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王爷修罗王妃在线阅读
会员

魅惑王爷修罗王妃

姚啊遥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41.6万字

7.5分 60人评分

她,生在长在“男坑亲爹,女坑干爹”的年代。
一朝穿越,竟然成为了权倾朝野的左相唯一嫡女,这其实挺好的,至少身份高贵,还有那么个高官的爹罩着,不仅有吃有喝,还有银子花。
可是,为什么这么高贵的身份,偏偏在即将要到来的新婚前夕,把新郎官给克死了!
于是…刚刚还处于兴奋中的某个穿越女,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尼玛,不带这么玩的吧!
人家穿越,运气好点的能嫁个皇帝,做个什么贤良淑德的皇后;差一点的能嫁个王爷,做个什么受尽宠爱的王妃;再不济的,也能嫁个什么盟主,做个什么祸害一方的夫人。
为毛,她就是一克夫命。
因为三年之内,克死了一只手的男人,世人送她外号——“修罗女”。
老爹再怎么是京城排名第一的名爹,也没人再敢上门求亲。
为了扭转克夫之名,也为了寻求克夫真相,她踏上了寻求真相的路途。
想她穿越前,堂堂一警花,就不相信在这个异世混不出个名堂。
正查最后一个未婚夫的死因,查的风生水起,却接到了丞相老爹病危的家书。
等赶回去才知道,原来她的丞相老爹乘她不在,又给她许了一门据说绝佳,据说绝对般配的亲事。

訾容枫——宸郡王,当今圣上第三子,也是唯一一个在名字中加了母姓,刚出生就被封王的皇子。
据说此人出生时,天生异相,皇帝招来天监令,掐指一算,大贵之相,命格却也过硬,这不,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母妃。
皇帝痛失爱妃,伤心欲绝之下,对此子百般宠爱,一道圣旨,直接把襁褓中的婴儿封了王。宸同辰,取日月星辰之意。
某女听到这里,连连甩手,满脸不耐烦,“捡重点说!”
丫鬟打了个寒颤,声音明显小了小去,“小姐…你…已经是宸郡王要迎娶的第六位王妃了。”
“这么花心?”某女挑眉,和种马有什么区别。
“不是的,前面的五位王妃在新婚之夜都暴毙了。”丫鬟颤抖着嗓子说出事实。
“什么?”某女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沉默了一会儿,嗤一下,笑出了声,问丫鬟,“同样克死了五个,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们很配。”
丫鬟死死的低下头,不敢再开口。
好吧,既然全京城的人都在赌谁的命更硬一点,那她就奉陪一下。
当克夫,克妻碰到一起,所谓绝佳,所谓绝配,想必很好玩!

新婚之夜,她终于看到了传说中,和她一样,同样头顶“克”字,爹比她还硬,却一直娶不到老婆的男子。
可是,为什么没人告诉他,这个克妻的男人怎么长得这么好看,更让她惊恐的是,这个男人怎么看了这么眼熟。
嫁入王府,她本没打算安心度日,原计划把王府弄的个鸡犬不宁,然后逼的那宸王爷不得不休妻,谁知…
在那个男人盈盈浅笑中,脉脉眼波中…
爱,就像滴水穿石般,慢慢的滴穿她的心头,融入她四肢百骸。
于是,本来的鸡飞狗跳计划,直接改成了狼狈为奸,就此由王府蔓延到皇宫。
身世之谜,朝堂之争,诡秘宫闱,她和他携手,金戈铁马,在这个异世皇朝,成就了另一番凰图霸业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坑爹穿越(2)

没等她发指完,耳边传来支支吾吾,含糊不清,像是痛苦,又像是舒服到极点,勉强能听出是男人嗓音的声音。

她抬头循声看去。

“啊!”

“啊!”

和病床上的人四目相对,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发出尖叫。

言惜玉尖叫,是因为一条腿暂时残废的张公子的第三条腿上面,正摇摆着个女人,他嗯嗯呀呀的声音,就是因为这项运动造成的。

张公子尖叫,是因为他已经认出这个女人就是害他住进医院,现在只能让女人骑在他身上的,那个胆子大到出奇的女交警。

言惜玉一阵鄙夷后,继而就是一阵窃喜,她没有像寻常没有出嫁的女孩子那样,哪怕早身经百战,看到这样的活春宫,依然双手捂着眼睛,边从指缝里偷看,边嚷嚷,“真是羞死人了。”

她没经验,理论的和实战的都没有,可是,她却坦坦荡荡的看了,而且还是放下手里的鲜花和果篮后,拉过凳子坐下后,大大方方的看了。

张公子泄气了,一泻千里,狠狠地瞪着不远处的女人,“你来干什么?”

“我啊?”言惜玉朝左边看了看,又朝右边看了看,这才伸出食指点点自己的鼻子,“张公子,你说我吗?”

张麒麟快被她气昏了,一把推开身上的女人,把被子朝上提了提,盖住某个恶心的地方,扬起手,朝门口一指,“你给本公子滚出去!”

言惜玉并没被张麒麟的言语而惹怒,她慢慢起身,然后慢慢的朝窗边走去,“张公子,这屋子里一股很难闻的味道,弄的我思维都混沌了,还是先开窗透透气再说。”

窗户是打开了,言惜玉觉得是不是因为站在窗边的关系,怎么那股子糜烂味更浓了,正想拿出面纸捂住口鼻,感觉到一阵阴风吹来,双肩被人挟住,然后朝窗户外推去。

言惜玉虽说荒废了两年,好歹也是正规警校毕业的,手脚还算灵敏,虽然发现时大半个身子已经被人推到窗外,反手还是拉住了推她的那个凶手。

毫无疑问,凶手,就是对她恨之入骨的张公子。

“啊!”又一声尖叫在病房里响起,俨然是和张公子行苟且之事的那个美人。

言惜玉明白过来,暗叫一声不好,果然,张公子让那个女人帮忙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她很想凛然的怒斥那个女人,这样做,是帮凶,是犯法的!

可是,没等她喊出口,那个女人迫于张公子的淫威已经走到窗边。

言惜玉看到那个女人手里拿的东西,终于明白一句话的道理,天下最毒的果然是妇人心,那个女人居然什么都没做,只是拿着一个装着热水的热水瓶,打开塞子,对准她紧拽着张公子的手就倒了下去。

下一秒钟,言惜玉感觉到了被烫伤的刺痛,还有被开水飞溅到的张公子,满嘴喷粪的大骂,然后,她感觉自己像是折翼的小鸟,以和地面垂直的角度朝三层楼下面的水泥地摔去。

砰!一声沉闷的巨响从住院部后面的花坛里传出!

正在住院部门口忧心忡忡等着言惜玉凯旋的赵升,像是顿悟了什么,拔腿就朝住院部后面跑去。

一切都晚了,他最好的朋友的女儿,他当成女儿一样抚养长大的干女儿,已经倒在了血泊里。

三楼不高,如果运气好的话,顶多也就断个胳膊,折条腿,言惜玉的运气显然是背到了极点,偏偏头着地,还是后脑勺着地。

看到赵升,言惜玉吊着最后一口气,对他说:“干……干爹……是张麒麟把我……推下楼的,你……你一定要帮我报仇!”

报仇两个字,她是咬着牙,屏着最后一丝力气说出来的。

赵升避开她充满希望的眼睛,有些为难的说:“玉啊,他爹的官比你干爹我大多了,这事恐怕有难度。”

擦!如果可以站起来,哪怕是能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言惜玉肯定要点着赵升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还是我认识的赵局长吗?你就是个畏惧权势的小人!”

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一个眼神,赵升就知道言惜玉在想什么,哭丧着脸说:“玉啊,这辈子,帮你报不了仇,是干爹对不起你,你放心,干爹一定给你找个风水宝地,逢年过节给你多少点纸钱。”

言惜玉本来真打算咽气了,听他这么一说,已经奄奄的气息,又硬提上一口气,“赵升,现在上坟都不允许烧纸了,你又欺负我无知是不是?”

咄咄逼人的口气,哪里有半分像大半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的人。

赵升打了个战栗,“玉啊,既然纸也不能烧了,干爹一定会让上头给你个说法的。”

这还像句人话,始终吊着一口气的言惜玉长长的吐出口气,就真的闭上了眼睛,一缕魂魄,脱离寄居了二十二年的躯体,悠悠然地朝半空飘去。

一个星期后的追悼会上,言惜玉很荣幸的被宣布成了烈士,说起来她被追封成烈士的功绩,显然光靠做交警那三天,劝阻了许多不按信号灯行驶的路人,还顺便害的警察局局长的公子住院了,肯定是没有说服力的,刚好,跨省有个逃犯在S市被抓了,于是……

在布置的非常庄严隆重的追悼会上,赵升非常沉痛,声音哽咽,眼眶通红的对S市警察局的同事,对媒体记者,对着直播的摄影机,宣读了言惜玉同志的光辉事迹。

具体内容如下:“言惜玉同志,虽然只是我城东分局刑侦大队的普通警员,自从两年前加入到我们这个光荣的刑警大队以来,一直都以除暴安良,维护社会和平,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为己任,这次为了一举打掉XX犯罪团伙,更是不惜调到交警大队,明为部门调动,实为潜伏,这次更是为了抓捕犯人,因公殉职了,言惜玉同志精神值得我们学习,经过公安部批示,特授予她烈士称号!”

一缕还在空中游荡的幽魂,听到这段话,明知没有实体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鸡皮疙瘩,一阵恶寒从脚底飙到太阳穴。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