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由衷:总裁,不可以在线阅读
会员

婚不由衷:总裁,不可以

步从容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283万字

四年前她作为冲喜新娘,被迫嫁入第一名门顾家。不想,婚宴上新婚丈夫轰然倒地,成为一病不醒的植物人。四年后,再次出嫁,不曾想,害他身败名裂的男人,又一次强行闯入她的生活,毁了她的婚姻,并对她扔下一纸婚书。婚后生活,他费尽心机欺负她,羞辱于她。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完全变了样?她生病,他嘴上骂着活该,手却不听使唤的一遍遍给她量体温。她遭人欺负,他嘴上骂着报应,背地里却将伤她的人处理得一干二净。明明想让她来主动求饶,可最后怎么就变成了他主动求爱?见鬼了,这女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迷魂药?

品牌:奇迹中文网

本书数字版权由奇迹中文网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新婚惨遭羞辱

隆冬之夜——

窗外冬寒料峭,大雪纷飞,玻璃窗上覆着着玲珑剔透的冰花。

与屋外银装素裹的冷冷瑟瑟相比较,房间里却热得像熔炉。

欧式壁炉里柴火烧得滋滋响,火势旺盛,将关雎白皙的小脸蛋照映得通红。

今夜本是关雎和林城然的新婚之夜,可眼下,这个男人,却并非她的丈夫。

“顾显——”

“顾显,你疯了!你不能这么对我————”

关雎泪眼涟涟。

她被男人撕扯得支离破碎,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消去他心头大恨。

小手篡成粉拳,如绵绵细雨般,气恨的落在男人的肩膀上,“我已经是诚然的妻子了,你凭什么这么羞辱我!你不能这么欺负我,呜呜呜呜…………”

关雎悲怆的躲在他怀里呜咽着,一声一声的抽噎狠狠地拉扯着他的神经。

男人冰凉的长指攫住关雎苍白的下颌,他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睥睨着她。

眼潭漆黑,深不见底,无法窥探,而眸底的寒光却似要将她生生冻结,“关雎,我哥因为你到现在还在那张病床上躺着,你又凭什么安生嫁人?”

他咄咄逼人的话,如刀刃般,直直扎进关雎的心脏里。

壁炉里,柴火烧得越来越旺……

一个小时后——

男人起身,没有分毫留念。

他那张峻美绝伦的面庞上却始终淡定自若,又或者说是漠然无情。

手工西装飞快被整理好,而后走至床头柜前,一丝不苟的戴上手表,之后是那副粉饰他满身戾气的金丝边眼镜。

刚刚那头凶猛的野兽顷刻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与之相反的内敛,儒雅,绅士。

而那一刻,关雎脑海中迅速蹦出一个成语: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顾显,今晚你的所作所为,我可以告你非礼!”

关雎沾着水汽的杏目悲愤的瞪着他,抓着床单的五根手指泛出骇人的惨白。

“非礼?”

顾显单手抄兜,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尊贵的姿态俨如帝王俯瞰蝼蚁。

她的双唇,在隐隐发抖。

“你以为你在林诚然心里算什么?”

顾显带着十足的压迫感,俯身逼近她。

骨节分明的长指掐住她的下颌,凛冽的眸仁似利刃般对上她无辜的泪眸。

当初,年少不经事的自己,不就是被她这双无辜的小鹿眼给欺骗了吗?

“不过区区五百万,他就把你让给了我!”

“……”

一滴屈辱的眼泪,登时从关雎湿漉漉的眼眶中滑落,“你撒谎,撒谎————”

她不愿相信新婚丈夫会这么对自己。

顾显厌恶的丢开她的脸,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条爱马仕男士丝巾,擦了擦自己碰过她的那只手,“收起你廉价的眼泪,在我这没有用,毕竟以后让你哭的机会,只多不少。”

丢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后,他迈开长腿,大步离去。

经过门口垃圾桶,眼也不眨,将手中的丝巾扔了进去。

守在门外的助理以及秘书们,忙恭恭敬敬的跟紧了他的步伐。

头低着,大气都不敢喘。

毕竟,自打BOSS知道这位祸害精关雎要结婚之后,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就再没过过一日安生日子。

“一刻钟之后报警。”顾显冷声下令。

助理一愣,之后反应过来,点头,“是。”

顾显才一走,酒店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撞开了来。

冲进来的人,竟然是她未来婆婆以及小姑子。

而最后面,还跟着……那个把她当作货物卖了的新婚丈夫林诚然。

婆婆秦凤云见到床上的关雎,气得脸红脖子粗,冲上前去就要扒关雎裹在身上的被褥,“诚然,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讲的?我就说这个女人是个烂货,娶不得,可你偏不信!现在她结婚当天就给你戴绿帽子,你高兴了?满意了?啊?”

“就是,这贱人可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四年前害得顾氏大公子一病不起,没想到四年后又故技重施,也只有我哥这个笨蛋才会愿意娶你这种下三滥的女人。”

小姑子林芬芬也指着关雎尖声咒骂着。

四年前发生在顾家的丑事,就像剥洋葱一般,被她们层层撕开,每撕一层,关雎的心就剧烈的抽痛一下。

她紧咬下唇,两只泛白的小手,死死抠着被褥不肯松开半分。

一双眼眸直直瞪着躲在后面,一声不吭的林诚然。

他才是今日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

被关雎的眼神凌迟着,林诚然心虚得根本不敢与她对视。

“你还敢这么瞪着我儿子?”

秦凤云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啪——”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了关雎惨白的右脸上。

瞬时,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浮现出五个猩红的手指印。

可关雎瞪着林诚然的目光,却始终不见半分收敛,反而,更加凛冽逼人。

躲在身后的林诚然,到底看不下去了,他走上前来,拉了拉自己母亲,“妈,你别再为难关雎了。”

难得,他的良心没全喂狗。

“都到这一步了,你竟然还在袒护她?”

秦凤云简直不敢相信。

林芬芬也怒道:“哥,你真鬼迷心窍了是不是?”

“我相信关雎一定不是故意……”

“啪————”

清清脆脆的一个巴掌声截住了林诚然后续的话。

他被关雎打得左脸往旁一偏。

顷刻间,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听得到壁炉里柴火烧得“吱吱”响。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