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着你的名字入眠在线阅读

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掌柜有糖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67.3万字

9.3分 47人评分

【新书《请你恋爱太难了》甜甜的娱乐圈宠文】
都说男追女隔层山,慕先生追老婆却隔着万水千山。
她患有重度脸盲症,记忆只有十分钟。
每日深陷记忆循环空白,直到他出现……
“先生,你是谁啊?”
“我是你的老公……未来的。”
【1V1】
追她的时候,说好什么都听她的,谁知追到手又对她管这管那。
她:“我看人家两眼你都醋,至于么?”
他:“当然至于!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皑如山上雪

秋季晚风徐徐,一辆黑色宾利雅致逐渐进入视野,稳稳的停在了DB市最高档的公寓小区前。

车牌号码再熟悉不过,门卫急急的按下按钮,杆子才起了一半,那辆车就已经“呜”地一声驶进了小区,扬起了地面上的几片枯叶。

门卫小跑出来检查杆子,确定杆子没坏之后才拍了拍心口:“幸好没擦到慕先生的车子。”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停在九楼。

男人从里走出,灰色西装,低调又内敛,内搭白色衬衫,打着藏蓝色领带,脚步不疾不徐。

他站在九零一门前,伸出骨节匀称的修长食指,输入门锁密码。

开门,关门。

玄关处亮起了自动感应灯。

柜子上被丢来一串钥匙,他换了拖鞋,一边往卧室走,一边开始解西装的扣子,沿路打开了手边的灯控开关。

大约十分钟之后,男人回到了客厅。

不再是正装,而是换了身白色的休闲套装,可是,不论是正装还是休闲服,都能展现出男人的完美身材。

额前的些许碎发仍带着淋浴后的潮湿,男人打开冰箱,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两分钟,最终关上。

他转身回到卧室,一分钟不到,就出来了。不过手上却多了三样东西,手机,口罩,还有一串钥匙。说是一串,可是钥匙圈上只有一把钥匙,和一张黑色的鎏金卡片。

换鞋。

开门,关门。

在这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门卫俨然又看到了那辆宾利雅致的主人。

那辆自行车他不会认错,整个瑞景公寓,只有一个人有。

虽然男人此刻戴着黑色口罩,脚踩一辆单车,但是仍然丝毫不减与身俱来的高贵与优雅。

单车逐渐消失在视线中,门卫回过神来,打了一个哈欠:“这么晚了慕先生还骑自行车出去。”

那辆自行车在路上停了两次,都是接电话。

夜晚十一点整,自行车停在了某一家火锅店前。

隔着透明的玻璃窗,慕皑见店里的人并不是很多,便停了车,从裤兜里掏出了钥匙,随意在钥匙柄上按下了一个按钮,“嘀”的一声,自行车便上了锁。

一对小情侣站在路边,等看到他进了火锅店,小男生才激动的冲到自行车旁,蹲下来仔细观赏:“Kaws – Trek Madone!真是太迷人了!我的宝贝儿~”

小女生吃味了:“它是你的宝贝儿,那我是什么?不就一破自行车吗?”

“你也是我的宝贝儿!”小男生拉着她蹲下来:“宝贝儿,我跟你说啊,这可不是一般的自行车,它是美国街头艺术家Kaws制造的,是专门为比赛设计的。你瞧瞧,它美丽的车架,性感的轮胎,足以让任何一个自行车爱好者为之疯狂!”

小女生问:“听你说的好像很厉害很贵的样子,多少钱啊?”

小男生伸出手指:“这个数……”

小女生拍拍心口:“还好不算太贵,三千美元我能接受。”

小男生摸摸鼻子,决定还是不把真相告诉她了,三千就三千吧,只是少了一百倍而已。

火锅店里的环境很好,服务生领着男人来到了卡座,递上菜单,站在一旁静静等候。

慕皑只在菜单上大致巡视了一遍,随意摊开了手指。服务生愣了一下,明白之后将手中的纸笔送上。

每天来吃火锅的人很多,但是亲自写菜名的还是屈指可数的。

服务生接过单子,看着精致漂亮的行书再一次愣住了,第一次知道竟然真的有人可以用圆珠笔写得出如此好看让人瞅一眼就欲罢不能的字。

让人忍不住想要赞叹。

“先生,请问需要什么锅底?”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是一串舒缓的交响曲。

慕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淡淡的开口:“养生。”

声音清冷,可却低沉有力。

像极了某个播音员,可却更值得回味。

如同男人仅仅露出的半张脸,肤色白皙,额头饱满,眉峰挺拔,尤其是一双桃花眼,拥有着好看的双眼皮,睫毛细长根根分明,眼尾稍向上翘,半瞌着眉眼,看不出情绪。

服务生呼吸一窒,只觉得有句话说得好,‘这声音直教人耳朵都要怀孕’,这位客人怕不是个声优吧?

铃声停了,屏幕暗了。

慕皑察觉到服务生的呆滞,眉心隐蹙,遂微抬了脸。如墨般漆黑的瞳仁显现出了些许星光,那是水晶灯的倒影。

他隔着口罩,缓声重复:“养生。”

眼神似醉非醉,声音更是教人就此一醉方休才好。

第三次愣住的服务生,终于在那醉人的眉眼和声音中回过神来:“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服务生离开前,好像又听到了舒缓的音乐响起。

客人不多,店里安静,铃声悦耳。

端锅底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是短信的声音,服务生继续上菜,不时的进行偷瞄,毕竟这个客人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堪称美景。

他瞥了眼手机,拿起,输入解锁密码,指尖顿了顿,按下回拨。

电话里一道女声吼了出来,应该是打了很多遍电话没人接,所以很愤怒。

女声嚎了几嗓子。

慕皑眉眼不动,平静无波:“和你无关。”

虽然只有四个字,可配上那清冷的声音,莫名的让服务生打了一个冷战,上完最后一碟菜,连忙退开。

电话那头忽然哭了起来:“哥,我的工作室跑了一个人。”

慕皑不语,等待汤开。

“还有三天就要比赛了,时间匆忙招不到人,我……”

“如果你接下来说的话还是找不到重点……”慕皑出声无情的打断,口罩后的唇角一翘:“那么抱歉。”

隔着话筒,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抱歉”两个字究竟代表了他的多少不满和不耐烦。

女声连说了好几遍“等等”。

“嘿嘿,哥,你帮我个忙,来我这儿充当一天的临时解说员吧?”

慕皑陡然语冷:“不可能。”

“哎呀求你啦!你嗓子辣么磁性,声音辣么好听,不能只便宜公司那些糟老头啊!要普及……普及众生。”

电话里的女声央求了半天,他还是一声未吭。

他开始烫菜,听电话那头的女声咬牙切齿:“你如果不帮我,我就让爷爷给你找对象!五、五个!”

慕皑的手上动作一顿,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微皱了眉,须臾之后沉声道:“你赢了。”

女声笑得欢快:“对了哥,这么晚了你不在家在哪里?”

“外面。”

这回答也太敷衍了吧?

慕皑淡淡的补充:“吃饭。”

女声长长的“哦”了一声:“你不会又去吃火锅了吧?隔着电话都能闻到香味啦!”

慕皑轻笑,醉人的桃花眼勾出了几分诱人的媚色:“挂了。”

“等等!”女声急忙阻止:“你还没开始吃吧?不要吃啦!火锅汤底会刺激嗓子的,万一到时候解说到关键时刻,嗓子里卡着一口老年痰怎么办?”

老年痰……

正要摘口罩的动作停住了,慕皑太阳穴青筋一跳,微有薄怒,捏着口罩边缘的指尖隐隐泛了白,他一字一顿:“慕、静。”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慕静忍住笑意,不放心的叮嘱:“千万别吃火锅啊!你现在回家,我给你点外卖!”

屏幕亮了一下,是那头先挂断了。他捏紧了手机,终究忍住,缓缓的,挪离耳边,放到了桌子上。

锅底翻滚,香味浓郁,隔着口罩丝丝缕缕的钻进了他的鼻腔。

只能看,不能吃。

不远处的服务生们觉得奇怪,小声交谈起来。

这时,有客人进来了。

还是刚才的那位服务生热情的迎了上去:“美女请跟我来。”

唐皎微愣,然后点点头,随着服务生来到卡座:“先生,您的朋友到了。”

慕皑:“……”

他盯着火锅并不抬头,甚至连眼睫也不曾颤动半分,恍若未闻。

“不好意思。”唐皎淡淡的提醒说:“我是一个人。”

服务生傻眼,这年头怎么流行一个人吃火锅了?

而且……这两人都是一身白衣,休闲服啊!不是情侣装吗?

唐皎返回几步,在前面的卡座坐了下来:“点菜。”

服务生回过神来,递上菜单,抱歉道:“美女真不好意思,我看错了。”

“没关系。”唐皎浅笑,话语十分柔和,同时摊开了一只手。

服务生再傻眼,这年头也太流行自己写菜单了吧?这两人真的不认识吗?

唐皎点好了菜,纸笔归还:“给我一杯水,谢谢。”

“好的美女,请您稍等。”

服务生低头看了一眼菜单,第三次傻了眼。纸上的字迹堪称十分潦草,不过多年经验还是可以认得出来。心底更疑惑了,这两人真的真的不认识吗?那怎么点的菜都是一样的?

不对,下面还有两个字,只是太狂草了,辨不出。

服务生尴尬了:“不好意思美女,请问这个是?”

唐皎拿回菜单,重新下笔,同时柔声复述:“木耳,我要木耳。”

慕皑戴着黑色口罩,眼帘微微抬起,穿过木制的镂空隔断,冷冷的看了一眼。只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继续盯着眼前的火锅。

服务生照常问了客人的口味需求,这才快步离开去往后厨。

唐皎喝了半杯白开水,放下杯子环顾四周。太晚了,已经没什么客人,而她这边的卡座只有两桌,一桌坐一人。

她笑笑,单独吃火锅的奇葩爱好原来不止她一个。

比如说,她对面的男人。

古怪的是,他戴着口罩,并且她刚刚看到了,他的锅里,菜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可是到现在,他也没有动过筷子,仅全神贯注地盯着翻滚的汤锅,只看不吃。

她摇头叹气,怪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就比如说她玩的这个游戏,今晚打比赛,对面也有一个怪人,是个怪女人,怪女人进了她的歪歪频道,热情的……表白。

唐皎无声的叹了口气,她一直觉得等待是一件非常无聊又浪费时间的事情,但每天所做的都是和等待有关。

她清咳了一声,目光坐落于前方的某一点。

就这么看着……看着……

大概是她的视线太过灼热,眼神太过露骨,以至于让慕皑觉得有些别扭,他微微皱起了眉,然后,按下了桌子上的服务按钮。

服务生上前:“先生,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吗?”

慕皑仍旧盯着火锅,手上拿着一把钥匙:“买单。”

服务生面露茫然,钥匙怎么买单?

“请快一点。”慕皑平缓的低声催促,把钥匙放在了桌子上。

唐皎好奇的伸了脑袋,穿过隔断的镂空看去。见那不仅仅是一把钥匙,因为钥匙圈上还串着一张黑卡,串着卡的地方是后期加工了一个圆形小孔。

她抽了抽眼角,暗道一句,人才。

不过,人才的声音好像挺好听的,可惜的是隔着口罩,有点闷闷的感觉,像是躲在被子里头说话。

从她的这个角度和方位,可以近乎清楚的看到,他的头发不是很长,但是额前有碎发垂落,发色乌黑,质地柔顺,起码在水晶灯的灯光下能明显的看到发丝浮动。

拒她目测,这个小伙子……不过二十岁。

她眯了眼,桌前的火锅热气太大了,于他眉眼间的神色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不多时,服务生拿着消费单和钥匙回来了,递上一支圆珠笔。

“先生,请您签字。”

执笔挥洒。

“先生,欢迎下次光临。”

服务生退开,通知撤桌。

可是他并没有立刻走,就连坐着的姿势也几乎没动。在她看来,他好像是在贪恋火锅的味道。

想到这个问题的可能性,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索性她这边的锅底和菜已经上桌,她拆开了密封的筷子,一边烫菜一边有意无意的看这个有趣的小伙子。

直到他的桌子上空空如也,一片干净。

服务生莫名其妙的上前:“先生,需要来杯白开水吗?”

腹中传来饥饿感,慕皑的喉结滚了滚,说:“不用,谢谢。”

服务生莫名其妙的退开。

过了一小会儿,他才拿着钥匙起身,在路过她的桌子时,却被拦住。

慕皑低头,看着挡在他小腹前的手臂,白色的袖子挽着,小臂肤色很白,手腕上带着一块简约精致的手表,表盘银色,表带白色。

这块手表,很配……这只手腕。

他出于本能地眨了一下眼睛,目光移动,继而看向手臂的主人。

那是一张……很干净的脸。

没有时下大部分女人出门必备的脸妆,甚至连眉毛边上的杂毛都没有修过。

眉形很好看,如远山芙蓉。

微卷的长发拢在脑后随意扎了起来,甚至还有些凌乱。

他得出结论,这个女人,住在附近。或者,她在附近工作。

视线对上了她的眼睛,那是一双标准而又漂亮的杏眼,眼珠子很大很黑,清澈而明亮。

他觉得耳根处温度渐升,有些不自然的低垂了长睫,却在她左胸口处的衣料上停住了目光。

而她则微仰着脑袋,刚刚与他的目光相触,触之即离。现在已于心中暗自腹诽起来,这个小伙子……果然是个冰渣子。

如雪山顶巅之莲,既无法远观其姿,也无法近看把玩。

真是又高又冷。

唐皎表情疏离,抱歉的翘了翘唇,好心提醒:“先生,你的手机忘记拿了。”

同时收回手臂,继续烫菜。

慕皑本在盯着她左胸口处衣服上的标志,闻言微愣。然后,缓缓的将视线挪到了她桌子上的养生火锅中,热气朦胧,香气飘来,他隔着口罩吸了口气,越发觉得肚子饿了。

并且锅里的这些菜,很眼熟。

他再次滚了滚喉咙,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胸口,上面是黑色的三角形,下面是黑色的四个大写英文——PEAK。

慕皑浅浅的呼了一口气,他的衣服都是慕静和他的助理负责的。

“谢谢提醒。”闷闷的声音,却莫名带了几分性感的低哑。

听得唐皎手上动作一顿,筷子都错开了,同时心头一悸。

眼角余光见那白色转身,他回到了刚才坐的位置,拿起手机,脚步没停,越过她的桌子匆匆离开。

几名服务生小跑着跟到门口,直到看着他骑着单车远了,这才激动的讨论起来。

“原来他就是慕先生!本市最年轻帅气的钻石单身汉啊!”

“可惜,戴着口罩没见着脸!”

“快给我看看他的签名!”

“老天!连字也这么帅啊!”

“慕皑,这名字真好听!”

唐皎摇头失笑,这些个小姑娘啊,涉世未深哦。

不像她,年纪都一大……

不对,她明明很年轻,二十二嘛!她弯了弯唇,吹了吹筷子上的木耳,一口吃掉。

她细嚼慢咽,咬着筷子回忆了一下,一身白色休闲服,若是她刚才没看错,是和她同一个牌子的衣服。他的个子很高,大长腿,虽然穿着休闲服,但是不难看出身材很好。且只露出了上半张脸,可也足以教人回味无穷。

慕皑……木耳……

她忍不住淡淡的笑了一下,心中暗道:的确是个好名字。

有句诗怎么念来着:皑如山上雪,皎若……

唐皎顿住。

脸色古怪起来,十秒后,继续享用美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