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之红莲在线阅读

魔界之红莲

笔间流年1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74.5万字

天师玉璃,人间第一逍遥人。天生神眼,能窥破世间万象,直抵本心。为人通透,无欲无求。剑术第一,道术第一,人间降妖伏魔第一天师。
但在他的身上,有一个无人所知的秘密。
一朵红莲,生在他的心间。往事尘封,层叠交错。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红莲业火

第一章红莲业火

从前,很多年以前,在人间与妖界之间有个天枢国。

天枢国与别处不同的是,别处人间寺庙供的是道家与佛家的神仙,朝堂讲的是儒家规矩,可天枢国从皇宫到平民皆以妖族为尊,皇室重地紫宸殿供奉的更是妖尊与十六大世家的家主。

今天天枢国上下张灯结彩,正是半妖叶容君登基的日子,其父妖界至尊叶芊语亲至。

新君当众宣布罢朝三日大宴全国,一时间好不热闹。

是夜,华灯初上,满城灯火辉煌,五彩缤纷的烟花次第升空,礼炮轰鸣,响彻天际。

与这份有些吵闹的热闹相比,天枢国皇城正中,九重高墙围住的所在,富贵华丽的紫宸殿显得相当冷清。

灯光如昨,三重宫墙外的华灯将这昔日辉煌的殿宇压得黯淡了些,烛影摇曳间长孙素娥扶额坐在几案前翻阅竹简。

一连三天,紫宸殿都不曾有宫人进出,亦不曾有人送来任何吃食与水。

朱唇早已经干得裂开,渗出血丝,腿也已经因为腹中饥饿而有些发软,而眼前的竹简也因为常年累月的翻阅而被摩挲的异常光滑。

可眼睛却不觉得有些朦胧了,这视物不明的恍惚,令她想起从前。她十四岁之前,是个天盲。

十四岁,想到这,她仿佛又闻到了那满园的梨花香气。

今年,这院中的梨花似乎没有开。她暂且不知,这院中已经没有梨树了,又怎么会有梨花开呢。

当喧闹的礼炮声在殿外响起时,她算了下日子,是了,三天前宫人来告辞的时候说过,新君即将即位,长公主君玉蓉说人手不够用,将她这紫宸殿中伺候的宫人全调走了,连四个自幼跟随的琴侍也调去校坊编舞去了。

六十年了,二十岁时的誓言还响在耳边,当天的情形尚且历历在目,说好的生生世世只爱她一人,思及此苦涩的滋味在唇舌中蔓延。

最后一声礼炮响过,耀目的光华在天际闪过,一阵金色的雨在都城上空飘洒。

这熟悉的声响令长孙素娥侧目,透过窗,她在一片朦胧的光圈中依然清晰的看见那金色的雪花。

这是妖界特有的烟花,名为漫天金雪,她曾经在她与叶芊语的订婚礼上见过。

金雪落地之后,是片刻的寂静,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清晰。

长孙素娥理了理妆,算算时辰,是他来了么?不对,不是他,他都是一个人来。

听这声音,来的人似乎不少。

脚步声停在殿前,接着钥匙打开铁锁的声音,长孙素娥微皱了下眉:她竟然被人锁在了这殿中,此时有人开门,她才发觉。

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身大红宫妆的君玉蓉拖着华丽的长裙迈过门槛,她在门口静静站了会。

长孙素娥一直扶额微皱着眉头,只道是宫人回来,见周围依然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肃穆,她才轻轻放下胳膊,抬起了头。

见她动了,一直望着她的君玉蓉立刻迈着大步向她走去,轻笑着说:“瞧你刚才那一动不动的样儿,我还当你死了呢。”

长孙素娥没有看她,也没有说话。

就算是逃避吧,这些年来,她都不想再见她,更不想听到她的任何消息。

或者,不知道便当做没有发生过吧。可是,她毕竟亲眼见过亲耳听过。

“知道今天登基的新君是谁么?”君玉蓉在她面前坐下,看见她憔悴不堪的面容时,脸上闪过几丝快意,语调中分外的得意,“你一定想不到,不同往例,今日登基的不是我的大哥,而是我的儿子!知道吗,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君玉蓉乃是天枢国的皇太后了!”

眼前是一片朦胧的光圈,可她依然能看清这个人艳丽夺目的面容。

她轻笑一声:“是吗?可是纵然你做了天枢国的皇太后,在面见本宫时,似乎也要行三跪九磕的大礼,你身为皇亲,不会忘了面见妖族尊后时的礼仪了吧?”

“你们不过是订婚,尊上根本就没有迎娶你!”君玉蓉的面容一瞬间扭曲,但她旋即又调整好了面容,依然是艳丽夺目的姿态,“是,尊上说过要迎娶你的。六十年了,尊上一定不会忘记与你的约定的。你在这继续做你的千秋大梦吧,我的妖后娘娘!看您这样子也熬不了几天了,对了,到时候用我给您收尸不?”

她听了微微一笑,唇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更多的血渗了出来,努力保持着得体的仪态,微笑着说:“他会来看我的。当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便是尔等的死期。”

君玉蓉听了回她以微笑,“啪”的一下一巴掌打在长孙素娥脸上,笑着说:“娘娘,本宫这一巴掌只是为了打醒你,不用谢我!”说完霍然起身,笑容如蜜:“他不会来看你的,因为,他根本不爱你。”

看着这袭红扬长而去的背影,她木然的将唇角的血痕抹去,在他面前,她是否太过隐忍?

厚重的殿门被推上,陌生的宫人在殿外按步就班的就位,殿内依然只有她一个人。

“可他不爱你。”

“不过是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罢了。既然对方不爱,你何必强求?过好你自己的日子不好么?”

“两情相悦能相守到老,固然是一段佳话。可这世间因果变迁,若所爱之人变了心,也无谓强求。放下便能心安,何必为了一个滥人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

“报复又能如何?杀了他又能如何?”

这温和的嗓音是谁的,这字字句句在心间敲打。身边没有人,可这声音这令人莫明熟悉的声音,来自何人?

“记恨他,只是不想忘了他。你不懂,失去爱,我便失去所有。这种感情,你不会懂。”是谁的声音如此悲苦的在控诉。不,这不是自己的声音。可是心,却为何如此疼痛。

“所有背叛爱情的人都该死!”有人在耳边咆哮。

她撑着胳膊勉力起身,想要取一只檀香焚上。这六十年,每每心乱如麻时,她便会点上一枝檀香。

“感情是无用的东西,爱恨纠葛会使人心崩坏。如今,尔可曾后悔?”威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晃了晃头,将脑海中这个声音赶走,不,爱情是这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崩坏的人心是人的问题,与爱无关。

“难道你不恨么?”那声音问。

她皱着眉,心猛的缩紧,一丝血自唇角溢出,她,终究还是恨了。

梨花树下,朦胧的光圈渐渐清晰,叶芊语的身影、叶芊语的面容都那样动人,他问:“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怎么办?”

可惜,还没有等到她后悔,这个当着天下人当着妖族众家主宣布生生世世只爱她一人的却变了心。

“你终究还是后悔了。”那令她铭心刻骨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她勉强直立起的身子无力靠在香案上,四顾之下,周围没有人。

娘亲说过的,人在大限将至之时,会产生诸多幻象。

他没有来,没有人来。

手中紧紧握着檀香,视线渐渐在黑暗中沦陷。是灯熄了么?下一刹,眼前又亮了起来,在繁花飘落的半空之中,叶芊语执着她的手说:“我叶芊语生生世世只爱长孙素娥一人!”

可是耳边,她听见他说:“长孙素娥真的是太无趣了。”

太无趣了……一声声的在耳旁回响。

“难道你不恨么?”这声音在心中无限放大。

漆黑的时空变做了暗黑色,略有些阴冷的秋天变得炙热起来,在这炙热的红中,开出朵朵红莲,红莲朵朵上,却幻出另一个人的身影,是他的模样。今天,他为何没有来?为何,在生命最后一刻,在这一片鲜红之中,自己看见的是他的脸?那这痴痴枯等的六十年,她等的究竟是谁?

爱上叶芊语,真的是我错了么?轰的一声,红色的火舌席卷整个紫宸殿,将一切挟裹,令万物成灰。

天枢国新任皇帝叶蓉君登基第一天,国灭。据说天降红莲业火,令整座王城化为灰烬。大火整整烧了七七四十九天,因为国人大都宿醉,逃出者凡几。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