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亿在线阅读
免费

一战亿

东港青年

玄幻 / 异世大陆 · 59.3万字

人们总是渴望能一个打十个,一个打一百个,甚至一个打一千一万个,然而现实不尽如人意。
想要一个打十个,一个打一百一千甚至一万个,必须融合战魂。
战魂是天地之灵,为人类力量提供延伸。
融合战魂,一战百,一战千,一战万,一战亿,战天战地战命运不在话下……

目录

第1章 小镇夜晚

“明天战神殿来考核,一战十,如果你通过考核,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买什么。”

“明天战神殿来考核,一战十,如果你通不过考核,你就滚吧,不要再回家。”

是夜,七点多,水乡小镇,微风吹动河面涟漪,家家户户父母威逼利诱自家孩子,给孩子动力和压力,想让孩子通过明天战神殿考核。

一个打十个,是战神殿对优秀少年少女的定义,只要通过考核,生活美好,吃香喝辣,前途无量。

不管这方世界,还是其她大陆,父母总是期望小孩拥有超凡的成就。

面对父母期望,家家户户少年少女拼了命锻炼,希望能一个打十个,为父母争光。

只是,这怎么可能。

一个打十个,说起来容易,然而能做到的却寥寥无几。

除非条件太好,且拥有妖刀或者魔剑一类法器,让自身力量延伸,否则,单纯以人类拳脚力量,想要一个打十个,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别的不说,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十个敌人分散站位,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攻击,人不可能躲过。

被砍了一刀,肯定会丧命。

此时此刻,在小镇偏东方向的居民房里,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饭,一个母亲满怀期望的眼神望着自家孩子,说道:“小青,明天战神殿来考核,一战十,你有把握吗?”

这个母亲三十来岁,是普通妇人。

被问到的孩子是个少年,十五岁年纪,叫白青,长的一副生龙活虎样子,很是阳光。

面对母亲的期望眼神,少年白青吃着晚饭,用无比坚定语气说道:“妈,你放心,我绝对没把握,一点胜算都没有,我一个打两个都费劲,让我一个打十个?门都没有!没有!没有!没!没!”

白青说了好几十个没,表达着他那坚定的语气。

面对孩子如此坚定语气,这位母亲叹口气,语重心长说道:“小青,不是我说你,怎么说啊,咱们这个世界,充斥着罪恶,四处都有十好几个人打一个人的事情,到处都有欺弱怕硬,欺善怕恶,以多欺少的事情,还有四处烧杀抢掠奸,坑蒙拐骗偷的恶人,如果我们没有一个打十个的能力,我们就会被人欺负,承受无尽痛苦,很难生活。爸妈把所有希望都寄托给了你,你不能辜负我们,你得努力啊。”

听着母亲谆谆教导,白青没什么感觉,少年只知道玩,上墙爬屋,下河抓蟹,怎么可能知晓世界的罪恶。

怎么可能承受世界的罪恶。

年少的肩膀,怎么可能承担那么隆重且沉重的期望。

白青放下碗筷,说道:“妈,我打不了十个,太难了,咱家又没钱,买不起什么妖刀魔剑。单凭拳脚,不可能一个人打十个人。”

传说和现实,相差十万八千里。

传说中总是喜欢传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然而现实却很不尽如人意。

尤其是战神殿考核,一个打十个都是挑选给考核者体重和身高差不多的人来考核。

一个少年能打十个小孩,但是一个少年,根本打不了同龄且条件差不多的人。

白青母亲说道:“你得自己想办法,我们给了你好食物增强你体质,你不能辜负我们。”

作为一个母亲,丈夫无能的话就渴望孩子有能,逼着孩子做这做那,改善家庭状况。

这时候白青父亲出面调和:“算了算了,孩子做不到就别勉强,强扭的瓜不甜,老是逼着孩子做他做不到的事情,很容易出问题。”

事实上,在这个水乡小镇,因为很多父母逼着孩子强行一个打十个,而做不到的少年少女,很多跳了河,上了吊。

然而做父母的,根本没有丝毫忏悔之心,总是觉得这些跳河上吊的少年少女辜负了父母的养育之恩,总觉得这些少年少女是畜生。

白青的父亲能理解其中滋味,他从小也是被父母逼着一个打十个,深知其中酸楚。

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不想让孩子重复自身的苦痛。

白青母亲不依不饶:“不行,小青,明天你必须通过考核。”

别人家的孩子那样如此这般的优秀,能一个打十个,为什么自家孩子不行不能,白青母亲不甘心。

白青不吃这一套,彻底放下碗筷,说道:“我吃饱了,爸,妈,你们好好吃,我出去耍耍。”

说着,以一秒好几十米的速度飞奔着逃离了这个家。

白青父亲眼见孩子速度如此之快,挑起了大拇指赞赏,心说这孩子是如此这般那样的优秀。白青母亲眼见丈夫挑起大拇指,直接抄起板凳殴打丈夫,心说还不都是因为你,整天惯着孩子,一点锻炼都没有,以后怎么生活。

白青父亲被殴打,直接求饶:“老婆我错了,手下留情啊!啊!啊!”

水乡小镇夜晚,月光映照河面,泛起微微磷光,如此美丽,白青吹着风,来到了镇魂河。

镇魂河是这个小镇一条名河,因太多少年少女在这里跳河自尽而闻名。

这个世界,这块大陆,这个小镇,哪那么多能一个打十个的少年少女,能一打十的都很少。

很多少年少女受不了父母的逼迫,还有觉得辜负了父母养育之恩,而走了极端,在这条河里结束了年轻生命。

白青来到这里,他不是想要跳河自尽,而是跟在这里跳河自尽的少年少女鬼魂聊天。

曾经有一段时间,白青也想不开,觉得愧对父母养育之恩,想要跳下去,好在有人阻止了他,拯救了他,同时开导了他。

那个拯救他的人,正是他学校的同桌,柳依,一个很温柔恬静的少女。

柳依跟白青同龄,身在一个学校,同桌,在十三岁那年跳河自尽。

那一天,白青不知道为什么,泪流不止,甚至最后流出了血泪。

柳依化作鬼魂,飘荡在镇魂河上空。

直到白青也受不了母亲的期望和现实的落差,想要跳河自尽,被柳依阻止。

从那天开始,白青仿佛变了一个人,他不再以父母的期望为自己人生动力,他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