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柚见倾心在线阅读
免费

三少,柚见倾心

树藤下的懒猫

浪漫青春 / 青春纯爱 · 25.4万字

S大人气少女言柚琪雨夜意外救下了独揽A市经济命脉的尚翼总裁尚家三少。为了成为豪门太太,她不断打怪升级,而他却沉迷在她的认真模样中无法自拔。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精神紧绷的一周

“加油加油!柚琪加油!”

“啊!陈尔然!我要跟你生猴子!”

“许乐蓉!我爱你!”

........

S大校园里,彩旗飘飘。今天是S大100周年庆,同时也是A市四年一届的高校轮滑比赛的总决赛。因为决赛地点定在了S大,所以一大早,校园门口便被来自各大高校的学生围得水泄不通。

言柚琪和队友正在休息室里面换比赛服。

这场比赛她本不想参加,在此之前,她刚结束了省级的轮滑比赛,并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可是,一周前,她遇到了点麻烦事,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训练,而且轮滑只是她的兴趣爱好,她并没有想着要靠它来为自己谋取什么名利,所以推掉了最近的所有比赛。

然而,今天的比赛关系到S大轮滑社的荣誉,同宿舍的洪依伊是轮滑协会的会长,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为学校赢得荣誉,只好拉上她临时作为替补的比赛选手。想到她为了求她参加比赛帮她做了那么多作业的份上,言柚琪也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柚琪,你要不要喝点水?”洪依伊已经换好了队服,端着一杯温开水走了过来。

“我这鞋子不太对......”言柚琪正专心试鞋子,可刚穿了一只脚,她就感觉到鞋子不对劲。

洪依伊走过来蹲在她的面前,“鞋子看着没什么问题啊。”

“绑带被换了。”她一把抽出了鞋子上的绑带,这条和自己惯用的那条十分相似,寻常人是看不出猫腻的,但是她原先那条上次比赛的时候被门刮到,有些毛边,这条的毛边有些过于整齐.......而且,她在绑带接口处看到了剪开的痕迹。要真穿着这鞋上场比赛,不出10分钟,她肯定会摔得很惨,到时候别说拿名次,能平安下来都算万幸的。

那个做了手脚的人,大概就想看她在比赛现场有些什么情况吧。

她起身,“我拿一下备用鞋。”

“备用鞋?你不就这一双鞋子了吗?而且.....现在比赛快开始了......你来得及吗?”洪依伊的话跟随她离开的身影飘到门外。

搞她的人是谁她心里明镜似的,可毕竟无关紧要,就算她再怎么争辩,学校也不会给予处理,相反还会让自己深陷泥潭,成为众矢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已经习惯了,只能自己随时做好第二份准备。

“13号,言柚琪,候场。”

换好了鞋子,言柚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和队友一起给自己打了气就转身走了出去。

喧闹的广场,比赛持续进行。表演的人一个个上场。周边围观的群众不断尖叫。

此时,场上是一位身穿白色T恤的英俊少年,他的轮滑鞋是一双镶着金边的黑色皮靴,闪闪发亮的滑轮折射着明媚的光线。他双手举起,随着音乐舞动,脚步的动作很随意,但是每一下敲打地面却都叩击在音乐的节拍上。旋转的身体,滑动的轮子,时而跳跃时而漂移,一个不大的场地,创造出一个无限想象的空间。

曲终。掌声雷动。

看着场上的男孩优雅地谢礼,言柚琪自觉地滑到入场口。

评委给出了分数,9.1分。这是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她心里暗想。

等到男孩下来,主持人报过幕后,她轻轻地滑到舞台中间做比赛的开始准备。

定好了pose,她用眼神示意旁边的音乐老师。

音乐起。言柚琪跟随着节拍,动作协调有力,在光滑的地面上轻快地飞驰,仿佛一只飞燕在紧贴地面飞翔。她灵巧又轻盈,敏捷又迅速,像一阵和风拂过观众的眼前,又像是个穿着水晶鞋翩翩起舞的公主,每一个跳跃、翻转,都像洛神凌于水上,惊鸿艳影,似是梦中才有的美好景象。

此时的她是全场最璀璨的钻石,是水晶盘上的飞燕也抵不过的绝姿。

她喜欢轮滑,就是喜欢那种清风拂面的清爽,喜欢那种如同飞一般的感觉,喜欢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观众席上的齐甜却无心观看这样美好的表演,她心里只想着看她的笑话:外界不都传闻S大的言柚琪是个轮滑天才吗?偏偏我就等着看你出糗。

“甜甜,言柚琪那个小婊...砸没有穿那双鞋。”小跟班周舒桐靠近她,小声地说。

“你说什么?!”齐甜的眼睛瞪得老大,而后又眯了下来,“你是怎么办事的,没用!”

周舒桐只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眼前这个跋扈的女生她自知无力抗衡,只好吃瘪,“我也不知道,我还特意按照她原来的那个绑带弄的,谁知道她会发现......”

“我就知道你做事不靠谱。”齐甜瞥了她一眼,“废物。”

周舒桐尴尬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有些郁闷。

“言柚琪,你不是爱出风头吗?我就让你出个够!”既然不能让你当众出糗,那就只能给你来点更加劲爆的了。齐甜掏出手机,打开对话框敲了一大段话给另一头的黎浅幽发了过去。

三天前,齐甜一身精致装扮前往上官家参加上官泽允的生日会。他是S大的校草,平日里也没见他和哪个女生走得近,两人自小是青梅竹马。言柚琪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搭上了,竟成了今年生日宴会上陪他跳第一支的女生!

往年陪他跳第一支舞的可都是她!哪怕是他18岁成人礼上的第一支舞也是和她跳的,这次居然便宜了那个其貌不扬的言柚琪。

想到这些她就来气!上官怎么可以牵别的女生的手,还把她晾在一边!敢让她下不来台的人,都不得好过!她狠狠盯着场上旋转跳跃的言柚琪,内心生出无限的黑暗。

舞毕。言柚琪缓缓弯腰致谢。周围热烈的人群不停喝彩,评委老师也满意地点头,给出了9.6分的高分。

比赛没有任何悬念,S大轮滑5人小组最终以总分46.7分的总成绩拿下了比赛的第一名。

欢呼声中,一束银光打过来,照得言柚琪眼睛有点酸痛。按照队长洪依伊的叮嘱,她和队友单脚组成一个花式队形,扬起双手绕圈向观众致意,然后再滑上红毯,站上领奖台最高的位置。

根据以往的经验,比赛结束之后会有轮滑表演,不过今年组织方准备了抛台,很多喜欢玩极限的同学早就跑到那边去过脚瘾,所以比赛结束了,会场还是一片欢腾。

场边围了一群等着给冠军团队庆祝的啦啦队队员。这会儿他们正迷妹一般睁着星星眼看领奖台上的5个人。

“我真的太喜欢言柚琪了!”

“太有魅力了!”

“我以前都看脸的,现在我只喜欢言柚琪!”

“你是说我们家柚琪不好看吗?”

“.......好看好看!”

“好想要她的微信啊.....”

“我也是我也是.....”

“我去问问她好啦。”啦啦队的米拉瞅准机会,看到领完奖的言柚琪走向场地的边缘,赶忙小跑过去,拿出自己的手机说道,“柚琪柚琪,能加个微信吗?”

一个漂亮的姑娘,眼巴巴的跑过来要微信本就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更何况对于轮滑表演,或者其他任何表演者来说,表演结束后有粉丝过来要签名、要电话、送花,本身就是一种对自身的肯定。

她礼貌地点点头,“不过我的手机在休息室,你可以告诉我你是哪个班的,我等下去找你。”

“哇!真的吗.......”听到她这么说,一群粉丝涌上前来。

“我是美术系301班的....”米拉抢先说。

“我在商务英语翻译105班.....”

“我在......”

洪依伊看这场景,赶紧将言柚琪往自己身边拉,避免她被粉丝拥抱到窒息,“好了好了,我们先回休息室换衣服,等下联系哈~”

“等下美术系301班见哈。”言柚琪离开前留下一句,她只记住了这个班。

粉丝们疯狂呐喊,高兴得互相拥抱。这大抵就是粉丝得到idol回应最真实的反应了吧。

终于是回到休息室了。

“我说柚琪,你那些粉丝也太疯狂了吧。”同队的江绣怡似乎还没从刚才那个拥挤的情景中回神。

言柚琪笑笑,“我才知道自己也有粉丝。”说着坐在椅子上开始换鞋。

“我们柚琪可是靠实力征服那些粉丝的。”李晓蓉在她身边坐下来。

“你们的粉丝不也是看中你们的实力?不然看中你们不写作业?”洪依伊把手上的奖杯和鲜花放好,转身出来就开始回怼。

她们几个是同宿舍的,又是轮滑队的队友,自然平时日常就是各种互怼。

“会长,你能说几句好听的吗?”她们宿舍就洪依伊成绩最好,其他的都是浑水摸鱼的。哪怕是言柚琪,上课也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她每天下课都有太多的兼职要做。

“作业不是关键,我的粉丝更多的是看中我的.....美貌。”江绣怡调皮地冲她抛了个媚眼。

“得了得了,就你还美貌。”洪依伊嫌弃地回给她一个白眼,“我看你要开始减肥了,不然下次比赛又得重新做队服,给你来个XXXL。”

“讨厌啦!”江绣怡最无奈的就是自己的体重飘忽不定,好不容易在比赛前瘦了下来,为此她可吃了不少苦。

“好了,我先去换衣服了,等下还得去美术系看看呢。”言柚琪起身走向更衣室。

“哇,你真去啊?”

“嗯,答应了她们的。”

“你不怕微信炸了啊?”

“没事,反正我也很少玩。”她说完匆忙进去换了衣服。自己就是个无名小卒,能有多少粉丝。

走在校园内道上,言柚琪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尽管有活动,夕阳西下的S大还是冷清得吓人。同学们大多在会场那边,热爱学习的也都窝在图书馆或者教室里,小情侣约会肯定去了后山......其他地方自然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美术系........301........”她嘴里念叨着粉丝报上来的班级,一间一间教室找着。

果然,还没走到那,就有人发现她了.....然后就是一阵尖叫和欢呼,“哇!柚琪真的来了!”

她瞬间被簇拥到教室里。

看着围着自己的一群人,她有些头疼。这样的场合她很不习惯,也不适应。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在学校里人气这么高,这教室已经算比较大的了,还是乌泱泱挤满了人。

许久,她清了清嗓子,“那个......谢谢大家……我们先面对面建个群吧......”

这句话果然奏效,粉丝们纷纷掏出自己的手机。

“不过我平时也没什么时间管理群,所以你们看看可以推选出一个群管理员,需要我做什么你们就在群里@我.......”

“我!”“我!”“我来”“我来!”.......

她话还没说完,已经有几十双手高高举起。

“那就你吧。”她看到了人群中的米拉,自己对她是有点印象的。

“谢谢柚琪!”米拉高兴地打开自己的微信,“那我可以先加你微信吗?”

“嗯。”

“啊?……”其他粉丝瞬间羡慕了。

还好她平时也不怎么玩微信,除了日常和几个室友的互动,再也没有其他内容,省去了清理朋友圈的烦恼。

合影、加群、签名......忙忙碌碌搞了半个多小时,言柚琪借口要上洗手间,这才从这群粉丝中脱身。她总以为轮滑在学校里不受欢迎,没想到如今有这么多人因为她喜欢上轮滑这项运动,她也正好帮轮滑协会物色物色,下一届的比赛就不需要她们这些“老队员”上阵了。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6点了。明天虽然是周末,但她还是得早点回去才行。

正想着晚上经过菜市场买点什么菜,从身后跑上来一个戴着口罩的男生,一把抢过她手上的手机就跑了。

“诶!”她惊叫一声,急忙追上前去。这手机可是她犹豫了很久才买的。

那男生的身手十分矫健,迅速跑到离会场最远的那栋教学楼,钻进了一间练琴室。

言柚琪紧跟着也跑了进去。这么多年的训练也不是白练的。可谁知她前脚刚踏进练琴室,一转身,就听到啪的一声关门声。

随后,门上锁的声音传来。

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立马跑到门边,伸手去拉门。

果然,门被锁了。

更可恶的是她一晃神,抢她手机的男生从后门跑了出去,把后门也带上了。

这是要把她关在这里的节奏吗?!

她使劲拉了好几次门都没有拉开,只好对着外面大喊:“谁关的门,赶快给我打开!”

黎浅幽站在门外呵呵地低笑着,抬手用遥控器打开了琴房墙角的录像机,小声地自言自语:“看你怎么出风头,明天就该有好戏看了。”

言柚琪又叫了好几声,外面都没人应。

这个时间,会场那边节目已经开始了,哪怕在周围教室学习的同学都应该入场了。而且还是饭点,更不会有人还留在教室里了。

现在可怎么办?

她让自己快速冷静了下来,环视了一圈琴房,突然在不远处的钢琴旁发现了一双脚.......这昏暗的天,安静的琴房.......她突然有些害怕地走过去,“谁?谁在那里?”

“啊.......帮帮我.....”瘫坐在钢琴旁边的季黎抬起头。

下午同系一个小师妹约他来琴房谱曲,刚把琴谱弄完,小师妹刚离开,他就闻到了一股很奇妙的花香,细品了一下这个神秘的香味,他不一会儿就感觉到全身一阵巨大的不适传来。

紧接着,一阵燥热传遍他的全身。

他平时是自制力很强的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就出现这样的燥热,而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虽是个艺术生,可平时也十分注重锻炼,身手、体能各方面都非常的好。

但此刻,想要克制这种燥热,却是那样的艰难!

脚步如同有千斤重,而身体的燥热却越来越明显,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体内蠢蠢欲动,要爆炸一般。

他尽最大努力,克服住身体的异常,想要掏出手机来,却发现自己竟然连掏手机出来的力气都没有!全身所有的血液,似乎都只集中到下半身某一处去了,其他地方的力气都被掏得一干二净。

他来不及去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抬眸看向前方,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女生竟出现在了眼前.....

“柚琪……”季黎喃喃出声。

言柚琪看到靠在钢琴旁的人是艺术系的学长季黎,有些惊讶,忙伸手去拉他,“学长.....你没事吧?”

他俊朗的脸庞上,棱角分明的下巴动了动,显然是想要咬紧牙关,克制自己的冲动。

“帮我!”季黎身体已经越来越热,几乎要控制不住,他极力隐忍着,声音沙哑地吼道。

言柚琪看着他发红的脸庞,以为他是感冒了,还想问“怎么帮”。男人的手臂将她猛然扯了过去,她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他的怀里,紧接着她就被他压在了地上。

“柚琪........”季黎不受自己控制,开始亲吻她的脖子和脸庞。

“学长!你干什么?!”她惊恐地开始挣扎。

季黎学长这副模样不像是感冒了,倒像是电影里吃了*药的模样。

有了这个想法,她一下子慌了。

她一边挣扎一边想着对策,突然,她趁他不注意抓起他的手,用力地咬了下去。

疼痛使人清醒。这话果然有效。季黎感受到了疼痛,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看到被自己压着的言柚琪,眼里满是心疼,“柚琪......我.......对不起......我太难受了........”

“学长,我想办法,我来想办法,你先松开我!”她安抚道。总不能真把他咬伤了。

季黎咬了咬自己的舌头,让自己的精力尽可能分散,松开了她。

言柚琪立刻从地上翻身站起来,躲到了一旁。

琴房只有2个窗户,现在门被锁了,以她的力气想要踢开门是不可能的,只能看看能不能从窗户逃出去了。

这里是2楼,跳下去虽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完全没有防护措施的话,骨折是很大概率的。况且为了防止琴音影响其他系学习,这里离寻常教室和会场很远。若真受伤了,连个送自己上医务室的人都没有,岂不更惨?

她走到窗户旁,想推开窗户,发现窗户居然是被焊死在框上的!这是什么破运气!她只能警惕着季黎,走到钢琴师堆放杂物的小储物室里看看能否找到有用的东西。

一双褐瞳扫视过屋里所有的摆设,她最终选了一个用来放置台本的圆墩,拖出来狠狠往窗户最脆弱的边角砸去。

玻璃一下子碎了一地,她趴在窗沿上,确保砸开的口足够自己出去,又向楼下看了看,所幸圆墩和掉落的玻璃渣没有伤到人。做完这些,她又跑到储物室拖出盖钢琴的长布,快速将它们团在一起打上死结,利落地抛出窗外。

季黎额头青筋暴出,一手抓着钢琴架使劲,一手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迫使自己清醒。

“等下我先出去,我去找人来救你,你撑住哈。”言柚琪一边将长布的另一头绑在练琴房侧边的钢架上,一边不忘对还在和身体激素做斗争的季黎说。

他的嘴唇都被咬出血了,“你小心.....”作为一个男人,此刻却需要由一个女人来保护,还是他思慕的女人……他的自尊让他在这一刻毫无自处之地。

言柚琪这时候可管不了那么多,她小心翼翼地试了试长布的稳定性,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爬上了窗台。玩轮滑那么久,多少高难度动作都挑战了,这点高度基本不是问题。

上天保佑!她顺利到达了地面。简单将地上的玻璃渣踢成一小堆之后,她跑了出去——再不去找校医来,季黎可能就要憋死在练琴室里了!

和朋友吃完饭回到宿舍的黎浅幽迫不及待爬到床上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想要一观练琴室里的“好戏”,却发现练琴室里空无一人。她疑惑地打开回放,看到言柚琪跳窗的时候,她忍不住锤了锤床——这都让她逃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心有不甘地倒回前面的片段,在最精彩的片段按下了录屏。

季黎被注射了镇定的药物,这会儿脸色惨白地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他的大腿被掐出了很大的一块淤青,看着让人害怕。

“已经通知家长过来了。”教务主任拿着电话走了进来。

“这件事十分恶劣,学校会好好调查。”在听她说完事情的原委之后,教务主任就练琴室被破坏的情况给她开了一张免责声明,“你先回去,有情况我给你电话。”

“主任,我的手机被抢了.......”

“哦,对!”主任这才想起她刚才说的,“那你留个能联系上你的电话。”他递过来一张纸。

她想了一会儿,在纸上写了洪依伊的手机号。

离开医务室,已经是九点多了......

她这才想起自己家里,还有........一个人.......

一个星期前。

言柚琪做完兼职,在回家的路上被突然的大雨淋得措手不及,只能低头加快脚步,一路奔跑到自己租住的公寓巷子里。淋湿的发丝死死地垂在眼前,有意遮挡她的视线。

突然,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一个靠坐在路边淋着雨、一动不动的男人。看那样子西装革履的,不像是流浪汉,可是却毫无生气。她放慢脚步战战兢兢地靠近,路灯下映入眼帘里的是一张苍白无色却又英俊帅气的男人的脸,湿透的发丝凌乱的挡在额头,眉头狠狠的皱起,眼睛紧闭。

她怔了怔,强忍住内心的害怕,蹲下伸手在男人鼻子上试了试,还有气息却没有动静!不会是半夜喝醉酒了吧?

她低头伸手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手机屏幕快速闪着,电量不足......还没来得及按下急救电话,屏幕就暗了下去。她叹了口气,兼职的钱还没发,又刚交了房租,要真送他上医院,这钱还得她来垫,可她哪还有多余的钱挥霍。

她迟疑了,“算了算了,没死就好办。”她把手机往裤兜里一揣,“先生,先生”,轻轻晃动着他的身体,不至于让他继续昏睡,“你还好吗?”

见他没有反应,她试图将他从地上扶起,却力不从心。

“咳!”可能是因为她的动静有点大,男人突然咳嗽一声。

她吓了一跳,松开手任由他继续靠在墙上,“你没事吧?”问完这话她觉得自己脑子可能被雨淋坏了,人都这样子了,怎么可能会没事?

男人没有回答她,有些艰难地抬起自己一直捂着肚子的手掌看了看。借着昏暗的路灯,她看清了——他在流血!难怪会瘫在这里,原来是受伤了,还出了这么多的血!

“我送你去医院吧!”本想着带回去让他休息一晚上,现在这情形,不上医院是不行了。

谁料男人一把抓住她,“不许!”

“你已经失血过多,出现昏迷的症状了,需要输血。”她扫了一眼地上暗黑的一片——不知是血还是地上本身的脏污,继续说道,“伤口应该也很严重,不能只是简单包扎.......”

“不去!”男人很坚持,一道寒光从他的黑眸里闪过。苍白的脸,还有那冰冷的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言柚琪紧皱着眉,始终还是觉得这样太危险,张口打算继续劝劝他。

正迷糊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到处找找,那么大个人我就不信还能不见了!”

她撅嘴道:“他们是来救你的吧?既然有人来了,那我走了。”她一身都湿透了,风一吹来有点冷,要不回家换衣服该要感冒了。

人还没转身,就听到男人冰冷的说:“他们是来杀一我的。”

言柚琪呆呆地看着他,耳边又响起了皮鞋触碰水泥路的声音,那群人已经逼得很近了。

等那些人追过来了,这男人是不是死定了?

怎么办,要不要救他?言柚琪在心里纠结着。

“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下。”男人看穿了她的心思,冷冷的声音有些虚弱。

她沉默一会儿,翻出包里的钥匙,“我就住这上面,要不你先上去休息下吧......那个......”

“别多问。”还是简短不容反驳的回答。

言柚琪撇撇嘴,不想与他多争辩,只能扶起他,撑着他缓慢地走上楼。一番折腾,她的额头已渗出一层汗珠,把他放在家里的沙发之后,她累得坐在了地板上。

男人靠在椅子上,紧闭着双眼,疲惫的脸上闪烁着雨水的光芒,喉结轻轻滚动着,薄唇微张。言柚琪生怕他死在自己家里,赶紧去倒了杯葡萄糖水递给他。

缓过劲来的男人慢慢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露出里面沾满鲜血的衬衫。言柚琪坐不住了,惊慌的同时忙起身从柜子里拖出来一个大药箱,她经常受伤,久病成良医,家里绷带、止血、扭伤的药一大堆,“我帮你吧。”

男人拉过药箱自顾自翻找着能用的药品,冷冷地拒绝了她。这让她郁闷无比,好心没好报!然而也就她进屋换下湿衣服的时间,男人已经将自己的伤口包扎好,赤裸着上身靠在沙发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

她悄悄走近,探了探他的鼻息,确定他还活着,这才将散落一地的药品收拾进药箱里,又拿来一条干毛巾将男人被雨打湿了的墨黑色头发轻轻擦干,把自己的毯子盖在他身上——可是他的裤子还在滴水.......站在原地思索许久,她果断回房间找来自己最宽松的睡裤,借着毯子的掩盖,艰难地帮他把湿裤子扯了下来,匆匆套上了她的睡裤。

长这么大她还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一个男性,弄完这一切她已经是气喘吁吁。可想到被她这么折腾都没醒,他不会死了吧?!吓得她赶紧又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还好,还没死。不过他的体温开始升高,受了伤还淋了雨,这下子肯定是发烧了。

她只好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将这个明显比自己高一大截的男人拖到自己的单人床上,因为怕弄到他的伤口,而且确实家里没有能给他穿的衣服了,她给他裹上了自己的浴巾。

男人整整昏睡了2天,反反复复高烧。言柚琪没在他的身上找到任何身份证件,手机也没有,估计是丢在了什么地方,这张脸上虽然也有磕碰的伤和淤青,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能看得出来是个长相很出色的男人。

熬到了第3天傍晚,想到自己冰箱里已经没什么能吃的了,言柚琪决定出门采购些东西。出门前,她伸手试了试男人的鼻息,又用掌心贴在他的额头,体温正常,确认伤口感染发烧的迹象已经没有了。这才放心出了门。

床上的男人其实早已经醒了,只是眼前的一切十分陌生:雪白的墙壁,老旧小区才有的四格窗子,朴素无奇的单人床,床旁边还摆了个白色的毛绒玩具,是一只白色的泰迪熊。

大命不死,撑着那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向什么人开口求救,倒是没料到醒来后会在这样一个地方。

言柚琪从外面买菜回来,看到他醒了忍不住开心地笑起来,“你终于醒了!”

她是谁?男人眸光里有着惯常的冷冽,房间里的空气温度仿佛在这一瞬间骤然下降。

“很好,现在烧也退了。我帮你换了一次药,还好伤口不是很深,依伊给的那个药还真是管用。”她自顾自说着,伸手探上了他的额头。

他尚没有力气,只能尝试用眼神逼退她。

毫无作用。言柚琪完全没有把他的不悦放在眼里,转身跑到厨房放上水,熬起了米粥。

“等下我给你熬点粥,这两天我只给你喂了点葡萄糖和微量元素补充剂,你现在应该还没有力气。”她依旧没有把他的冷淡放在眼里。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言柚琪将米粥端下来,盛起一碗放在那凉着,随后又找了一个塑料勺,“你喝点粥再睡吧!你现在太虚了!”说完将没有任何回应的男人扶起来靠坐在床上,用勺子喂他。男人似乎不习惯请求别人的帮助,艰难的撑起身子,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过她手中的碗,自己喝了起来。

他确实是饿了。

言柚琪愣了一下。这2天的疲惫与惊慌使得她都没有仔细的看过这个男人,如今细细的打量一番,心中暗暗惊赞:谁家的父母生出如此俊美的男儿呀!细致的眉眼,略长的睫毛搭在眼上,高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因失血过多而泛出一抹妖艳的惨白。真是一个妖孽型的男人。只是眉宇间深锁一股戾气,让人敬而远之。

“我睡了多久?”喝下了小半碗粥,男人薄唇轻启。

“快3天了。”

男人的眉头拧得紧紧的,“这是哪?”

“我家。蒲星路139号。”她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男人又沉默了。他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并没有穿上衣,而是乱七八糟地围了条……浴巾?

“额……我家没有男生的衣服……我这两天都没有出门,所以……”她有些尴尬地解释。毕竟人家原先西装笔挺,到她这里就只剩下一条浴巾了……

男人没有说话,她只好转移话题,“把你家人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叫他们把你接回去,你身上那套衬衫和西装里连个手机都没有,我实在没办法。”

他扫了她一眼,只有两个字,“没有。”

没有任何解释,男人的噪音因为刚睡醒而低哑漠然。

“没有?怎么可能会没有,父母亲人的电话号码总该有吧?或者家庭住址?”

男人静默了几秒,又是简短又清冽的三个字,“不记得。”

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男人的噪音因为受伤而低哑漠然。

他自然是没有失忆,也很清楚地记得自己是谁。但他现在不能回去,时机不对。况且尚家有人想置他于死地,他何不配合他把戏演全了。

言柚琪眼皮狠狠一跳,想到那天救他回来的情景,那群追一杀一他的人来势汹汹,再想到这男人当时头上似乎也有些伤,全身上下还有不同程度的擦伤,该不会那么狗血……失忆了?

这种烂俗失忆狗血情节,现在剧本都不敢这么写!

言柚琪想都不想的直接拿起手机,“你要是真的想不起来,那我就只能把你送到警察那去了,我能救你一次,但无亲无故的我也不可能就这么留下你。毕竟我自己一个人住........”

听到她这么说,他作势要下床。

她紧忙按住他,“你的伤口血才刚止住,你想干嘛?!”家里的药都被他用光了,要不是之前她受伤了洪依伊留给她一瓶帮助伤口愈合的药,他可能要失血而亡。

他看向忽然靠近的女人的脸,“你就这么相信A市的警察?我伤成这样,能受得了警察的折腾?”

言柚琪眉目微动,放开手,再向后退开一步,孤疑的看着他,“什么都不记得逻辑还这么清晰?你真的不记得自己是谁?还是看我自己一个女孩子好欺负。”

“你说什么?”

“你记得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我这里的吗?那些追一杀一你的人........”

“不许告诉任何人我在你这里。”提到这个,男人的眼神恢复了些许光采,“还有,给我买个手机,我离开前会把钱给你。”

“额………可以过两天再………”她突然哑口,并不是怕他还不了钱,这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不像是那种地痞无赖。只是她现在没有多余的钱可以帮他罢了。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客厅的门被打开了。

“言柚琪!你爸快死了!赶紧给我拿钱!”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