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负二代在线阅读

我真的是负二代

辛老五

都市 / 都市生活 · 37.5万字

回到了1996年的郑光威来不及欢呼、更来不及去感慨世事无常,因为他妥妥的富二代人生、即将被好高骛远的亲爹葬送!
为了不至于就此沦为负二代,为了不再沦为敢于直面惨淡人生的负二代,郑光威一猛子扎进了时代的洪流,过上了殚(坑)精(蒙)竭(拐)虑(骗)的美好生活……
嫌这本字数少的,可以去看本人475万字的都市重生类型的《俗人重生记》,亦可以选择440万字的玄幻类型的《巫术师》,总有一本适合你!
读者交流群:161065952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96年的秋

台历上的日期停留在了96年重阳节,郑光威在将昨天的那一张撕掉之后,日期就变成了21。

宜:沐浴、破屋、坏垣、治病、馀事勿取。

忌:诸事不宜。

床头的墙上贴着张《古惑仔之人在江湖》的海报,浩南哥的帅、山鸡的痞、小结巴的纯,似乎也在佐证时间和日期的无误。

从窗外飘进来的浓郁桂花香、沁人心腑,书柜里的世嘉土星、超级任天堂、PS1的游戏机和各种游戏光碟占据了整整一层,而更多的则是盒装CD和正版磁带,墙角书桌上摆着电脑主机和臃肿的老式CRT显像管的电脑显示器,压在文具盒下面的是厚厚的一摞试卷,桌角那台索尼MD播放机、绝对是这个年代学生们用来彰显家境的装逼神器……

进了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镜子里的那张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庞有些陌生,算不得帅气逼人、但胜在干净且纯粹,郑光威忍不住捏了捏自己不再松弛的脸颊、觉得用‘满满的胶原蛋白’来形容虽然有些恶心,不过自己年轻时的这张脸真算的上是相当不错,再加上平坦且隐现的腹肌还取代了记忆里的肚腩,于是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在提醒着他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重生了,而且还回到了厄难降临的那一天。

“王区长,您就放一万个心吧!只要区里面肯多给点政策、银行那边能多批点款子下来,二厂的那点包袱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啊!也不怕跟您交底儿,我呀现在愁的不是订单而是设备老化、生产效率上不去,要不然别说是把二厂并过来了,就算是把市里面的国棉总厂都给我,我也敢要的啊,哈哈哈……”

从楼下传来的笑声爽朗且中气十足,最关键是充满了自信,只是打开房门的郑光威却是怔住了,因为这样的情形在他的记忆里在已经模糊到了甚至记不起来的程度了。

“好好好,那咱们就先钓鱼后吃饭……什么?不喝?不喝酒哪成啊?无酒不成席的嘛!王区长,大闸蟹我可都已经预备好了,我现在就出发,十分钟就到……”

郑大民挂了电话、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可就赶紧换鞋,催着老婆马慧英去给他拿包、取烟、找酒,还一脸神秘的说如果不出意外,厂里的技改资金和明年的贷款都差不多搞定了。

马慧英帮着郑大民把外套穿上,没好气儿的埋怨。“早都跟你说外贸订单不好做了,现在可倒好,资金全都压上去了、连点退路都没有了,要不是人家小路交际广、面子大,银行才不搭理你呢……”

郑大民有些感慨。“是啊、是啊,小路真的出了大力了。不过啊现在这个社会啊,就是饿死胆儿小的、撑死胆儿大的,小路说银行那边他能搞定,这么好的机会你说我怎么能放过呢?外贸公司就是想多要点好处而已,给了、事儿也就平了,不用担心的!”

马慧英将提过来的那一篓大闸蟹也递了过去。“老郑啊,可是我怎么总觉得不能太相信小路这人啊?到底他是官儿、出了事儿了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的,但咱们可是身家性命全都在这个厂子里的,你也别……”

“安啦、安啦,区里面还想让我去收了二厂呢,当官儿的谋求的是前途、是晋升、是发展,小路这人不错的,一直帮咱们给市里面打报告解决股权的问题呢,我琢磨着等事情妥了、送他半成的干股吧,就算只是为了这几十万的干股、小路也一定会尽心尽力的!不是我说你,头发长见识短,要记住一点,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反正你还是小心着点吧,前些年三角债咱们可差一点就撑不过去……”

郑大民不愿意再听了,拎着大闸蟹出了门一抬头却见二楼窗户旁还站着个人,想起自己昨天夜里回的晚、可就赶紧扬起手讪讪的道。“小威啊,爸今儿还有正事儿、晚上还不知道几点才能回来呢,想吃什么、想要什么跟你妈说……”

沐浴在阳光下的那张脸,表情中似乎还夹杂着些许的歉然,抹了发蜡的头发还是浓密且乌黑的,目送着老爹开着车驶出了小院儿,郑光威鼻子有些酸、眼前却浮现出前一世母子俩被从家里硬撵出去的场景。

【你们凭什么啊?凭什么要没收我的房子啊?我们还要上诉、还要上诉的呀……】

【别废话,这是执行文书,签字!】

【不签!我不签……】

【不签你可就是妨碍公务了!怎么着?想去看守所蹲几天?让开、让开!】

【跟这种人废什么话啊!敢阻碍执行、立刻铐起来带走,关上几天就老实了……】

【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啊,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警笛的呼啸声、小院儿外面看热闹的,砸开院门闯进的那些穿制服的面无表情的吆喝着、拼命展示着他们的威严、彰显着他们所代表的权威,法院所签发的那一纸财产罚没文书、不但意味着郑大民会去蹲监狱,还意味着郑家母子的容身之所也即将成为被拍卖的标的,郑家就此步入了赤贫……

生活也好、学业也罢,原本应该有的光鲜色彩从那一刻起全部褪去了,所留下来的是晦暗、是茫然、是绝望,前半生的主旋律彻底变了调……

“手机、手机,哎,老郑……”

楼底下传来的呼喊声、将郑光威的思绪重新拉回了现实,见手里攥着手机冲出了小院儿的老妈急的在跺脚、他习惯性的去摸裤袋里的香烟和火机,但最终摸出来的却是一份成绩单,随手揉成了一团扔进了垃圾桶,下了楼见老妈拿着电话薄在翻着,走过去便将老爹的手机给拿了起来。

“哎,别动你爸的手机啊!你爸也真是的,手机都忘了带了,我还是给小马打个传呼吧,让他过来把你爸把手机送过去……”

小马是厂里的司机,但一般只有在老爹喝醉了的时候才会让他开车,郑光威把电话直接给压了,冲着想要发飙的老娘说,自己马上也要出门,正好要经过老爹钓鱼的那地方。

“你们学校今天不是放假吗?这一大早的你要去哪儿?你爸去钓鱼的地方离咱家好远呢……”

将老爹的手机塞进了口袋、郑光威摆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约了去同学家复习。早饭呢?吃什么?”

“有包子、油条和豆浆,我去给你煎两个鸡蛋……”

马慧英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了,喜滋滋的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前一刻还是标准中二少年、跟父母多说一个字都嫌麻烦的郑光威表情柔和了下来,因为厨房里那个站在灶台旁忙碌的女人还没有因家境的改变而发福,即便是只是在为她儿子煎鸡蛋,但哼出声的那不成调的小曲儿、显然意味着心情的舒畅。

三个包子、两个煎鸡蛋、一根油条,再加上一杯加了糖的豆浆,郑光威用完了早餐便冲着马慧英说。“晚上吃火锅。”

马慧英闻声愣住了。“啊?昨天晚上不是说好了今儿吃大闸蟹的吗?”

郑光威面无表情。“火锅!”

“好好好,依你、都依着你,只要你肯好好的学习、妈什么都依着你。哎,还要跑菜场了……”

目送着老妈咕哝着拎着菜篮子出了门,郑光威把老爹去年参加市委宣传部民营企业家颁奖大会穿过一次的那套金利来西装翻了出来、将在家里能找到的现钞都装进了口袋,把固定电话的入室线拆掉、将调成静音的手机藏好,他这才心情复杂的走向了公交站台……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