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哥后弟在线阅读
免费

亲哥后弟

俏巴梅

短篇 / 短篇小说 · 4.3万字

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心酸的故事,一个小人物的视野。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打人

一夜苦寻,还是没有找到刘敏,王老师带着刘敏母亲去了派出所,但是未超过24小时,派出所不给立案,王老师只好先让刘敏母亲回家,万一刘敏回去了呢,自己再想想其他办法。

清晨七点,刘敏在病床上醒来,她只记得一个年轻人开着一辆带蓬的三轮车把她撞倒,其余一概不知道,她甚至不记得自己从鬼门关溜达了一圈回来。

映入眼帘的是白白的墙,自己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身上盖着被子,手上扎了好几个输水(输液)的管子,头上也包着纱布,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倒坐在椅子上打盹,男子很瘦,头上的皱纹很深,有些苍老,这是长年累月干农活留下的印记。因为头疼,刘敏“嗯”了一声,椅子上的男子立马醒了,看了一眼刘敏急冲冲出去了,不一会一个医生和护士进来了,先翻了一下刘敏的眼皮,又简单的问了几句话,然后让刘敏好好休息。

冯大力看着医生轻描淡写的问了几句话走了,心里松了一口气,问的少就是说明问题少,自己也连忙追上去询问医生刘敏的病情,刘敏是小腿骨折,有一些脑震荡,剩余的就是一些皮外伤,问题不是很大,末了医生告诉冯大力他女儿需要住一段时间院然后就可以回家休养了。这时冯大力才想起来这不是自己的闺女,这人还不认识呢。他匆匆的和医生道别然后回到病房,问了问女孩的名字,女孩也想到了自己一夜未归也没和家里打招呼,就告诉冯大力自己叫刘敏,家住在刘营镇万家楼村,让冯大力给自己的村里打个电话。

此时刘敏的母亲王素娥正待在家里等消息,她已给在隔壁县建筑队的丈夫打了电话让他回来,此时她的心里恨恨的想,如果这次是虚惊一场,一定打刘敏一顿。她希望这次就是虚惊一场毕竟计划生育很严,她也只有两个孩子。这时只听见村里的广播叫道:“王素娥,快到村里接电话,你的闺女已经找到,王素娥,快到村里接电话,你的闺女已经找到。”广播连着喊了四五遍,那时候农村还不发达,一个村里就村部一部电话,村里为了方便就竖了一个大喇叭,有谁需要接电话,就大喇叭喊,不过接一次收一元钱。

王素娥让自己的儿子在家玩不要去池塘边,骑着自行车就赶到了村里,村口外墙上还醒目的写着八个大字“拒不结扎,墙倒屋塌”。

来到村部,管电话的老李知道她昨晚到现在都在找闺女,就告诉她刚才有个男子打电话过来说她的闺女刘敏被车撞了,已经送到县人民医院,现在已脱离危险。半个小时后他会再打电话过来,王素娥听了这话,心里一紧又一松。她赶紧给工地的工头打传呼,让他追到车站告诉他老公直接到县医院对面的邦康大药房找晓惠,晓惠是她娘家侄女,在药房上班,但是不告诉他是什么事,免得吓着他。

对面的男子很守时,半个小时整,准时的打来了电话,他告诉王素娥,刘敏已在医院住院,各项检查都正常,医药费他已经付了,让他别担心,他们在县医院六楼607房间。

王素娥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是并没有惊慌,回到家中把猪喂了喂,又把孩子送回娘家,家里的鸡鸭交给了婆婆照看,然后带着钱,骑着自行车来到镇上,镇上有去县城的三轮车,带蓬,三块钱一位。来到县城,王素娥先去了县医院对面的医院向晓惠交代一声,让丈夫到医院的六楼607病房。

找人几个人问路,王素娥总算是找对了病房,病房内有三张床,其中两张是空的,女儿刘敏正眼神呆滞的看着房顶,一只腿打着石膏,脑袋上缠着纱布。王素娥看着这个景象,当场就哭了起来,口中叫着“大妮啊,你受苦了。”

刘敏听见了自己母亲的哭声,也大哭起来,她毕竟才15岁,从昨天开始有意识她就比较害怕,那个伯伯虽然看着和蔼,但是毕竟是撞了自己,万一跑了自己就没管了,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

母女两个简单聊了聊,外面一个拎暖水壶的男子进到房内,见到哭泣的女子,笑着道:“大妹子,你来了”。

王素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冯大力自我介绍到自己是刘营镇冯家庄的,孩子是他开三轮摩托车碰的,该治疗治疗,治疗费营养费全部由他承担。

王素娥看这个人也挺本分老实,就说自己是万楼的,离冯家庄不远,八九里地,自己当家的在外面工地干活,今天中午大概就能到,到时候再说吧。

到了上午十一点钟,冯大力想着王素娥一大早来也没吃饭,就去医院食堂打饭,因为王素娥算是受害人的母亲,冯大力过意不去就打的全是肉菜。等他打完饭回去,病房里多了三个男子,感觉有些面熟,冯大力赶紧放下饭,笑脸盈盈的打招呼,老兄老弟的叫着。那三个男子却没有一点笑脸,其中一个年轻一些的推着冯大力道:“就是你撞的人,你他妈的咋开车的,眼瞎啊,闺女要是有事我要你命”。

冯大力道:“天太黑,没看见,谁也不想撞人,这该赔偿赔偿,问医生了没啥大事,老弟你也不能动手啊。”

那年轻男子对着冯大力就是一拳道:“没啥事,不受罪啊,闺女不疼啊,万一撞坏了你赔的起吗”,说完对着冯大力又是几拳。这男子就是刘敏的父亲刘强,听到了老婆的电话,他把自己在工地的俩哥哥都叫着一起,怕回家找孩子人手不够。

冯大力虽然被打但是也没有还手,只是双手抱着头,这时医院的医生来查房看到了大喝一声道:“都干啥,干啥,病人需要休息,要打出去医院马路上打去”。这县城医院里的医生还是很有威严的,刘强于是就放开了手,只是恶狠狠的看着冯大力,恨不得给他撕了。

冯大力借此也就出了门,来到步梯间,冯大力老泪纵横,没想到年纪大了还挨了一顿打,想起来小时候因为父亲冯双老实,兄弟三个经常受欺负,那时候还是公社制,村里分东西都是最后领最差的,人家称冯双为“老鳖”,意思是不会伸头,只会默默忍受。还是自己俩兄弟长大了好勇斗狠,又都当了屠夫,自己又去当了兵才好些,没人敢欺负,想到这里,冯大力抹了抹眼泪自言自语道你们有兄弟我也有,然后出了医院打电话去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