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妇的医路荣华在线阅读
会员

弃妇的医路荣华

天然宅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01万字

9.3分 2033人评分

陈未秋穿越后,身为黄花大闺女的她光速成了带着拖油瓶的弃妇!她有个可爱的女儿,慈祥的父亲,严厉的母亲,憨厚的大哥,还有一个彪悍的软妹子,真是美满的一家!
等等!陈未秋摸着下巴,好像少点什么,哦,她缺个汉子!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争执

罗锅子当头挨了一个飞棍,还没来得及生气,他身旁的罗小豆像是看到了什么妖魔鬼怪,一张黑黢黢的脸立刻变白了,拉着他爹的手就要跑,“爹,赶紧走吧,陈六月打人好疼的!”

“你,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罗锅子恨铁不成钢,捂着头骂道,“你一个男娃还怕一个小闺女儿?”

陈六月也算闺女儿?罗小豆悻悻然想着,怕怕的躲在罗锅子身后,不敢去看怒气冲冲瞪着他们的陈六月,他爹压根不知道陈六月有多可怕,刚来他们罗家村一个月,就把所有的男孩都打趴下了,他走路都恨不得躲着陈六月走。

跟陈六月一起过来的是未秋家隔壁邻居罗青,十七,八岁的年纪,高高壮壮的个子,浓眉大眼,笑起来脸上还有两个酒窝。这种类型的男生在未秋穿越前有个称号——阳光健气型帅哥。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罗青问道,还背着她的柴火背篓,侧过头瞪了罗锅子一眼。“我在半路上碰到六月了,和她一块过来找你。”

未秋没想到自己晚回来一会儿,还劳烦罗青出来找她,赶忙歉意的解释道:“捡柴火的时候没留神,回来晚了。”

“以后别捡了,我多砍两棵,就够你家烧火了!”罗青摆了摆手,豪爽的笑了起来。

陈六月把未秋拉到了她身后,小声而关切的问道:“姐,罗锅子欺负你了?”

“没。”未秋笑道,“咱们赶紧回家去吧,爹娘该等急了。”

他们要走,后面白挨了一棍子的罗锅子不乐意了,“哎,这就走了?”

罗青回头皱眉道:“你想干什么?”

“嘿!”罗锅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罗青,“我跟未秋妹子聊的好好的,轮得到你管闲事?谁不知道你小子心里打什么主意啊?”

罗青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气冲冲的说道:“罗锅子,你别乱说话!都这会儿上了,你跟在人家后头算什么,欺负人家一个弱女子,你丢不丢罗家村的人!”

“毛都没长齐还想学英雄救美?啧,还满口大道理了!回家问问你爹娘,看愿不愿意叫你娶个寡妇进门!”罗锅子插着腰大声嚷嚷,一脸的嘲笑,压根不怕叫人听见。

罗青赤红着脸,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紧张的回头看了眼已经走远了的未秋和六月,一跺脚追了过去,不再搭理罗锅子。

显然,比起无赖来,年轻小伙子罗青不是老光棍罗锅子的对手。

等到了未秋家门口,罗青有些尴尬又有些忐忑,他肯定未秋听到了罗锅子嚷嚷的那些话,就是不知道未秋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那个,未秋……”罗青鼓足勇气刚开口,隔壁的大门咣当一声打开了。

罗青娘沉着脸走了出来,扫了未秋和六月一眼,冲罗青喝道:“饭都做好半天了,你去哪了?还不赶紧回家吃饭!”说罢,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进了门。

“那,我先回家了。”罗青不好意思的朝未秋笑道。

未秋点点头,抱着茜茜和六月一起进了家门。

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昏黄,堂屋里没有点灯,从院门口看过去,屋里黑黢黢的。

六月一进门就大声喊道:“爹,娘,我们回来了!”

话音刚落,未秋在这个世界上的母亲祝氏就掀开堂屋帘子出来了,搬起了屋檐下的小木桌,放到了院子里,六月赶紧跑过去摆了几个小矮凳子在木桌周围,又帮着母亲把灶房里做好的饭端到了桌子上。

未秋则是抱着已经睡着的女儿进了屋,把茜茜放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接着去东屋扶了父亲起身到院子里吃饭。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啊?”父亲陈方笑呵呵的问道。

六月兴奋的不行,手舞足蹈的说道:“爹你不知道,姐可厉害了,西头的春花嫂子难产,人都没气了,接生婆都没法子,姐进去没一会儿,就把人从阎王爷手里拉回来了,还生了个儿子!”

未秋想要阻止,却来不及了,六月那张嘴利索的很,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说出来了。

陈方惊讶的看着低头喝汤的未秋,半晌才不敢置信的问道:“你给人接生?”

祝氏也沉着脸,疑惑的看着未秋。

“也不是……”未秋含糊的说道,“春花嫂子没死,接生婆看错了,我进去就是想看看她……也是她身子好,撑过来了。”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只是个刚生了孩子的小妇人,会给人接生才怪呢!

祝氏显然是也不觉得未秋有这么大的本事,冷哼了一声,“你倒是热心肠,你跟她什么关系?还巴巴的跑进产房那脏污的地方看!”

古代人认为妇人生产是件脏污的事情,接生婆也不是什么多受人敬仰的职业,甚至男子是不允许进产房的,因为古人认为污物晦气,会冲了男子的阳气和运道。

一旁的六月见祝氏没个笑脸,心知母亲肯定是气恼姐姐在外头耽误的太久,忍不住说道:“村里那个罗锅子好不要脸,在半路上纠缠我姐!”

原本六月说这话的意思想告上一状,好让母亲知道姐姐在外头受了欺负,即便母亲心里有气,也不会再生姐姐的气了。

哪知祝氏看也不看未秋一眼,只硬邦邦的说了一句,“若她不先招惹别人,别人何至于纠缠她?”

这话说的就难听了。

六月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咬着嘴唇说道:“姐没招惹他,那臭罗锅子算个什么啊!”她姐长那么漂亮,得多想不开才去招惹罗锅子啊……

陈方也赶紧对板着脸的祝氏笑道:“你看你说的什么话,咱们家秋儿是那样的人么!要不是她,我病能好的这么快?早交代那庸医手里头了!”

未秋低着头慢慢的喝着桌上的那碗鲫鱼汤,恍若未闻饭桌上家人间紧张的气氛,她知道这个唯一的荤菜是给她补身子用的,只不过她今天回来的晚,鱼汤有点凉了。

祝氏瞥了眼低头吃饭的未秋,心中的火气更重了,直接说道:“一天到晚在外头瞎胡跑,哪家媳妇像你这样?自己不规矩,怨不得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找上来!”

“姐没不规矩!”六月急了,推了推闷头喝汤不吭声的未秋,示意让她也对母亲解释两句,见未秋只是笑笑,六月忍不住了,对祝氏说道:“姐捡柴火的时候还挖了草药,上回我跟姐去县城里,卖了十五个钱呢!”

“那点钱够干什么?浪费几天的功夫还不够买两斤白面!”祝氏哼了一声,“你以为你还是黄花大闺女?”

最后一句话是对未秋说的。

未秋缓缓的咽下了口中的鱼汤,放下了碗,心平气和的说道:“挖草药是不赚钱,可不管钱多钱少,总归是我挣的。”现在她找不到门路赚的少,可未必将来还是这样,早晚她能养活自己和茜茜。

她还很想说祝氏一句:是你非得想去京城,不择手段把自己亲生闺女坑成了未婚妈妈,她不是黄花大闺女怪谁啊?但想想祝氏的脾气,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下了。

“你这叫什么话!”祝氏怒极,呯的一声把手里的筷子放到了碗上,指着未秋的手指都气的颤抖了,“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得为你闺女想想,等到了京城,秦家人知道你素日里这副德行,白天里连家都不沾,到处在外面野,会怎么看待茜茜……”

未等祝氏说完,未秋赶紧起身,笑道:“我吃好了!”说完便像逃跑似的奔到屋里,没再出来。

进京城是祝氏的软肋,什么事都不能阻挡了她回京的道路。

六月看母亲脸色阴云密布,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赶紧乖乖低头吃饭,吃完饭就跑了。

院子里的饭桌上只剩下了陈方和气的面色涨红的祝氏,陈方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闺女总闷家里,不是个事儿,秋儿知道分寸,她愿意出去跑跑,就让她去吧!”

“不是我非得拘着她!秋儿跟六月不一样,她已经是秦公子的人了,人家规矩严,不像乡下地方。我们在外面停留这么久,还不知道秦公子心里怎么想的,要是再有什么不好听的传到人家耳朵里,他嫌弃了秋儿怎么办?”祝氏显然余怒未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你们都说她明白事儿了,我看还不胜以前不开窍的时候,那会儿上至少听话,现在倒好,我还没说她,她就巴巴一嘴的歪理犟上了,她挣钱有什么用?秦家家大业大,还能少了她和茜茜一口吃的?”祝氏又气恼的说道。

原来的陈未秋在十岁时发过一次高烧,病好后就有点痴呆,身体没问题,神智却懵懵懂懂,还是两个月前的那次发烧,未秋接管了这个身体,突然开窍明白事了。

陈方看祝氏正在气头上,只呵呵陪笑和稀泥,“别气了,赶紧消消气,孩子不懂事,你跟她急有什么用?以后慢慢教就行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