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狐之异狐在线阅读

青丘狐之异狐

淡烟浅翠

仙侠奇缘 / 仙侣奇缘 · 47.1万字

九尾狐曹匪一家贪恋人间的繁华,逃离青丘来到人间,引出一系列爆笑事件。最后误打误撞得道成仙,无拘无束惯了的九尾狐能适应天庭规矩的生活吗?原来天庭也不过是一个捧高踩低之地,还不如反下界去,做我的万妖之王!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逃离青丘

楔子

《山海经》上说:“青丘之国,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雘。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青丘之地盛产玉石,水草丰美、繁花似锦,宛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除此之外,原本并无其他生灵居住。

九尾狐的声音如婴儿般,好吃人,若是谁能食得九尾狐之肉,便能不被蛊惑。

起初九尾狐心智未开,喜吃人,创造人类的女娲娘娘眼看着自己的子民被九尾狐屠戮,便再也无法坐视不理。她收养了一只被遗弃的小狐狸带回身边亲自蒙训开化,并且为它取名临渊。

长大后的临渊纯善慈悲且法力高强,在女娲娘娘的帮助下,临渊统一了狐族,并且率领狐族子民来到青丘繁衍生息,自此九尾狐才成了青丘的居民。

在狐帝临渊的教化之下,狐族渐渐丢掉了食人的陋习,开始了修仙之路。千万年来九尾狐族唯一不变的就是好奇狡猾的天性。

本文讲述的就是一个关于九尾狐一家游历仙凡两界的悲欢故事••••••

“嘭!”的一声巨响,一团蘑菇云出现在青丘玉湖边上空。一个蓬头垢面,浑身像被火药轰炸过一般的男子从爆炸来源处呛咳着走出来。

那男子脸部只剩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不清样貌,衣服也被熏黑破烂不堪,只有从他颀长的身材能看出一点性别。

“阿爹,你没事吧!”男子的女儿慌张地放下手中盥洗的衣服跑过来问道。

“小葵,阿爹还好还好······”男子愧疚地看着女儿。

确认爹爹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之后,小葵盯着被炸出大窟窿的家咬牙切齿:“阿爹!”一声怒吼响彻云霄。

这个家里只有小葵一个女主人,爹爹曹匪一心扑在采药炼丹之上,哥哥曹圭成日里就知道贪玩好耍,在女人堆里打转。两个男人帮不上一点忙,家里家外都由她一人操持。

爹爹已经不是第一次把自家房子毁掉,曹圭听到爆炸声,慢悠悠回到家里。只看见耸拉着脑袋的老爹被小妹训斥的画面。

“小妹,你这样凶悍,以后可没有婆家敢要你!”曹圭甩了甩秀丽的长发,妩媚动人。要是这一幕被其他女子看到定会少女心炸裂。可是在小葵的眼里就是一副妖孽模样。

“曹圭你又跑哪里去招蜂引蝶啦!”居然敢这样鄙视自己,小葵抓起身边的扫帚就朝曹圭追打过来。

“我哪有去招惹别人,都是她们追着我好不好!”曹圭边跑边不服气地解释。这一点曹圭倒是没说错,虽然青丘九尾狐族个个姿容俏丽,可他却是拔得头筹,每日里不知道多少少女围着他。他次次躲都来不及,实在避不了,就开始打哈哈应付,久而久之,竟练成巧舌如簧的小嘴,把那些少女哄得心花怒放,自己却片叶不沾身。

最后追得实在跑不动了,小葵才倚在桃树下不停喘气。

每当这个时候,小葵就特别想念天宫里的娘亲。娘亲是王母娘娘心爱的侍女海棠仙子。只可惜王母棒打鸳鸯,娘亲被带回了天宫,却留下了爹爹带着一双儿女独自就青丘过活。

小葵从小就立志,要代替娘亲守护好这个家。只是一个不成器的爹爹再加上一个比女人还妖娆的哥哥,小葵真是操碎了心。

家里被炸,“热心”的族人来了一波又一波想邀请去自家暂住,却都被强悍的小葵统统撵走。若她们诚心小葵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关键是用脚趾头都知道,她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打家里那两美男主意呢!

挡了女子们的“好意”,小葵自然而然成了怨恨的对象。

“曹小葵都是因为你那泼皮无赖的个性,才让你家在整个青丘格格不入!小圭哥哥和大叔都是被你拖累!”一个年轻女子扭腰嗔怪道。

“就是,就是······”众女子纷纷附和。

又一个狐媚的女子站出来妖言惑众:“你们看曹小葵那长相,哪有一点咱们青丘九尾狐族的血统。姐妹们你们说她要不是个野种就是咱们族里的异类!”

这一番话又引来无数旁观者的赞同。九尾狐族虽然在庇护神女娲娘娘的教化之下,修成人身,可是天生的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瓜子小脸,身量苗条,体格风骚,还是保留了狐狸的神态。

可是小葵面若圆月,眼如繁星,眉间还有一个红色的水滴形胎记。身材更是常年的劳动有些健壮。确实不管怎么看,小葵身上也看不出一点狐狸的姿态。

“妖女,你又在那胡说八道些什么!仔细我扒了你的狐皮做大氅!”小葵不客气地回怼道。自己可是阿爹嫡亲的女儿,居然质疑自己的血统,小葵气不打一处来。

“妖女?我们九尾狐族可不就是妖族么?呵呵呵······”小葵的回怼却引来一阵嘲笑。

“小丫头伶牙俐齿,是不是野种到你一百零八岁成人之时就见分晓!”人群中,一只狐妖针锋相对。

一百零八岁对九尾狐族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那一天不仅意味着他们成年,而且妖力大增,能自由变换出狐狸真身。因而那一天长辈们都会为自己的孩子精心准备盛大的成人礼。接受成人礼的狐妖便会在众人关注下变出真身以示礼成。

“说谁野种!小葵可是我心肝宝贝血亲女儿,热闹看够了,请吧,不送!”换了干净干裳的曹匪又恢复了绝美容颜,即便是毫不客气地语气,也让小迷妹些心动不已。

曹匪虽然将近三百岁,可是和三十出头的人族没什么两样,少了青涩却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与儿子一起都是族中少女倾慕的对象。

也难怪族人怀疑小葵的出身,曹匪没有成婚,却突然多出了一双儿女。曹圭艳冠狐族自不必说,小葵这长相难免让人生疑。这仿佛是青丘一大未解之谜,成为了族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不,这些莺莺燕燕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让小葵既生气又委屈。多说无益,就在小葵要拿起棍子赶人的时候,曹圭开了口。

“各位小姐姐还是留点口德吧,好歹小葵也是我的小妹,我会心疼的······”小葵和曹匪严厉陈词不管用,曹圭轻佻的言辞却效果显著,那些莺莺燕燕的狐狸精们立刻闭了嘴。

曹圭眨了一下眼睛,又做出一个摆手的动作。仿佛有无数颗爱心洒出,每一个少女都接住了一颗。少女们心满意足顺从地离开了。

这是个什么世道!都是没脑子只看外表的智障!虽然哥哥帮自己解了围,可是那姿态言语都让小葵瞧不上。

“哼!”小葵瞥了哥哥一眼,自去收拾那破得没眼看的家。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入夜,还未修葺好的竹屋就被大雨来了一场洗礼。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家里所有能乘东西的器物都被搬了出来。

不管是地上,桌上还是床上,盆盆碗碗都派上了用场。

这头又是接雨水,又是倒水的小葵忙不不可开交,那头的两父子找到不漏的一块方寸之地,悠闲睡大觉。

蓦然回头,看着不成器的爹爹和哥哥,小葵愤怒地把碗一扔往外跑去。

那碗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滚了几个圈竟然完好无损。

被响声惊醒的两父子茫然地看着小葵夺门而出。

小葵在这雨夜里拼了命地奔跑,雨水打在她的脸上混合着泪水一起滑进衣襟里。直到跑得没有力气,才在玉湖边上伤心地跪了下来。

“阿娘!阿娘!你知道小葵有多想念您吗!呜呜呜······”小葵仰天呼喊。若是有娘亲在,自己就不会这样辛苦,那些恶毒的猜测也不会从小跟着自己一起长大。

小葵坚信自己长相是随了娘亲,可是爹爹却不允许透露娘亲一个字。

阿娘!在这一百零六年的岁月里,小葵不知在梦里喊了多少回,又有多少回从梦里哭醒。她恨,恨王母娘娘的绝情,凭什么她自己可以与玉帝双宿双栖,儿女成群,却让娘亲骨肉分离!

不远处,站在雨里心痛地看着小葵的曹匪父子。

“小圭,我们离开这里吧?”

曹圭看了看玉湖,再回头看了看那个破败的家,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

父子俩静静地走到小葵身边。

“小葵,对不起,都是爹爹没用······”

看着浑身湿透的爹爹和哥哥,小葵怎么也怨恨不起来:“你们跑出来干嘛!衣服都湿了,还得我洗!明儿个要是病了端茶熬药的还是我!我为什么就这么倒霉!”

小葵嘴上还是那么毒,可是语气已经弱了不少。

“小妹~~~我家小妹是天底下最好的妹妹!”曹圭抱着小妹不停撒着娇。

“女儿~~~我的宝贝女儿,要是没有你,我们只怕早就饿死了。”曹匪也展开手臂环抱住儿子和女儿。

坏蛋!每次都是这样,让自己根本一点力气去讨厌他们嘛!小葵叹了口气算是认了命。谁让自己摊上这样的家人,嫡亲的家人。

狐帝临渊的丹青宫,一个小宫女小碎步急匆匆地走进大殿后的起居殿,掌事宫女诗琪正在为狐帝束发。

看见那小宫女神色慌张的模样,诗琪斜了她一眼:“何事如此慌张,细细说来!”

小宫女施礼低头说道:“禀报帝君,那玉湖边上的曹匪带着儿子曹圭,女儿曹小葵,三人骗过守卫,逃离青丘往人间去了!”

曹匪?诗琪对这个名字十分敏感。“帝君知道了,你下去吧!”诗琪打发走宫女又对着狐帝说道,“帝君,对曹匪一家该如何处置?”

这些年帝君对曹匪一家多有宽纵,这次他们犯下叛逃的泼天大祸,想来帝君不会再轻饶了他们吧。

诗琪正等着帝君发出捉拿的命令,谁知帝君只是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一句:“随他们去吧!”

诗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帝君,您当初为了教化咱们九尾狐族,根除我族噬人的恶习,才率领我们来到青丘繁衍生息,与人间隔绝而居。您还颁布旨意,没有您的命令任何人不能去到人间!如今那老狐狸曹匪枉顾法令,帝君难道这次也要任由他们一家肆意妄为么?”

“也?”临渊眯起九尾狐族标志的丹凤眼。

糟糕!言多必失!见支吾不过去,诗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请帝君宽恕,诗琪曾无意中看见您使用六棱镜关注着曹匪一家的情形,也曾见您施法相助。诗琪并非有意为之,请帝君明鉴!”

诗琪一向正直尽责,也正是看中诗琪这一点临渊才钦点她做了自己的掌事宫女。“起来吧!”临渊并没有责怪诗琪,只见他一双丹凤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摊开右手,六棱镜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六棱镜有窥视天地万物之大法力,乃女娲娘娘用九幽最深处的万年寒冰铸造而成。此时六棱镜中慢慢浮现曹匪一家三口匆忙赶路的身影。

临渊看了看镜中的影像,又转过头来盯着诗琪说道:“传封口令,让所有知晓之人将此事都给我烂在肚子里!”

诗琪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帝君统辖九尾狐族近千年,对待子民一视同仁,唯独对这曹匪一家似乎特别偏爱。不仅默默用六棱镜关注着他们,暗中还帮助他们不少。

明明为他们做了这许多,却偏偏又不让他们知晓分毫。这曹匪一家到底是有什么魔力,竟让帝君大人如此上心?诗琪心中有很多疑惑,但是有一点她却是明白的,帝君也借着封口令敲打着自己,让知道太多的自己守口如瓶。

“是!诗琪这就传令去!”诗琪虽然很想知道答案,可是既然帝君不肯说,自己也是问不出结果的,只好领命而去。

诗琪走后,临渊站了起来,一头白发被诗琪规矩地束在发簪里,一身青衫没过脚踝。临渊自认为这些年对曹家的关心十分隐蔽,没成想还是被他人发现。好在诗琪是自己信赖之人。

青丘通往人间必要经过一片原始丛林,为了防止族人私自去到人间,丛林中临渊设下了看不见的结界。

眼见小葵三人接近结界,临渊运气凝神:“收!”见他们顺利通过结界,临渊眼泛泪光,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阿爹,阿哥,我们还是回去吧!你们难道忘了帝君不准族人私自去往人间么?”从一开始小葵就不同意离开青丘,可是拗不过一心向往人间的阿爹和阿哥。

“小妹!那些族人是怎么欺负你的,难道你都忘记了吗?青丘不呆也罢!”曹圭愤愤不平的说道。狐媚的丹凤眼是九尾狐族的标志,就因为小葵长着与众不同的大圆眼,眉心中还有一滴水滴形的红色胎记,一直受到族人的嘲笑和欺辱。

“阿爹!为什么我长得和你们都不一样!”小葵噘着嘴很是不满。

“哎呀女儿!我不是同你说过很多遍了吗,你的母亲是天宫中的海棠仙子,你的长相随了你的母亲!与众不同多好啊!我家女儿可是青丘第一美人呢!”曹匪笑嘻嘻安慰着女儿。

曹匪天性乐观,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给人一种十分不靠谱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他留不住女人在身边的原因吧。

第一美人?曹圭在一旁听见笑得乐不可支,九尾狐族不论男女皆是容貌迤逦,青丘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美人。

小葵狠狠地瞪了哥哥一眼,“那为什么阿哥没有!”小葵随手折断路边的一枝树枝随意挥打着,与众不同一点都不好!从小被别人当异类的感觉可真不好受。

“我自然是随了父亲呀!”曹圭凑到妹妹身边带着丝自豪地说,这副炫耀的嘴脸,小葵气得牙痒痒。要说欺负,哥哥比那些外人也好不了多少!不是让自己帮他洗衣服,就是替他背黑锅!

“为什么母亲会抛弃我们!”小葵常常想,要是有母亲在身边那该多好啊!

“又来了又来了!你怎么有那么多为什么问不完啊!”曹圭不耐烦地瞥着自己的妹妹。

“要你管!”小葵也不甘示弱地怼了回去。

眼看两兄妹又要吵起来,曹匪赶紧站出来打圆场:“仙妖殊途,海棠她是王母娘娘的宠婢,我哪儿配得上!他日我们得道成仙,你们自然就见着你们母亲了!”

阿爹说得是,只要自己勤加修炼,一定能在天庭见到阿娘的!对母亲的日思夜想转化成了小葵潜心修炼的决心。

看见小葵坚定的眼神,曹圭悄悄对父亲说道:“爹爹,若真让小葵见到母亲可如何是好?”

“仙界规矩繁多,哪里比得上人间自在?我们且放开好好玩乐才是!”两父子露出狡黠的笑容。要是被小葵听见这些话只怕要气得七窍生烟了。

三人行走在山高林密的丛林里,阳光穿过茂密的树叶留下斑斑驳驳的光线。突然,天变得豁然开朗,阳光也强烈了不少。走过原始丛林,便是人间!新的人生旅途在向他们招手······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