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为你倾心在线阅读

愿为你倾心

观刈麦

现代言情 / 都市异能 · 161万字

婚前,风语认为最幸福的事就是平平淡淡一辈子。
婚后,她任然没有改变想法。
可自从知道那个神秘老公的不同后,她变成了祈求。
后来她发现,老公虽然神秘,可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宠她,宠她,使劲宠她。
对玄毅来说,风语的出现是个意外,为她倾尽一生是必然,让她开心是必须。
有人问:“您高贵不可攀,为何会看上您的夫人?”
他答:“因世上除她之外,不会再有令他倾心之人。”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0001:岐山

岐山——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岐山当属炎国之最。

岐山,终年隐藏在云雾之中,闻先人留下的祖训,岐山当属凶山,岐山之上,曾埋葬千万生灵。

传,在千万年之前,岐山之地乃是一块平地,平地之上也是鸟语花香。

那时一场仙人大战,千万生灵被埋葬于此,终年怨气不断,岐山就是如此形成的。

然而,岐山怨气深重,无人敢入山靠近。

直至千年之前,一道金光从岐山闪现,突破天际的金光让世人惊叹。

炎帝庙也是此时出现,金光闪闪的炎帝庙是世人所不知的。

但来来往往的道家之人却知道,这炎帝庙是凭空出现的,而庙宇之中的炎帝像散发着金光,也是因为这金光,才能压制住这满山的怨气。

由此,炎帝庙由修道之人打理,世人皆不知这凶山之上居然有座炎帝庙。

直至这几百年来,道家落魄,世人对岐山的见识越来越多。

只是哪条祖训依然流传至今。

然,祖训只能是祖训,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祖训也慢慢失去了威信。

自打人们慢慢遗忘那些教训,觉得岐山也不过如此,除了怕岐山的毒虫蛇蚁,胆大包天的人,却从不当回事。

时过境迁,上山的人来来往往,除了夜晚进山的人没有回来外,大家都平安回来了。

由此,山下的村民们都知道了岐山的特殊。

岐山之上的炎帝庙也渐渐被世人遗忘,只把这个庙宇当成普通的寺庙,哪怕里面供奉的是炎国最受尊敬的炎帝。

山下的村民不会时常上山,因为他们都明白,岐山夜晚的可怕,与岐山之中毒虫野兽的残酷。

每当有人想要上山探险之时,他们都会善心的提醒,千万不能在太阳下山之前还不下山。

——

岐山之下,风家村

“四娘,快回来!”粗壮朴素的中年大汉看着前面瘦弱的背影满脸疼惜。

是他没用,不然也不会让女儿被人欺负。

这些年在风家村,他一直勤勤恳恳,认为只要肯努力,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然而,生活是比以前好多了,可惦记家里的人也多了。

弟弟被人带坏,染上一身坏病,成日只知道跟家里要钱。

可是,家里再好,也只是农家,父母又有多少钱财用来败。

他们的无奈与纵容让弟弟变本加厉,直到要账的人找上门。

那些人毫无人性,他们把逼迫家里出钱,没有就用东西抵。

在那帮人的教训下,父母因为弟弟一人害了他们一家,整日心事重重,哪怕他没有怪过弟弟,可父母的身体还是一日一日的变差。

直到三年前他们去世,为了他们一家,把弟弟分出去,使家里又慢慢恢复了平静。

身后的院门打开,勤劳的妇人缓缓走来。

“源哥,四娘心情不好,你就让她散散心吧!”她也没想到,怎么会变成这样。

“哎!要是知道他们家是那样的,当初我说什么都不会让四娘跟他们家小子定亲。”

“源哥,你别自责,四娘的事,是谁也不想的。”妇人担心的看着丈夫。

被退亲是谁也不想的事,当初家里富裕,才能被张家抢着做亲家。

当初他们也是看张家家里在玉林村是富农,才答应跟张家结亲的。

那时孩子小,但还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没人觉得给两个孩子定亲有什么。

直到三天前,张家小子带人退亲,对他们说那些新社会新生活的话,他们才发现,当初给四娘找的亲事有多错。

张家见风家落魄,想悔了当初的亲事他不怪他们,毕竟人性就是如此。

但张家过来说的那些话,却伤害了他的女儿。

当初求亲的是张家,现在反悔的也是他们,真当风家好欺负。

“对亏了村长,要不是村长,哪天四娘都快被张家小子逼死了。”

“是啊!多亏村长,咱们风家村不是好欺负的,他们敢糟践四娘就是在跟风家村作对。”

想到哪天张家小子把自己的女儿贬得一文不值,说的好像风家缠着他张家一样,要不是她拦着,家里三个小子都要冲上去揍他们了。

当然,她也是想教训张家人的,可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教训,不然这件事错的就是他们风家了。

村里的人帮忙为他们家主持公道,为此张家赔了一笔钱,为他们这个家减轻了负担,但他们却觉得日子更难过了。

他们孩子受到的伤害是金钱无法替代的,那些钱他们都没用,为女儿存着,想让女儿以后过得好一些。

虽说现在已经没有那些守旧的思想,可这种事到底是女方吃亏。

女儿因为张家的亲事受这无妄之灾,他们是既心疼又自责。

要是当初他们没想着结这门亲,没想着张家的条件不错,女儿不会吃亏,也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

夫妇两人苦笑,只能让儿子跟着出去。

“阿若,是我错了,是我害了孩子。”风源很难过。

“爹,您这样也不是办法,要不我们去玉林村堵张骞那小子。”风家老二风瑾握着拳头一脸狠辣。

风氏一族的人不少,风家村这里都是姓风的,但他们这一脉子孙凋零,除了他爹风源和那个被赶出家门的小叔外,他们这一辈就只有他们几兄妹了。

“大伯,我去,我要让张骞那小子知道厉害。”风家老三风谦满脸愤怒。

他是风家小叔的儿子,也是风源弟弟的儿子。

从小没有母亲的他跟着大伯大伯母长大,自己的爹从来没有尽过任何责任,而大伯夫妇却把他当亲生儿子对待。

两个哥哥有的他都有,他爹在外面赌博闹事,大伯也没说过他什么。

他知道,大伯是把他跟爹区分开了,他只是风谦,风家老三,不是赌鬼的儿子。

爹赌钱输了自己的积蓄,输了大伯和大伯母一辈子的积攒,也让爷爷奶奶郁郁而终。

这些他都看在眼里,因为他是小辈,这些大伯都不会跟他扯上关系,但他心里的愧疚不会因此减少。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