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小说里在线阅读

原来我在小说里

何时秋风悲画扇

历史 / 架空历史 · 45.5万字

6.0分 13人评分

别人穿越,不是暴君就是败家子。
怎么到我这就只是穿越成网络小说的主角呢?!
还是才写几万字的!
我也要当败家子,我还要……
我全都要!
……
已完本199万字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180万字的《宋仕妖娆》,《历史维修工》,欢迎书荒的朋友移步一阅!
书友群:421096750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大乱之局

初秋,微醺。

阳光暖黄。

窗外的麻雀,站在柳树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齐平川大梦一场。

睁开眼时,尚沉浸在梦境里,思绪浑噩手足沉重。

“公子醒啦!”

声脆如黄鹂,透着出自内心的喜悦。

只是落在久睡的齐平川耳里,却似经历了千年一般久远,迷迷糊糊的侧首看了一眼。

哇,神仙妹妹!

唔,不对,应该是老家又来亲戚了。

这又是哪个三姑四婆的小孙女?

打扮倒也是另类。

古风党?

长发盘髻,应该是古代的垂挂髻,清新中有点可爱。

衣衫似乎是汉服,又略似宋朝齐胸襦裙,白底染翠绿渐变色,肌肤雪白带粉的竟然还有些小刺眼,青梅风情着实让人心辕马意。

现在的小姑娘啊……

青春真好!

齐平川心中微微叹气,可惜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已经驾驭不住零零后小萝莉。

得了,起床。

翻身坐起,习惯性的伸手去床头柜拿手机……先去和亲戚打个招呼,晚上请他们吃个火锅啥的,现在该去网咖里瞧瞧,免得合作伙伴又念叨自己对生意不上心。

顺便在楼下宾馆给来走动的亲戚定几个房间。

亲戚亲戚,只要走动就是亲人。

倏然怔住。

24K纯金的定制大屏手机不在……没有床头柜!

四处环视,眼前的一切陌生而熟悉。

古朴古雅的房间,似乎是仿古建筑,连摆设都和影视剧中一般无二。

还在梦中?

午睡前喝了些许小酒,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中似乎经历了一个男人二十岁的人生,在一场突兀其来的心绞痛后,曳然从梦境里坠落出来。

“公子发什么呆呢?”

小萝莉就这么坐在床前,双手撑脸,挤得脸蛋儿变形,丑乖丑乖的问。

齐平川犹豫了下,问道:“你是?”

“我是商有苏呀,公子你睡傻啦?”

这名字真……

呃,这不是重点。

齐平川迅速翻动记忆,老家亲戚没有姓商的!

不动声色的下床,在商有苏讶然的注视下拉开房门,走到台阶上看着眼前的幽静庭院,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高楼大厦哪里去了。

车水马龙哪里去了。

该不会是睡了个午觉,我就被人贩子卖到穷乡僻壤了?

不科学啊!

齐平川转身,端详了一下小萝莉,真挺好看的小姑娘,眉眼弯弯如清泉秋水,樱唇红润,洋溢着天然去雕饰的青葱美。

尤其是脸上那些瑕不掩瑜的小雀斑,让小萝莉显得如此鲜活。

在浮华的年代已经很少见。

毫无预兆的伸出手,拇指和食指拈住小脸蛋,使劲捏了一把。

小萝莉啊的一声,却不敢动弹。

眼眶里已是泪花涟涟。

我见犹怜。

齐平川蹙眉讶然,“会痛?”

小萝莉皱着鼻子,红润脸上留下两个青白色的指印,欲哭又涕的模样,一脸委屈,“当然痛啊公子,你捏自己试试。”

确实痛。

齐平川看着手腕间自己掐出来的两个深得可以看见血痕的指甲印,内心狂乱。

不是做梦!

不是做梦!

不是做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那么问题来了。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齐平川沉默着坐在台阶上,打量着眼前这座熟悉而陌生的院子……似乎,就是梦境里的院子?!

首先,自己应该不是被拐卖了。

其次,不是做梦。

那么……会不会类似《楚门的世界》。

自己就是楚门?

又或者这不过是一场相亲综艺秀,被某个综艺团队买通了老爸和老妈,然后这个小萝莉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

齐平川很快摇头否定。

四周没有任何摄像头,甚至看不见电线,放眼望去,越过院墙,连电线桩子都没看见一根,哪怕是古镇也不会如此。

齐平川想起了那场长梦。

想起了在网咖值班无聊时看过的那些小说。

于是越发惆怅。

应该、大概、或许、可能、没准……是穿越了?!

似乎只有这种解释。

起身,对小萝莉说道:“我出去走走。”

小萝莉看着反常的自家公子走出院门,眉眼弯弯里尽是担心,忽然转身,看着院墙上不知什么时候站着的白袍道士。

白袍道士负剑,面目清秀。

小萝莉倏然面目如霜,冷笑了一声,“滚!”

白袍道士沉默,许久才怜悯而讽刺的道:“大徵开国第一神将齐汗青的齐家,已经沦落到需要靠一个小姑娘来周全后人了么,且你救得了他一时,救得了一世?”

一闪而逝。

小萝莉满脸担忧,白袍道士不足惧,一条狗而已。

今天虽然又救下了公子,然而如今内有奸臣专权朝政,外有藩王割据,民间的前朝势力蠢蠢欲动,皆在蚕食大徵根基。

身为大徵开国第一神将齐汗青之后的公子齐平川,是奸臣、藩王和前朝势力的绝对目标之一。

自己孤身一人,总有像今日这般疏忽的时候。

叹了口气。

公子,前途多舛啊。

……

……

齐平川走在“街”上。

很难说这是街。

好的路段是青石铺就,差的路段则纯粹是泥土路,周围是低矮的民房,大部分是泥土夯筑,像自家那座青瓦红砖的院子极少。

街上贩夫走卒也有,大多面黄肌瘦。

商肆店铺生意冷清。

活生生一个封建落后时代。

齐平川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说,他知道,就算是再强大的综艺团队,也不可能打造出这样一个如此逼真的古代城市来。

如此鲜活的城市,如此鲜活的人。

如此真实!

穿过街巷,来到城中的落照山。

登顶,望着眼前那一片恢宏的古代建筑,齐平川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

穿越了。

脑海里,一些画面和信息越发清晰。

我叫齐平川。

我住在双阳县城。

我是大徵开国功臣齐汗青之孙,因太宗登基之事,齐家站错了队,几度没落,等自己世袭时,已经只是个小小的双阳县尉。

这里是观井天下,当今政权是大徵王朝。

没在地球!

齐平川忽然想哭。

小说里,穿越的主角都能呼风唤雨,现实中,无数人做梦想着穿越,然而真正穿越后,才知道这是一件何等痛苦的事情。

没电力,没有一切现代生活、医疗设施,更没有网络,以往的所有生活习惯都将打破。

而且——很容易死。

忧伤的是,齐平川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的专业知识能在这个封建王朝里混得风生水起。

最重要的……没了亲人。

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老爸老妈,自己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孤独的度过余生,于是悲从中来。

独坐山巅默默发呆。

直到日落时分被寒风吹醒,望着眼前炊烟如薄暮遮城,烟锁雾绕祥和中又洋溢着壮观的景象,让齐平川稍稍安宁了些。

炊烟虽寥落,却总是暖人心。

失魂落魄回到院子里,小萝莉已经准备好了食材,下了一碗油汤面,卧了俩鸡蛋,洒了葱花后香味扑鼻。

齐平川心不在焉的尝了两口。

眼睛一亮。

真香!

旋即狼吞虎咽。

穿越是痛苦的,万幸美食挺可口。

饭后,小萝莉去洗碗,齐平川走进书房,有些事情必须得捋顺。

我要向前看。

我要活下去,活得很好,作为穿越者,我要成为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终极人臣——应该不难……的吧?

就算父母不知道,也要让他们安心。

儿子会活得很好。

磨了墨,铺了纸,镇纸压住左右,拿起笔豪。

归拢脑海里的记忆。

一笔一划的工整写下“观井天下”四字,又写下“大徵王朝”四字。

然后是大徵历代天子。

大徵太祖……一个传奇人物,起于一介布衣,当过和尚,混过江湖,原则上说,大徵太祖开国,还是从江湖起家。

有点像大明太祖老朱。

开国之后,大徵太祖以铁骑踏碎了诸多江湖教派,更颁布了侠以武乱禁的政策,只不过后来被太宗给边缘化了这个政策。

大徵太宗……貌似有点像赵二。

连身份和登基过程都神似。

而如今的大徵天子是太宗的孙子,还在穿开裆裤。

现在是幼帝登基第三年。

年号长宁。

再往下,左右相公,三公三保,禁军都指挥使等诸多朝堂重臣,其中,又有几人臭名昭著,比如左相便以辅政之名行专权之事。

俨然隐帝。

而禁军都指挥使陆炳亦是臭名昭著,这货不仅掌控着禁军,还是天子直辖的绣衣直指使,掌握着一万余人的绣衣直指房,杀伐果断雷厉风行,又和权臣勾结,在京都便是无法无天的主儿。

甚至有陆炳之名可止小儿夜啼的说法。

绣衣直指房……嗯,类似大明的北镇抚司。

地方还有三位藩王。

两位出身大徵皇室,皆是当今幼帝的叔父,另一位异姓藩王,镇守北方功高盖主,所行用度,已是帝王规格。

这三位藩王封疆一地,手握重兵财政自治,中央无力管辖,且三位藩王在幼帝登基后,皆有不遵中央政权的迹象。

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清君侧。

幼帝坐龙椅,内有奸臣专权,外有藩王割据。

朝野臣子在奸相和陆炳的威慑下,大多选择明哲保身,悄然为自己和身后的家族谋划着退路,而无数开国功臣之后,要么叛节投入奸相和陆炳麾下,要么暴毙身亡。

骨鲠良臣?

凤毛麟角!

京都朝堂,仅有一两位硕果仅存的凌烟阁开国老臣还在支撑,若无这两位老臣,大徵已然名存实亡。

然而朝不保夕。

大徵的国情如何可想而知。

大乱之局!

形势不容乐观。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