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王夫凶猛在线阅读
会员

重生之王夫凶猛

紫叶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89.8万字

9.3分 77人评分

前生,朝堂上他是桀骜不驯的左相,处处与女王作对,最后被定叛国之罪。
她身为女王被亲人背叛,杀子,篡位夺权,丧命!
当一切回到初遇的时光,他却要全心守护她。
“为什么,你对我的真心视而不见?你究竟有没有一点点感动,一点点喜欢过我?”他绝望地咆哮。
“对你,我只有恨,只想要你死!”她咬牙切齿地说完,转身,却止不住泪湿衣襟。
洛轻尘,你想要无视我,甩开我,杀掉我?没有那么容易!哪怕你是千年冰霜,我也要你融化在我的掌心!
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血色王宫

清澈明朗的天空下,碧绿的琉璃与金色的重重飞檐使得皇宫深院更加金碧辉煌。

正是春末夏初时分,御花园中百花争艳香气宜人。风过花落,地面铺上了一层五彩缤纷的绚烂花瓣,美不胜收。

一群宫女簇拥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正在花径中缓步而行。

那女子五官精致,面如桃花,肌肤细腻如瓷,因有身孕而显得珠圆玉润。

她正是天琼国女王洛轻尘,此时正静心等待腹中第一个孩子的降生。

临盆之期就在这两天,洛轻尘温柔地轻抚着腹部,唇角皆是甜蜜的笑意。

“不,不好了,”忽然一个宫女跌跌撞撞地向这边跑了过来:“女王陛下,右相带兵包围了皇宫,他,他他他造反了!”

洛轻尘身边的宫女闻听此言都大惊失色,开始慌乱起来。

洛轻尘先是一惊,继而笑道:“玲兰,你又逗本王开心么?说谁不好?怎么偏说右相?”

右相许宏文可是女王的养父,在女王没有进宫前待她犹如掌上明珠,比亲生的儿女都要好。别说女王,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右相会造反。

玲兰见洛轻尘还如此地若无其事,急得上前就将她身边宫女推开,挽住洛轻尘的胳膊:“陛下,奴婢说的都是真的。现在外城都乱成一片了,王夫大人正在外面集结人马准备守卫皇宫。他特命奴婢来照顾陛下,请陛下赶快随奴婢前往安全所在。”

玲兰焦急地边说边小心翼翼搀扶洛轻尘往御花园外走。

这时,洛轻尘已经知道这不是个玩笑,可是,和亲生父亲一般的右相怎么会造反呢?

她自登基以来从没有忘本,对许家都是极其好的,没有理由啊?

她想不通。

但是,眼下外面形势不明,还是先听王夫简钰的安排躲避一下为好。

于是洛轻尘随着玲兰加快脚步往离御花园最近的栖霞殿而去。

出了御花园果然就见外面的宫女太监已经乱了,有人大呼小叫,有人抱着细软象没头苍蝇似地跑来跑去地,一地的狼藉。原先跟在洛轻尘身边的宫女也趁乱溜走了不少。

还没到栖霞殿前,洛轻尘就觉得腹部往下一沉,一阵剧痛,不由捂住肚子,玲兰赶紧放慢速度:“陛下,是不是累着了?咱们走慢点。”

洛轻尘点点头,但是这一开始,就没完没了越来越疼。

洛轻尘觉得不对了,看看身边还有三四个宫女,命令玲兰道:“本王恐怕是要生了,你赶快去寻御医来。”

玲兰看看那几个也都是年纪小没有经验的,有些犹豫:“陛下,她们……”

“快去啊,难道你们会接生?”洛轻尘这么一用力,肚子更疼了,咬牙命那几个宫女加快步子赶进栖霞殿。

玲兰拎了裙子一路飞奔地去找御医了。

功夫不大,玲兰满头是汗地又转回了栖霞殿,身后还带回了一个人。

铃兰一边命人准备生产所用物品,一边对洛轻尘道:“这下好了,御医马上就到。奴婢还遇着了王夫大人身边的小禄子公公,要他给王夫大人传个信,说陛下在这里,相信只要一有空王夫大人就会过来看望陛下的。”

玲兰身后的女子疾步上前,握住洛轻尘的手:“陛下,陛下,你怎么样?”

洛轻尘一看,这美的艳若桃李的女子不正是右相之女许悠儿吗?

“你怎么来了?你爹是怎么回事?”洛轻尘忍痛质问道。

许悠儿“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请陛下恕罪,臣女有罪,臣女代父亲向陛下请罪!”

许悠儿说,她也是早上才得知父亲要起兵造反,苦劝无效,许宏文还将她关在了右相府中。

许悠儿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可是已经晚了,皇宫被围。但是她不死心,好不容易才混进宫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帮到洛轻尘。

而许宏文起兵的原因只是觉得女王当政简直是笑话,因为洛轻尘是天琼国第一个女王。

许悠儿泣不成声。洛轻尘想什么女人不能当政?这不过是许宏文想篡位夺权的表面说词吧,他分明是已经不满足手中权力,还想得到更多。

“悠儿,这不关你的事,谢谢你来通知本王,现在正是需要你的时候,别的……等本王生下孩子再说。”洛轻尘苦于此时要生产,没有办法行动,但是许悠儿念及姐妹之情前来通风报信,令她感到很是欣慰。

许悠儿当即起身卷起袖子:“对,咱们一直是好姐妹,这个时候我不帮你谁帮你?放心吧。”

看到玲兰和许悠儿两人就在身边忙忙碌碌的,洛轻尘觉得安定了点。

随后御医来到,洛轻尘开始了痛苦万分的挣扎,汗水打湿了被褥,痛呼声渐渐暗哑。

在生死边缘沉浮了一夜,洛轻尘疲惫不堪。

“怎么样?怎么还没有生下来?”许悠儿急切地问御医道。

御医使个眼色,起身来到外间,才十分为难地低声对许悠儿道:“陛下这胎位横了,除非能正过来,否则……”

“否则怎么样?”许悠儿一把抓住了御医的臂膀焦急地摇晃道。

御医的声音微不可闻:“大人孩子不保。”许悠儿身子一晃,好像就要昏倒。

“御医,快来,快。”里面玲兰大声叫道。

“许小姐,别急,你快去找找,看看宫里还有没有别的精于此道的御医。”御医急忙赶了进去。

因为宫中混乱,原本早就为洛轻尘准备好的那些接生的人都找不着了,玲兰半道上截住这个御医将他拽了来,现在也没有挑的,有总比没有强。

外间无人,许悠儿刚才还悲伤焦急不已的眼中划过一丝冷冷的笑意。

难产而死?不错,这个结局对于洛轻尘来说最好不过了,谁要她这么倒霉?早知道这样,就不用那么费事了。

“你,怎么在这里?陛下呢?”门口有人喘息中带着焦急问道。

许悠儿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抬头对门口那沾染了一身血腥味的男子露出微微笑意,用眼神冷漠地指指里面:“她生不下来,御医说要一尸两命呢。”

男子呼吸一滞:“什么?”

这时候,玲兰隐约听到外面有男子的声音,怕被人误闯了进来,急忙走出来。一看那五官分明,肩宽体健,手中握着长剑的正是王夫简钰,立时面露喜色:“王夫大人来的正好。陛下身亏力乏,生产艰难,大人赶快安慰安慰吧。”

简钰往前,忽然又止步,玲兰有些奇怪,听说女子生产男人不能入内,如果见到会有血光之灾。

可是现在洛轻尘状况如此危急,王夫大人与女王往日那么恩爱,难道不能进去宽宽女王的心?

简钰感觉到玲兰异样的目光,大声冲里面道:“轻尘,你还好吗?”

洛轻尘此时已经瘫软无力,神情有些恍惚,听到简钰的声音,精神一振,声音微弱道:“我还好,你还好吧?前面如何?”

简钰点点头道:“我还好,只是外城……守不住了。”

“怎么会?”洛轻尘一急,正好肚子又是剧痛,不由得汗水涔涔地尖叫一声。

简钰顿了一下:“傅凌天不知道怎么逃出了天牢,是他与许宏文里应外合,因此……”

已经被囚禁了两个月的左相傅凌天谋反一直没有查出实证,无法定罪已经是令人头疼不已,现在局势如此混乱,他也逃了出来,还与一向不对劲的右相联手向女王发难?

这场突如其来的造反,越来越不可收拾,越来越匪夷所思了。

洛轻尘无暇去想傅凌天是怎么逃跑,又怎么与许宏文联手的,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皇宫外城那么牢固的防御,已经保不住,那么只有在内城做最后一搏。

而当初为了避免左相傅凌天被下大牢的事情牵连太大,他一向握在手中不放的皇宫禁军兵符是交给了洛轻尘。

没有兵符,简钰无法调动所有的禁军来保卫内城,想必他急急赶来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洛轻尘将随身带着的兵符取了出来,将玲兰叫了进去,喘息道:“把这个给王夫大人,要他务必守住内城,等我生了孩子,就好了。”

玲兰拿着兵符出去,简钰颤抖着手接过兵符道:“轻尘,现在外面情势危机,耽误不得。你保重,我一旦……马上就来看你,辛苦你了。”

“你放心去吧,我,我一定能生下来。你就算留下也帮不上我。你要小心。”洛轻尘眼前发黑,撑着一口气道。

也许再多坚持一下,附近州县就会有援军来解困,洛轻尘虽然很想简钰能进来看她一眼,哪怕留在外面说说话出个声,她都会觉得受到莫大鼓舞。

可是,她知道作为一国之主,她不能象寻常女子那般,一切须得以大局为重。

她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在无情地流逝,虽然谁也没有对她说什么。

也许,这是见简钰最后一面,但是她仍然不会开口留下他,他们有各自应该去做的事情,应该尽到的责任。

简钰拿了兵符。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渐远,显示他已经离去。

洛轻尘觉得自己也像是被耗空了,眼前一黑,朦胧中似乎听到玲兰惊恐的叫声:“啊,大出血。”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