪下来,拉了拉哥哥的裤脚,小声道:“哥哥,还愣着干什么啊?跪下接旨啊!”

直到叶璟禾的提醒,叶祁珩才缓缓回过神来,下跪接旨。

叶璟禾脸上的笑意隐藏不住,十年了,父皇终于想起他们了。

念圣旨的是淑妃身边的大太监王路海,“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周来使,为促进陈周两国和平,千秋万代,朕封皇四子叶祁珩为永诚王前往周国,以表我陈国与周国永结同好之诚,即日启程,钦此。”

叶璟禾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眼里浮现出一丝阴郁。

饶是她三岁就跟着母妃进了冷宫,没有像兄长一样进过太学,可她也明白了那永结同好代表的含义。

王路海身后的宫女将朝服放在叶祁珩面前。

“后日举行完国宴之后,永诚王便要启程随周国的宸王殿下前往周国了。”

兄妹俩同时抬头,望见王路海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永诚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接旨谢恩?”

叶祁珩和叶璟禾同跪于前,叶祁珩还没有消化这道圣旨,就看见叶璟禾将手伸进衣袖,小声说了一句:“我杀了他.....”

叶祁珩一手阻挡住妹妹要掏出匕首的动作,一边说:“儿臣领旨。”

圣旨交予到叶祁珩手上之时,叶璟禾站起来,一手抢了过来,“领个屁!”

“璟禾!休得无礼!”叶祁珩喝止叶璟禾。

只见叶璟禾勾唇一笑,顷刻间,一把匕首直直抵在王路海的脖颈之上。

身旁跟随过来的宫女太监都吓得不行,璟禾公主还没有随宁妃贬入冷宫之时,这些宫女太监可是见过的。

那时候璟禾公主总是梳着两个小揪揪,跟在叶祁珩身后甜甜地喊着哥哥。

而十年之后的今天,那个谁见都觉得可爱的璟禾公主,正用一把匕首保护她的哥哥。

她冷哼一声,对叶祁珩说:“礼仪是什么?父皇他没教过我啊......”

十年都没送来一句问候的父皇,再来旨意便是要送哥哥去周国做质子。

王路海被吓得双腿直打颤,可语气里还是有恃无恐:“璟禾公主,奴才也只是奉命宣旨。”

叶璟禾手上的匕首又紧了一分,“我跟哥哥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太监插嘴了?”

说完,叶璟禾像是想起什么,眼里多了几分讽刺。

“你们家淑妃不是也有儿子吗?怎么不让他去?”

身后突然响起陌生的声音:“本宫贵为太子,岂是你兄长能比的?”

叶璟禾闻声回头,来人身着一袭黄色蟒袍,身形修长,眉眼之间尽是自负。

当他看见叶璟禾时,神情立刻变得不一样,眼睛半眯着,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叶璟禾。

这是叶璟禾被贬冷宫后,叶祁轩第一次见到她。

十年光阴,叶璟禾已经和小时候甜美可爱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她身着一件青色芙蓉襦裙,但清丽的襦裙并没有衬得她清新可人,反而是她长得太过妩媚,眉间一点朱砂痣,带着芙蓉襦裙都有了另一种独特的韵味。

即便是叶祁轩这种在宫里圈养了无数美人的好色之徒,都不由得在心里赞叹叶璟禾的美貌。

他见过无数美人,叶璟禾是最好看的一个,说是倾国倾城都不为过。

叶祁轩收回自己的目光,绕过叶璟禾,在叶祁珩耳边说了几句话。

叶祁珩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叶祁珩抑制住自己的怒气,“我去周国,璟禾,放开他。”

叶璟禾眉心收拢:“哥哥!”

“听话,放开他。”

叶璟禾瞪着叶祁轩,她不知道这个男人跟哥哥说了什么,竟然让哥哥的态度都变得如此强硬。

叶祁轩走到叶璟禾身边,顺手夺过了她手里的匕首,“妹妹的手怎么能用来拿刀呢......”

叶璟禾抬眸,“滚。”

叶祁轩轻捏了一下叶璟禾的下巴,回头对叶祁珩道:“那我们,国宴之上再见。”

说完,叶祁轩松开手,冷哼一声:“我们走。”

待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叶璟禾才过去抱住叶祁珩。

她声音轻轻的,像是呢喃:“我不让你去周国,你走了,璟禾怎么办啊?”

叶祁珩抚上叶璟禾的背,“没事的,还有师父,师父会照顾好你的,再说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叶璟禾想起母妃薛清宁刚离世的时候。

那时正逢陈国的冬季,冷宫里阴冷潮湿。

跟着母妃进冷宫的时候,她只有三岁。

那时她身体本就不好,加上冷宫里太监宫女的苛待,就连晚上的盖被都透露出一股子霉味。

可谁能想到这样潮湿的地方,竟然会在晚上走水?

熊熊大火照耀着薛清宁的眼眸,叶璟禾的哭声让她没有时间绝望。

她看见即将塌落的房梁,一生都温婉从容的薛清宁,第一次朝着叶祁珩吼了出来。

她说:“祁珩!你快抱着妹妹出去!”

叶祁珩默不作声地流着眼泪,手死死地拽住薛清宁的胳膊。

因为他也看到了,看到了头顶上即将塌落的房梁。

他心里明白,现在抱着妹妹出去,回来就看不见母妃了。

“听话!”

在房梁塌下来的一瞬间,薛清宁站起来让房梁率先砸在了她的身上,然后用用尽全身力气喊道:“祁珩!快走!!”

她不记得那天晚上的场景,她只记得从那天之后,她生了一场大病。

她整夜咳嗽,肺里像是充满了血,在下一秒就会咳出来。

可冷宫没有药,唯一能想办法帮她弄来药的母妃也死了。

留给她的好像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挺过去,要么永远留在白雪茫茫的冬天。

可三岁的她知道什么啊?

她无动于衷地看着门外的宫女对叶祁珩说:“爬出来,爬出来就给你妹妹熬药来!”

七岁的叶祁珩在跟着母妃被贬进冷宫之前,是皇帝最中意的继承人。

他从小饱读诗书,懂得世间真理,明白礼义廉耻。

可就是这样一个骄傲的人,为了妹妹的汤药,也能放下自尊忍辱负重。

他慢慢地跪下,一步一步地朝着前面爬去。

宫女们捂着嘴笑。

有个宫女带头扔了一个冷馒头在叶祁珩脸上,喏,汤药没有,馒头倒有一个。”

叶祁珩飞速地跑过去,坚强地上的馒头,吹干净上面的灰,又将馒头外面的部分剥掉,留下中间干净的地方。

他拿过去给叶璟禾,“璟禾,先吃一点填填肚子。”

小璟禾睁着漆黑的眼睛望着叶祁珩:“那哥哥呢?”

叶祁珩打开手,将剥下来的馒头给她看:“哥哥也有,哥哥吃这个。”

小璟禾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母妃说了,掉在地上的东西不能吃!”

原来她都看见了......

叶祁珩捂住小璟禾的眼睛,“璟禾是不是睡糊涂了?还在做梦呢是不是?这个馒头是干净的,没有掉在地上过......”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