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羡旖旎清香嗅在线阅读
免费

不羡旖旎清香嗅

白无味

古代言情 / 女尊王朝 · 20万字

9.1分 211人评分

她居然穿越了?还是魂穿?什么?这还是女尊的世界?
好吧,大不了她赚钱养家就是了!
可是她该拿这个男子怎么办?
他本性柔弱却为了配得上她而一点点变得坚毅,却也更加有占有欲。
“阿时,你今天又看了那个男的好几眼!”
“陌儿乖,为妻只是觉得他很危险。”银时无奈的解释道。
“那也不行,你只能盯着我看!”男子说完这话银时便用唇堵上了他聒噪的嘴。
“唔。”你倒是让我说完啊!
“既然陌儿这么有活力,我们来做运动吧。”
(处女文勿喷)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她居然穿越了?!

实验室。

“对不起爷爷,我还是没有完成您对我的嘱托。”

平躺在地满身伤痕的时银苦笑着,看着那被爆炸产生的烟掩盖住的天空,缓缓的闭上了疲惫的眼睛。

时银,从小被爷爷带大,母亲在生她时难产去世,父亲为了迎娶后妈,把未满一岁的她丢给了他的父亲,从此不闻不问。

爷爷却与父亲截然不同,爷爷教她识字练武,教她为人处世,更是讲她带入了一个她不曾见过的世界。

虽然父亲小有资产,,但时银怎么也没有想到爷爷年轻时居然会是特种兵。

她也从小在部队中长大,虽然没有体验过平常人的生活但是部队的生活也很丰富多彩。

直到在她十二岁那年爷爷逝世,留给她的只有一个纯银色不知有多少年历史了的镯子还有一句话:“无论何时都要勇敢的活下去。”

从那以后时银就跟着特种兵一起训练却听从爷爷的话从不接受任务。

爷爷很疼她,总是怕她受到危险,总是护着她,她与特种兵一起训练却从不和他们一起出任务。

直到那一天——部队里出现叛徒,炸毁了整个实验室,她的心血也都被毁了个干净。

直到时银有了些意识,她想着:难道自己还活着?

随之脑中剧痛,传来一大股记忆片段,感知到了身体上的剧痛,又昏迷了过去。

在她意识的最后一刻就在心里叫骂:这是什么破世界?男人生孩子?正常一点好吧?

昏迷中,时银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且原主的名字叫做银时,可能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

无论在哪个世界,自己都会听从爷爷的话,好好活下去的。

这也是爷爷对她的期望吧?

只是,她觉得好累,那一世她不管怎么努力都做不到全身心的放松,每天只有打量和猜疑,除了和爷爷一起,她几乎不说话。

爷爷觉得她是有心理疾病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医生却什么也没有检测出来,因为她始终一句话也不说,却不是语言交流困难,更没有自闭抑郁等病症。

那么,

这一世,会很好吧?

“呜...呜呜,妻主…”银时睁开眼睛,随之疼痛感传来。

痛!

全身都火辣辣的痛!

只是身体中有一股暖暖的气流游走,让她舒服了很多。

气流?!

反应过来的银时顿时放大了瞳孔,这是内力吧?

原主欠下了大量的钱,被债主打死了?

不对吧,怎么说这也应该是主角,还身怀内力怎么这么轻易就没了??

莫不是蠢死的?

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还在哭,银时只觉得一阵心烦气乱。

“闭嘴,咳…咳!”眼前的男子立刻把姿态放的更低并且明显瑟缩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银时摸了摸鼻子,回想起记忆里原主屡次殴打眼前男子的情景,叹了口气:“你...咳...先起来,给我倒杯水。”

查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原来眼前男主名唤林陌,是原主师傅见其可怜,人品又不错,花二两银子买回来做郎夫的。

只是...原主似乎并没有十四岁之前的记忆,这倒是十分可疑。

听到银时的话,林陌明显松了口气,妻主今天不会打他了吧?

银时看着这个瑟瑟缩缩的男子若有所思。

“咳...咳咳。”

“妻主恕罪。”男人再次跪到了地上,紧张的瑟缩着。

银时不禁感到头疼,男子竟然是如此麻烦的物种吗?

“你先起来,我只是自己呛到,并没有怪罪于你。”

这个男子也太柔弱了,动不动就跪下来,自己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她好像好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似乎没有什么不适?

“是奴的过错,请妻主责罚。”眼前男子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更不肯起来。

银时叹了叹气,想了想,这里的男子应该都很轻,自己应该抱得动。

银时挣扎下地的时候林陌还以为是要打他,全身瑟缩,直到银时紧紧抱住他。

“怎么?害怕我打你?放心,我不会。”

林陌面上有些尴尬,轻轻的嗯了一声。

妻主从未如此温柔的对待过他,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伴随着这样的想法,林陌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林陌,林陌,林陌!”银时有些焦急,摸了摸林陌的头,竟然如此烫!

再看看他的衣服,更是破烂不堪,全身的伤,都是原主打的,况且这房屋也是岌岌可危的状态,有些地方还有些透风。

银时在心里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这里只有师傅留下的一枚玉佩,看起来还值一些钱。

虽然很对不起师傅,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只好拿出去应急了。

在当铺只当了二两银子,银时不禁心中暗骂这家店,可真黑。银时心中暗自发誓日后有钱了一定要赎回来,那可是师傅留下来的。

“郎中,顾郎中。”银时十分急切的呼喊着,晚一分钟只怕那名男子有性命之忧。

可郎中出来只见是银时转身就要回去,只怕又想起原主做过的那些混账事。

“您别走,上次嘲讽您医术不精是我的错,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我的郎夫病了还请您去瞧瞧。”银时只好把姿态放低和这个郎中道歉。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