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钟情在线阅读

一念钟情

花时玖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 15.3万字

8.9分 521人评分

当年她遭遇背叛,踟蹰街头;当年他风流倜傥,游戏人生;他们在生命短暂的时光里匆匆相逢,她救下他后便不知所终,自此他便坚定执著地守候爱情。多年以后,他已在商场中叱咤风云,她像是丢掉水晶鞋的灰姑娘,终被王子寻得芳踪。当年的邂逅她早已忘记,重逢后他却开始精心布局。他步步为营,设下情网,只等她被打动;她始终逃避,认定他玩世不恭,不肯敞开心扉。

品牌:爱悦读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

本书数字版权由爱悦读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一见倾心

颜青是被顾泽宇给闹醒的。睡眼迷蒙地望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凌晨一点。

“顾泽宇,你给我起开!”

她没有好气,伸手去推胸前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却被他握住手腕,顺势缠在自己精壮的背上。

“起开!我要睡觉。”

顾泽宇粗喘着抬起头,笑得极其荡漾,“乖,你睡你的,我做我的。咱们两不耽误。”说完便一口含住了她小巧的耳珠儿。

“啊。”颜青惊呼着浑身战栗,然后开始羞愤地闪躲,“浑蛋,你烦不烦人啊你!”

挣扎中,尖利的指甲无意中划过他的胳膊,带掉了一小块表皮,立刻有殷红的血珠渗出。

顾泽宇动作一顿,疼得皱眉吸气:“颜青,属猫的是不是!”

“活该!”颜青在他身下瞪眼挑眉,真真是像一只炸了毛的猫,“现在你该知道了,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真的‘不要’!”

顾泽宇看她那样忍不住嗤笑,“我只知道,你这女人是真的喜欢‘口是心非’!”然后,他便无情地镇压了颜青所有的反抗。

第二天是周六。

顾泽宇放大假不用工作,可颜青却还要大清早跑去公司卖命。

闹钟响起的那一刻,她连杀人的心都有。看着身侧的人依旧睡得香甜,她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抬脚狠狠踢在了顾泽宇小腿上。

都怪他!昨晚把自己折腾个半死,害她今天身上像是散架了一样难受。

顾泽宇痛醒,带着浓重的鼻音抱怨:“怎么起这么早?”

“有份案子要赶。”

“大周末的也不休息。挣得不多累的要死,破工作干脆辞了算了!”

“我可比不起顾总财大气粗。没这破工作,我就得去喝西北风了!”

“我养着呗!反正我财大气粗。”

颜青瞥了她一眼道:“敬谢不敏!”说完转身继续收拾,却被忽然起身的顾泽宇一把拉回床上,压在了身下。

“颜青,我是认真的!”

“‘贞’子的‘贞’?”

“死丫头,非得和我作对是不是!”他咬牙切齿,手已经开始极副技巧地在她腰间揉捏起来。

她不为所动,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轮廓俊逸的脸庞,目光中似乎别有深意,直瞅得顾泽宇浑身发毛。

“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

颜青眼神逐渐幽深,手指抚上他的额头,然后缓缓划下:“顾泽宇,你说,是不是‘由性开始的关系,终究也会因性而结束’?”这句话是她前几天无意中在某本言情小说上看见的。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颜青忽然觉着用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十分贴切。

顾泽宇脸色发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颜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颜青眨了眨眼:“没什么意思。”然后便一脸淡定地推开他,起身进了浴室。

徒留顾泽宇一个人半躺在床上,满肚子火气无处发泄。

颜青第一次见到顾泽宇,是在酒吧街的某家夜店里。

那是朋友的生日聚会。

颜青的酒量不深,可醉意上来的却很慢。众人快要东倒西歪的时候,她还只是有些微醺。包厢里乌烟瘴气、喧闹震耳,吵得她头晕恶心,便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包房,独自躲进了吧台的角落。

外面似乎也没清净到哪儿去。颜青眼前光影重叠,有长相轻浮的男人过来搭讪。她礼貌拒绝,对方却无赖纠缠,甚至有绝不罢休的意思。

就在事态向不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臂揽住了她的肩膀,绅士且十分恰到好处地将她整个护进了怀里。然后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浓浓的温柔和宠溺:“一闹别扭就四处乱跑,存心让我担心是不是!”

颜青惊愕过后明白过来,便配合地不说话,只把头埋在男人胸前,任由他搂着自己离开了。

“我送你?”出门时,男人在她耳边低低问了一句。

颜青犹豫了。理智告诉她,半夜三更和一个陌生男人同行,绝对是一件危险的事。可偏偏此时酒劲儿已渐渐上来,她连脚步都开始有些不稳。一个醉酒的单身女性独自坐计程车,貌似也是存在着相当大的危险。

对方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放心,就算我现在把你卖了,也不会有人敢要的!”说完便将她拖到了自己的车前,指着车玻璃低笑道,“你自己看看!”

漆黑的车玻璃隐约映出了她的脸。脸上的妆大概是刚刚在包厢拼酒时花掉的,花花绿绿,堪比调色盘,再加上披散了一肩的长发,半夜走在大街上真的有吓死人的功力。

颜青尴尬不已,急忙拿出纸巾,拼命地在脸上擦拭着来掩饰自己的窘迫。

男人见她那副样子,戏谑地一笑,拉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问道:“这位小姐,现在我可以送你回去了吗?”

颜青看了他一眼,这次没在犹豫:“河西路嘉园小区,谢谢。”

后来,颜青醉意渐浓,竟然迷迷糊糊地在车上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她发现男人的西装外套盖在她的身上。

车子已经在在她住的小区里停了有一会儿了,驾驶位置上的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窗外的某处,在颜青醒来时似乎有感应一般转过了头:“醒了。”

颜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竟然睡着了,耽误你这么久实在抱歉。”

“没关系,两个小时而已。你睡得也不是很久。”

“呃……”颜青的脸更红了,把身上的西装外套递给他时异常诚恳地对他说道,“今天,真的是很谢谢你!”

男人勾起嘴角,眼睛里的光亮似乎带了几分轻浮,却一闪即逝:“那你准备怎么谢我?”

她一惊,来不及反应就听见对方低低地笑道:“我叫顾泽宇,能否有幸知道小姐的名字?”

颜青并不想把名字告诉一个陌生人,于是皱眉停顿了两秒:“何小青……”然后低低说了句“再见”,便急匆匆推开了车门。

顾泽宇看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摇头失笑,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点上颗烟,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在他刚刚启动车子,正准备掉转方向盘的时候,那抹纤细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了视线里……脚步匆匆,甚至带了几分仓惶。

他不由得惊诧,还不等下车去迎,那身影就已经拉开车门,重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动作迅速流畅得像是受过专业训练一般,直叫顾泽宇瞠目。

颜青喘息着,身体隐隐有些发抖。她转头看向驾驶位置上的人,目光中带了乞求:“能不能快点儿离开这里?”

顾泽宇点点头,虽然心中疑惑,却也只是轻声问道:“你想去哪儿?”

“随便吧。谢谢你!”

他勾唇一笑,脚下油门儿一踩,车子箭一样冲向了主干道。

最后,两人去了顾泽宇经常光顾的一家酒吧。

一路上,颜青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到了地方,她不管身边的顾泽宇,直接往吧台前面一坐,要了整整一打扎啤,一瓶接一瓶的闷头往肚子里灌。

终于,在她喝完最后一瓶,胡乱地挥手招呼酒保“再来一打”的时候,顾泽宇一把轻握住她的腕子,拦住了她:“别喝了。我可不想半夜送你去医院。”

颜青看着他,眼神由陌生到惊讶:“你怎么还没走呢?”

“唉,何小姐……你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过河拆桥吧!”

“何小姐?”颜青迷茫地指着自己鼻子,“你在叫我?”然后鄙视地看了顾泽宇一眼,“你这人可真是,连人姓什么都记错!我姓颜,叫颜青。记住啊,颜青,不是何青!”

“好,颜小姐。”顾泽宇顺从地更正,漆黑的眼睛忽然变得深邃,“能告诉我,你刚刚那么慌张,是为什么吗?”

“刚刚……刚刚……”颜青抬头,望向灯光迷离的天花板,似乎在竭力回忆着什么。

“是遇上了什么坏人?”

“坏人……”她扭头,忽然凑近他,表情变得神秘,“我告诉你啊,你可别告诉别人。我是遇见鬼了!”说完便扶着吧台,自顾自地“咯咯”笑了起来。

这笑声让顾泽宇觉着刺耳。他看着笑得东倒西歪、眼角带泪的女人,不知怎的,忽然觉着浑身燥热。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他伸手去扶她,却被她猛地挥到了一边。

“我没醉!”

“好,你没醉。”顾泽宇起身,这次干脆把人从高脚椅上提溜起来,半揽住她的肩膀,“没醉也该回去了。”

“我不回去!”颜青口齿不清地大声嚷嚷,“你放开我。放开,听见没有!”

“没听见!”顾泽宇握着她胳膊的手捏的更紧,不容分说地往外拽人,“走,我送你回去!”

“我不走!”颜青身子下坠,边踉跄着脚步往后挣,边拍打他的胸膛,“我说了我不回去!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你放开我!”

“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

“流氓!混蛋!非礼啊……非礼……”

尖锐的声音淹没在震耳的音乐声中,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却清清楚楚地传进了顾泽宇的耳朵里。

他蓦地转身,手上一个用力把颜青拉近胸膛,死死控制在怀里。

“流氓?非礼?”顾泽宇对上她惊慌失措的眸子,低笑出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颜青强自镇静着,仰着身子尽量让自己和他拉开距离,“放手,我要回家!”

“回家?”顾泽宇嗤笑一声,表情越发邪气,“我给过你机会的。你现在反悔,是不是有点儿晚了?”话音未落,已经狠狠吻上了她娇艳的双唇。

怎么和顾泽宇去的酒店,已经不记得了。

疼痛来袭的那一刻,颜青脑海里闪过一丝清明。然后,她清楚地看见顾泽宇眼中写满的诧异和欢喜。

颜青心头涌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然后她忽然弓起身子,揽住了顾泽宇的肩头,从被动接受变成了主动攻击。

她想,她是真的疯了……可疯了又怎么样,就算是她从这个世界消失了,那个人也不会回到她的身边。不过还好,至少这样漆黑冷清的夜里,还有个人陪她一起发疯,哪怕只是个陌生人,哪怕今夜过后就各奔东西,也总好过她一个人独自悲伤。

乌烟瘴气的包厢里,顾泽宇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望着角落里的罗马石柱,越想越觉着心里憋屈。

恒兴年前开始进军新能源领域,现在正到了关键时刻。这小半年他跟上了发条似的,忙得脚不沾地,连和颜青腻歪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前一段连轴转赶进度,好不容易挤出两天时间,就是为了能和颜青一起享受个二人周末。

可谁承想颜青竟然加班,让自己成了孤家寡人,这什么事儿啊。

正郁闷着,肩头忽然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哟,二少爷!什么时候走忧郁路线了!”韩钰峰端着两只酒杯,挤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把其中一只酒杯递到他面前,“来一杯?”

顾泽宇摆了摆手,继续一脸苦闷状。

“唉……”韩钰峰叹了口气,直接把酒杯塞他手里,“你这不喝酒也不泡妞儿的,来这儿干什么?干脆庙里去得了!”

“你当我乐意来?!”顾泽宇斜他一眼,转身子放在了桌上。颜青最讨厌酒味儿,偏偏鼻子还特灵,一星半点儿都能闻出来。他等会儿还得接人大小姐下班,共度好时光呢。可不想晚上再被嫌弃了。

韩钰峰这下可被膈应着了,伸手掐他的脸:“你还是顾老吗,不会哪儿跑来的山寨货吧!”

“起开!”顾泽宇拿下他的爪子,握在自己手里拍了拍,语重心长道:“孩子……这是好男人的必备品质!你好好学着点儿,啊!”

韩钰峰毫不留情地戳他的伤口:“好男人颜小妞儿怎么不给你名分?”

顾泽宇黑着脸轻咳一声,然后看着牌桌上那群人岔开了话题:“哟,那兄弟眼生啊!”

“你就是上辈子欠了人家的!”韩钰峰轻嗤,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哦,冯哲妹夫。”

顾泽宇‘嗯’一声,有些漫不经心。

冯哲妹妹结婚的时候,他人在国外没赶上。可说起冯家这女婿,在他们圈儿里算是小有名气。本来是家世背景很普通的一个人,偏偏就倾倒了冯家那个眼高于顶的大小姐。连冯家二老,对这个女婿也是十分满意。

不过顾泽宇心里对此人却很不屑。像这种人,不是品格高尚,能力过人。就是相当会趋炎附势、阳奉阴违。不管是哪一种,都让他不待见。好男儿志在四方,不愁没有出人头地那天。何苦先娶个千金小姐,弄个“凤凰男”的名声。

韩钰峰见他那样儿,忍不住开了口:“泽宇,你还别拿这人不当干粮。冯小四眼光不怎么样,不过挑的男人倒是不错。这兄弟也是真有两下子的!”

顾泽宇仍旧一脸不屑。

“‘华美’的竞标案,就是他做的!”

“我就说嘛,那次冯家背后一定有高人,那案子做得的确漂亮,典型的以最小成本博取最大利益。”

“想不到你小子也有夸人的时候。”韩钰峰在他肩膀上轻捶了一下,“冯哲无心经商,据说冯家二老有意培养他做接班人呢!”

“哟,真的假的,那这兄弟可是真有两下子。”顾泽宇惊讶,也来了八卦的心思,“来,赶紧的。还有什么内幕,都给哥哥说说。”

“去你的!”韩钰峰忍不住踢他一脚,“没什么内幕。我就知道这人是两年前刚从美国回来的,叫穆成吧……”

“你说他叫什么?”顾泽宇脸色有些晦暗,“穆成?”

“对,穆成。据说当年可是A大的风云人物……哎,你家颜小妞儿不是也A大毕业的吗,会不会和他认识?”说着露出一脸坏笑,“估计当初迷倒不少小姑娘,没准儿颜小妞儿还是其中一个呢。”

“你说够了没有!”顾泽宇沉声打断了他,眼神颇有些凶狠,吓得韩钰峰一愣。

“泽宇……”

“你慢慢喝吧。”顾泽宇猛地站了起来。

“哎?你这是怎么了?”

顾泽宇摆了摆手,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出了包厢。

他觉得心里不舒坦,想找人打一架!

穆成这个名字,是插在他顾泽宇心头的一根刺。而且,他还知道,那同样也是颜青心里的一根刺,比他心里的还深,还疼。

因为,就在他第一次拥有颜青的那个晚上,她在半梦半醒间,呢喃的始终只有那两个字——穆成。

顾泽宇到的时候,颜青已经等在了路口。

路灯下的女人,身影被拉得长长的。黑色的薄呢大衣,背包斜挎在肩上。一手抱着个文件夹,一手举着手机正和什么人通着电话,连他的车子开过来也没发现,直到人到了近前才意外地愣了一下,匆匆说了句:“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改天再说吧。”便挂了电话。

听出她语气有些不耐烦,顾泽宇挑了挑眉:“小姑奶奶,谁又惹你了?”

颜青皱眉,咬牙切齿地说道:“没什么,就是我妈‘更年期综合征’又犯了,不找我麻烦她闹心!”

“嗤……”顾泽宇看着她那奓毛儿的样子忍不住轻笑,“有这么说自己亲妈的吗?”说着拉过她冰凉的小手儿握在自己手里搓着,心疼地埋怨,“怪冷的天儿,怎么也不知道多穿点儿。冻坏了也不怕我心疼!”

指尖上的温暖蔓延,颜青舒服地眯起眼,不客气地把手伸进了他袖子里。

顾泽宇激灵了一下,干脆解开风衣扣子,把她整个人都包住裹进怀里:“晚上想吃点儿什么?”

“随便吧!最好是热乎乎又清淡的。”

“西塔那边新开了家私房菜馆,还不错。去试试?”

“西塔……”颜青皱眉,实在觉得太远。她这一天赶进度累的要死,就恨不得马上扑到床上,再也不起来,“要不咱回去下点儿挂面或者煮点儿粥吃得了,又快又省事儿。”

“别介啊。”顾泽宇两眼冒星星,做委屈状,“咱都多少日子没正经在一起吃顿饭了!青儿……好青儿……”

颜青最受不了他来这一套,翻了个白眼儿赶紧阻止他继续卖萌:“行行行,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话音刚落脸上就湿漉漉地被他啃了一口:“还是我家青儿最好!”顾泽宇春光灿烂地笑,正要低头含她的双唇,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顾泽宇皱眉,犹豫了一下才接起:“喂……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挂了电话拍了拍西裤口袋,然后对颜青说道:“青儿,咱得先去一趟江南会所,然后再去西塔。”

“你有事?”

“没有正经事儿。刚光顾着和那群人神侃,钱包儿忘那儿了。”

颜青看着他,不语。

顾泽宇明白颜青是不想他那帮“狐朋狗友”知道她的存在,他又何尝没有顾忌?颜青心中的人始终都在,自己千辛万苦才走进她的生活,把她冰冷的心稍稍焐热,不想因为颜青与穆成的重逢而功亏一篑。可公司机密保险柜的钥匙在他钱包暗层里,如果被人发现后复制一把,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要不……你先去拿钱包,我自己打车回家好了。”老半天,颜青终于缓缓出声,同时退出了顾泽宇的怀抱,拢了拢衣襟。

“说好一起吃饭的,颜小青!”顾泽宇一把拉起她的手腕,“你车上等我一会儿,我拿了钱包就出来。”说完不容分说地把人拖进了车里。

临下车的时候,顾泽宇在颜青头上轻轻印了一吻,“马上回来,两分钟。”

可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车子的发动机一直开着。空调制热,总有股似有若无的汽油味儿萦绕鼻端,搅得颜青胃里也开始跟着七上八下。

颜青把窗户开了条小缝儿。冷风入内,吹得她一个激灵,顿时头疼欲裂。于是干脆推门下车,站到台阶前面,然后看着会所外面金碧辉煌的装修忍不住暗暗“运气”。顾泽宇这男人还真是属驴的,野出去就不回来了。估计里面定有美酒佳人,温香软玉,让他乐不思蜀了。

正想到这里,就看见“顾野驴”众星捧月般被一群人簇拥着,已经缓缓走过大堂。

颜青打心眼儿里不想和他那群朋友照面儿,微愣之后,第一个反应便是赶紧闪回车里。只可惜有人眼尖嘴更快,不等她动作就已经看了过来,故意放高声音道:“哟,这不颜青吗?和泽宇一起来的?怎么也不进去坐坐?”

顿时引得一群人纷纷侧目围观,探究、狐疑、兴味、惊讶……千奇百怪。

颜青被盯得不自在,僵直着身子看向说话那人,心里咬牙切齿面上却还要笑得如沐春风:“韩局,好久不见了!”

顾泽宇这群狐朋狗友当中,就只有韩钰峰对他俩那点儿破事儿知道些,并且颇有微词。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卖白菜一样地吆喝她,百分之一百二十是故意的。可人家是税务局高层,颜青自知得罪不起,只能忍着了。

“的确好久不见了!”韩钰峰点点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在收到顾泽宇警告的眼神后乖乖闭了嘴,改为标准的微笑。

顾泽宇警告完韩钰峰,等看向颜青时目光已经从冰冷犀利变得柔情似水,他浅浅地冲她笑着,声音无比地低沉缠绵:“青儿……着急了?”。

于是,所有人的眼光更加热切了。

顾泽宇就在这热切的眼光下两大步走下台阶,旁若无人地把颜青揽进怀里搂了个严实:“外面冷,怎么不在车里等着。”

周围的空气似乎有两秒钟的凝滞,而后便是此起彼伏地口哨声和起哄声……

顾泽宇笑得更加春光明媚了,颜青却只觉着心里堵得慌……让他俩的关系在这群人面前曝光就已经够要命儿了,现在还这么在人前大秀恩爱,有必要吗?估计明天闹开了就得有人说她攀高枝钓金龟婿。这还是好听的,不好听估计连她被公子哥儿包养的话都能传出来。他顾二少流连花丛名声在外,没什么好在意的,可她还要混呢!她脸皮没他那么厚,当不了防弹衣使的好不好!

颜青恨恨地抬手去推他胸膛,却发现顾泽宇搂得更紧了。正要掐他肋间,就听见低低的男声飘进耳朵里,似乎带着撒娇的请求:“青儿,当着这么多人好歹给我点儿面子好不好!我保证他们回去都守口如瓶。”

她无奈,放弃反抗的同时却又不甘心,只好愤恨地在他怀里转头,将视线投向别处。然后,就在那一瞬间,灯火阑珊处熟悉且陌生的脸庞映入清澈的瞳仁。

颜青身体一颤,脑中一片的同时,只觉着心口处微微刺痛……穆成……

颜青有一种预感,那晚惊鸿一瞥的重逢后,穆成会找上她。只是不曾料到,他竟然来得这样迅速。

公司门前的台阶下,他缓缓抬头,明亮的眸子注视着她的,笑得仍旧那般温润:“小青……好久不见了。”

颜青怔愣,然后似乎失语一般看着他。

深秋傍晚的马路上,叶子金黄的梧桐树,低调的黑色商务车,还有逆光而立的高大男人。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而赏心悦目,却让颜青心头涌起某种类似难过的情绪。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声音。只可惜,眼前的人,再也不是那个只为了吃一碗她喜欢的米粉,就骑着单车载着她穿越半座城市的少年了。

“穆成……”许久之后,颜青终于找回自己声音,“是啊,好久不见了。”短暂的停顿,她的语气转而变得讥诮,“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穆总?您现在可真是神通广大啊,连我这么个小人物都能这么速度的挖出来!”然后便掉转视线,不愿再看他。

自从两个人彻底分开之后,她就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有共同交集的朋友也不再联系,甚至连玩儿了许久的人人网账号也注销了。

穆成看着她冷淡的侧脸,眼中却闪过一丝暖意:“小青,你知不知道,每次你进入防备状态的时候,话就会变多,而且语速也会是平时的两倍。”说着他愉悦地笑了起来,“不过谢天谢地,我还以为你会像前天晚上那样,当我是空气。”

前天晚上。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是如何能够麻木了自己,将他完全视作路人的。是真的无所谓了,还是因为有顾泽宇一直守在身边。

顾泽宇……颜青眼神逐渐恍惚,忽然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

“小青?”穆成轻轻唤回她的思绪,眼中有一闪而过的黯淡。

“你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叙叙旧?”

“没这个必要。”颜青勾唇,笑得礼貌而疏离,“不愉快的东西,我并不喜欢记得太久。”说完便绕过他,缓缓走下台阶。

然后,两人擦身而过时,她听见他沉重的叹息在耳边响起,“小青……离开顾泽宇吧。他不适合你!”

颜青顿足,猛地扭头,看着他的目光里带了一种近乎凶狠的情绪:“他不适合我?那谁适合我?你吗?”

“小青,我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哼!”

“你们两个,从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们两个是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与你无关!”

“小青,就算我们分开了,我也总是希望你好的!顾泽宇花名在外,再加上那样的家世背景,他能对你有几分真心?你和他一起,一个不小心就会身败名裂!”

“是吗?”颜青眼中露出一丝鄙夷,“你怎么就知道他对我没有真心?怎么了穆成?就许你娶了豪门千金飞黄腾达,难道我就不能钓个金龟婿?”

“颜青!”穆成低吼,眉宇间有隐忍的怒意,“你恨我我知道!可是我不能眼看着你吃亏,你知不知道,顾泽宇……他一直有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阅读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