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尽风流在线阅读

江山尽风流

莫西凡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186万字

8.1分 36人评分

(1对1,宠到极致,虐到暖心,强强对手戏,风起云涌卷看客。)
她本是东离国嫡公主,如今,是曾经盛极一时的帝家遗孤,身娇体弱,孑然一身,山中困养十六载,运筹帷幄晓天下。
能下地农忙,亦能煮酒风流;能决胜千里,亦能难得糊涂。
一道天旨,让她从妻变妾?她只好下山谋一个妻妾不为。
帝家覆灭真相、母后枉死内幕,也要一个清白。
他是九黎圣子,身份高贵,荣华一身,朝堂江湖,风云在握。
能市井穿梭,亦能风花雪月;能拨弄乾坤,亦能放下自在。
他说:你安分守己,我护你一世无忧。
她说:你的江山你看好,我的一世自无忧。
他说:帝玄凌,你欲如何?
她说:纳兰胤烨,你之所愿亦是我之所欲。
他们之间,隔着家仇天下,是棋逢对手的劲敌,亦是互相欣赏的知己,更是彼此一生的宿命。
江山,王权,富贵,最终,他都放下,予她自在,只要她所欲,他都给,因为韶华易逝,时光不复,他终于明白他所愿不过她之一笑,哪怕负了天下又如何?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帝玄凌

多年前,西泽大陆上九黎、轩辕、炎火、东离四国共存,各方面实力均衡,随着岁月变迁,时间推移,九黎国渐渐从四国中脱颖而出,种植、冶炼、锻造、农业等都在四国前列。

随着这些技术的发展,疆土扩张,人口递增,九黎俨然成为四国中实力最强者,而今更是达到鼎盛时期。

四国鼎立的格局,早已不复存在。

相传,九黎能有今时今日的强大,与九黎帝家密不可分,说到九黎帝家,天下皆知,帝家一门出奇才,九黎的鼎盛,处处有着帝家人的影子,帝家在九黎声望更是其他任何世家大族无法比拟的。

帝家人可见天家不行跪拜之礼,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世事无常,有句老话叫盛极必衰……

九黎通元十二年,帝家双喜临门,帝家远嫁东离国的王后与帝家长房夫人同时有喜。

与喜讯从东离国一道传回的,还有一封密信,收到密信,当时的帝家家主帝承轩将自己关在书房中一天一夜未从出屋。

三天之后,一行人从帝家秘密出发,去往东离。

同年年底,帝家长媳诞下一名嫡女,万千宠爱一身,满月便与当朝圣子定下婚约,为九黎未来的圣子妃。

好景不长、不过数月之后,名满天下、盛极一时的九黎帝家一夕之间家破人亡,事情源起于帝家远嫁东离的皇后,其中细节,知道者甚少。

传闻,帝家远嫁东离的皇后帝凤羲,因与人苟且,意图联合帝家谋反,夺取东离,帝家不堪帝家之女在东离受此大辱,前往东离要一查真相,以还帝家清白。

谁知,去的有去无回,留下的,因东离对九黎施压,且有铁证如山,一向以忠君清流立世的帝家,夹在两国之间,不忍百姓饱受战火,帝家家主含泪被迫自裁,帝家众人追随,以一门之血,还天下太平,以一门之身,证帝家百年清誉。

当时尚在襁褓中的帝家嫡女,因与圣子定下婚约,乃未来的圣子妃,所以幸留一命,帝家家主以一门之命,只求了九黎天家一句承若,留帝家一丝血脉存世。

帝家于九黎,有超世之功,九黎天家对于帝家家主这唯一一请求,不忍拒之,允诺护她周全。

因这帝家唯一的遗孤,天生体弱,被天家送往帝家祖籍的一处名山,点苍山恩养,一晃,十六载匆匆而过。

点苍山

九黎与东离相交一偶,有一山,名曰点苍,风光秀丽、景色宜人,山中四季分明,山峰高耸起伏直入云霄。

此刻顶峰之上,一男一女相对而坐,两人中间,一盘棋局已接近尾声。

男为老者,鹤发童颜白袍加身,长长的白须迎风微扬,颇具仙风道骨,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饱含智慧与岁月沧桑!

老者对面的是一妙龄少女,看上去约莫十六七的年岁,却透着一股子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大气!

着一袭淡青色的轻纱外衣,露出优美的颈项和清晰的锁骨,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一根无任何雕饰的银簪加已固定,不施粉黛,面容秀美绝俗,双眸生辉,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芊芊玉手夹子落局,挽袖一收,自有几分利落,“你输了!”

“哈哈,一子定乾坤,老夫输了。”老者抚须观看棋局,笑着收子。

“承让!”

“唉!老夫承让不起,天下一局,你既赢了,山门自开,天浩海阔,你自去吧!”

老者起身,行至崖边,俯瞰山岚重叠,略有感慨,“一览纵山小,可也高处不胜寒。”

女子跟随起身,并肩而立,极目瞭望,缓慢张开双臂迎风抬头,“俯首纵山小,举目天地阔,既无高处何来清寒?”

回答她的是一阵回荡山林的大笑。

“去吧,这点苍山已困不住你!”。

兴许是老天怜悯,不忍看帝家就此陨落吧,只是此女太过非凡,玉龙入海,天地风云变色,也罢,他已看守十六载岁月,山下的世道,自有机缘造化,老者心中长长一叹踏步离去。

末了,还是忍不住回头一问,“你究竟是何人?”看来,这个问题已困恼他许久了。

以为他终是忍下了,没想到,还是问了出来。

轻悦一笑,女子从他身旁越过,先行一步,徒留一抹淡青色的背影,“既是身外之人,又是局中之人,木秀,十六载岁月相伴,劳你悉心照料,棋盘上有一棋谱,闲暇时所画,便当谢礼。”

木秀,他从未透露过自己的名讳,这个名字,在西泽大陆是一些人的信仰,看着那末背影,木秀转身。

翻开棋谱,片刻之后,有些恍然,他的天下一局,其实早就困不住她了,这棋谱,相比十六载岁月,有些重了。

西泽大陆天合城

天合城内,气氛有些压抑,听闻帝都来人了,是天家派来的,而且与帝家有关。

身为天合城的城主,金漠行此刻额头挂满汗珠,当了十年的城主,从未像今天这般紧张过,宝蓝色的官服早已汗透了。

“元大人,这人不在城中,这旨意…”帝家虽只余下一个遗孤,可帝家毕竟是帝家啊,帝家封号尚在,帝家余威…

元哲双手负后,眉头紧锁,面上褶皱更加深邃,他又何尝愿意走这一趟,从帝都到天合城这一路,食不下咽,夜不能寐,那一道旨意,犹如压在胸口的一块巨石。

每每想起帝家满门,他便觉得每走一步都难以落脚。若帝家已故列位,知晓今日之事,可会悔之当初啊。

元哲来回踱步,久不发话,这到底要如何安排?金漠行心里属实没底,没有这位发话,他断不会差人去往点苍山。

“元大人,圣帝有言,需尽快回去复旨,既已到了天合城,便宣那位来接旨吧!”

一个轻细的声音打破了沉静压抑的气氛。

这人面目清秀,细看之下,略带了三分阴柔,年岁约莫二十出头,面上带笑,却笑不达眼。

“千统领,老夫办事尚不用你来督促,你只负责送旨,何时宣旨,老夫自有分寸。”

千金笑听罢,依旧带笑,朝着元哲微微颔首,一手折放胸前一手握着羽扇,“元大人有分寸便好,距返程还有两日,在下在外候着,元大人自行斟酌!”

一身鲜红的银丝滚边官袍,如其主人一样,带着灼人的热烈。

堂上,所有在场之人纷纷低下头去,谁也不敢吭声,只是他们不懂,既是天家旨意,元大人何须如此作态,宣旨交差便是。

帝家昔日如何风光,不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如今早已败落,即便帝家遗孤,又如何配的上天家圣子!

“都出去吧!”元哲神色有些悲悯,抬手无力的挥动袖摆,这些人,大约都忘了,没有帝家,何来今日的九黎皇朝。

闲杂人等散去,堂上清冷不少,元哲瞬间显得有些苍老,目涩浑浊!“去让人请她下山接旨吧,帝家……真的已成过往了。”

金漠行湾身,双手略有些颤抖的拱了拱算是受命了。

折身缓慢退出去,刚走几步背对着元哲叹了口气,“元大人,天家可会放她一条生路?帝家就这么一个独苗了。”这话问出,已是有些不要命了。

“接回帝都恩养,待圣子大婚有嫡子后,再与圣子完婚为元妃。”堂堂帝家嫡女,生时何等尊容,配与圣子为圣子妃,一夕之间家破人亡天翻地覆……

“盛极必衰!可不该是帝家啊!”金漠行唉声一叹,离去的步伐分外沉重。

元哲看了看手中紧握的金色锦帛,他这一生宣了不少旨意,唯独这一道让他难以开口。

正如金漠行所说,不该是帝家,倘若帝家如初,可容的自家嫡女如此这般被辱没?

不知那位自小以养身为名,被困养在点苍山的帝家遗孤,可有帝家人当年的几分风采。

怕是难啊,出生便体弱,听闻常年病态,又养在山中,贵女都是金窝银窝娇养出来的,怕是……哎!造化啊,只盼身子健朗,也算帝家尚有一丝血脉存世,以告慰亡魂吧。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