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并不知情在线阅读
免费

当事人并不知情

周井淮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18.2万字

莫名奇妙跟外甥的老师扯上关系关键是这家伙的身份还远不止小学老师这么简单
摊上大事了玉石俱焚的大事啊
“追你,也得是你跑在前面我才有得追呐。”
他睨着低头不语的贺明,凌厉长目微敛着自顾自地说。
“你这样,我顶多心无旁骛站那儿等着就好。用不着费那份心。”
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而我有义务帮你慢慢回忆
这一回
咱们谁也别想逃
(郑重提示:毕老师是好人是好人真的真的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目录

第1章 人往低处走

(一)

人往低处走,水往高处流

比如下楼梯

比如喷泉

贺光绝对是故意的。

她儿子一个智力正常既不缺胳膊又不断腿儿的八岁小孩儿,回家的那条路也走过四年每天来回两遍统共是——

贺明翻了翻白眼企图在自己有些混沌的大脑里生算一个三位数以上的乘法,但因为不想自我为难于是宽慰的想,总之就是很多遍啦。

所以,那个小屁孩儿也就是她外甥,能‘回不了家’?!

没错,贺光的原话就是“我怕他回不了家,你去接一下吧,回来的时候顺便把你们俩的晚饭在楼下菜馆或是其他什么地方自行解决一下”。

贺明扯着微微抽搐的嘴角,在贺光千叮咛万嘱咐的四年四班窗边停下,不怀好意的揣测她姐姐那番话,重点其实在后半句——丫根本就是懒得做饭。

但是当她拿眼睛把教室里的概况扫视一遍后不禁深刻的体悟到,贺光的话又或许全是重点。

教室里寥寥无几的六个小男生加一个小女生,个个愁容满面,咬笔头的咬笔头,抓头皮的抓头皮。一副人生艰辛的愁苦模样。

不是传说中的留!堂!是什么!!!

“呵!都这年头了,居然还时兴留堂。”贺明生平没什么记恨的事,深受留堂荼毒算是为数不多的一件,“还刚好就留下六男一女,再加个男老师准备玩儿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么?”

这种治学的方式,她实在憎恶,严重蔑视学生的人格尊严和不想负责任悉心诱导,单凭压力的区别对待,让小孩子形成一种畏惧感,继而服从或是被动接受某些知识的灌输。

残忍,实在太残忍了。

她满脸愤愤不平地抱怨着,然后感觉到有谁从身后走过。

转过头来逡巡,只瞥到一个修长挺拔的男性背影。然后,就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他进了四年四班的教室。

正是被贺某人言中了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只是其中有个矮人反常理的巨大了些。

“so call me,when you fall in love。。。””贺明忘记把手机铃声调成静音,kelly clarkson高亢而嘹亮的声线于是成功吸引了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

包括她刚刚无限批驳的男老师,贺明觉得,他肯定听到了。

所以那道向她投来的目光明眸暗闪地,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又寓意深长。

申辰看到自家小姨行踪可疑的倚在他们教室窗口,一脸抱歉又死不悔改的任由炸耳的手机哇哇哇叫个不停。

汗颜之余暗下决定,待会儿还是装作不认识这个女人罢。

不是贺明不作为,笑话,人称美丽与能力并俱,行动和效率神速的贺明明,能独自一人和难搞的德国人企划完成一场国际级展销会的贺总监,一面招架着大姨妈的折磨也能当着众多行业人精们的面把个年底工作总结搞的行云流水的贺某人——会对区区一个电话愣愣然无所作为?

搞笑么。在。

六月末,没进伏天。

傍晚的小学校园,因为放学没什么人的缘故,四下静悄悄的。只有越渐浓烈的蛙声开始聒噪起来,楼梯拐角的阴影处,赭红夕阳依稀斜到脚边,再过几分钟应该就会消逝并且暗淡下去。

但现在,晃眼的余光,贺明把脚往前挪了一点晒在那余光里,果然,已经没什么热度了。

只是一片刺眼的夕阳红,不遗余力地灿烂着。给人一种惨烈的感觉。

伴随着这惨烈,她听到自己铿锵的声音清乍在一片寂静里:“徐行你听着,在一起这么久我可能没跟你详细讲解过我的习性,最后了跟你说说也无妨。你说你喜欢她,觉得自己找到真爱了我为高兴,但要我为你的truelove买两年感情的单,被当成无端被踹开的多余第三者,无声无息的自行滚蛋,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生平最讨厌被动呢。没有的话你可听好了,因为你的真爱和你在公司里不端的行为以及你刚刚提到的分手的决议,让我的人格以及职业生涯都蒙受了相当程度的无端迫害。所以对于我之后给你以及你的真爱的回应,请在你对我造成的困扰之上,客观对待。首先,对于你说的分手的提议,OK我没有异议因为我一个有理想有报复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青年的确不是游戏人间的你配得上的,其次,洪星的合作项目跟进因为我的退出所造成的不良后果,请自行消解,再次,不要作任何解释,我选择成全你们,你们真的很配很配,在狼狈为奸这一点上简直是两性关系的反面典范了所以别解释,我完全理解你们。”

连绵不绝一丝不苟的陈述声止,贺明坐在阴影处的台阶上重重吁了口气然后对着依然通着的手机轻轻说,哈,那就拜拜了您嘞。然后匆匆挂断。

“啊,小姨你果然分手啦。”

贺明发誓她原本是想躲在阴影里好好的顾影自怜一番然后再学学电视里的女猪脚喝个醉什么的说不定还能醉里挑灯看剑,遇着个如意郎君。

谁想好死不死被个小屁孩儿以六十分贝的尖锐童音高调喊出血泪史,去他妈的文艺青年顾影自怜,贺明现在只想暴力狂狂扁小朋友(一款血腥的手游)。

“你终于解除监禁啦。。。”贺明收了手机转身站起来,准备朝申辰小同学所在的位置走,却偶一抬头,瞅到小同学并不是一个人站在那儿。

六级台阶之上,距离贺明斜线距离保守估计大约五米的地方,申辰小小的身板儿后头,站着一个半倚扶梯护栏,可能是因为仰视的缘故双腿修长到令人发指的男人。

也正是基因突变的有违童话事实的那个大矮人。

“原来你没有走(⊙o⊙)哦。我还以为你走了呢。”小孩儿见自家亲姨呆呆仰着脑袋,眼眶红红神色惊异,像中邪了一样。

你丫才中邪呢,老娘就是纳闷大矮人跟这儿瞎凑什么热闹。难得分个手,居然被撞个正着。真羞耻。

贺明牙痒痒的开口,“你妈千叮咛万嘱咐把你带回去呢,我不服从命令还怎么在你家混吃混喝。”

臭小子你磨叽什么,赶紧给我下来啊。

“还站着干嘛,快点过来啊。”贺明站在楼梯拐角处,恨不得拎了小孩儿好尽快离开这尴尬现场。

“我送你们吧。”

事情发展的很诡异,贺明后来无数次回想这一幕不禁觉得,我的妈啊。她当时的表情就真的愤世嫉俗到让区区一个陌生人见了都不放心唯恐她谋害亲外甥的么?

大矮人牵着申辰小同学下了楼梯来到贺明身边,“还有什么事么?”

他见贺明愣着不动,礼貌的问道。听得她直摇头,然后回答没事。

对答的间隙,某小姨也终于定睛审视了一番正牵着她大外甥手的,神色自若的大矮人先生。

说什么来着,丰神俊朗气度非凡?面若桃花气宇轩昂?鹤首螳姿气定神闲?

关键时刻贺明词穷了,按理说面前的人并不能用单纯一个帅字潦草描述,显得唐突。那是形容明星的。

而跟前这位——明亮黑眸眉目平和立体轮廓棱角分明,却并不给人凌厉的压迫感,穿贺明不喜欢的棉麻材质短衬也能有很妥帖的质地,素淡的浅灰长裤绾起两折的裤角,保守却不古板。足底是年轻人爱选的阿迪平板,不过这个人,独独选了一款纯色的,除商标外不见修饰。品味修养是真不错啊。

却居然只是个小学老师。

贺明真是纳闷,就咱这身板,咱这脸模,干什么不比在这儿玩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强而有趣。

最叫她不解的是,这家伙怎么越看越面善啊!感觉名字就在嘴边上了,却愣是扯不清究竟是谁。

长腿先生单手抱着申辰小孩儿,走在前头,贺明跟在后头使劲儿搅着脑汁,嘴里还念念有词——长这么帅,不可能没印象啊。

感觉是没走几步就到了家楼下,老师跟申辰道了别,又把目光对准仍然搅着脑汁的贺明明:“初次见面,我叫毕霄。”

然后在贺明顿然清朗了的诧讶神情里满意的轻启薄唇,笑了。

“那么,回见吧。”他从容挥挥手,转身走开。

留下彻底呆了的贺明,和想装做不认识呆了的贺明的申辰小同学。

当年十五中的理科状元毕霄居然在当小学老师,而且还只是四年级而已?

当年十五中文十三班的中等生贺明居然是行业精英,而且是响当当的外企高管!

人怎么走,自定;水怎么流,运势。

世界之大,混沌一致,大体相连。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