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学神大人在线阅读

早安,学神大人

二月榴

短篇 / 短篇小说 · 21.2万字

9.5分 83人评分

靳夏末是准备报道的大一新生,而江子聿则是学校的传奇人物,不止长相出众,且年纪轻轻就斩获过国内外几项大奖,全校师生几乎都引以为傲。
谁知开学第一天,她就将鞋砸到了这位学神清隽的脸上,从此开启了虐狗式日常……
告白篇:
“江大神,追女孩子呢,绝对不能像你平时这么高冷的。喜欢嘛,你就要大方地说出来让她知道。
我教你哈,你趁她不注意,就这样直接把她抵在树上,这叫壁咚懂不懂?我保证女孩子都喜欢这个调调。”靳同学说着得意地冲他眨眨眼睛。
“壁咚是墙吧?这是树,应该叫树咚吧?”某神却在一本正经地纠正她的措词。
“你管它什么咚呢?总之你要靠她很近,眼睛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让她先接收到信号,然后说出准备好的那三个字——”
“靳夏末,我喜欢你。”接下来的话却被某神截断。
靳同学微怔,抬眸正好对上他近在咫尺的脸……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特别的见面礼

九月,开学季。

津阳医科大学门口人来人往,到处都是拉着行李箱前来报到的新生,以及热情地做着迎接工作的学长、学姐们,场面好不热闹。

“下车吧。”

低调的黑色奔驰驾驶座内,长相俊美的年轻男生仍然维持着扶方向盘的姿势,对后视镜里与他年龄相仿的女生开口,确切地说是他的孪生妹妹靳夏末。

与其它异卵双胞胎一样,他们长得并不像,一个遗传爸爸,一个遗传妈妈,但绝对都是站在人群中拔尖的存在。

女孩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姣好,只是听了哥哥的话,不高兴地撅起了樱桃红的嘴巴,并踢了脚前座,问:“靳骄阳,咱们可是亲兄妹。就算看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的份上,你也该把我送进去吧?”

没错,她已经二十岁了,今天却是作为大一的新生来报道的。虽然她长得本来就显小、青春无敌,但也改变不了她比一般新生大两岁的事实。

其实也不能怪她,只因她当年考上大学之后不久,就生了一场大病,病愈后由于父亲靳名珩十分心疼,就一直没有提起让她再上学的事。

说来这靳夏末本来也胸无大志,非常乐意、并沉迷做一只米虫。反正家里有钱(经营着昕丰市屹立百年的企业),养她一个女娃娃简直绰绰有余,便一直都这样快快活活地过着日子。

怪就怪半个月前的某个晚上,她大半夜睡不着,不小心破坏了爸爸精心给妈妈准备的“小浪漫”。本来也不是很大的事,之前她也不小心撞破过嘛。

谁知父亲大人这次却很震怒,并借题发挥直接将她丢来了这人生地不熟的津阳市。名义上说是不忍心看她年纪轻轻,就这样没出息地准备混吃等死一辈子,还是要多念念书、充充电什么的,说白了还不是怪她在家碍手碍脚。

靳夏末在心里鄙视了自家老爸几十遍后,又哀怨地看了一眼外面的学校,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不然怎么会想到要报医科大学?

五年啊,一想到自己的青春年华就要在这里蹉跎掉,她就觉得生无可恋。

“爸说让你自己进去。”靳骄阳道。

不管是脸上的表情还是语调,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模样。

早知道会这样了。

靳夏末非常不满地瞪他一眼,从小最烦他这个死样子了,偏偏他又拿爸爸来压自己,心里有火也撒不出来,只好气呼呼下了车。

靳骄阳看着她迳自打开后备箱,并将那只充满小女生气息的粉色大箱子拎出来,然后赌气地头也不回往校门走去。垂顺的马尾在脑后一甩一甩的,唇角勾起一抹几不可察的笑纹。

动手发动引擎,拐弯的时候经过她身边,又补了一句:“对了,爸说让你在学校好好历练。并且让我着重提醒你这可不是昕丰市,闯了祸没人给你收拾烂摊子,没事更不要随便回家。”

?靳夏末本来就都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心里不爽到极致,如今听了这些话,火便再也憋不住,脱了自己脚上的鞋便朝他的车砸过去,嘴里骂道:“混蛋!”

只见低调的奔驰已然远去,纵使她使出了浑身的劲儿也没有碰到半分。倒是自己那只阿迪达斯的贝壳头小白鞋呈抛物线状(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后正正好好落在一个提着行李箱,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男生脸上。

靳夏末首先注意到的是他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甚至在阳光下泛着光。因为他正将自己的鞋从脸上拿下来,而之后露出的五官更是出乎意料的俊秀雅致。

靳夏末一愣。

怎么说她家里也有两大美男,天天耳熏目染之下早就已经免疫,然而此时还是被惊艳到了。

直到他清冷的目光朝自己这边投射过来,靳夏末才一个激灵回神,并快速将自己的身子快速躲在巨大的行李箱后。

心里却在打鼓,这男生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上身仅穿了一件白色T恤,下身被一条牛仔裤包裹住在大长腿。打扮休闲,然而只一眼她就敢确定——他一定不好惹!

看年龄好像跟自己也差不多,然而他身上气质清隽、倨傲,呃……怎么说呢?有点像靳骄阳。

臭屁!

她平时最看不惯这样的人了,仗着自己智商比别人高一点儿就看不起人。此时的靳夏末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将从哥哥那里受的气牵怒到这个男生身上来了。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里紧张的同时,又忍不住暗骂自己:靳夏末,不就是道个歉吗?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怂了?

靳骄阳你都不怕,还怕他?

心里这样想着,还没站起来就突然感到腕子一紧,然后整个身子就被一股很大的力气硬拉了起来。

“啊——”

她本来就在出神,不由吓得大叫出声,然后不受控制地朝他跌过去。鼻尖撞进结实的胸膛,她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接着整个人就又被拽开。

一阵类似草木的香味一闪而逝,抬眼便看到男生眉头微蹙,一副十分嫌弃自己的表情松开自己。

什么嘛,明明是他差点害自己跌倒,怎么搞得像自己故意亲近他似的?

靳夏末上前,生气地拽起他的衣摆,低头便在自己鼻子上狠狠擦了一把,之后还认真看了下,嘴里咕哝道:“还好没流血。”

此时江子聿(被砸到脸的男生)纵然再淡定,也料不到她居然会拿自己的衣服擦鼻涕,虽然什么都没有,但他脸上的表情却足够精彩。

须臾,靳夏末才听到阴恻恻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问:“你在干什么?”

“我当然是在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啊?谁让你那么用力的,万一我鼻子撞歪了,你赔得起吗——”靳夏末理所当然地质问,最后一个字落时抬头,更好对上男生的目光。

呃……怎么突然有点冷?

靳夏末下意识地松开他的衣服,一边搓着自己手臂一边嘿嘿陪笑道:“是你哦?”

很好,总算还没忘自己之前做下的事。

江子聿也笑,不过那笑却并抵达眼底,反而让人产生一股想要逃跑的冲动。只是此时两人离得太近,她怕是不好脱身。

靳夏末在心里的权衡的时候,男人的手正好递过来,掌心正是她刚刚丢出去砸靳骄阳的那只小白鞋。

“解释一下!”江子聿的声音传来,言简意骇。

意思也很明白,若是她的答案不能令他满意,那么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靳夏末挠头,觉得此时此刻这个画面真是尴尬极了,脑子却在快速运转着,开口道:“古有潘安过街被掷果盈车,我今天看到同学你顿时惊为天人,直到此时此刻才方能体会到那些古人的心情。这不太激动了嘛,手里也没有别的东西,一时情急就……真的是一时情急啦。”

为了增加可信度,她一本正经地举手做发誓状。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喽?”江子聿问,但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冰冷。

她以为他会信她的鬼扯?

偏偏靳夏末还很认真地点头,然后接着又讨好地问:“所以同学,你长得这么玉树临风,应该不会介意的哦?”

靳夏末这人为达目的向来能屈能伸,只是不知道此时谄媚的模样,真真是与她清丽脱俗的外貌与气质都十分不符。不过她也并不在乎,此时正装作十分花痴的样子,双手合十、崇拜地看着他。

心里却在暗暗祈祷,对方能看在她这么卖力夸他的份上能放自己一马。

谁知男生竟足足看了她几秒都没有说话,那淡漠疏离的模样似乎也并不为所动,这不由让她心里打起鼓来。

江子聿活了二十年,身边的人用形形色色形象也不为过,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孩子。此时的样子明明很狗腿、没有底限,可却让人忍不住想要追逐她眼里掩饰不住的狡黠的光。

“我如果介意呢?你打算怎么办?”他忍不住问,一副非要追究到底的口吻。

没达到目的的靳夏末一楞,因为她还真没有想过怎么办。

“子聿!”

这时一道男生的声音由靳夏末的身后传来,江子聿下意识地抬眼去看,还不曾开口便觉身侧人影一晃。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刚刚还和自己说话的女孩子已经拉起行李箱逃跑。

他正抬步欲追,却被刚刚半路跑出来的“程咬金”拦住。

江子聿的同学兼朋友厉锦程一边接过他的行李一边开口:“大神,你可算来了,今年怎么这么晚啊?”话没说完,便注意到他手上那只小白鞋,不解问:“你这是?”

??江子聿眼睁睁看着女孩的身影如兔子般快速逃窜而去,并快速被学校的人群淹没,不由生气地瞪了厉锦程一眼,并将那只鞋塞到他手里,随口道:“给你带的见面礼。”

??厉锦程看着手里的鞋一脸惊异,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整颗鸡蛋。

再回神时,江子聿已经朝校门追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