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目星辰皆似你在线阅读

满目星辰皆似你

迷一样的T

短篇 / 短篇小说 · 7.1万字

9.8分 14人评分

黎晰在遇到车祸时,爱了段瑾瑜五年。两年后醒来时,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了她的世界里,处处护着她。
后来恢复了记忆,她才知道段瑾瑜早已爱她入骨,甚至比自己对他的深爱还深爱。
---
黎晰:“段瑾瑜,你对于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段瑾瑜:”娶你。“
只见男人从书桌里拿出了两张红色的本子,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两人已经领的证。
段瑾瑜:“还有什么要求?”
黎晰:“……”
算了,这辈子满足了。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黎晰(1)

天空灰蒙蒙,阴沉沉。

让人觉得十分阴郁。

雨点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地落下。

拍打在水泥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地水声。

黎晰躺在血与雨水融合在一起的地上,双眼毫无焦距地看着天。

雨水从天上落下滴入她的眼睛,眼睑被沉重地拉拢,视野逐渐被黑暗吞噬。

耳边是吵杂的说话声,说的什么,听不清。

“黎晰……黎晰……小晰……”

“120!快打120……”

视线很模糊,只能看得见一道黑色的人影晃动。

紧接着,一双冰凉的手用力地摸着她的脸,熟悉的气息瞬间袭来。

她眼睫颤了颤,勉强动了动嘴唇,可是喉咙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小晰……”

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黎晰想动一下手,想要抬起手摸摸眼前的人。

可是四肢根本没有力气。

是你吧,瑾瑜。

对不起,她心想道。

她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痛,身体里有液体不断地往外流。

原本还带着点温度的皮肤,慢慢地冷了下来。

脑袋里运转的想法越来越迟钝,意识慢慢变得模糊。

能清晰地感觉到生命在慢慢流逝。

黎晰勉强动了动手指,动一下都能加重身上的痛楚。

是不是要死了?

从今往后,是不是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缠着他不放了?

好像这样也不错。

她在心里自嘲了一声。

只要自己不再缠着他,他就不会烦了。

没了自己,他也不会再跟家人吵架,一切会更好吧。

只是缠了他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好可惜。

好舍不得。

舍不得她的瑾瑜。

怕自己不在了,他会寂寞。

……

不,他不寂寞。

他的身边还有好多优秀的女孩子。

……

黎晰的思绪变得乱糟糟的。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呢。

果然还是自己运气太差了吧。

还没听到他的解释,就要这么离开世界了。

她和段瑾瑜才刚在一起不到一百二十个小时。

真的舍不得。

还想要再看他一眼,听他不耐烦地说句话。

她该乖乖听话不跟着他的。

想法越发的杂乱无章,完完全全不受控制。

今天她尾随男人出门,一路跟着他。

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逛金店,女人亲密的挽着他的手,眼神挑衅地朝她示威。

又想起宋锦玞对自己说的话——

“你以为我哥真的看得上你?别以为我哥点头同意跟你在一起就在一起,他不过就是嫌你烦随便答应的而已!”

“黎晰,你真当自己的真心给对了人?呵,我哥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真是痴心妄想!”

“早在上个月,我哥已经同意跟允允订婚了!不信?那你大可以去福如金店看看,看看他们是不是在一起挑戒指!”

黎晰的心脏蓦地一痛。

痛得她想要窒息。

对,最重要的是听到他的解释。

想听他亲口否认,不是她在自欺欺人。

可是……还有机会吗?

就在这时,黎晰冰凉的手被人握在掌心里,十分地用力。

指尖微凉,掌心却很暖和。

黎晰呼吸急促了几下,被雨水沾湿的眼睫颤了颤。

苍白的唇瓣一张一合,艰难地吐出了两个音调。

“瑾瑜……”是你吗?

握着她手的手掌力道松了松,随即又用力地拽紧。

可惜在这一刻,直接就陷入了昏迷。

听不到,也不知道有人说了什么。

男人跪在女孩的身边,手徒劳地捂着她出血的地方,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指尖用力到泛白,好像在抓着最珍贵的东西,怕它偷偷地跑掉。

他浑身湿透,头发凌乱,身上的衬衫紧紧贴着皮肤,勾勒出精壮的肌肉线条。

段瑾瑜从来没有那么狼狈过。

听到女孩虚弱地叫出的名字,眼眶通红,喉结动了动,终于艰涩地低声说出了一句话。

“小晰,别睡,听话。我再也不会不理你了,你快睁眼看看我……”

可惜,女孩没在有动静。

段瑾瑜不再低声叫她的名字,开始不管不顾地发了疯似的喊。

这一次,他终于尝到了不珍惜而失去的果子。

很苦,很涩。

胸口的某一个地方,像是被人直接用手撕开。

黎晰感觉自己掉在一片黑暗里。

走了好久好久。

没有声音没有人。

不停地走啊走,没有尽头。

这是在哪里?

为什么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她看见了面前出现了白光。

拔腿拼命地往白光的方向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模糊地看见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黎晰停下脚步,男人的声音空灵地穿进了她的耳膜,朝着她伸出了手。

“黎晰,跟我走——”

“黎晰,跟我走——”

“黎晰,跟我走——”

“黎晰……”

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话,黎晰想看清这个男人的面容,可是眼睛却像是蒙住了一层厚重的雾。

黎晰无声地张开嘴,问:“你是谁?

男人却是笑而不答,依旧重复着“黎晰,跟我走”。

她觉得这个男人很熟悉很熟悉,想再努力地去看清男人的容貌时,胸口却刺痛起来,像是要阻止她一般。

黎晰咬着牙,想要抬起手拉住男人的手。

可是,双手像是灌了铅一般,怎么都抬不起来。

许久之后,男人慢慢的把自己的手放下。

似乎是回头看了她一眼,慢慢离开。

-

天空灰白,云层浓厚。

豆子大的雨噼里啪啦地砸在树叶上,水滴又从树叶的叶子上,滑落在窗台的两盆绿色植物上。

高级病房单人间里,病床上半坐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号服的长发女孩。

女孩的脸色蜡黄,双颊凹陷,长期营养不良的外表,却遮不住那双明亮又灵动的眼睛。

五官合着能看得出来之前也是个漂亮的女孩。

她半盖着被子,床头柜上放着几本外国文学和杂志。

她拿了其中的一本杂志,骨瘦如柴的手指时不时翻一页。

眼睛却时不时往窗外看去,透过那双灵动的眼睛,不知她在想什么。

“你在看什么,嗯?”

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传入黎晰的耳膜,略微带了些疲惫,却又是温柔至极得让人沉沦的。

黎晰回头,男人一身白色的衬衫和黑色西裤,领口随意解开了两枚纽扣。

臂弯里挂着黑色的西装外套,手上戴着价值不菲的手表,穿着这一身正装,好似刚开完会议回来。

男人的头发上沾了水,有些凌乱,却也不影响他身上给人压迫的气势。

然而,那双深邃的眼睛正含着柔情望着她,薄唇勾着一抹好看的弧度,他笑得很温和。

黎晰看着男人笑着的样子,脸上神情愣了愣,但很快就回神了。

“啊,你来了?”

男人“嗯”了一声,把西装外套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走到窗前,把窗关上了。

“别着凉了。”

男人的声音依旧低沉,却没了方才的温柔,平平淡淡的带了丝凉意。

黎晰不去看男人,轻轻应了一声:“嗯,谢谢,不要紧的。”

男人瞥了她一眼,那眼神意味不明,好似还带了点责怪。

黎晰眨了眨眼,当做没看到。

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是陌生的,却好像认识很久很久。

他从来没有解释过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告诉过她,为什么每一天不论风吹,不论雨打都按时过来看她。

她躺在医院里当了两年多的植物人,直到今天,在医院里待着的时间,大概有两年又五个月了。

今天是她醒来的第二个月。

除了面前这个男人和一个不爱说话的保姆阿姨,还有她的主治医生以外,也没有见过其余的人。

医生说她能醒来,那是上天给的眷顾,虽然把以前的事情忘了一干二净。

黎晰抬头去看背对着她的男人,忍不住问:“哎,你怎么每天都来看我呀?”

黎晰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再说:和他靠近一点,再近一点。

她虽然失忆了,却也懂得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人好。

她对这个男人的第一感觉是,她会不会是自己的男朋友?

不然,自己的心底为什么会有特别想和他亲近的感觉?

想着,她脸上突然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这个男人,不论是言谈举止还是穿着,给人的感觉都太过优质,她以前有能和面前的这个男人相提并论的资格吗?

男人的身体似乎顿了一下,没有回头看她,声音低沉平淡:“想来,就来了。”

“那你以前认识我吗?”

男人沉默了一会:“认识。”

“为什么会认识我?”

“想认识,就认识了。”

黎晰:“……”

这答法,似乎似曾相识。

黎晰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医生说检查没有问题,现在恢复得很好,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我好像还没见过我的家人,他们会来接我吗?”

男人终于转身面向了她,他看着女孩眼里的希冀,眼神一怔,但稍转即逝。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黎晰的问题。

这次沉默的时间显然更久了,久到黎晰以为他不会说话,想要开口打破病房里的尴尬气氛时,他终于沉声开口了。

“我可以带你出院。”

他闭口不谈家人这个问题。

黎晰追问:“啊,为什么是你?”

男人又一次沉默,这一次是真的不打算开口了。

黎晰轻咳了一声。

男人伸出手揉了揉她干枯的头发,或许因为手上摸着的感觉不太舒服,眉头轻蹙。

“以后……”

黎晰:“?”

“没什么。”男人收回手,“明天我来接你出院。”

黎晰并不笨,看着他避开自己的问题,心里已经猜到了点什么,于是就只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男人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深深地看了黎晰一眼。

“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