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国手在线阅读

不朽国手

窥屏的欧巴

仙侠 / 修真文明 · 131万字

元神门前,皆为蝼蚁;道祖座下,遍地尸骸;不朽之下,尽为棋子!被一枚小塔带到一个陌生的玄幻世界,张冲为了摆脱棋子的命运,奋力拼搏,誓要做那宇宙中执棋的棋手,“我命由我不由天!”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转生

大周皇朝,豫州,洛阳城,时已入夜,城北一处灯火辉煌宅院的偏院内,一个三旬仆妇正对一个已经显怀的俏妇人发牢骚:“七夫人,别的夫人那里怀了身孕以后,老爷都是倍加爱护,勤加探看,可为什么到了您这就不一样了呢?”

俏夫人姓蒙,名彩蝶,是大周皇帝禁军校尉张苍的七夫人,是其原来在外地驻军的时候带回来的,因为蒙彩蝶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嫁进张府,没有娘家人,陪嫁丫头什么的,以至于眼前的仆妇都是张府大夫人指派的,所以言语之间对她也没什么敬畏。

蒙彩蝶听了仆妇的抱怨,一边抚摸着肚子,一边漫不经心的回应:“那府中是缺了我吃的,还是少了你用的?”

那妇人见了她敷衍的样子,撇了撇嘴,刚要争辩几句,却见蒙彩蝶双眼闪过一阵迷蒙的亮光,接着就讷讷无言的侍立一旁。

这时屋外,突然闪过一阵诡异的闪电,接着雷声才一阵阵的传来,这让蒙彩蝶突然感觉心血来潮,似乎发生了对自己极其重要的事,但却抓不住来由,这让她心神恍惚,浑然不知,刚刚有一道神魂钻入了她的腹中,进了胎儿的紫府之内。

此时张冲感觉异常憋屈,眼睛不能睁,他就用心感觉;鼻子不能呼吸,那他就胎息;还好耳朵还能听到一阵阵液体流动的声音,这让他感觉自己还活着,于是奋力的舞动手脚,想让自己舒服一点,却发现练武二十多年的身体竟然不听使唤,这让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环游世界,顺带交流搏击技巧,刚从俄罗斯学完桑博回了武当山,只不过在祖师殿上了三柱香,就在师傅师弟等人的注视下,被殿中供奉的一座小塔,给“吞”走,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蒙彩蝶正心神恍惚,突然感觉腹中胎儿正手舞足蹈的折腾自己,这让她不在去关注刚刚的事情,忍不住对一旁的仆妇说:“倪三娘,我腹中孩儿又开始扑腾了,呵呵…”

那倪三娘也凑趣的说:“这么调皮,说明夫人腹中的一定是个公子!恭喜夫人了!”

蒙彩蝶自然不会和她较真,刚刚也是因为她寂寞久了,发泄一下心中的喜悦和母爱而已。

这时她腹中的张冲却顿时懵逼了,听着近在咫尺的说话声,那和普通话一样的发音,让他一下就感觉到不妙,似乎自己正在一个妇人的腹中,还好自己入定的心灵功夫还在,马上就醒悟,自己怕是被动的夺舍了这妇人的胎儿。

这时,张冲神魂突然感觉“看见”一个中年道人虚影,这让诧异之余,立刻反应过来眼前之“人”,怕是这出戏的“导演”了;这道人虚影也不废话,直接用神魂烙印的方式,让张冲明白了这一切。

原来这道人是这个神话宇宙早已合道的太极道人,师承上清禹余道人,不过他在一次外出炼宝过程中被几位同级别的道祖围攻,仓促间自爆,他本人的灵光印记被他老师救走并且转世,同时把新炼就的法宝打入了时空乱流中,他的法宝就是刚刚把张冲带到这里的小塔。

在烙印中,太极道人解释了这次“夺舍”,说张冲和这个胎儿是属于命运长河中的同一个本命印记,只不过是在不同宇宙世界的投影,所以这也不算是夺舍,其实两人同是一人,可以分享身体,意识,神魂可合可分;同时小塔把张冲原来的身体也带来了,封印在一颗山河珠中,不过此时也已经重返胎儿状态,并且重正在适应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只有完全被这个世界认可了才会解封。

作为太极道人的棋子之一,他在张冲神魂中封印了一份河洛天书推演的,迥异于他自己的传承《上清灵宝洞玄本命符章》,包括练气篇和元神篇,并留下金木水火土五颗天地山河珠,这五颗宝珠是洞天法宝,算是拜师大礼包,他的肉身就封印在木珠之中。

等张冲粗略的翻看完烙印里的信息,却发现太极道人的虚影早已经无声无息的带着那座小塔消失了,才醒悟他留下的信息最后那句,“好好学习,天天成长,吾在巅峰等汝”的意思了。

果然,只有自己才是可以依靠的。张冲上一世是被武当山纯阳观主收养的,早就习惯了自己掌控一切,他在心里忍不住安慰自己,就让我在这个玄幻世界中好好的浪一浪吧!

想着这些,张冲就忍不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毕竟他现在还是一个婴儿。这让怀着他的蒙彩蝶也安稳下来,不在担惊害怕。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冲先是验证了太极道人的说法,自己的神魂和这个婴儿的神魂果然可分可合,没有一点排斥,意识也可以共享,于是张冲就开始异常忙碌起来,他一边开始学习记忆里修道的基础知识,知道这个世界的练气境界分为三个大阶段九个小境界,分别是凡俗三关,锻体,养气,出窍;脱俗三关,引气,神魂,金丹;超脱三关,道基,阴神,脱劫。

而太极道人传授给张冲的《上清灵宝洞玄本命符章》,上面包含了相应的观想法,丹诀,符法神通,元神诀,其中观想法有《大梦阴阳法》《日月并行观想法》《落胎衣出窍法》等等,符法方面有《基本符文》,《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符箓》《上清聚玄密授符经》《诸天飞星法》等等,同时里面还有各个境界的辅助丹药,技巧,注意事项等等。

这让经历过大天朝十几年应试教育加道家文化熏陶的张冲更是如鱼得水,清醒的时候学习《基本符文》,累了就睡,同时修习《大梦阴阳法》,顺带着把前世的武当纯阳观的纯阳童子功重新拾了起来。

张冲的努力让蒙彩蝶又喜又忧,因为这让她胃口大开,原来一天吃四顿就好,现在却变成六顿,有时候还感觉饿,这也是府中男主人张仓发话,敞开供应了补品和妖兽肉,否则一般人都承受不起。

就这样六个月一晃而过,在此期间,张冲不但学会了基本符文中的云篆雷文,龙章凤文,妖图鬼文,同时大梦阴阳法修习有成,让这具婴儿身躯吸摄了母胎中的先天之气,利用《洞真十二河八湖七十二江行气秘录》,把新生的十二正经八脉七十二小经脉通过微量的先天之气保持贯通,并且通过童子功锁住从母体供应的巨量培元筑基的能量,让肉胎根本日趋完美。

在外界的蒙彩蝶则因为母子天性,不管府中的闲言碎语,还有其他夫人的暗里各种打压陷害,躲在小院内,像一颗大树一样,努力的给张冲这颗“幼苗”提供庇护和养分。

这一天,张冲刚把先天之气在经脉中运转了一个大周天,正复习基本符文呢,就听见“屋”(腹)外传来那仆妇倪三娘惊喜的声音:“老爷来了!老爷来了!”

没一会,张冲就听见一阵极有规律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蒙彩蝶喊了声“老爷”,然后就是一阵无言的静默。

府中的男主人张苍,高有九尺,即使坐在椅子上,也显得比常人高;整齐的长发结成一个发髻,用一根玉簪固定住,下巴留有短须,两眼暗红色,如果仔细观察,仿佛是有流动的火焰在里面滚动。

他看着眼前的俏妇人,面无表情的说:“蝶儿,最近在府里过得怎么样?一切都还安好吧?”

“张苍,不用假惺惺的来安慰我了。你说的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包括二十五次暗杀,八十七次下药,甚至是被人用魇胜法下咒?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

“蝶儿,我相信你的实力,作为北地心魔宗嫡传弟子,这些普通人的手段都无法伤及你的皮毛,所以你也别像个怨妇似的喋喋不休了。”

蒙彩蝶听了,先是不动声色的观察他的两眼,接着就仿佛明白了什么:“看来你利用我的金刚王咒法,早已经突破了神意啊,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炼窍了?直说吧,这次来你有什么事?”

“嗯,我已经开始炼窍了,而且过段时间,我可能要调任南方,所以我要提前和你说好,对于这次交易,我们都是各取所需,所以我不管你最后是走是留,但是你腹中的孩子必须给我张家留下,这是我的底线。”

说完,张苍也不再理会她,起身准备出去,这时蒙彩蝶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那你最好让你府里的女人都消停点,否则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

张苍的身影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大步离开;蒙彩蝶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了已经鼓起的大肚子,一边自言自语:“哼哼,交易?各取所需?只不过是想利用我的金刚王咒突破炼窍罢了!张苍啊张苍,你还是这么无耻,现在见我的孩子天赋异禀,又想把他给夺走,你就做梦吧!”

张冲听着自己父母的交谈,感觉有点蒙,原来两人都不简单,而且有“离婚”分家的征兆,看来自己还是要多努力啊,否则永远都逃不过是一枚棋子的命运。张冲带着这个念头又陷入了沉睡。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