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夫君是皇帝在线阅读

将女夫君是皇帝

十月玟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57万字

她是将门掌上娇,机灵贪玩身手好。
人生目标:天下俊杰都得是我兄弟!
可谁让她是香饽饽,走到哪儿都有人想娶她。
练轻舞咬牙切齿,从此走上了退亲之路。
他是王公败家子,隐藏风采被人欺。一日重出凌云志,惹得众人都称奇。
片段一:
初次见面,他是无颜公子微生珏。
她噗通跪地:“小女子执意退婚,伤了公子的心,在这里赔不是了。”
他戴着画了伤疤的面具,只有唇色苍白,声音微顿。
“好。”
练轻舞欢悦不已,得寸进尺:“那我们做兄弟吧?”
片段二:
再次相见,他是明王世子云楚。
徒手逼停惊马,救下马上惊慌失措的女子,婉拒对方以身相许的请求。
他眼角眉梢都是笑:“在下心有所属。”
被他一身风姿震惊的她,兴奋插话:“哎,这位兄台,我们做兄弟吧!”
他勾唇一笑,天地为之变色。
“这话,你早说过了。”
很好,你终将,为吾妻。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断粮求助

刚进入初伏,就已让人感觉到炎阳似火,恨不能天天泡在小河里撒欢。

四海升平,河清海晏,从来不属于边关。

禅朝边境,阙城关。

原本七日前就该到的粮草,如今一点影儿也不见,军中主帅秘密带人进罗城探查,已经有三日了。

主将的孪生哥哥暂时坐镇,坚守不出。

练轻舞大步走向主将军帐,沿途看见士兵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像是在翻弄什么。

练轻舞在军帐外禀报了声,接着掀帘子进来。

她脸上的薄汗还没有擦干,更衬得她小麦色的皮肤有些发亮,嘴唇也因为缺水开裂,只有一双灵动的眸子,昭示着她的豆蔻年华。

“练轻舞?谁让你进来的?”坐在主位上的人皱着眉,“出去!”

练轻舞扫了一眼,见父亲下属的军师、参将们似乎都聚集在这里,吃了一惊。

“是!”

“你且在军帐外守着!”

“是!”

练轻舞也没想到父亲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他回来的如此迅速,可她并没有看到粮草的影子,心中终究有点惊慌。

虽是如此,她也站得笔直,守在军帐之外。

站久了,脸上的汗更如瀑布般直泻而下。

半个时辰过后,军中将领鱼贯而出,走在最后的军师陈仲拍了拍她的肩膀:“进去吧。”

进了军帐,只剩下自己哥哥——练成兵参将立在一旁。

主帅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对儿女,牵起一抹无奈的笑容:“成兵,舞儿,走过来给爹瞧瞧。”

练轻舞的心猛地一沉,爹爹治军严格,从不允许他们兄妹在军中搞特殊,平日里上下级相称,今天这是?

“将军,军中不可谈父子,这可是您亲自订下的军规。”

练轻舞还没说话,练成兵已经上前一步,抱拳道。

“是爹对不起你们。”主位上的人却是摇头,慢慢的走了下来。

看着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儿子,眼睛发酸。

“成兵,你是爹爹的长子,你该知道嫡长子的责任。”

嫡长子,护家国。

练成兵不是不懂父亲在说什么,可他还是带着一点期待。

自小,父亲便是给他撑起一片天的英雄,今日,理当一样吧?

“是的,父亲。”

“成兵,你十七岁了,父亲没有理由再护着你。”

练成兵脸一白,知道这次,父亲不会再护着他了,父亲能在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怕是再也回不到家乡,见不到娘亲了。

“儿子不会让父亲失望。”

他一下把下嘴唇咬出了血。

“爹。”

这个时候,练轻舞哪里还绷得住?鼻子一酸,热泪便滚了下来。

“舞儿,莫哭。”

练轻舞极听父亲的话,立刻把眼泪憋了回去。

虽是这般说着,他还是近前来,伸出手替女儿擦去了挂在腮边的泪水。

自己生了一对淘气的双胞胎儿子,只有这个女儿合他心意,只怕是今日一别,再无相见之日了。

“舞儿,罗城险恶,爹带回来的粮草,不足军中三日之用,爹现在命令你,翻越淮山,取道宁边郡,向郡王求取粮草。”

练轻舞心中一沉,宁边郡远在二十里之外,若是平常也没什么,可这二十里的山路,一来一去,便要三五天时间。

如今这个任务,怕是难了。

练轻舞也不傻,这时候要她去宁边郡,不就是要把她支开吗,她摇头:“女儿不去,女儿要和爹爹在一起。”

“舞儿!你这样,枉为我练家血脉!”

练成兵毕竟是男子,又长于练轻舞,他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舞儿,听爹爹的话。”

这么一会儿,他已经反应过来,就算爹以后再也不能护着他了,可就算是死,爹也会挡在他面前。

练轻舞是他们家的宝贝疙瘩,无论如何,都要为她留一线生机。

“大哥!”练轻舞气得直哆嗦。

“跟我来。”看了眼依旧在闹别扭的女儿,练三伏也不去安慰,只对儿子使了个眼色。

练成兵果然拉住妹妹的手,跟在了父亲身后。

“列队!”

出了军帐,便是练武场。

练家军军纪严明,即便是断粮多日,看到主将来了,他们也以最快的速度站得笔挺。

“家中独子者,出列!”

只听唰地一声,站出来八个人。

“好!”练三伏看着他们,“其余人解散。”

“今日,最后一次护送任务,由你们来完成。”

看着他们,练三伏心里发酸,站在他面前的八个人,都和他儿子一般年纪,他们全家上战场,为国捐躯,到后来竟然只剩下他们了。

护送任务,便是护送伤员去罗城。罗城就在他们阙城关之后,是天然的后方。

可监军狼子野心,护送的人需要继续保护伤员,不会回来,也是要留他们一命。

“舞儿,你在他们中间挑一个人,和你一起去宁边郡。”

他终究还是心疼这个女儿。

“不,我带着酿雪就够了。”练轻舞摇头,宁边郡是什么情况,他们都不了解,而那个人能断绝了罗城粮草的运输,区区一个宁边郡,怎么可能有多余的粮草?

“舞儿切记,小心康王。”

康王?就是他,断了练家军的粮草吗?

练轻舞背着箭袋和包袱,带着酿雪出发的时候,正是正午时分。

淮山是禅朝境内的山脉,可谓是边关天险,若是万一阙城关失守,除罗城之外,便是这淮山地形最为有利。

爹爹的嘱咐还在耳边,练轻舞却已经嗅到了极其淡的腥味。

空气中飘荡着练轻舞极其熟悉的味道,练家军粮草不足,时常打猎,他们打猎并不在这一片区,这种味道,怕是出在人身上。

不多时,她们就听到了脚步声。

酿雪轻功极好,这时已经几个纵跃,藏身树后,练轻舞自然也不落后。

很快就有一小队人从他们身旁经过,这一队人穿着异族服饰,头上的羽毛在微风中招摇,

练轻舞看见他们,恨不得抢出去,直接报了枉死人的仇。

人走得近了,练轻舞看清他们长枪上挑着几只已经被处理好,就差下锅的信鸽,脸色黑得堪比锅底。

原来是他们捕获了他们放飞到京城的信鸽!不过,究竟是谁放他们进了山?

阙城关是禅朝第一道屏障,要进山,先得越过阙城关,难道说,这一道屏障已经不稳了?

不过,眼前的一切并不容许练轻舞多想。

鸽子已被处理干净,腥气并不出在他们身上,他们一边走着还一边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什么人。

“那个男人究竟躲哪儿去了,为什么我们总找不到他?”

练轻舞跟着父亲守关已有三年,平日里也研究过异族语言,得以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男人?什么男人,他们为何要找呢?

练轻舞轻蹙蛾眉,开始思考自己要不要取了这队人的狗命。

“不管,反正要找到他,不然,我们可就吃了大亏。”

练轻舞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放心他身受重伤,想跑也跑不了多远。”

练轻舞眨眼,受伤了?难道说,这气味,就是从那男人身上传出来的?

这不行,得先下手为强。

练轻舞默默的数了下,这个小队一共有八个人,以二敌八,胜算虽小,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有血的味道,那人应该就在附近。”

糟糕!怎么忘了他们也长着鼻子?

等不得了!练轻舞一脚蹬在树干上,拉弓搭箭,一抬手便射中一个人的后脑勺。

硬弓强劲,再加上她特意换上的金刚钻箭头,那支箭直直的射穿人的后脑勺,刺入了第二人的头脑。

其余几个活着的人,立刻进入防备状态,可哪里有练轻舞的动作快?

刚刚射了一箭,第二箭也已经到了敌人眼前,这箭却是连珠箭,眨眼之间,已经取走好几条人命。

酿雪见她动作,随手掷出一把银针,却根根到位,直插进敌人的要害,以至于他们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出。

练轻舞跃下树来,从腰间解下鞭子,卷住了唯一一个活口的脖子。

几乎在顷刻之间就失去了队友,那人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丢下自己背上的枪,连同枪尖上的鸽子摔在地上。

“说,你们怎么知道进山方法?”

练轻舞用的是异族语言,那人张了张嘴,满脸震惊地瞧着她。

“说,不然,我杀了你,挂城墙上示众。”

异族也是有忌讳的,最怕死后抛头露面。

“是,陈仲,青年,白头发……”

陈仲?这可是个熟人。

练轻舞握紧了拳头,手一扬,收回了鞭子。

鞭子离开那人脖子时,那人的生命就此了结。

虽然路上躺了一地尸体,却几乎没有异常的味道传出。

而那在暗地里的男人身上的味道,却是越传越浓重了。

知道酿雪完全能够处理好这些尸体,练轻舞循着那股气息,向前走去。

在她身后,酿雪忍着恶心,瞄准了附近一个山坳,一脚一个,把他们的尸体全都踹了进去。

转过一个山坡,练轻舞瞧见了一个月白色的背影。

那人端坐着,背脊挺直,墨发披散着,月白衣衫虽已被血染污,但看起来,他还是有些飘飘欲仙之感。

练轻舞屏住了呼吸,这人,绝非池中之物。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