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君上真香了吗在线阅读

今天君上真香了吗

殘花落尽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128万字

【本文1V1主言情,相爱相杀】
她是三界之中第一缕灵气化形,早早便是天道钦点的君位不二人选!
然初时:
“神君之位要来作甚?麻烦死了!”上神云羲如此道,索性荒废了修行,压着修为迟迟不入君境,哪想上任没几天……
啥,兵符没了?
啥,魔气又作妖了?
啥,魔界丢了圣物还得她这神君帮着找?
看在有人投食份上,忍!
接着:
“好友怎么卷进去了?”竟牵连出了一串冤案,还和她有关!
后来:
某一日斓曦神君坐在御座之上,下方跪了一众仙神。
“请君上万万三思,您若与那魔君结合,天家基业恐要落入魔界之手啊!”一老仙涕泪纵横地劝道。
三界第一位女神君笑着挥手:“无事,本君保证将来统领他魔界的必是我天家血脉!”
这位子也不错嘛!神君继续靠着她家魔君胸膛翻阅奏折。
你问魔君?
魔君闻此后只道:“既然神君如此笃信,众卿可开始置办婚礼了!”
人早晚是他的,君位?反过来岂不也是一样?
九天阊阖开宫殿,往后神魔一家亲。要问君上香不香,答曰:香!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上神云羲

鸿蒙伊始,天地间一片混沌,有阴阳二气同时诞生。此后阴气生魔障,阳气生生灵。其中,魔障之气下沉,化作幽冥魔域,生气与灵气分离,生气化天地万物,灵气为万物修行时不可或缺之存在。至此,阴阳二气彻底分离,于千万年后终形成天、人、魔三界,其中天魔两界就如阴阳二气般彼此争斗,直至两万年前方才告一段落。

——《神魔本纪·初始》

“好啦,这就是今日我们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听完后便回去吧!“祥云与灵雾之中的曦灵宫前,一袭白衣的女子从无数仙侍之间站了起来。

“怎么今日就结束了,还未听够呢!“

“就是啊,时间也过去的太快了些吧!“

……

仙侍们纷纷抱怨着站了起来,不仅没有感激之意,神色间的哀怨可谓是清清楚楚,然他们也知自己的身份,因此口中虽抱怨的厉害,心下却只余些许无奈而已,他们的目光流连着,似乎是想要让那远去的仙子停下来看他们一眼。

唯有一粉衣仙侍见他们神情不忿,当即满目怒色地大声朝他们呵斥到,“仙上肯为你们讲解这古书中的内容已是莫大的恩赐,你等还敢在此抱怨!“

她便是这曦灵宫的管事仙侍琼羽,待到所有人皆离开了,她方才撇了撇嘴,疾步追上白衣仙子,口中唤道,“仙上,您今日所讲的这个故事未免也太短了些。“

“短吗?可是我看好了时间的,并未有少啊!“然而白衣仙子却满脸的不容置疑之色,着实让人有些不快。

在面对一名实力地位都较之自己要强的多的上神面前,琼羽自知自己似乎没有任何办法。

而事实也恰恰如此,上神云羲是天界之中一名上仙,实力在天界之中已然算是排的上号的,可也只是如此了,云羲的实力卡在此境已有千年之久,加之她自己本身不爱交友,故而至今也不过是一名无任何职位的小神罢了。

不,或者说其实一般的小神还比她要好些,至少一般的小神在天界之中还有一定的人气,而云羲并无所谓的好友。

“仙上……“琼羽见自家仙上就要步入屋内,便欲要阻拦。

可她也知道,即使自家仙上的曦灵宫在天界人气不足,可上神就是上神,她琼羽再如何也只是个小小的仙侍而已。

“好了琼羽,俗话说的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今日说的故事内容已不算少,你若是自己不能有所领悟,我就是说的多了你也未必能领悟到其中真谛啊。“云羲停下来,在自己的屋外驻足,“况且,我已说了结束,自然不会因你一人而有所改变。“

见自己的计划被上神一针见血地戳破,琼羽的心中不甘极了,可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羲关门远去的身影。

“哼,自己不努力也就算了,别人要努力也不许,活该你困在上神境界那么久。”她嘴上骂着,却还得注意不让自己的声音太高,被旁人听见。

无故辱骂上神是绝对的大不敬行为,一个不慎很有可能被送出天界,甚至从此绝了仙缘!

……

那厢云羲关上门,直接躺到在自己柔软的云床上,这一躺就到了晌午,待到她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才意识到晌午几乎已经要过去了。

“糟了,都已经这个时候了,琼羽竟然没有叫我?“云羲迅速反应了过来,并想起来琼羽很有可能是生她的气了?

“罢了罢了,气就气吧,反正她们这般生气若真能让我离开天界倒也不算什么坏事。”云羲摇摇头,对自己仙侍未叫醒自己一事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

她本就对这天界没多少感情,自然不会在乎!

可是她自己的事,若此时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她并未从正门离开,而是走到屋子的侧面,那儿摆放了一处壁柜,云羲伸手将壁柜推开,露出后面的一扇……门。

该门隐藏的很好,若不仔细去看很容易就会被忽视,云羲将那扇门拉开,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床,单手掐诀,又一挥袖袍,云床上便出现了一个与她相同之人。

她今日所去之地是魔界,但魔界与天界自上古便不相容,是以她不能让任何人知晓今日这一切!

做完一切的云曦抬脚跨出了自己的房间,谁料下一刻,她便感觉到自己屋外的虚空之中似乎多出了什么。

是什么呢?

云羲看着那天空,只见一片白云中十分显眼地飘着一片乌云。

对了,就是那片云!

她伸手将乌云召了下来,置于眼前仔细端详,不想那云竟凭白落下几滴红雨来。

“是血!“云羲接在指尖一搓,面色骤变。

她的眉当即皱起,以乌云落血雨明着送来此等求援,这般做的唯有一人——她的好友泷珧!

泷珧是一尾文鳐鱼,既能在天空飞行又能潜于海水,而泷珧的性格又与她的本体十分贴合,生性好玩,唯有书时不同,是个可以坐下来看书的散仙。

而云羲自己却不是个坐的住的人,虽为上神但平日里最大的梦想便是游遍三山五岳。与众不同的是云羲平日里基本不肯看书。

她们两人这般不同的性子能够相交几千年,倒也是件奇事!

“泷珧这是又遇上什么了?“她心中不由担心了起来。

她的好友平日里居住在下界,但却极喜欢往险地上闯,上一次她来求救时是遇见了一只毕方。

可无论如何,现在没有细想的时间,这乌云不知在她的屋外飘了多久,

……

凭借自己得天独厚本体优势与上神境强大的神识,云羲没多久便找着了泷珧的所在之地。

“吼!“她人未至,却听见了远方传来的兽吼。

这一声吼将云羲的脸被吓得惨白,如此威势,莫不是泷珧又招惹上了什么上古凶兽?她又想起了那只毕方……

“不,毕方那个等级显然不足以造成这般大的阵势,难道说,比毕方更甚?“越想越觉慌乱,云羲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此时她也顾不得许多,她不希望自己唯一的朋友陨命,尽管她们常年分隔两地,各玩各的,但有些朋友,注定了是一辈子的。

云羲思及至此,心忽然就揪紧了,她一只手伸出,周围散乱的灵气迅速聚集过来,凝聚出一柄无色长剑。她手持着这柄剑,朝着兽吼声传来的方向急射了下去。

“咻!“但闻一道风声,云羲的速度几乎成了一道残影。

“畜生,给我滚……嗯?“正要给那凶兽一剑的云羲忽然一顿,吼出来的话语也哽在了喉咙里。

什么威势,什么泷珧鲜血四溅的情景皆不曾见,唯一有的只有……泷珧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朝她笑。

而她的身旁,也没有什么凶兽,唯有一只火蟒,不知是否因为被泷珧压榨了,云羲从火蟒的双眼中读出了一丝委屈。

于是,云羲的脸色再一次的变了!

她转身,竟是当场便要离开这里。其实云羲的脾气并不如她表现出的那般亲和,与她相熟的人才会知道,云羲虽然爱笑,但其实是一个异常冷淡的人,即便是自己人若是像这般不惜以性命来欺骗她的,她也会转身就走,绝不将就。

“我错了我错了!“这一点,与她相识千年的泷珧又怎会不知道?只一眼便看出她生气的泷珧疾步走来追上她的脚步,甚至伸出手欲要去拉扯云羲的袖子。

“放开!“她的声音不冷,却平淡的没有一点起伏。

“我知道错啦!“泷珧哪里肯放,她再清楚不过云羲的性子,这家伙平日看着总是笑嘻嘻的,内里却是典型的生人勿进的性子。

见泷珧依旧要走,她一急干脆一个错步挡在了云羲前行的道路上,拉着她的袖子道歉。甚至还知道道歉没有用,便连忙做了解释,“可你这家伙整日天南海北地去玩,也不知道带上我,我前几日去曦灵宫好几次都没等到你呢。“

云羲见她满脸歉意,还带了些委屈的模样,不由也想起来,其实倒也是自己的错,她生性散漫,常游历三山五岳,遍访名山大川,泷珧常寻不到她也实属正常。不过……她撇了一眼身后那只依旧满目委屈的巨大火蟒,方才它还是只庞然大物,如今却缩在一旁的角落里,似是生怕被怪罪。

“你自己平日里一旦开始看书不也是没个时间?”云羲小声低喃了一句,可随即想了想干脆便作出一副凶狠的模样说道,“我告诉你,下次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我定和你绝交!“

“好好好我错了,云羲上神,请您大人大量原谅了我这一回吧!“

又见云羲面上有所松动,忽而迟疑着问,“所以,你其实是生这个气啊?“

云羲并未说话,只是发出一声冷哼,便转身欲走,泷珧连忙追上,“别走啊,我今日请客,请你去人间吃好吃的好不好?“

“这可是你说的!“云羲转身,抬起头时目光闪烁,最后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

泷珧见此才恍然惊觉面前这家伙竟是在戏弄她,迅速追上前去,两人又是一阵打闹,远远地留下一片笑声。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