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给我七天人生在线阅读
免费

假如给我七天人生

阿瑜学长啊

短篇 / 短篇小说 · 3.5万字

9.8分 17人评分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你...只有七天的生命了。”
一梦惊醒的阿梦内心感到无比的惶恐,面对只剩下七天的人生,他该何去何从?当感受着生命与时间的流逝,他又会做出怎样的挣扎?面对最爱的人,他又会怎样取舍?
“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场刻骨铭心,镜花水月的幻梦,我未走,你还在,再让我轻轻地在你耳边对你说,我爱你。”
假设人生还有最后七天,你又会何去何从......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02.第贰天

“我…是规则…”

卡尔萨斯沙哑的声音幽幽传出,回荡在整个寂静的虚无世界。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一切不是只是场梦吗?为什么现实中会发生那么奇怪的事!”阿梦看着缓缓走来的卡尔萨斯,情绪逐渐变得失控。

“呵呵,这真的只是场梦吗?我想,你心里早就应该已经有了答案吧,只是你不敢承认罢了。其实很简单,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那样,你来为我呈上一场有趣的表演游戏,很荣幸不是吗?”感受着阿梦不安躁乱的情绪,卡尔萨斯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轻声地回答道。

“我不要!我不要!我拒绝!”听到卡尔萨斯的回答,阿梦感到内心逐渐被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所充斥,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表情略显狰狞的大声道。

“你觉得,这一切是你说一句不要,是你说一句拒绝就可以逃避的吗?我想你也很清楚,这不是梦,虽然很奇幻,但却是真实发生在你身上的,你无法逃避。”卡尔萨斯全然不顾阿梦剧烈的嘶吼,仿佛很是欣赏他脸上浮现出来的绝望,依旧风轻云淡地悠然说道。

“哦,对了,有必要友情提示一下,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已经虚度了一天的生命,呵呵,如果你要这样虚度七天的话,我会觉得这场表演很无趣,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吧。”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卡尔萨斯露出来一丝很是玩味的笑容,戏谑地补充道。

“好了,你该离开这里了,早点认清事实吧,不要妄图再做什么无谓的挣扎了,希望剩下的时间你能带给我一场精彩的表演吧,呵呵。”不等阿梦再说什么,卡尔萨斯说完便下了逐客令,挥挥手凭空出现了一股风卷,挟持着阿梦向远处的黑暗虚无中飞去,渐离渐远。

“不!!!”

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容不得阿梦再说什么,甚至什么都做不了,只来得及传出一声无力的嘶吼,带着绝望带着无可奈何的不甘心,缓缓地回荡在这片寂静黑暗的虚无之处。

过了很久,一切重归于寂静,仿佛谁也不曾出现。

……

2019年5月7日,星期二

时间:06:00

“不!”

早晨的宿舍只有众人熟睡的呼吸声,而此刻却被突然发出的一声惊呼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原本陷入沉睡的阿梦陡然睁开了双眼,猛然坐起,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睛中依旧残留着惊惧与不可置信,脑门上微微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大早上的你咋啦?瞎吼吼什么玩意儿?要吓死人啊!”宿舍的其他人都被阿梦传出的惊呼吵醒,阿非揉着惺忪的睡眼,略显不满的吐槽道。

“呃…不好意思,好像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一时间没回过神,对不住啊,吵着你们了。”阿非的声音传来,好像把阿梦的魂给拉了回来,意识回归了脑海,一下子人就清醒了,赶忙对阿非几人歉意地说道。

几人闻言,也就不再说什么,嗯了一声表示理解之后便翻了个身接着沉沉睡去,唯独阿梦一人仍旧坐在床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又是同样的梦,但好像是接着上一个梦继续做下去的,而且感觉它仿佛知道我在现实中发生了什么事似的,为什么我竟然感到在它身上有一种意料之中的自信?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换做之前,阿梦还能劝服自己这一切只是一场荒诞滑稽的梦,可经历了现实中信封那件事和这第二个梦之后,阿梦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只是虚幻的梦境,都不是真实发生的。

“不行,我还是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一会儿去学校心理咨询室找心理老师开导一下,看看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精神状态不太好。或者今天去医院做个检查,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阿梦甩了甩脑袋,将烦躁的情绪抛开,决定要去好好的检查一下自身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他要确定这个梦是否真实发生,虽然在他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的答案。

心理咨询室大概九点左右开始提供服务,阿梦看了眼手机时间,现在才六点半,于是便定了个八点的闹钟,想躺下来接着再歇息一会儿。可是阿梦却发现此刻的自己已经毫无倦意,盯着天花板渐渐的入了迷,脑子里混乱的思索着假设七天生命为真的后果,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时间就在众人平稳的呼吸声中悄然淌过。

……

2019年5月7日,星期二

时间:8:00

“铃铃铃!!”

一阵急促而又尖锐的闹铃声响起,将阿梦从睡眠中惊醒,连忙转身关闭了闹铃。

“呼,竟然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还好提前定了个闹钟,不然又得睡到大中午了。”阿梦伸了个懒腰,自顾自地小声喃喃道。

起身看了眼其他室友,因为闹铃关的比较及时,也就没有把他们给吵醒,依旧沉浸在甜蜜的睡梦中。

“这就是大学生的生活常态啊,倒真有些颓废呢。”阿梦自嘲的苦笑了一句,自从他经历了这个梦境的事情之后,发现对荒度时间这种事有些敏感。

从床上爬起来轻轻地穿好衣服,拿着毛巾去阳台的洗手池开始洗漱。

“收拾好了,还好今天没有课,也不用那么麻烦的去找导员请假了。先去吃点饭,然后再去心理咨询室吧。”阿梦将洗漱用品摆好,回到屋里拿好钥匙,乘车卡,银行卡和手机便准备出门了。

下了楼之后,阿梦先拐了个弯去食堂解决早饭,喝了碗粥,吃了俩包子便算吃过早饭了。出了食堂接着向着学校明德楼的心理咨询室走去。

乘坐电梯来到明德楼六楼,阿梦发现心理咨询室还没有开门,看了眼时间才不到八点五十,来早了也只能无奈的在门口等着心理老师的到来。

“你是…要来心理咨询的同学吗?”就在阿梦靠着墙在低头玩手机等待的时候,一句温柔亲切的女声突然在耳边响起,阿梦连忙抬起头看去。

长相甜美,带着一种亲和力,看上去也不过才二十来岁的年纪,双眼中却透着仿佛能直击内心的力量,看着她的目光,阿梦一瞬间有了微微的失神。

“啊!是的!您好,我有些问题想来找老师咨询一下,结果来早了,就只好在这儿等着。”似乎发觉这样盯着别人看不太礼貌,阿梦赶忙回过神解释道。

“呵呵,你倒是挺勤快的,一大早就来这儿等着了,哦,对了,你叫我宋老师就好,好了,进来吧。”宋老师笑着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从包包里掏出钥匙打开了心理咨询室的门。

心理咨询室看上去很是简单整洁,正对着门的窗户边是一个办公桌,桌上有一台电脑和几个文件夹,办公桌前面是一架书柜,门边放置着一台饮水机,紧挨着它的是一张软沙发,旁边还放着几盆绿色的植物,倒是显示出几分盎然的生机。

“不好意思,麻烦你先坐那边的沙发上等我一下吧,我去把东西放一下。”进了门,宋老师抬起手指了指门边的沙发,示意阿梦先坐下来稍等一下,然后走向办公桌把包包放了下来,又从里面拿出来一个文件夹放在桌上。

“没关系的,宋老师您先忙。”阿梦看到宋老师这么亲切,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过多久,宋老师用纸杯接了一杯水递给了阿梦,坐在了阿梦对面的位置,脸上带着一抹亲切的笑容看着阿梦开口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介意跟我说一下你的名字吗?”

“对不起,宋老师,都忘了先做个自我介绍了!我叫阿梦,是大二的学生,一大早就来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阿梦闻言才想起还没跟宋老师介绍一下自己,顿时觉得一阵尴尬,连忙回答道。

“没事的,我的工作就是帮助大家解决内心存在的种种问题,能够更好的学习和生活。呵呵,不知道阿梦同学是遇到了什么困扰的心理问题呢?”宋老师笑着挥了挥手表示没关系,紧接着轻声询问道。

“啊,是这样的,我这两天一直在做一场相同的梦,对我来说可以算是一场噩梦吧。梦里发生的事很奇幻,但却让我感到格外的真实,尤其是我发现梦里的事居然和我现实中相照应,这让我感到很恐慌很害怕梦里的事是真实发生的,我感到心里很不安,所以就想来咨询一下您,我是精神状态出什么问题了吗?”阿梦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抿了抿嘴,内心组织着语言,略显紧张的说着。

“做噩梦吗,一般来说,如果以前你没有受到过精神上面的重大刺激,那经常做噩梦可能是你平时生活压力太大,导致你精神紧张和焦虑,内分泌紊乱等情况导致的,所以睡觉才会经常做噩梦。其实要克服这些问题的话,也可以自己进行一些调节,注意生活规律,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睡前泡个热水脚,放松一下,这样都能起到一定的效果,缓解你的心理精神状态。”宋老师听完阿梦的话语,点点头沉吟了片刻,轻声地提出了自己专业的见解。

“是这样啊?可是……”阿梦吞吞吐吐,似乎还有什么想说的。

“这样吧,你介意跟我说一说关于你做的噩梦里的故事吗?”宋老师看出了阿梦神色的犹豫,温柔的征求着他的意见。

“可以的,前天晚上睡觉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仿佛宋老师的笑容给予了阿梦以力量,阿梦坚定的点了点头,从第一晚的梦开始了详细地讲述。

“就是这样,所以我现在在努力说服自己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可其实我心里已经隐隐的选择了相信。”阿梦说完,不由得苦笑了一声,端起水杯又喝了一口水,缓解自己有些惆怅的情绪。

阿梦把梦境的故事和现实中信封的事都详细的告诉了宋老师,不过关于银行卡的那部分他选择了隐瞒。不是他不相信宋老师,而是他觉得在这部分上有必要谨慎一些,毕竟第一次见面,有很多的地方还不了解,难保说出去之后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嗯……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的故事,看来我之前的结论下的有点片面了。关于这个梦的事你还跟其他人说过吗?你做梦会说梦话吗?会不会是有人给你故意搞得恶作剧呢?”听完阿梦的讲述,宋老师没有觉得荒谬,倒是感觉到自己之前的结论显得有点理论上的片面,不过好像想到了什么忙问道。

阿梦苦笑着摇了摇头,无奈道:“您是我唯一一个倾诉过的人,我睡觉也从不说梦话,要如果真是因为被别人知道了而搞得一场恶作剧,我倒觉得心底舒了一口气,也不会这么纠结和恐慌了。说起来,宋老师您不会觉得我是在胡编乱造吗?”

“呵呵,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古板,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许许多多未曾了解的离奇故事,所以也对这些挺好奇的,知道有许多事情是用科学解释不通的。不过说起来,这件事如果是恶作剧的话倒也好,好歹是人为的,可现在这情况更像是未知的,有时候未知的,反而是更让人觉得恐怖的。对了,你接下来准备做些什么?”宋老师笑着解释了一句,接着有条理的分析着。

“还好遇见了您,不然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嗯…想一会儿去医院一趟,给自己的身体彻底做个检查,看是不是身体哪里出了问题,这样也好找到原因出在哪儿。”阿梦闻言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想了想把接下来的安排也告诉了宋老师。

“好,那我这边再帮你多找寻一下相关资料,你有什么需要帮助了可以随时来找我。”宋老师也就没有再多问,只是简单的嘱咐了几句,却令阿梦心里感到一阵温暖,他知道宋老师是在真心帮助自己。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宋老师,回见。”不知不觉中,咨询的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阿梦和宋老师打了声招呼,转身离开了心理咨询室。

“呼,先去从这张银行卡里取点钱吧,不然这兜里的钱也不够体检用的。”阿梦出了明德楼摸了摸兜里那张信封里带的银行卡,想起自己的卡里少的可怜的余额,不由得感到头大,最后决定从那张信封的银行卡里取出来点钱先用着,至于后果,万一真活不久了谁还顾忌那么多后果。

从取款机里取出三千块钱,阿梦走出校门叫了辆车驶向地铁口,阿梦的学校位于未大力开发的新区,交通不太便利,距离地铁口还有些距离,所以只好乘车前往。

到达地铁口,阿梦径直走向地铁站,过完安检便静静地等待着地铁的到来,他所知道的只有位于市区的一家大医院,乘坐地铁也就不过十来站,而他此次的目的地也正是这家医院。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阿梦从地铁中随着人流走出,出了地铁站微微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抬步向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您好,请问神经科室在几楼?”阿梦走进医院大厅,向大厅咨询柜台询问道。

“在三楼东边的候诊大厅,请问您办理的有就诊卡吗?”咨询柜台的医护人员礼貌地回答着阿梦的问题。

“呃……好像没有,那我先去办一张,谢谢您,麻烦您了。”听到护士的话,阿梦才想起来现在的医院都需要办就诊卡才能挂号就诊,自己之前光干着急了,倒是忘了这一点。

在柜台上填完相关个人信息,然后又在里面存了一千块钱,没过多久便办好了卡,道了声谢之后阿梦便转身向电梯间走去。

来到三楼的候诊大厅,看到不少人都在候诊,无奈的只能先去排个号等着叫号,排完号阿梦坐在大厅的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

“a26号,阿梦,请到第三科室就诊。”

不知过了多久,广播中传出了呼叫阿梦的信息,正在玩手机的阿梦忙收起手机向所在的科室走去。

“您好,请坐吧。”

敲了敲门,阿梦打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名慈祥的老先生,虽已不惑之年,精神却是格外的好,见阿梦走了进来,微笑着招呼了一句。

“谢谢。”

阿梦忙道了声谢,随即坐了下来,将目光看向面前的老先生。

“不知道小友有哪里不适?”老先生此刻也在打量着阿梦,发现阿梦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于是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老先生,我想做个全身体检,最近经常做噩梦,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所以我想看看是不是身体哪里出了问题。”阿梦把早已准备好的回答说了出来,同时将就诊卡递给了老先生。

“我刚才观察你的面色还有眼神就觉得你最近应该是被什么所困扰了,所以精神状态显得不是很好,看来你自己也有所察觉,既然这样,那你就先去拍个片子,做个脑部神经的检查,然后再去做个身体的常规检查吧。”听了阿梦的回答,老先生也证实了刚开始自己的观察结果,点了点头,便给阿梦开了一张体检的清单表连同就诊卡一块递给了他。

“好的,谢谢您了,那我一会儿再来麻烦您。”阿梦接过清单表还有就诊卡,跟老先生客套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诊室,按照指示前去进行体检。

……

2019年5月7日,星期二

时间:17:05

阿梦从学校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等待挂号接着又从诊室出来就已经下午一点四十左右了,在排队等待着进行了几项全面体检之后,拿到结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阿梦拿到结果之后不敢多耽搁,赶忙走向之前就诊的诊室。

“咚咚咚!”

“请进。”

阿梦轻轻敲了门,听到从里面传出的回应后方才轻轻打开了门。

“你回来了,体检结果出来了吧。”老先生含笑向着阿梦点了点头,开口询问道。

“是的,我刚拿到结果就赶紧来找您了,您看看有什么问题吗?”阿梦刚坐下就连忙把手中的体检结果还有拍的片子都给递了过去。

“嗯?怎么会这样?”老先生接过片子放在灯幕上,观察了片刻,突然轻咦了一声。

“老先生!怎么了!”安静的科室中突然传出的轻咦声,使得阿梦的心里顿时一个咯噔,感到一阵的惴惴不安。

“小友,你这脑部神经和别人不大一样啊,虽然你看上去精神状态不太好,可是你的神经系统倒是显得很是活跃啊,这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的神经系统都要发育的更完善,还有你看,你的身体体检信息上显示,你没有任何的疾病以及不适症状,反而充满了生机和活力,一点都不像是有疾病的人,不过……”老先生指着体检信息一点点的跟阿梦做出了解答,说到最后,却是忽然停顿了下来。

“不过……什么……”阿梦听到老先生的话语停顿了下来,内心的不安更加浓烈,但理智却催促他应该接着询问。

“打个不好的比较,虽然这样看上去格外的健康,不过却不像是你这个年龄段所发育的程度,就好像打了激素的农作物,透支了以后的生命去换取这个时段的茁壮,也就是说……”老先生把剩下的话语也都说了出来,虽然话到最后没有说完,但阿梦心里已经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

“也就是说……我以后的生命不知为何,透支到了现在,就像催熟的庄稼,到了成熟的时候就要面临凋落了……”阿梦开口将老先生没有说完的话语补充完整,声音却显得有些沙哑。

“大致上来说,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我从医几十年,像你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对了,你从小有患过什么疑难杂症吗?”老先生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阿梦,或者说,他也不敢相信在医学史上还会出现这样的病症。

“我其实心里早就选择了相信的……做了这么多,不过就是想找个充分的理由来安慰自己,来欺骗自己,结果到头来,现实终究让我的挣扎断了念想……”阿梦似乎没有听到老先生的话语,双眼无神的盯着桌子喃喃自语,仿佛魔怔了一般。

“小友?小友?”老先生此时也注意到了阿梦的神情,隐约听到阿梦在自言自语,担心他禁不住打击钻了牛角尖,连忙急声呼唤着。

“啊?啊!怎么了,老先生?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阿梦被耳边传来的呼唤声拉回了思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唉,小友你也不必太悲观了,不管怎么样,既然让我遇见了这种情况,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管,我私下里再多查询一下类似的病症情况,看能不能找到原因以及解决的办法。”老先生看着双目中逐渐失去神采的瞳孔,心底暗叹一声,开口安慰着。

似乎这些话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老先生面色变得有些严肃,看着阿梦的眼睛,声音坚定地说道:“小友,何必这样一副自我放弃的状态!至少你现在还在好好的活着,还能感受到身边的人生百态,还能陪伴于你而言万分重要的人,还能尽情的做你想做的事,这样哪怕将来真的有什么不好的结果,那又怎样?至少你无悔了不是?小友,我也是第一次遇见你这样的症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可我知道有一句话你应该记住,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好好活着!哪怕几天,几年,都要好好的努力的活着!”

“好好……活着……”

老先生的话语坚定有力,仿佛为阿梦绝望的内心注入了一股力量,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原来透着绝望无神涣散的瞳孔逐渐有了焦点。

“呵…倒是我太意气,太稚嫩了,还是经历的太少了,一时间竟先自己慌了阵脚,让老先生见笑了。不过老先生说的有道理,不管怎么样,都要努力的好好活着,哪怕知道自己随时都将离开这个世界,都不能在绝望中等待,不能荒度珍贵的时间。”

阿梦长舒了一口气,原本有些郁结的思绪也渐渐的化解开来,对于从小就独自生活,并且经历了许多同龄人未曾经历的事的阿梦来说,乐观和开导自己是他的强项,所以在听闻老先生的话语之后,倒是很快的就能悟出重点。

“现在的年轻人能像你这样聪慧的不多了,其实你比很多同龄人能做到的已经好很多了,如果不是我比你枉度了这么多年,恐怕我也不能悟出这样的道理。”老先生看着阿梦逐渐恢复的神采,心里也是放心了许多,不由得开了句玩笑来缓解之前沉闷的气氛。

“老先生说笑了,时间也不早了,您也该早点下班休息了,我就不多叨扰了,今天还真是给您添麻烦了!”阿梦闻言客套了几句,看了眼时间也不早了,便决定准备回学校。

“好,小友不介意的话留个联系方式吧,我这边有什么发现了第一时间告知你。”老先生点头应和,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和笔让阿梦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那倒真的是麻烦老先生了。好了,那我就先走了。”阿梦接过纸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随即递还给老先生,起身告别。

走出医院大厅,时间已过六点半,天色还未被夜幕星河所掩盖,透着柔和的光明撒向大地,天际隐隐挂着道道晚霞,好似新娘娇羞的面庞。

阿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把脑海中的杂念暂时地甩掉,迈步向不远处的饭馆走去,不管其他的了,今天一定得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一顿胡吃海喝之后,回到学校已经是八点多了,早早地洗漱之后便躺到了床上,等着阿如那边下课之后,便打通了阿如的视频电话。

“晚安,宝贝,做个好梦。”

和阿如通完视频已是晚上十点半了,到了阿如睡觉的时间了。经过了白天在医院被老先生开导之后,阿梦发觉自己的心态还有精神已然好了许多,至少现在不会再因为梦境中七天人生和现实中的事而感到过度的恐慌和不安,甚至在他的内心也渐渐的有了关于接下来日子的规划和想法。

“呵呵,七天人生吗……”

……

2019年5月7日,星期二

时间:11:00

睁开眼,依旧是熟悉的梦境,只不过此时的阿梦与前两次截然不同,从他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的愤怒,苦涩和不安,有的只是淡然自信和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卡尔萨斯,出来吧,我知道你能感受到我来了。”

话音刚落,黑暗寂静的虚无中陡然闪耀出刺目的绿光,犹如幽幽鬼火,点亮这片黑暗之中。

“呵呵,有趣,看来你没有让我失望,这次表现得比前两次好多了。”卡尔萨斯从漩涡中走出,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人总要经历一些事之后才能想明白一些道理,不是吗?”阿梦平静的仿佛不起丝毫波澜,轻声反问道。

“那看来你是想明白了,突然有些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了。”卡尔萨斯也不在意阿梦的态度,低笑了几声说道。

“呵呵,真是讨厌你这幅高高在上的模样啊。请你搞清楚,在这场你所谓的表演中,我才是主角,而你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看客,所以,有一点你要明白……”阿梦咧了咧嘴,毫不客气地斥责着卡尔萨斯,说到最后,目光挑衅的看着卡尔萨斯,冰冷的话语接着传出。

“在我的生命中,在我的人生里,没有人能对我指手画脚,包括你!因为,我……才是规则!”

话语传出,回荡在寂静的虚无,远处的幽幽鬼火仿佛受到了某些情绪的波动,犹如花朵般微微摇曳。

气氛……陡然降至零点!

……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