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太今天还要虐渣在线阅读

我太太今天还要虐渣

最七月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143万字

8.6分 883人评分

年慢慢受尽唐家欺辱多年,积攒七年的好运,只为遇见A国权势滔天的阎王爷。
一夜间,她成为阎先生的心尖宠儿。
谁知,稳重内敛的男人,常常被小甜妻气到火冒三丈的地步。
如:“阎爷,少奶奶很忙,又在……擦桌子。”
下一秒,整张桌子粉碎成渣,“年慢慢,我缺保姆吗?今天要刷不完卡里额度。”
半天下来。
管毅战栗,“阎爷,少奶奶说逛不动了。”
男人指着旁边一辆专门为她定制的婴儿车,“推着逛。”
众人冷汗:冷血禁欲的阎爷,是打算把少奶奶宠成智商为零的婴儿吗?
阎景年:往后余生,你是我一个人的小甜心。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凶多吉少,忌日快乐!

阎景年:遇到你很幸运。

年慢慢:被你宠着很幸福。

——

景城。

醉半岛。

“嘭。”

缤纷璀璨的烟花在海岛的夜空盛开,如梦如幻。

“砰。”

高脚杯从桌上掉落,摔破的声音。

紧接着,五官精致的女孩跌跌撞撞的走出来,她扶着墙壁,脸色苍白如纸,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我不能再等了,我陪他两年,可如今,连孩子都留不住他,今晚再不对年慢慢动手,我就没有机会进唐家了。”

“放心吧,我有办法拖住唐雨泽,至于年慢慢,呵,我在蛋糕里下药了,今晚的生日,绝对会让她终生难忘!”

年慢慢脑海里反复在回响苏婉婉说的话。

她满脸苦涩的抬眸,望着在浓墨中翻滚的大海。

在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倒映在海中,波光粼粼。

一阵海风呼啸吹过,冷冻入骨。

“呵呵。”

她凄凉一笑,眸中带着泪光。

今晚是她十九岁生日,这里是醉半岛,景城最著名的景点饭店。

她的未婚夫唐雨泽,在三个月前预定包下半个岛,为的就是今晚给她过生日。

“呵。”

年慢慢想到这里,再次自我嘲讽一笑。

她摇摇头,驱走脑海里各种复杂片段,脚步仓促的朝码头走去。

苏婉婉给她下药了,注定今晚会凶多吉少,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座小岛。

码头上,停靠着接客专用船。

她不敢犹豫的上船,无力的坐在甲板上,声音急促,“我要回去,回景城。”

背对她盘腿而坐的船夫,戴着一顶帽子,看不清他的面貌。

几秒后。

船夫起身,开启发动机,朝海上开去。

年慢慢提紧的心稍微放松下来,体内的药效开始发作,如饮醉酒般,迷迷糊糊,全身无力。

这时,船夫突然关掉发动机,走到她面前停下。

她警觉气氛的不对。

苍白着脸看向船夫,双手撑着甲板,吃力站起身。

只见船夫伸手摘掉头上的帽子,然后扔到一旁。

“你要做什么?”

她声音警惕而颤抖,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

男人一脸冷漠的看向她,缓缓开口,“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陪我...公布于众;第二条,你的死期。”

“都不可能。”

她立马明白,船夫一定是苏婉婉派来的。

她强撑力气,后退几步,防备着虎视眈眈的男人。

“咻。”

突然,他亮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目中露凶,带着攻击性朝她而来。

年慢慢弯腰一闪,闪退到他身后,成功避开攻击。

男人没料到她身手这样敏捷,眼里残留吃惊的同时,更多的是凶怒。

“那么注定今晚是你的死期!”

话落,他手中的匕首连连朝她进攻。

“啊。”

她体内的药效在折磨,体力严重不支,招架不住摔倒在地。

“嘶。”

男人毫不犹豫的下手,锋利的刀片划过手臂,鲜血争先恐后的溢出来。

“……。”

剧痛让她慌神半秒,男人手中的匕首趁机划过她背后,鲜血再次涌出。

年慢慢捂着受伤的手臂,连连后退。

失血过多,脑袋更加晕沉,已经难以支撑了。

她红着不甘的双眼,“苏婉婉不会得逞的,不会的。”

这是一个频率死亡的人,固执的挣扎。

“忌日快乐!”

伴随男人的话,年慢慢整个人腾空飞起,朝海面落去。

“扑通。”

她以仰躺的姿势掉入海中。

咕噜,咕噜。

她乌黑的长发如海藻般散开,冰冷的海水不留余地的淹没她,噬骨的寒冷将她血液里的悲痛冰冻起来。

海水灌进她的耳朵,鼻子,嘴巴……

身体越沉越深。

七年前,她以唐雨泽未婚妻的身份住进唐家,在里面当牛做马,整整七年。

原来早在两年前,他已经和苏婉婉苟合在一块了。

脑海里全是七年里,懦弱不堪的自己。

如果时光能倒流,如果她还能活着,该有多好。

妹妹……

脑海里,最后定格的人物是妹妹年栖栖。

“唔。”

求生的欲望,让她竭尽全力挥动双手,不断拍打水面。

*

夜……

迷迷糊糊中,半梦半醒中。

年慢慢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眉头紧紧拧成一块,身体的冰冷在连绵不断的摧毁她的意识。

年慢慢巴掌大的脸蛋因挣扎浮起小块红晕,逐渐晕染开来……

“冷,好冷……。”

她冷的直发抖,只觉得对方身上很温暖,她本能的缩紧身子想要取暖。

阎景年一双黑眸深深的盯着迷蒙痛苦的她,温热的指尖轻轻扫过她眉眼间黑色的痣。

七年了——

她长大了,精致的五官和小时候还是相似的,只一眼,他就能认出她来。

“冷——。”

年慢慢微微拧眉,迷迷糊糊中缩紧冰冷的身子。

阎景年的眸光深邃几分,他拉起被子盖住全身冰冷的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戛然平静下来,清新的空气里飘荡着一股安心的气息。

“啊!!”

黎明时刻,一道尖叫声划破天际。

年慢慢猛然弹坐起来,在大口喘着粗气,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如过场电影,在她脑海里过滤一遍。

她的双眼变的酸涩模糊了,后知后觉才意识到什么。

她低头看向手臂,整条手臂浮现许多红点,手臂上的伤口也缠好了绷带。

“砰。”

破门而入的是一个男人,他一身黑色的正装,身姿挺拔,容颜俊美。

他一双如鹰犀利的眸子,还带着一丝没散尽的紧张。

“啊!!!”

年慢慢再次尖叫。

慌乱之下,她本能的抓起被子包住自己,害怕到瑟瑟发抖。

阎景年迈开逆天大长腿朝她走来。

他身上有一股属于强者的压迫感,让她有压力,她本能的挪动身子,倦缩在角落里。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他不予理会她,从容不迫的坐到床边。

近距离的看男人的脸,五官俊朗,棱角分明,如雕如画,尤其是他的眼睛,漆黑如深不见底的深谷寒潭。

只是一眼,就能让人深深跌进他的眼中,迷失方向。

“你叫什么名字?”

阎景年的眸光落在她眼尾角的一颗黑痣上。

她黑痣生长的位置,给她干净清澈的气质里增加了一丝妩媚。

男人的声音超级好听。

年慢慢光是听他性感低沉的嗓音,心尖就能发颤。

“昨晚……?我昨晚?”

她并没关注他的问题,迷糊的抬起手臂,

这个男人气质非凡,看样子会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事。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