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娇在线阅读

第一娇

苹果小姐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220万字

9.3分 1983人评分

新书《爹你今天读书了吗》上线,求小可爱们宠爱!
一纸赐婚,朝野震惊。
平阳侯府武功高强祸害一方的大小姐出阁啦!
可怜新郎温润如玉俊美无疆,好好一朵鲜花被牛粪糊住。
男主:喂,你有点狂啊!
女主:什么是狂,这叫王!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身份

月白色锦缎长袍加身,苏清瞧着铜镜里英俊的公子,扯嘴笑了笑。

人生真是一场戏!

三年前,她还是某无番号特种部队唯一一个拿满五枚战斗徽章的骨灰级女教官,并且是中医学博士,精通针灸。

然而,谁能想到,这么科学的她,在一次抓捕毒枭的任务中,就非常赶潮流的穿越了!

这身子的原主也不简单,是个重生货。

不过,原主悲催,重生不足一年,在战场上后背中箭受了重伤,奄奄一息之际,她这个穿越货就来了,然后挤走了重生的原主,她不要脸的占了人家的身子,好在,作为特种兵,她也会打仗。

现在的她,带着原主前世今生两世的记忆,清清楚楚知道,谁对原主好,谁是仇人。

哼哼。

只是,纵然是两世记忆,这记忆,也仅仅局限于十岁之后,

十岁之前,是空白的。

对于这一点,苏清刚刚穿越来的时候,问过她的贴身婢女福星,悲催的是,和她同岁的福星,同样不记得十岁之前的事。

苏清总结,十岁之前,一定有问题,就是没人给她答疑解惑。

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盛世美颜,福星就女扮男装奔了进来,“主子,了不得了,碎花楼新来了个姑娘,貌美肤白,腰细腿长,再有半个时辰就要登台唱曲儿了!”

苏清收了目光,“消息准确?”

福星眼底闪着急切的亮光,吞了口口水,“准确准确,侯爷亲口说的!小的已经让人去给主子预定了第一排的位置,但是碎花楼的规矩,演出开始前一刻钟人要是不到,位置就价高者得,主子,快点!”

火烧眉毛!

“走!带好打赏的,别丢爷的脸!”

“准备好了,就等主子您挪步了!”福星将一个钱袋子在苏清面前晃了一下。

原主从落娘胎,就被对外宣称,是个儿子。

这天底下知道她是女人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福星,另外两个,就是她爹娘,再无他人。

至于爹娘为什么要她女扮男装,苏清实在难以猜测,她爹娘的脑回路和正常人不大一样。

而她女扮男装的跟班福星,脑回路就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出门之前,苏清先去给她爹平阳侯请了个安。

平阳侯苏掣的书房。

苏清进去的时候,苏掣也正打算出门,见她进来,顿了步子,和蔼可亲笑道:“穿这么精神,去哪?”

苏清笑道:“爹,我打算去逛青楼。”

苏掣一脸欣慰的笑着点头,“去青楼好啊,银子够不?不够让你娘给你拿点。”

苏清笑道:“够,够,今儿一早娘听说我要去赌坊,专门给我送了一千两,我的技术爹您也知道,现在兜里有两千两。”

穿越过来三年,苏清早就入乡随俗,适应了她脑回路奇葩的爹娘。

平阳侯府是武将世家,她爹平阳侯掌管二十万大军。

对于武艺和兵学,她爹对她一向要求严格。

功夫不能懈怠一日,战场上,攻城略地,必须做到能征善战骁勇无敌。

不过,更严格的是,下了战场,回到京都,必须做到:除了玩什么都不感兴趣,除了正经事什么都做!力争顶天立地第一纨绔!

……

“爹,听说南梁使臣最近要在京都住下,儿子出来进去,难免和他们遇上,如果……”

苏清话没说完,平阳侯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笑着拍拍苏清的肩膀,“我平阳侯的儿子,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国家大局,不用你费心,你就踏实玩你的,人生能有几回少,此时不玩何时玩。”

有了这话,苏清心里就有谱了,“行,爹,那我逛窑子去了。”

“去吧,好好玩,钱不够了让福星回来取。”平阳侯谆谆叮嘱。

如果是刚刚穿越来,苏清听了这话,怕不是要一个跟头栽出去,如今已经坦然了。

京都繁华,此时又是暮色时分,烟花巷一带,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主子,前面围了好多人。”福星抬手指了前方不远处,“去瞧瞧不?”

作为第一纨绔,有热闹岂能不瞧,做人要踏实,不能浪得虚名。

“大人,您就放了她吧,草民就这么一个闺女,大人,我给您磕头了。”

一个老汉跪在地上,砰砰的磕头,额头一片血肉模糊,不知道求了多久,嗓子嘶哑。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

他身边,撒了一地的花儿和一只被踩烂的花篮。

三个锦衣玉服的男子,一个立在那老汉头前,抬脚朝着那老汉肩头一脚蹬出去,“滚,老子看上的女人,是她的福气。”

说完,丢出一块碎银子,“算老子买的你闺女。”

老汉被他一脚蹬翻在地,银子滚到老汉手边,老汉忙缩了手,顿了一瞬,却是站起身来,“我不要银子,你把闺女还给我。”

老汉赤红着眼,看那男子。

他闺女被那男子身后的两个男子钳制着,一边哭,一边挣扎。

那男子丢出银子原本要走,看那老汉竟然站了起来,嘴角噙了一抹冷笑,朝老汉道:“怎么?老子要是不还,你还要和老子拼命不成?”

那老汉一言不发,牙齿将下嘴唇咬破,鲜血渗到牙齿缝里,下垂的手,紧紧捏拳,青筋毕现。

那男子上下扫他一眼,冷哼道:“老子提醒你,别送上来找死,老子今儿心情好,不想打死人。”

“我就这么一个闺女,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活着做什么,我和你拼了~~~”沉默的老汉,突然爆发,如一头疯牛一样朝那人扑过去。

只是,他才朝前冲了一步,衣服后领子就被人拽住,他步子一顿,惊愕回头看。

苏清略一用力,就把老汉拖了回来,不及老汉开口,苏清上前一步,朝那男子道:“怎么?当街抢人?”

男子上下打量苏清一眼,见他锦衣玉服,知道出身不差,却也鄙夷冷哼道:“少管闲事,我的事,你管不起。”

苏清弯腰捡起一支花,放到鼻尖嗅了一下,纨绔之气侧漏,却是转眼甩手将花朝那男子射了出去。

不偏不倚,花直中男子的胸口。

被花儿砸中,他身子忍不住一颤,一口腥甜就涌上嗓子眼。

竟然被一朵花打的吐血?

这要是真吐出去,脸还要不要了。

男子捏拳将那口血生生咽了下去,怒目瞪着苏清,“老子是南梁使臣,你们大夏朝的皇帝,见了我都要三分客气,你居然敢对我动手?”

咽下一口血,到底嗓子眼不舒服,咳嗽了一声,那男子继续。

“坦率告诉你,我身后的,可是我们南梁顶级高手,你痛快给我跪下赔个不是,今儿老子大人不计你小人过,要不然,老子就是打死你,你们大夏朝的皇帝也不敢放个屁。”

轻蔑冷哼一声,“退一万步讲,就算你占了上风,一个袭击外宾使臣的罪名,就够让你们大夏朝皇帝将你满门抄斩。识相的话,你就和他们一样,老老实实当你的缩头乌龟去吧……”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