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渔狂在线阅读

我为渔狂

忧伤的蓝刀鱼

体育 / 体育赛事 · 189万字

7.2分 74人评分


新书上传《回到过去当钓王》在起点开始连载更新,欢迎老读者收藏关注,不一样的钓鱼人生开启新的征程
对普通人而言,钓鱼只是一项工作闲暇之余的消遣,可是还有一部分人,将它当成了毕生为之追逐奋斗的事业。
重生后的文东意外发现掌心印记拥有恐怖的诱鱼能力,于是青年钓手从十八线城市的小渔具店开始,自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最终演绎出属于自己的钓坛传奇。新增书友qq群486794938,欢迎正版读者钓友加入一起浪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金色龙鱼

“喂,东子,醒醒!醒醒!”

一阵嘈杂的声浪似乎从极遥远处窜进文东的耳朵当中,让文东混沌的意识逐渐清醒。

片刻功夫,文东紧闭着的眼皮撑开一道缝,眼前模糊的事物逐渐变得清晰。

“醒了!醒了!”

文东睁开眼,有些茫然的打量了一圈周围的情况,发现自己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渭河橡胶坝旁边的沙滩上,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平角短裤。在他身边,是几张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同村的玩伴此刻正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东子哥好点没?你水性不是挺好的么,刚才怎么溺水了?幸好国良的二叔也在这,要不然今天可就玄乎了!”身旁的几个玩伴都在紧张兮兮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文东,救人的二叔也在一旁看着。

“别碰它,还没回神呢,让他缓缓!”下水救人的二叔点了一根烟不紧不慢的说道。

二叔在河坝上有几个养殖棚,没事经常在河边溜达,恰好碰到有人溺水,这才出手把文东救了上来。

“小水库涨水,底下的水太凉容易抽筋儿,这片深水区往后不准来洗澡了!”二叔冲身后几个小伙子说道。大家都惊魂未定,忙不迭的点头。

文东其实从刚睁开第一眼就已经清醒了,面前的这些人他都认识,都是以前跟自己同村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看着面前的这些小伙伴,文东脑袋里一阵恍惚。

这些家伙看样貌也就十四五岁左右的年纪,身子骨还没有长开,瘦骨嶙峋,整天光着膀子在河里洗澡,晒得黝黑。

要知道文东大学毕业都七八年了,算虚岁的话,已经三十二岁了。这帮小鬼也应该二十多岁成家立业了才对。

可是现在呢,怎么面孔看起来才十多岁,难不成是做梦了?

文东几乎下意识间就捏了下自己的手臂,一阵钻心疼痛传来。

不是梦!

这下可彻底迷糊了,明明清醒的意识如同被人搅合成了一团乱麻,混乱的思绪充斥脑海,文东皱着眉头闭上眼睛,情况有点乱,需要捋捋。

在文东的记忆当中,自己正跟朋友在西山水库下游的一段洄游湾当中钓鱼,后来朋友有事提前走了,偌大的地方就只剩下了自己。

因为贪恋尚未发窝的窝点,文东决定再坚持一会儿,没过多久,浮漂猛地出现一个销魂的大顿口,剩下的几目浮漂瞬间黑了下去。

有过在水库钓鱼经历的人都知道,无论是放养型水库还是纯自然水域,水库当中鱼种丰富,且都有或多或少的大物存在,在水库当中钓鱼,谁也不敢确定下一杆上的是什么鱼。

但是作为一个钓龄超过十年的老炮来说,文东对吃口的鱼极为期待,因为他挂钩用的是自己泡的老玉米豆儿,这种老玉米豆用曲酒蜂蜜外加几种中药成分炮制而成,专攻湖库巨物,普通小鱼是基本不吃的。刚才那沉稳有力的漂相,十有八九是个大家伙。

如此漂亮的吃口动作,文东顿时抓紧钓竿,黑漂之后短暂停顿,随后干脆利落的抬竿刺鱼。

嗖的一声,文东手中的长竿刺鱼过后缓缓立起。

好一张大弯弓!

从水底传来的感觉让文东心头一震,大货!

水中的鱼被十二号小矶钩刺中之后根本就没有奋力逃窜,而是如同挂了底一般稳稳的停在那里,任凭文东将杆子弧度如何变幻,再也没有动弹。

“刮底了?”文东皱了皱眉有些犹豫,自己在水库钓大鱼惯用的是单钩通线,按道理讲这么清晰准确的漂相肯定有鱼,怎么抬竿刺鱼过后连点反应也没有?

以文东对这片水域的了解,这片洄游弯底下地形很平坦,哪怕是用抛竿抛出百十米外,都是一片坦途,从未有过挂底的情况。

今天这是怎么了?

文东就这么僵持了几十秒,水下钩子依然一动不动。僵持许久之后文东似是想到什么,右手单手持握绷紧鱼竿,松开左手在手把位置拍了起来。

刚刚拍了十几下,底下传来了动作,动了!

“原来是打桩了!还以为挂底钓地球了呢!”文东松了口气,随后双手牢牢抓稳钓竿手把节。因为是库钓巨物用,文东的这根杆子一上一下缠了两根防滑手把,立起杆子来之后抓的非常牢固。

打桩是很多大型鱼被鱼钩钩中之后会有的一种本能反应,在吞饵被鱼钩刺中之后,出于本能会一头扎进沙土泥地当中,只有当感觉安全了,才会重新出来。

对经验欠缺的钓手来说,大鱼打桩是一种很棘手的问题,久久不动,就会让人产生挂底的错觉,如果钓手经验再有所不足,十有八九就会大力扬竿企图挣断子线重新抛竿做钓,这样的话到手的大鱼就跟自己无缘了。

如果是有经验的钓手,就会通过各种试探来仔细判断水底的情况,比如拍击钓竿产生振动,或者弓着钓竿转变方位等等。水底的鱼受到振动的剧烈刺激,耐受不住口中疼痛跟震动自然就会从泥里出来。

溜了一会儿鱼,文东又皱起眉头来,钩上的鱼在水底如同老牛一般不紧不慢的游动,文东手中这根两千多大洋置办的高档库钓竿在大鱼的冲击下被拉得嗡嗡作响,似乎下一秒随时就有可能要爆竿似的。

六号单钩通线,十二号手研伊势尼钓钩,这个配置完全就是奔着水库里的大鱼去的。只要钓手操作得当在加上一丢丢运气,搞起几十斤来的大物不成问题。文东就有用这套线组搞上过三十多斤巨鲤的辉煌战绩。

幸亏文东有过手竿搏击大鱼的经验,几次濒临平竿拔河的紧要关头,都稳当的倒转杆身插入水中控制鱼掉头,险之又险的将水底大家伙牵了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文东浑身的汗水越来越多。正值十月份的中午,秋老虎还在肆虐,可是让文东着急的,是自从中鱼已经接近一个小时了,但是水下的鱼丝毫没有疲劳的意思,依然如同耕地的老黄牛一般沉稳自如。

感受到手腕的酸楚,文东换了个持竿的姿势,将手把揽在了右手臂弯当中,沉腰站定,毫不松懈,大有跟水底巨物拼到底的劲头儿。

钓鱼人的体格就没有太糟的,体格不过关,也不可能爱上钓鱼这项极富魅力的运动,文东作为资深钓迷,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大学时便是运动健将,参加工作之后在数控车床厂上班,空闲的时候还会跟工友一起打打篮球,身体素质极为出色。

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文东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被汗水浸透,浑身犹如从河里捞上来的似的,可是他依然死死抱着钓竿,坚决不撒手。

经过接近两个小时的搏斗,水底的鱼向外逃窜的次数越来越少,力气也逐渐小了下来。擎着鱼竿的文东趁着大鱼松懈的机会,稳稳当当的往岸边退去,尽可能争取周旋的余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风和日丽的天气,自正东方向飘过来一片黑压压的云彩,很短的功夫,天色就暗了下来,空气中变得潮湿,憋闷,给人的感觉似乎用不了多久就会下一场雷雨。

秋天是秋高气爽的季节,很少有这种突如其来的雷阵雨天气,可是钓中大鱼浑身都充斥在肾上腺激素刺激下的文东直接忽略了天气的异常变化,现在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水下快要投降的猎物当中。

空中的乌云越来越厚,水底的大鱼力气也越来越小,文东再度往岸边方向后退了几步,按照他的经验来说,僵持了这么久,很快大鱼就该露头了。

果然不出所料,文东只觉得水底的大鱼开始随着钓竿的牵引慢慢往上浮,好似全身力气耗尽了一般。

对一个有经验的钓鱼人来说,面对巨物的时候,如果尚未彻底将鱼溜乏,是不该使用蛮力强行将鱼拖出水皮的,大鱼在水底挣扎多是被鱼钩挂中之后的条件反射,多半会留有几分余力。

但是如果大鱼在尚未乏力之前被强行拉到水面,受到光影刺激之后,会再度挣扎一番。这种挣扎就是高度应激反应下的奋力一搏了。

如果鱼受到惊吓翻身,涮腮,极有可能导致脱钩,切线,断杆。不知道有多少曾经中过大鱼的人因为这点不起眼的细节而错失征服大鱼的宝贵机会。

文东好歹也是手竿单挑过三十多斤大鱼的选手,对其中细节很有心得,在浮漂出水之后,就开始放缓节奏,持竿稳稳控制着溜鱼节奏,观察半水当中猎物的情况。

随着文东的牵引,一条金色大鱼逐渐浮上来。水库的水质极好,已经可以隐约看到大鱼的轮廓,体型目测的话,至少超过一米以上。20+是保底有的。

就在这时,感受到光亮以及钓竿牵引的大鱼在水皮翻了个身,露出半截颜色鲜红的尾巴!

好漂亮的鱼!

惊鸿一瞥,文东看的有些呆愣,这耀眼的金鳞跟鲜艳的尾巴可不是水库当中的普通野生鲤鱼该有的颜色。准确说,这样的颜色文东只在艺术加工过后的画册跟挂历上见过。哪怕是观赏鱼当中威猛漂亮的金龙鱼,其色彩轮廓与之相比也要逊色的多。

“哈哈!好漂亮的鱼!待会把它溜翻搞上来,回头拍个照片发朋友圈,非馋死那帮早走的家伙不可!”文东压抑着心底的激动,握紧鱼竿放缓溜鱼的力道,开始做着最后的努力。

天色越来越黑,半空当中乌云已经连成一片,隐隐有雷声在云层中响起。

文东下意识的仰头看了看,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半空中已经雷云密布。

雷雨天最好不要钓鱼,这是钓鱼人几乎众所周知的常识,可是眼看手中猎物就要上岸,哪怕顶着雷声,文东依然不舍得撒手,再坚持一小会儿,等到结束战斗就立刻收拾家伙什回家。

又过了十多分钟,那条大鱼终于被彻底溜翻。耗尽力气的它肚皮朝天,浮在水皮上一动不动。

直到将鱼抄上岸来,文东这才亲眼看清面前这条的鱼全貌。

这条颜色艳丽的大鱼长度足足超过一米二,身形修长健硕,呈完美的流线型,浑身鳞片颗颗清晰呈耀眼的金色,最让文东感觉奇异的是在鱼的额头正上方,有一个轮廓异常清晰的圆形印记。

这奇异的印记通体由金色跟碧青色色块拼凑构成,两种不同颜色互相环绕构成的一个阴阳双鱼太极图案。

这个图案看起来浑然天成,却又满是古拙之意。文东对传统的东西很感兴趣,平常对这方面的书籍啥的偶有涉猎,恰好看到这条大鱼脑门上的图案,端详间不自觉间就入了神。

在文东的脑海当中,这两团色块勾勒的轮廓越发的细致,仿佛活了似的不断变换,不知不觉间这两团色块变成了两条不同颜色的龙,头上生角,腹部生爪,昂首瞠目,威风凛凛。端详的越久,图案其中的细节越清晰,文东盯着看了一会儿,连龙纹的鳞片纹理都印在了脑海当中。

文东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再看图案的时候,刚才的金龙跟青龙纹理又都不见了,只变回了一金一墨两团色块。

注意力一旦放松下来,文东再也进入不了刚才那种奇异的状态,哪怕盯着图案看到眼睛酸涩,也再也看不到活灵活现的巨龙形象了。

“肯定是昨晚上熬夜玄幻小说看多了,出现幻觉了……”文东挠了挠头,放弃了继续盯着图案看。转而将注意力放在这条鱼的其他细节上。

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圈,文东也没弄明白自己钓上来的到底是什么鱼,说它是鲤鱼吧,这金色跟鲤鱼勉强也沾边,但是体型差异实在太过明显。

都知道鲤鱼是底栖性鱼类,嘴巴类似猪嘴是朝着下方生长的,这种情况越是大个体的鱼越明显。野生鲤鱼因为需要拱动水底的腐殖质觅食,嘴巴尤其壮硕。

而面前这条鱼的嘴巴既不像翘嘴鲌一样上翘,又不似鲤鱼那边下探,而是正好生在不高不低的位置上,看起来极为协调漂亮。

除了额头印记让人印象深刻之外,这条鱼还生着两根长长的金色胡须,目测长度足有二十多公分。鲤鱼生胡须文东知道,可是这么长的胡子,文东还真是第一次见。

“难不成是条传说的龙鱼?”文东皱眉自言自语道。

看了许久,文东也没端详出个结果来,干脆不再纠结到底是什么鱼种。

“管它呢,这么漂亮的鱼肯定很稀少,反正我也不带回家吃,拍个照就将它放回水里!”

文东低声嘀咕一句,小时候倒是听过不少老人讲过鲤鱼化龙的故事,可是面前这条漂亮的怪鱼却让文东生不出丝毫的认同,天下鱼种那么多,说不定只是一种自己不认识的品种呢。大不了拍好照片回去上网查查或者问问朋友。

只见文东随便用脚在沙地上平了一下,脱下自己的上衣铺在沙地上,将大鱼从大号抄网中取出放在了衣服上,随后从钓箱中取出手机,准备跟大鱼躺在一起拍个照。

“乖乖的不要动,等哥们拍完照,就放你回去!”

于是,一个有些滑稽的动作在下一秒出现。文东跟大鱼侧身躺倒在地,左手手掌揽着大鱼的额头,右手按下了手机的拍照键。

咔嚓!

也不知是炸雷声还是手机的拍照声响起,文东只觉得眼前一白,就失去了意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