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凛冬将至在线阅读
免费

天命之凛冬将至

维克托426

奇幻 / 剑与魔法 · 52.4万字

请问,带着漫威冬兵血清穿越,有金手指天命系统,匹配到了法师模板,我该怎么加点?在线等,急!
答:力量、耐力先点满,再点灵敏,智力精神力加一点就够了。近战武器专精、远程武器专精、暴击、破甲、一击必杀、盾牌格挡点满,法术点一个闪光术。
法师手册第一页,当你没魔的时候,用手上的魔杖去敲碎敌人的脑壳!当你有魔的时候,用闪光术闪一下……然后去敲碎敌人的脑壳!
凸(艹皿艹),这是什么鬼法师,我的理想,是当一个讲冷笑话的冰法啊!

目录

第1章 第一 二章 救人和金手指(修改)

“渴望,生锈……”

【不!不要再来了!】

“十七,黎明,火炉……”

【啊啊啊啊!我的脑袋!】

“九,善良,回家……”

【呃,我的意识……】

“一,火车……早上好,士兵!”

“……请吩咐!”

“从今以后,你不再有自我情感,你效忠于九头蛇,你将成为冰冷的机器……”

【不,绝不!我会逃出去的,一定!】

………………

洛伦大陆,人类王国的夜色城孤儿院里,罗利正在噩梦中痛苦挣扎。

“啊!”

罗利猛地从冰冷的石床上坐了起来,健硕的胸膛不断上下起伏,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角滑落。

用力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圆睁的双眼看清了周围的环境,逐渐恢复工作的大脑让他不再警戒。

顿时,他忍不住在心中苦笑了两声。

【所以,又想起了那噩梦一样的遭遇了吗?一万穿越众,九千九百九十九死在路上,还有一个在作死的路上……我是第一万零一个?死在路上了一次,马上又要死一次?】

罗利是一个倒霉的穿越者,而且他穿越了两次。

穿越到漫威世界,还以为自己要走向人生巅峰,可刚苏醒躺在手术台上的他听到周围齐刷刷的“Hail Hydra”时,他不由内心一凉。

大脑里面幻想的画面还留有余温,可现实的残酷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如坠冰窟。

曾经不过是普通人的他在注射了血清之后拥有了强壮的身体,可他并没有被他夺走身体那倒霉蛋的战斗经验。

每天的训练说是训练,其实不过是单方面殴打而已。

那该死的电疗洗脑更让罗利这个生活在安逸年代的人逐渐丧失曾经的记忆和那些宝贵的情感,情感逐渐在一次次手术之中消失了。

他的七情六欲全部被剥夺了。

大脑内产生胺物质的地方被切除了一大块,再加上植入的芯片和心理暗示,他失去了所有的情感。

罗利现在依然会笑,但仅仅是皮肉的抖动而已,没有任何快乐的愉悦;他依然会哭,却不过是身体在利用眼泪中的溶解酶杀菌而已,或者是沙子进了眼睛,痛苦和悲伤彻底远离了他。

所有的表情,不过是他的记忆告诉他现在应该这么做罢了,就像是没有放调味料的饭菜,毫无滋味。

“咳咳!”

一口鲜红的液体吐入面前的水盆中,罗利健壮的身体打翻了面前的水盆,颤抖的手掀开了胸口的衣服,满是疤痕的身上有一条深可见骨的新鲜伤口。

【啧,看来这血清也不是什么万能药,这狗屎伤没有十天是好不了吧?不过,老子觉得值!一道伤口换一次穿越,这买卖,做得!】

没错,罗利又穿越了。

情感被剥夺并不代表他记忆消失,在残存的自我即将被完全洗去之前,他打算最后一搏——伙同另外一个名叫博拉泽的家伙一起逃跑。

两个渴望自由的人注定要接受世界黑暗的绝望洗礼,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著中没有出现的家伙注定要死去,还是两个手无寸铁的人想要从防卫森严的基地逃跑根本不可能实现,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他们果然失败了。

被卫兵发现后,他们两个被逼入了一间实验室,干掉了实验室内的所有人,门外的追兵也进入了最后的破门阶段,没有了自由的两个人选择了掌握自己最后的自由——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

罗利引爆了实验室里的一个蓝色能量晶体,恐怖的能量席卷了两个人,而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又穿越到了一个魔法与剑横行的世界。

好在这次他是幸运的,至少没有重复上一次穿越的悲惨命运。

当然,他并没有彻底转运,穿越之前还没来得及接受冬日战士标志性地机械手臂,而最后穿越前的爆炸更让一根铁棍直接戳入他的胸膛。

胸口的伤让他穿越之中就陷入了深度昏迷,要不是孤儿院的孩子们发现了倒在城外垃圾堆上的某个大型“垃圾”,要不是孤儿院的萨马拉院长会一些基础治疗术,恐怕罗利就要去试试能不能第三次穿越了。

罗利看了眼在一旁角落里的“铁棍”,忍不住喃喃道:“要不是看你和我一起共患难穿越过来,我早就扔了你了……好吧,我承认是我想要等恢复以后把你折成一个团再扔掉。不要着急,我很快就会恢复了,到时候我们好好‘亲近’一番。”

铁棍仿佛感受到了罗利平静的愤怒,原本斜靠在墙上的它摔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大门猛地打开,几个少年们风风火火跑了进来,这是一群身穿着破布衣服的孩子们,满是尘土的脸上写满焦急二字。

罗利平静的脸上扫视了一下,却没有那个发现了自己的小女孩——安妮。

“不好啦!不好啦!安妮,安妮她被特里家族抓走了!”

孩子的话让罗利内心不好的猜测成了真,也让小小的孤儿院内乱作一团,一旁闻讯赶来的萨马拉院长和卡琳娜护工赶忙安抚这群慌乱的孩子。

在一旁的罗利冷眼看着这一切,毫无波澜的内心忍不住叹息一声。

【所以,果然还是下手了吗?果然,在哪都一样吗?这个无权无势的孤儿院偏偏占据这么一大块让人垂涎三尺的地方,换做是我恐怕也想要下手了。】

脑袋里的想法乱七八糟的,他却依然看上去冷静,扑克牌一样的脸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

等孩子们都出去之后,罗利忍不住开口问道:“院长,咳咳,你有什么主意吗?我们怎么救安妮?”

萨马拉院长叹了口气道:“他们想要的是这个孤儿院,给他们就是,孩子们的命更重要,只有孩子在的地方,才是孤儿院。”

卡琳娜忍不住摇了摇头道:“可是院长,如果我们离开了这孤儿院,我们能去哪呢?”

萨马拉院长要紧嘴唇,声音像是挤出来的:“没办法了,走一步看一步!孩子们的性命是最重要的!”

门外传来孩子们的吵闹声,萨马拉院长和卡琳娜赶忙离开,罗利看着两人的背影,没有说话。

院长和卡琳娜没有要求面前这个男人做什么,他身上的伤是个人都能看到,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

伴随着关门声传来,罗利冰冷的双眸中出现些许灰暗。

【院长啊院长,你还是太天真了,这种时候按照电视剧的情节,应该是财色都要才对吧?啊呸,人财两空!你以为你交出土地就能得到平安吗?离开这里,贫民窟的一千种死法了解一下?】

【唉,所以,按照理智来说,现在我应该准备退路了吗?毕竟,我是个没有情感的人啊!这样一想,似乎很合理嘛!】

【啊,哈哈哈哈……】

【哈…?】

罗利看了看已经被指甲戳破的手掌,忍不住叹了口气:“所以,身体替我做出了选择吗?就算没有了七情六欲,可我还有一个作为人的人性吗?发现自己是安妮,让大家带自己回来的也是安妮,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嘿,就这破烂身体,看来要准备第三次穿越了吧?”

“不过也好,没有情绪波动,吐槽都变得毫无趣味了,我这是冬日战士又不是什么冰冷战士……啧,这简直就是,冷笑话啊!”

夜幕降临,月光洒在夜色城的贵族区,照亮了奢华的别墅,点燃了路边的魔法灯,却无法照亮贫民窟的小巷。

特里是夜色城里有头有脸的家族,他们自然不可能住在低贱的贫民区,同样,绑架孤儿院孩子这种丢人的事也不可能发生在贵族区,如此下作的手段会拉低他们的身份,他们雇佣的人只会将安妮留在贫民区的某个角落。

这样一个衣着肮脏的小女孩,如果出现在贵族区的话,那简直就是滚油里面滴落的一滴水,反而留在贫民区更为普通一些。

黑暗之中,一个碎碎念的家伙缓慢地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矮小的房子之间。

“早知道会穿越,我宁可做个独臂大侠也好过只有一根棍子吧。”

罗利穿着一身残破的迷彩服,背后背着一根铁棍。

孤儿院这种地方食物什么严重短缺,相比那些锅碗瓢盆,某人觉得还是拆个房子的砖头当暗器来的靠谱一些,腰间的那块青石板砖他可选了好久,这块应该是最坚固的。

菜刀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这群人穷的都需要去垃圾堆找东西,还需要什么刀来切菜?

选来选去,罗利最后悲哀的发现只有这根穿越带来的铁棍最顺手。

【算了,好歹也是捅穿过自己的身体,能够伤害冬日战士的武器,这个强度应该比木棍要厉害一点……呃,捅穿这个词好像用的有些奇怪?】

内心得出一个让人不得不苦笑三声的结论,但罗利脸上却毫无波澜,原本像让自己放松下来的骚话成功化作一个个冷笑话,背后原本那层颗粒状的鸡皮疙瘩彻底被抚(冻?)平了。

男人不是一个真正的战士,无法像真正的那些冬兵一样将战斗演变成身体的本能。

曾经那个和平世界的宅天赋也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战斗力的加成,而强壮的身体经过了一天的时间稍稍恢复了些。

但内脏的伤不是那么容易复原的,每走一步都有一种身体撕裂的痛楚。

【啧,还好以前接受的是战斗上的训练,没有花太多时间在那些枪械和暗杀技巧上,不然现在还搞个球,直接跑路算了!真是,为什么穿越不带把枪过来?唉,算了,希望不要有上阶的职业者,这毕竟是个小城市,自己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上中下三个阶位是还没有领悟能量前的等级划分,一旦领悟了能量那就是统领级,在上面的领主和超凡级已经超过这个小城人能接触的范围。

而完好无损状态下的罗罗利按照这个规则划分的话,怎么说也算是普通人的巅峰——上阶。

月亮到天空中间的时候,罗利也终于摸到了赎人的地方。

拒绝孤儿院那群熊孩子带路的请求,敲晕了打算一起跟来的萨马拉院长,狠狠威胁卡琳娜照看好众人,逞英雄做完这一切的罗利终于尝到了苦头。

不认识路的罗利瞎转悠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要不是遇到了好心人问了下路,恐怕天亮了都找不到地。

当然,那个“好心人”现在也被罗利打倒在地上,想要尝一下冬日战士血肉的家伙自然要付出合适的代价。

探头探脑地来到窗户口,罗利忍不住松了口气。

小房间被火把照的敞亮,倔强的小女孩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绑架者,而三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满不在乎地喝着酒吃着东西。

“老大,那臭婆娘怎么还不来?”

“嘿,没事,如果没来我们明天就把这小女孩给卖了。细皮嫩肉的孩子,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哈哈,老大,你说的对!”

“嘿!当然,不然怎么当你们的老大?来,干!”

两个小弟和一个光头大汉,罗利的双眸中反射着屋内的画面。此时他大脑一片冷静,失去了情感也意味着他永远冷静。至少,在这种时候他没有丝毫的紧张。

【三个人,不知深浅,看身体肌肉应该是战士或者盗贼之类的,至少也是一个职业者吗?】

【既然他们说明天卖掉,那也就是说应该不会撕票,既然如此……】

罗利大脑之中曾经受到的那些训练像是画一般,一幕幕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那痛苦的回忆不断筛选剔除,男人很快选择了最稳妥的解决办法。

【三个人,自己身上有伤,那么逐个击破吧,至少等他们睡着或者落单。】

男人身体隐入黑暗之中,小心地挪动身体,生怕发出一丝声响,如同潜藏在黑暗之中的毒蛇一样,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上的月亮已经偏转,屋子里的三个人已经喝了一晚上,不,这时候只剩下两个人了。

光头老大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忍不住眉头微皱道:“怎么回事?德兰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另外一个小弟显然酒量略逊一筹,摇了摇脑袋说道:“老大,不知道啊,他是不是掉茅坑里了?”

光头老大眯了眯眼,嘴角微微裂开道:“不,不可能……哼!没想到,那个老娘们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哈尼,去看看那小女孩的情况!”

“老大?这小鬼有什么好看的?死了就死了呗!”

光头狠狠瞪了一眼一旁的哈尼,狠狠说道:“我说,去‘看看’她!”

哈尼似乎明白了老大的意思,转过身去恶狠狠地看向身后的小女孩,就在这时,一根铁棍从窗口阴暗的角落飞向了房间内哈尼的胸口。

尖锐的铁棒再加上罗利不顾伤势的全力投掷,能够穿透冬日战士身体的武器很轻易穿过了哈尼的胸膛。

鲜血顺着伤口四溅而出,滴落在小女孩的脸上。

可目睹了这一幕的安妮却没有尖叫,甚至双眼之中还出现了些许决绝的神色。

小女孩奋力起身,狠狠撞在钢管上,原本就穿透心脏的铁管愣是穿了过去。

瞬间,有了一个压力宣泄口后,鲜血喷涌而出,洒满了地面,也洒满了小女孩的身体。

光头老大面临这生死时刻,丝毫没有任何慌张,抓着一旁的长剑,猛地冲向了小女孩。

他知道来人的目标就是安妮,敌暗他明,无法确定对方实力,可只要手上有人质就能占据先机。

罗利也明白这个道理,吐了一口鲜血,顾不上伤口再次撕裂的痛楚,男人从窗户翻了进去,踉跄着冲向小安妮。

失血过多让他现在步伐有些虚浮,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更是好欺负的紧,不远处的光头老大也发现了这一点。

罗利的位置更靠近安妮一些,再加上小女孩缓缓向男人靠近,光头老大突然“聪明了一回”,果断放弃了小女孩,扭动身体转了个向,狞笑着杀向罗利。

这个敌人怎么看都弱的要命,一边跑一边吐血,身上还有伤口不断在滴血,明显是受伤不轻的样子。

“德兰,干得好,老子会记住你的贡献的!”

【呵!真是一切在计划之中啊,这样预料之中的战斗,真是无趣啊!】

长剑砍向面前的男人,罗利没有闪躲,冰冷的心早已明白这时候唯一的解决方法是什么。没有情感的好处就是不会感觉恐惧,也不会有愤怒,一切都是最优的选择。

【啧!从上到下啊,不错,至少没有从下到上,我可不想当孤蛋残尸……切,才怪!】

长剑没有砍中罗利,男人刚才还踉踉跄跄的步伐瞬间变得敏捷起来。

身上滴落的血液的确是他撕裂的伤口,可那可怕的鲜红根本不是他的血。干掉了外面的德兰后罗利特意在身上抹上不少血迹,示敌以弱这种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他可没有忘记。

“呵啊!去死啊!”

坚硬的青石砖块配上罗利作为冬兵最后的力量,滚烫的脑浆脱离了头骨的束缚,洒满了罗利无比平静的脸庞。

【哈,果然,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啊!这个血清强化了身体似乎还顺便开发了大脑,自己这是智商变高了吗?】

罗利的脸上是嘚瑟的,至少这次没有倒在穿越的开头,他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正在向他招手。

同样向他招手的,还有那无尽的黑暗。

“罗利!罗利!你别死啊,罗利!”

小女孩哭喊的声音萦绕在男人耳边,可陷入昏迷的他已听不到了,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叮!萝莉——安妮命运偏转达到百分之六十,系统成功开启,欢迎使用天命系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