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症也有春天在线阅读
会员

强迫症也有春天

木梵卿

玄幻言情 / 异世大陆 · 111万字

9.9分 24人评分

启源世界以五行灵力为修行基础,这里的凡人能感应天机获得五种品级仙根,吸收天地灵气修炼自身达到无上修为境界,成就大能。但不知何故,启源世界已经整整2万年岁月未有修士达到虚空境。
可,五行灵力渐渐趋向枯竭。
地球上一个叫林欣瑶的女子偶然间穿越到这个世界,成为一个只有13岁的平凡女子林鑫垚,作为一个前世有着轻微强迫症的人,发现自己穿越后没有金手指、没有系统、没有空间,她非常不开心。
看一个小女子如何在修仙的异世界立足,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渐渐揭开启源世界的神秘面纱,如何成长为绝世大能拯救世界。
书友群:679341948

版权:小说阅读网

目录

第1章 0001?雨夜遭袭

林货郎今天特别高兴,这次从关城回来,赚了不少银钱。想起自己那个已经13岁还未测出仙根的养女这个满脸沧桑的男子心里就涌出许多无奈。在启源这个世界里,没有仙根的普通人活得异常艰难,就如自己,还有隔壁的二娘母子。

林货郎刚从闲物阁出来,粗糙的大手时不时抚摸一下腰间的钱袋子,他脸上挂着笑容,虽然办一趟差回来很疲倦,但一想到存够了银钱可以送垚垚去先生那里开蒙学习,整个人就神采奕奕的。

几步走到秦时城一条不怎么繁华的街市,他打算买点肉食和酒水,自己半月未归垚垚肯定念着街口的那家猪头肉。几大包东西背在身后,沿着熟悉的小路出了城门,又走了半个时辰,才在太阳未落山之前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小村头。今天有些闷热,云头压得低低的,乌云翻滚着,眼看不多时就有一场大暴雨,林货郎心中着急,只顾着赶路,丝毫不曾留意身后的小树林里几个不怀好意的黑影一直吊在他身后。

到了门前,见到轻掩的院门,林货郎就知道,垚垚这时又到隔壁二娘家帮她缝补衣裳去了。他把东西放到一张破旧的木桌上,又在粗陶碗里倒了点凉水,两口喝下去,多日的疲倦总算得到了缓解。

“林大哥,你回来了?”听到动静,隔壁院子里一个麻布灰衣的中年妇女正从矮矮的土墙篱笆向这边院子询问。

“二娘,是我,刚回来。垚垚在你那里没有?”林货郎站在门前,笑着回答那妇女。

“爹,您回来了?”一个身材瘦小的姑娘从房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件质地精良的衣裙。听到院子里的动静,手里的活计还来不及放下就兴奋地冲了出来。

“垚垚,我回来了,爹带了你最爱吃的点心,还有猪头肉。二娘,晚上你和狗蛋也来我们屋里吃饭。”

“哎。”二娘柔声答应。

“轰隆,轰隆,轰隆。”天上乌云不停地翻滚,雷声阵阵。

屋里饭桌上,除了林货郎从街市上买来的半斤猪头肉,2两糯米糕,还有王二娘炒的一盘韭菜鸡蛋,一碗青菜汤,和一壶寡淡无味的酒水。粗茶淡饭却阻挡不了4人团聚的喜悦。

晚饭后,王二娘在灶台上洗碗,狗蛋继续干着烧炉子的活,林鑫垚则安安静静地盘腿坐在林货郎脚下听他说着这趟外出的经历。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到了夜里,王二娘拖着还想听故事的狗蛋回了屋,林鑫垚则意犹未尽地缠着林货郎给她讲关城的趣事。

“轰隆,轰隆。”夏季的暴雨来得又猛又烈,几阵巨大的雷声刚过,大雨疯狂倾泻而下,砸在屋顶的瓦片上哗哗作响。也许是多日来的疲惫,又或许见家人平安无恙,林货郎睡得格外香甜。

半夜,屋外骤亮,随后一个惊雷落下,林货郎从睡梦中惊醒,突然,他发现屋里多了两道黑影。

“什么人?”林货郎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借着屋外闪电看清了来人,那是两个全身裹着黑衣的男子。

林货郎大惊,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半夜闯进我家中,还不快滚出去。”说完就要起身追打两人。

“嘿嘿,兄弟,爷几个看你今天发了点小财,分点给爷几个买酒喝。快说,钱藏在哪了?乖乖交出来,别等爷自己找。”最靠近床边的一个精壮黑衣男子凶狠地说道。

林货郎心中咯噔一下暗暗后悔,向来有财不可露白的道理,今日怎么不长记性,被这些贼人盯上了,现在可怎么办。那些银钱可是用来送垚垚开蒙求学的,就放在一个木盒子里藏在隔壁屋垚垚的床下。

“不好,垚垚屋有人要闯进去。”林货郎不顾自己的安危,跳下木床夺门而出。

林鑫垚的屋门把手上装了个铃铛,那是林货郎两年前外出办差时寻来的小玩意,林鑫垚很喜欢就挂在门把手上当装饰,铃铛很小,挂在屋外时间太长生了锈,不仔细看已经和木门的颜色融为一体,很难辨认。只有林鑫垚和林货郎两人知道怎么让铃铛不发出任何响声开门进屋。

心中焦急的林货郎哪里跑得过两个有备而来凶狠残暴的贼人,才下地跑了两步,连房门都未出就被打倒在地。

“想跑?快说,钱藏哪了?”林货郎后背被黑衣男人捶了一下,一口气没提起来趴在地上半天没动静,那黑衣男子没有什么耐心,走过去从他身后一把揪住衣领呵斥道。

“咳咳咳,咳咳。”林货郎的脸被勒得通红,强烈的窒息感让他根本无法思考。

“老大,快动手吧,我听到隔壁院有动静了。”另一个黑衣男子手里拎着长刀,他一直站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声响,虽然暴雨的轰鸣能阻挡这边动静,但周围村户家可养了好几只恶犬,左右两户人家一旦察觉这院里情况,大声呼救寻来村民,三人就很难脱身了,为了几个银钱不值当。

精壮男子似乎觉得有道理,松了衣领上的手,把林货郎一下甩到地上,林货郎挣扎着爬起来继续向外冲。将死之人力气奇大,两人没拦住,被林货郎成功冲破防御。

“抓贼啦,抓贼啦。”林货郎冲到院中,扯开嗓子不顾死活地大吼。

噗!

“啊!”大刀撕开林货郎后背,他还未来得及确定垚垚的安危就做了黑衣贼人的刀下亡魂。

“爹,你怎么了,爹。”从另一间房屋冲出来的林鑫垚惊恐地盯着倒在血泊里的男人,苍白的小脸上混杂着雨水和泪水。

“你们,你们这些贼人太可恶,还我爹爹的性命。”林鑫垚向最近一个黑衣男子冲过去,拼命抓住那男人身上衣衫疯狂摇动,双眼通红,她用充满绝望和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黑衣男子。

“快走,钱找到了。”从林鑫垚屋里冲出来第三个黑衣男子,手里拿着一个沉甸甸的木盒。

林鑫垚看见木盒,眼里的恨意更浓,扑过去想抢,只是没到跟前,后颈就被什么武器狠狠一击,顿时双眼一黑,倒在雨水里。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