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执扇清盈袖在线阅读

美人执扇清盈袖

齐小翙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50.2万字

9.9分 1704人评分

古风权谋大戏!上一世,她是白月狐族的嫡出公主,芳华倾倒尘世,出尘而来,纵使足下白莲万朵的鲜妍明媚,在她面前亦成了明珠影下的弃影鱼目。
然一朝狐门被灭,灵器被夺,她的记忆亦被天君强行封锁。她在不自知间认贼作父,为帝君臣。更不可救药爱上了那个屠了她全族的少仙。一场意外,那件灵器落下凡尘,而她身为狐女,被安排下凡寻琴。
这一世,她是天界少仙南宫氏,落入红尘紫陌,做了大宣的茶使贡造夫人。不得已卷入了权谋斗争,人间的官场是非。靠一己智慧在帝王掌间生存。却一朝恢复前世记忆,爱恨从此迭生。那个鲜衣怒马,翩翩而来的少年将军,是否才是她的挚爱?南宫左,你当真不要云敛歌了吗?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迎仙客(1)

四月夜,泼墨暗夜空悬一轮玉盘月。庭前月光如水,洒了一地新凉。玉阶轻寒,渐染上梨花似雪,空梦云烟。

一曲清歌舞毕,娇靥如花的少女浅笑凝眸,说公子呀,可否为我描摹梨花钿。

浑然不觉,笑媚歌浅。

很多年前,就看着眼前新血四溅,妖冶鲜妍,恍如此刻眉间红艳。

**************

近来又梦魇了。

也不知怎么回事,这两日心头闷闷的,老想起几年前刚来这里时的光景,如同不安分的妖精,一旦等我入眠便迫不及待地往我脑海里钻,肆虐妄为。还夹杂着某位官家小姐,数十年来过往曾经的全部记忆,走马灯似的在跟前转。

我第一次来到朱雀府时,就惊异于这里的繁华。暗暗担心自己是否能忝居在这狭小的一亩三分地,拥挤着去靠拢那一点点的盛世惊艳,富贵天香。所幸有伯父伯母的支持,和我那王妃姐姐的暗中襄助,我算是在这儿站稳了脚跟。

我叫舒云意,是这茶楼清雅堂的女主。因为一场特殊的意外,我背负上了叶氏罪臣之女的身份——尽管只有我白氏的伯父伯母他们知道,是故有意替我瞒了下来。可我晓得的是,这重身份不去除,我和他们的头上,始终悬着一把利刃。明晃晃地刺目,更暗暗惊心,不知哪一日就丢了性命。

可我原本也确实不是叶家的女儿——这事说来复杂,我还是得从头说道说道。如唱一曲评弹般柔和,咿咿呀呀到最后,才终于能好好悉数了却这万般是非,故事原委不是?

可这大半夜的又落雨,波涛夜惊,淅沥萧飒。我就是贴别人钱,谁也没有欲望听我说恁些倒苦水似的南曲——说到底,我不似那满庭芳里的花魁妙筝姑娘,就是在那台上扮一青衣只随便哭上一哭,就有一众绿云扰扰人头攒动地去捧场叫好,众僧争食,群狗夺骨似的去点她的牌子,砸钱替她挂双双台好助美人蹭上那花神榜。说什么“竟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

听起来似乎有点儿贱。毕竟,我到底也不是那勾栏里的头牌。

这么说吧,我原是天界的少仙,尊号辛左,称辛左夫人。不日前御音台的掌事姑姑疑似误损了上古音器凰邀琴,其人却畏罪而逃,贸然跳下桐花钟,夹带着破碎而丧失仙力的一截琴身不知去向。

无奈,因为只有在我任职的九方司中,有能辨灵音的灵鸾环,天帝便择了我下凡去寻了。可这桐花钟怕是被那杀千刀的掌事姑姑搅乱了,我一下凡就出了意外,受了重伤不说,托身于凡身肉胎,大宣朝尚书令叶钟鸣之长女叶疏浅。

这叶钟鸣被告图谋不轨,午门斩首,叶府败落。叶夫人不久病故。全家未满十四岁女眷没入宫廷为婢。叶疏浅的妹妹进了宫,哥哥发配充军,至今下落不明。

而十四岁的叶疏浅在抄家之际不知染上什么急症,病入膏肓,眼看断了气息,便被宫里派下来抄家的人扔去了乱葬岗。

惨不惨?我也觉得挺惨。

彼时叶府交好的白府派人暗地里头将疏浅的尸身找回,而我就是这个时候坠下云层,魂灵连带仙体进入叶疏浅的身子。白府人眼见我还有几分气若游丝,慌忙带了回来。我是仙身,自然有能力自愈。

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真可谓倒霉透顶!

好端端的,莫名其妙变成了另外一个和我长相一模一样的人不说,还背负上了罪臣之女的身份,因为仙身破败,如果被皇帝找到,这条小命还要不要了?

可是诏令得执行,生活得继续。作为开天辟地以来最最倒霉的少仙,这大概就是命了。

来到白府一年后我生怕被人发现,会连累白家。便谢绝了白大人白夫人,来到朱雀府。由叶疏浅改名为舒云意掩人耳目。并且在二老的帮助下开了这间茶楼过活。他们的嫡出二女儿白蕖来了茶楼帮我。

我对此大感疑惑,便问她为何。

她是这么回答我的:“不瞒姐姐,爹爹以为,当年之事,一但重查,还极有可能牵扯到白家,朝廷里的那些人,一直将爹爹视作叶伯父同党,必除之而后快。

“圣上虽确有大略之才,可是多疑。姐姐熟读诗书,大抵晓得苏东坡罢?东坡何罪?独以名太高。小人之辈以谗言诬之,最终连神宗也不得不相信,以表示自己尊重舆论的态度。”

我深深叹息,表面风光的尚书家嫡出二小姐,内里其实也有很大的悲哀。

你看她叶疏浅白蕖都这么惨,那这么一想,自己也不是很惨。

她继续说。

“为了保护我,爹爹以不孝之名将我删出族谱,我哭着喊着不肯,他暴怒着扇了我一掌。娘亲在后头掩面而泣。我一下懵了,那一刻,我真以为他不要我了。”

“可是我到底是明白的。我姐姐是襄王妃,圣上自然不会太为难。那么让爹爹担忧的就只有我,他要为我考虑……他还不让我告诉你,说怕你知道了冲动,又要卷入是非。”

我感念白家的恩德,又怜惜她的辛苦。自然对她多加疼爱。也是一个慰藉——偌大的清雅堂,除了我和她,只有一个从北方来的年过五十的老婆子段氏了,替我们操持家事,另外代替我们运送茶货的马夫。

我算是安定了下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