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后之贤后很闲在线阅读

重生为后之贤后很闲

爱杀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96.9万字

9.4分 43人评分

穿越重生再重生,班乐汐三次死于亲妹妹之手,再次重生后班乐汐懂了,无论她做什么,她那个亲爱的妹妹都不会放过她,既然如此,那就顺应天命成为这天下之主......的皇后也不错。
只是,她明明只想做个闲散的皇后,为毛满朝文武全都一脸崇拜地看着着她?
一代贤后?NO、NO、NO,你们弄错了,我不是贤后,我是闲后。
“不不不,是你弄错了,你就是贤后,不是也得是。”
楚峥满意地看着膛目结舌望着他的班乐汐,露出一抹狐狸的微笑。
上一世死于她妹妹之手,所谓妹债姐偿,这一世就让你来还吧!
本文双重生,男女主同是穿越再重生,不喜者慎入坑。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001血染嫁衣(1)

暗夜中一股狂风吹过,站在殿外等待传唤的高梅保抬手遮挡了眼帘,回头瞅了眼紧闭的殿门,暗暗摇头。

皇上明明不想成亲,更加不想娶班家的姑娘,可却为了江山社稷连自己都卖了,这要是还弄不来大将军令,皇上得多吃亏啊!

还好,后宫佳丽三千,皇上还是可以拥有他最终想娶的那个人的。

高梅保摇了摇头,放下手臂,抬眼瞅了眼天空。

“要下雨了,都精神着点。”

高梅保甩了甩浮尘,眯缝着眼珠子四下张望,恐怕错过一丝于里面的贵主不利的危险,只是,他只看外面了,却忘了里面的主子不止一位,还有一位正是今日的新嫁娘。

班乐汐被头疼折磨的咬紧牙关,挣扎着从黑暗中醒来,抬起纤纤玉手抚上额角,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四下扫了一眼,入眼便是一片殷红。

这是......?

抚去罩在头顶的红纱,班乐汐晃摇着身体手扶墙壁站了起来,轻抬腿,迈过巨大的竹篮,赤足站到了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

班乐汐再次转头看向四周,待看清周围的景物后又低头扫了眼自己的穿着。

同那红纱一样,她身上穿的也是一身红衣,轻薄柔软的丝绸长裙外罩着透明的红色纱衣,长裙至脚踝,足下未见靴袜,抬手抚了下头顶,只摸到一只玉钗将一半长发固定在头顶,除此之外再未见半点首饰妆点。

拿下发钗,按下上面的玉珠,一颗红色的药丸出现在了她的掌心上,仰头吞入腹中,班乐汐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班乐汐睁开眼,将班钗重新戴在头上,再次闭目沉思。

盏茶过后,班乐汐终于理清了头绪,明白了现在所身处的环境。

她这是又重生了啊!

班乐汐嘲讽地笑了笑,回头瞅了眼身后的竹篮。

竹篮里除了一件红纱衣外还有一整套的皇后嫁衣,那是她大婚时穿的衣服,现在却被无情地丢弃在了这里,而脱下它的人却在外面正与她的丈夫在欢好。

想到那个人,班乐汐的眼底涌出一抹泪意。

三次了,她三次死于她之手,还有什么想不通、看不透的?她想要的,不正是她的人生吗?

上一世她顾念姐妹之情在她大婚当日放她一马,偷龙转凤变成了她,结果,她还是死在了她的手里,这一世她不想再做一个好姐姐,她要做的,只有自己。

莲步轻移,班乐汐走到了池边,蹲下身,就着微弱的烛火瞅了眼池中的自己。

满池的青波上飘着粉红色的花瓣,花瓣铺了一层,却还能在间隙中看到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眼波流转间便见溪流缓缓而过,又似是溪上笼罩了一层雾气,让人看不清她心底的那抹忧愁。

轻抚上脸颊,班乐汐粲然一笑。

还是这张脸,一张看了三世的脸。

这张脸,第一世让她欢喜,第二世让她庆幸,这一世,她无悲无喜,淡漠的让自己都心惊不已。

还是伤了她的心了!

班乐汐闭了闭眼,站起身,抬腿出了浴室,迈向那以后独属于她的方寸之地。

.......

“皇上,夜深了。”

端坐于床塌之上的女子半解衣衫,红色的里衣已褪去大半,露出里面一抹雪白。

女子眉目含情,抬眼间眼波流转,似是倾述,似是嗔怨,声音如黄鹂鸣啼,婉转动人,但同她端坐在一起的男子却紧锁眉头,神思不属,像是没有听到她在说话,目光不时落在女子身后的里间,直到一抹动人的身姿出现在布帘后,男子终于长出一口气,将目光放到了眼前的女人身上。

男子并未说话,但绷了一天的俊脸终于在此刻露出了笑容。

女人终见帝王笑了,立即羞涩地低下了头,葱白的玉指轻抚唇角,珠色的唇瓣上挑,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只是女人太过兴奋,却没看到男人脸上露出的笑容中的那抹戏虐。

楚峥抬手抚上女人裸露的肩头,附身至女人耳边,轻笑道:“爱妃等候多时了,今日你我大婚,朕自欣喜不已,思量甚多,望爱妃不要介意。”

女人侧着脸,轻轻抬起头,露出雪白的脖颈,轻笑道:“皇上多虑了,臣妾既已嫁皇上为妻,自当首先想着皇上,皇上乃天下之主,此时有要事要思考,臣妾怎敢心生怨恨?”

楚峥笑了笑,斜眼扫向走出浴室的女子,眼底的兴奋之色难以遮掩。

“还是爱妃懂事,不愧是班将军的嫡长女,教养就是不同。”

班乐潼心底一颤,身子跟着一抖,立即引来了楚峥的关怀。

“爱妃这是怎么了?很冷吗?”

“我不冷。”

“她不冷。”

两道声线同时入耳,楚峥猛然挑开了红色纱帐,抬眼望向浴室方向。

“是谁?”

班乐潼也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猛然后退至床角,惊魂未定地看向浴室方向,待看清了来人,班乐潼猛然睁大了眼睛,震惊在了原地。

“是、是你?”

班乐汐出了浴室,雪白的赤足踏在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红色长纱拖地,黑色秀色飞扬,眼底淡漠无情,唇角鲜血未干,淡定自若地走向婚床对面的长塌,轻扬红纱,转身端坐在了长塌之上,冰冷的目光掠过楚峥,终于落到了班乐潼的身上。

“是我,好久不见了,我的妹妹。”

班乐潼听到班乐汐的话语就是一惊,随即心底一阵慌乱,手足无措地紧抓被角,眼底含泪望着班乐汐。

“妹妹在说什么?真是淘气!怎的这么晚还未出宫?今日是姐姐与皇上的大婚之日,你在这里不太方便,听姐姐的话,出宫回家去吧,待一个月后我回家省亲再与妹妹详谈。”

班乐汐唇角微挑,露出一抹嘲讽之色。

前世她就是被班乐潼这一席话给打发了,想到自己向往的生活,她默认了自己是妹妹的新身份,将皇后之位拱手让给了她,独自一人出了皇宫,终身未嫁,到死还在替她上战场,征战四方,结果,她却死在了战场之上,到死也没能听到她一句道歉的话。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