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若凌霄在线阅读
免费

灿若凌霄

一上晴天

玄幻言情 / 异世大陆 · 11.8万字

前期正经,后期搞笑欢脱
高冷女VS话唠男
但本书结局仓促,留有遗憾,欢迎大家支持我的新书!谢谢!

目录

第1章 玄灵灵女

不知何年何月,六界之内也不知何人开启了能够吞噬诸天,开天辟地的末日罗盘。

末日罗盘开启之后在六界的天空中形成了巨大的漩涡,吸走了部分六界之中的生灵。

从此,六界以外出现了一片平行时空般的异世大陆。

而且往后每一年,罗盘都会开启一次。

可惜,这罗盘只可进,不可出。

罗盘开启之时就会产生一道明晃晃的白光,伴随而来的便是六界以内送过来的,不知来历的婴儿。

同时,罗盘上还会莫名多出来许多有关婴儿未来的暗语。

在这片异世大陆,辽阔的苍穹被一片玛瑙色大肆渲染,无论是日夜阴晴,天空永远铺盖着晦涩压抑且深浅不一的红色。

当然,还有悬浮于遥遥天边,最为醒目的石质末日罗盘。

这片异世大陆极其不稳定,随时会发生地动山摇,生灵危在旦夕。

可在这里的生灵无法开启罗盘,他们都在苦苦等着罗盘预言的救世主重新临世,将他们解救出这片荒诞之地,回到六界之内与众亲团聚。

据说救世主曾经将自己的魂魄劈成了两半,选了优质的宿主寄养。待他再次回归,异世大陆便能迎来光明。

今日便是异世大陆救世主的圣坛祭祀,空中飘荡着令人发憷的摇铃之声。

叮铃的声响之间,宛若有魑魅魍魉环绕四周。

一群凭空飘动的蓝色风袍从四面八方聚集上来,将眼前的白玉池包围起来。

白玉池正中央顶着的宝珠散发出淡淡柔光,而石柱缝隙间流淌的血却与之对比强烈,鲜艳醒目。

而白玉池正对面却是一片金灿灿且迅速翻转的经文,经文背后便是一道门。

“恭迎灵女!”

不知是谁喊得,这一句过后,经文立即消失了。

而那群蓝色风袍听到后也即刻从池边散开,在门前排成整齐地两行。

铃声骤停,空气寂静。

大门缓缓而开,只是从里面飘出来的灵女,竟也是无面无手且无脚的风袍!不过,是红色的风袍!

风袍一出,帽子就自动摘了下来,随之浮现眼前的是一容颜精致的姑娘。

那姑娘眉黛青颦,一双杏眸春水潺潺,纤巧细鼻,轻点绛唇。

她面上带着三分清冷,七分傲气,虽是五官精致,却天生散发出拒人千里的冷漠。

那些蓝色风袍见到灵女出关,皆摘下帽子,现出形貌,原来风袍有隐形的作用!

“玄灵族第五百二十次祭祀!请灵女献血一滴,长老们施法以辅!”

灵女面容淡定无常,她缓步走向白玉池,而一旁身披红袍的长老们屏息凝神,神色肃穆。

手尖微微一划,灵女鲜丽的血直直滴入白玉池,与此同时,长老们手在空中画圈,施法相辅。

白玉池上方的灵珠立刻浮光大作,耀眼明目。

“祭拜救世主!”

齐声一喊之后,长老们立刻跪了下去,只有灵女站在池边,慢慢闭上眼,张开双臂感受灵珠的圣光暖暖倾泻下来。

“救世主说,他即将复生。”灵女阖着眼开了口。

“你们需要找到承载他另一半魂魄的宿主,等他回归。否则乱星出世,异世大陆恐降灾祸。”

灵女撩开眼,却微微蹙了眉头,转身离开了。

“灵女!敢问灵女如何寻找救世主的宿主?乱星又是什么?”一长老上前堵住她的步子。

灵女挑了眼眸,沉默不语。

片刻后,她才淡漠道:“不知,他没说。况且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灵女圣手一挥,便化为一缕黑白相间的烟,消失在了长老眼前。

其实,在这片异世大陆,方才祭祀的玄灵族虽是大陆中最为尊贵之族,族内却不统一。

原本在这片大陆只有神族、魔族、妖族、翼鸟族。妖族内部叛乱,以狼为代表的妖割裂出来,自成一派形成了狼月族。

后来,各族长老为了更好地统治大陆,又联合成了玄灵族,而玄灵族灵女则是另外一种尊贵的存在。

因此,异世大陆一共六族。

至于灵女,她本名唤为伶妍。她被送入这片异世之时,长老们已经发现了她的与众不同。

她天生神魔一体,灵力强大。

况且根据末日罗盘上石纹的暗示,她是被派来保护异世大陆的,因为她能与救世主的一半的魂魄沟通。

长老经过试验以后发现,果真如此,便将她当成神圣而不可亵渎的存在供奉起来。

可是伶妍却不知她存活的意义是什么,她自小被便送入异世大陆,还被无缘无故托付莫大的责任。

天生灵力强大又如何?连自己从何而来,亲生父母是谁都无从得知。

更不用谈带领他们逃出此地,没有任何生灵强大到能够动用末日罗盘。

长老们给她冠以一个“灵女”的称号,说她神圣而不可亵渎。

任何生灵一旦触碰她便会受到自然而然的惩戒,当场灰飞烟飞。

尽管真假难辨,却也无人敢试,她活着宛如一尊雕像。

其实她能够与救世主沟通确实是真,却只有入梦时才能见到救世主。

在梦中,那救世主是一道白影,能够预言异世大陆的未来,但他给出的都是只言片语,需要伶妍自己揣摩。

先前圣坛上所做的那些言论,不过是她闭眼入梦时所得,长老们也都知道这一点。

所以,她不知长老们摆着声势浩荡的祭祀意义何在,救世主根本不在乎,难道只是故意摆给异世大陆的生灵看吗?

可叹的是她这所谓“灵女”虽有自己宫殿,梓玄宫主殿却能够任由外族踏入,每日她都必须端坐在主殿等候各族的来访。

长老说解答疑问是她的使命,只因她能与救世主对话。

每日都会来自各族的神、魔、妖前来请求见她一面,向她询问可能的未来或者未知的秘密。

伶妍摘下风袍,原来风袍下的她上身裹着薄如蝉翼的玫瑰烟纱,纤腰束着的淡紫缀花裙倾泻于地,散着碧月流转的光华。

那纱裙遮不住她雪白如鹅脂且散发着珍珠一般光亮的肌肤,更遮不住她锁骨下方画着的一瓣紫藤花。

镜子中她容颜姣好,脸庞却萦绕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清冷。

伶妍用梳子捋了捋鬓边的碎发,弃了珠花流苏,仅用一支雕工精致的冰簪绾住三千青丝。

她披上风袍、戴好帽子后就回了到主殿,端坐于殿中,她缓缓阖上眼,一动不动,她只细细感知周围一阵风拂过。

“妖族诡阑拜见灵女。”今日的来者是妖族的妖精。

“近日我妻儿双双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灵女可知他们是否还...活着?”

“又或者,她是不是,跟别的妖跑了?”诡阑破费些功夫才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

灵女披着风袍,不言语,那诡阑看不到她的面貌,却并未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实际上,伶妍正熟睡着,她入梦了。睡梦中,四周辽阔无垠,墨黑侵染夜空,似明不明的光亮隐藏在夜幕之后,奈何星光无法挣破夜幕。

慢慢地,从那漆黑中开出一缕光亮来,伶妍知道是救世主来了。

“你来啦?我看到长老们摆祭祀了,你能不能要他们别再祭祀啊!我又没死!你们不是口口声声盼着我回归吗?难道你们原是想我永久归西啊!”

“不过,你找到风流倜傥又玉树临风的我了吗?能承载我另一半魂魄的宿主一定是不凡的躯壳,你给我记住哈!”

救世主自我陶醉,伶妍却不表示认同,只是沉默着。

“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寡言少语了!要不要我讲两个鬼故事逗逗你?从前有座山,山里可能有座庙,但庙里不一定有只鬼...”

如果伶妍不打断他,他定是会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下去。

伶妍嘴角一平,轻启唇道:“妖族那位,怎么解决?”

“额,这夫妻感情不和睦很正常,随意诽谤妻子红杏出墙可是闻所未闻啊!难不成是我孤陋寡闻了?”最后一句才是真言。

接着,那道明晃晃的光亮又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嗯...让我想想...无缘无故失踪而且感受不到一丝灵气?应当是不在异世大陆了,逃出去了。”

“应当?”

“诶,你的重点难道不应该落脚于他们如何逃出去的吗?”

“......”

“如何?”

救世主旋即肃了肃嗓道:“天机,不可破。不过你应当知晓,这里头,暗藏玄机!”

呵,傻子都知道里面暗藏玄机!

救世主又清了嗓,缓缓言道:“不如我告诉点有关你的事吧,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吗?这两日吧,你会碰到能够助你探寻身世的,额。”

不知为何,他顿了顿才道:“总之,那时你锁骨下方的紫藤花会变成红色!”

伶妍微微揉起了眉心,这回确实是勾起了她的疑问,可眼前那道光亮已然消失殆尽。

她闭着眼将救世主所言一五一十转告了面前的妖,那妖竟然也没多问,只是答谢便离开了。

这时,她耳边传来外头一阵聒噪之声。

“快!那边!”

“玄灵金印!快!”

“......”

这是怎么了?

稍过了一会,伶妍能感知到四周浮现了浓郁的生灵气息,是魔的气息。

“今日我乏了,改日再来。”她冷冷道,其实伶妍只是不想再与救世主叙话了,她就是如此随性。

“如若我说我不是来求预言的,只求灵女的庇护,不知灵女可愿相助?”

一男子的声音传入耳畔,听着竟有几分熟悉?!

庇护?闻所未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