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厂公在线阅读

大魏厂公

落叶知凉

武侠 / 传统武侠 · 263万字

7.1分 295人评分

宫刑之躯,掌天下生死!
飞鱼绣春,掀江湖风雨!
咱家苏善,乃大魏厂公!
书友群:619719309(普通群,欢迎加入)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连死都难

昏黄的火光摇曳,空气里面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儿,偶尔有凄厉的惨叫声传入耳中,充满着声嘶力竭。

苏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周围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发黑的屋顶上甚至还带着不少的霉斑,他恍惚了一下,呢喃问道,

“这是哪里?”

“这里是敬事房,进来之前没人告诉你吗?”

满脸鸡皮的老太监出现在视线里,他右手拿着月牙形的刀片,左手端着火苗闪烁的油灯,刀片在火苗上摇晃着,显得有些狰狞。

“敬事房?开什么玩笑……”

苏善眉头皱了一下,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感觉脑袋像是灌了铅一样沉,而手脚似乎也被什么东西给捆上了,根本动弹不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心里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脑海中出现了一系列斑驳复杂的画面。

自己在饭桌上为女同事挡酒,后来喝的迷迷糊糊,女同事竟然直接把自己扔在了路边,陪着灌她酒的公子哥离开了,自己晕晕沉沉的寻找着回家的路,不小心便扎进了河里。

父亲去世不久,后母和弟弟为自己摆了一桌很丰盛的饭菜,甚至还有多少日子都没吃过的肉,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吃完了之后就睡了过去。

昏迷中,后母和弟弟把自己扔给了一个老太监,拿着银子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这……好痛!”

画面突然开始震荡,苏善的瞳孔剧烈收缩,忍不住咬紧了牙关,不久后一切平息,他明白了眼前的事实!

自己前世被淹死,穿越到了这个同样叫苏善的人身上。

而这个苏善,被歹毒的后母迷晕,卖给了宫里做太监,换了一笔银子给弟弟娶妻了。

现在,正是被捆着躺在敬事房里!

“敬事房?不要……”

苏善从恍惚中回过神儿来,也顿时意识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猛地瞪大眼睛,疯狂的挣扎起来,捆着手脚的绳子,身子底下的硬床板被震的哗啦啦作响。

被净身?

那就是太监了啊,那怎么行!

“放心吧,我做了几十年的敬事房太监,不会有事的!”

老太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尖细沙哑的感觉让苏善感觉到一阵心悸,他挣扎的更加用力,甚至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尖利的哀求道,

“不要,我不想做太监……”

“卖身契都签了,现在想要反悔?晚了!别动,老实点!”

两个小太监按住了他,苏善眼睁睁的看着老太监拿着刀片凑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再说句什么,就看到老太监举起了刀片,用力的刺了下去!

紧接着,就是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痛!

“啊……不要啊!”

……

“水……”

再度醒过来的时候,苏善躺在一间简陋的屋舍里。

身子底下是冰凉的硬床板,肚子上搭着破烂甚至有些发霉的被子,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和尿骚味道,萧瑟而悲凉。

周围还躺着十几个和他一样的人,痛苦的呻吟声断断续续,还有无助的抽泣。

“这……我……”

恍惚了一瞬间,苏善突然感觉身体剧痛,随之哆嗦了起来,他想起了敬事房的事情,而眼睛也是瞬间变成了通红!

“我是……太监了……”

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心里的悲痛就像是潮水一般,急速的汹涌过来,将所有的神智都给湮灭,他瞳孔剧烈的扩散,然后又昏迷了过去!

……

“太监……为什么……贼老天……”

夜色深沉,冰凉阴森的风吹进屋子,破烂的窗户纸哗啦啦的响着,就像是在嘲弄着苏善此刻的凄凉,他空洞的盯着结着蛛网的屋顶,灵魂如同在暗无边际的深渊游荡。

一阵阵的绝望,就像是沉重的大山压在头顶,让他喘不过起来。

前世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落水而亡也就罢了,重生一次竟然还要被净身,做了人人唾弃的残缺之人,这根本就是不公!

不公啊!

“为什么我还要活着?干脆死了吧……这世界根本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啊……”

苏善干裂的嘴唇儿微微蠕动着,发出沙哑的声音,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臭小子,滚起来!”

耳边突然传来森冷的声音,一个身材魁梧,脸上带着些许横肉的白面太监出现在了视线里,他粗鲁的把苏善踹下床,拽着他头发朝屋外走去。

“那个家伙,要遭殃了!”

突如其来的动静惊醒了其他的太监们,人们看着像死狗一样被拖拽的苏善,脸色都十分的漠然,有人甚至厌烦的哼了一声,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带走苏善的是这里的领班,常福,负责给这些刚净身的太监们分配食物,人们为了能够吃饱,好好养伤,都得极尽讨好巴结着,每月还得按规矩上交一些油水钱。

这个家伙整天半死不活的,也不没银子交,挨教训也是自找的!

就算被整死了,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小兔崽子,没银子是不是?我告诉你,这里不养闲人,今晚上把这些碗筷都给我洗干净,明天早上要是还没洗完,老子让你好看!”

常福拖着苏善穿过院子,把他扔在了后厨那充满着油污,还有一阵阵酸臭味道的水槽面前。

苏善眼神儿依旧空洞,瘫软的趴在潮湿冰凉的地上,一动不动,从被净身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萌生了死志,又怎么会在乎常福的威胁?

“小兔崽子,你没听到老子的话吗?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死你?”

常福脸上的横肉抖动一下,眸子里也是涌上了难掩的愤怒,他从旁边的案板上拽过来一根擀面杖,指在了苏善的脑袋上。

“哼……”

苏善轻轻的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死就死吧,正好落个痛快!

“他妈的,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真以为老子不敢动手啊?我告诉你,就算是真把你打死了,也没人会找老子的麻烦,这里面死的人,多了去了!”

常福被苏善无动于衷的模样儿激的眼神儿更怒,直接挥舞着擀面杖砸了下去,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

苏善的脑袋随着敲打无力的晃动着,他感觉有鲜血顺着干燥蓬乱的头发流淌了下来,渗进了嘴角儿里,腥而苦涩。

他想哭,眼睛却都已经干涩,眼泪根本流不出来。

“王八蛋,你真他妈想死啊?我告诉你,老子不会这么便宜你的!我要让你受尽折磨,死都不得好死!”

常福打的累了,有些气喘吁吁的瞪着苏善,横肉丛生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

咣当!

他把擀面杖扔在了地上,转身拽过来一个木瓢,从充满油污的水槽里舀起来一瓢脏水,然后泼在了苏善的身上,紧接着又是一脚踩在了他的伤口上。

“啊……”

剧烈的痛苦蔓延全身,苏善的身子打着哆嗦,不受控制的蜷缩到了一起,那嘴唇儿也是变得彻底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鲜血混合着污水一起流淌了出来,他张大着嘴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像是严重缺水的鱼!

“你以为寻死老子就整治不了你了?我告诉你,这东西会让你生疮,让你死去活来!还有,老子从今天开始,每天给你来一次,我看你能撑久!”

常福蹲下身子,手里的木瓢敲打着苏善的脑袋,阴冷的笑道。

“为什么?连死都这么难?”

苏善身子剧烈的抽搐着,紧紧的咬住了牙关,那绝望的眼瞳里也是弥漫出了细细的血丝。

他艰难把手伸到了擀面杖上,用尽全力握在了手心里,狰狞的低语道,

“我跟你拼了!”

“啊……”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