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我只是个开门的在线阅读

别怕,我只是个开门的

良守桢

科幻空间 / 进化变异 · 63.3万字

9.3分 35人评分

被联邦背叛的星际大佬重生蓝星。
从零开始?不怕!带着全球一起修炼!
技术落后?不怕!发展科技,一起奔向星辰大海!
星球危机?不怕!不怕!让我给你们开个挂!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掉回零级

当历娅恢复意识的时候,她感到头好像被重锤砸了千百遍,脑部一抽一抽的牵动着神经,让她几乎不能集中精神睁开双眼。尤其是耳边还不停的传来尖利的哭泣声。

精神力混乱不堪,脑子里像被塞进了一团乱麻,她勉强将视线集中到一个焦点。

昏暗的屋顶,挂着一轮古老的电力风扇,上面漆黑的污垢,让人难以判断它原来是什么颜色。

没有风,嘈杂的哭声却仿佛能带动污浊的空气,让她的脾气急速接近临界点。

“轰”,一股风暴仿佛从她的身体中爆发,席卷了整个屋子。好像感到了她的低气压,噪声戛然而止,难得恢复了安静。

历娅僵硬的转动脖子,发现身在一间只有10平左右的房间,阴冷并且黑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厚厚的棉门帘两边透着细小的黄色灯光。

对面墙角那张只有一米半的小床上,横七竖八的蜷缩着五六个孩子——不,婴幼儿——最小的正裹在襁褓里。

她从墙边爬起来,幼小的手掌上是看起来黑红的粘稠液体——她当然很清楚这是什么,在之前的36年,她几乎每天都要和这种东西打交道。

头痛随着精神力的逐渐稳定而渐渐平息,只有头皮上的伤口还在昭示着存在感。不轻的脑震荡不仅让她阵阵发昏,还有一股难以压抑的呕吐欲望。

站起身,她判断自己现在的身高绝不超过1米。不用眼睛看,抽痛的精神力已经把自己全身的情况反馈到脑海。

杂乱的头发像个鸟窝,被脑部左侧的出血濡湿成一块块。红色的T恤和蓝色的牛仔短裤上带着斑斑的黑褐色,混合着黄色的泥土,像极了在垃圾堆里打了个滚。

一双黑色的皮凉鞋还稍微像点样子,如果没有已经呈现黑色的白袜子的话。

对面床上能坐起来的孩子们都瞪圆了眼睛看着她,并不是惊恐或者惊讶,而是带着奇异的期待的神情,混合着一种小动物本能的对危险生物的服从。

几个孩子最大的也只有四岁,穿着也档次不同,睿智如读者或许已经猜出,这是一个人贩子拐卖儿童的窝点。

他们有的家境良好,人贩子需要花费一点力气和时间才能搞定。有的只是路上顺便趁着大人不注意“顺手牵羊”。但不管是怎么得来的,接下来的人生都超出善良读者们的想象。

这是一个小山村,沉默的青山和郁郁葱葱的树木形成迷宫一样的地理环境。人烟稀少,雾沉沉的山村并没有很多房屋,在黑暗中几乎没有灯光,像一只只潜伏在雾气中的野兽。

没有人因为刚才的尖利哭声而有所反应,不,也许有人会厌烦的翻个身。

孩子们所在的屋子是一栋四间平房最里面的一间,虽然没有锁但是外间有人看管。

此时,看守者正从一架竹床上骂骂咧咧的翻身下来,显然不正常的安静引起了他的注意。

历娅已经“看”到了外面的情况,但她并没有动。这并不是轻敌,而是在了解了自己的所在之后她必须要理顺自己的能量了。

这些能量对于幼儿的身体和大脑来说,实在有些庞大,她刚才不得不让大部分的能量先溢出,带起了小股的旋风,空气中甚至出现了很多扭曲的波纹。

现在留在身体里的能量已经逐渐开始循环,并且形成灵核进行存储。

这是危险的,因为形成灵核就像修真结丹一样,都需要安静安全的环境。就像要将一整间房子里的天然气都塞到一个小打火机里面,即使勉力施为也盛不了多少,但如果变成液化气就能顺利许多,不过可想而知,这个过程多么的危险。

但历娅不得不这么做,如果外部的能量完全逸散,她就和散功差不多了。

佝偻着腰的男人掀开门帘,带进来一股山里特有的潮湿凉意。紧接着,他咒骂着后退几步,“草,是人是鬼!”

随即“啪”的拉开了房顶的40瓦电灯,昏黄的灯光照在历娅血腥的身上,让干遍坏事的他也心底发凉。

或许不如说,正因为他干遍坏事才心底发凉。

地上一大片的黑红血迹,小女孩直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朝着他的方向。床上平时喧闹的孩子们也安静的有些诡异,能向他看过来的均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他暗暗的咽了下口水,又反应过来,瞪起充满血丝的眼睛,愤怒的往前走几步,扬起手想要扇下去。看到历娅满头的血迹,又收回手,抬起脚向她踹去。

“不要打姐姐!”“坏人!”“呜哇—呜哇—”安静的空气被打破,混乱重新开始。然而,那个男人仿佛被绊了一跤,突然抽搐着向后倒去,同时喉咙里发出不自然的“咯”、“咯”声。

脏乱的地上,男人的四肢奇异的扭曲着,原本一米七、八的身长居然缩短到一米二、三。

哭泣的童声又瞬间停止。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历娅终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感受着周围没有散去的能量,只能遗憾地收手。

她看也没看地上的已经昏过去的男人一眼,走到小床边,伸出勉强干净的一只手分别摸了摸几个孩子的头。

孩子一共有六个,两个三四岁左右,均是短发,看不出男女,浓眉大眼非常可爱。还有一个两岁左右的,只能勉强走路,一个能起身坐着的七八个月的男孩还穿着开裆裤,还有两个裹在襁褓里,小腿一蹬一蹬的,嘴巴一张一张的。

然而奇怪的是,几个孩子都没有觉醒能力。

在战斗力强悍的天域联邦,几乎有半数的孩子会伴随着语言功能的成长而觉醒能力,甚至有些天赋者一出生就已经觉醒了。

“姐姐,呼呼。”历娅如今不比床高多少,稍大一点的孩子跪在床边,对着历娅的头吹了两下。

【嗯……】欸?无法发出声音?历娅下意识的用手抚摸了一下喉咙,发现这里并没有受到伤害。

【饿吗?】历娅只好用精神力发问。

骤然接手这个身体,原本幼儿的记忆全部溃散,并不清楚几个孩子的关系是否亲密,不过想来连孩子身上的衣服都还没有换,估计并没有拐来多长时间。

孩子们其实都已经饿了,所以原来的历娅作为最大的孩子想要一点吃的,却不幸夭折。

得来了肯定的答案,历娅转身去给孩子们找东西吃。刚刚精神力扫过外面的厢房,里面还有一些奶粉。

对于自己如今的情况,历娅也有一些认知,以前就听别的觉醒者说过,有精神力强大的觉醒者可以在别人脑海里留下灵种用来控制和引导别人的思维,甚至可以附身他人保持自身不灭。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这种情况。

等几个孩子稍微都吃了点东西,都有些睡意了。历娅“轻声”对孩子们“说”,【不能睡哦,阿……姐姐,带你们去找妈妈。】

虽然疑惑这个星球居然还有这么原始的山村,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

一是经过空间感知,这个地方被群山包围,没有形成人口众多的城市。自己的所有装备已经在空间风暴中湮灭了,无法发送求救信号。而且,在这种偏远的山村,整个村子互相包庇的可能性很大,短时间内救援肯定难以到达,如果不尽快逃走,几个孩子就会被分散和处理。

二是溢散的空间能量正在逐渐消失,以自己目前的身体条件,形成的灵核根本不足以支持应对接下来可能会遇到的状况。

她将双手贴近身旁的墙壁,强行吸取空气中的灵能,并按照公式进行元素排列,慢慢地,墙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黑色线条。

“咳,”当墙上终于出现一个仿佛黑洞般的漩涡时,历娅终于忍不住轻咳出声,【果然默发还是有点勉强吗?真的被砍成白板了啊喂。】

“姐姐……”,看到历娅嘴角的血液,两个稍微懂事的小包子胆小的叫道。上次历娅流血就“死了”很长时间,现在看到她又开始流血就害怕。

【没事的,自己可以走吗?】历娅不在意的擦了擦嘴角。现在的自己不用灵阵就想要将六个孩子都带走那是不太可能的,不过虽然打开了传送门,六个孩子还是有点勉强。

她强撑着将孩子们一一带进去。

这个山村想要外出只有山前的一条道路,几十里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之后才有一个小山城,到了小山城才会有稍好一点的省际公路通往外面的城市。但是在山后十几里的地方却有一条横穿山脉的高速公路。

历娅的传送门就开到了高速公路的边缘。

----------------------

夜晚的群山经常会给人沉默的诡异感,尤其是在接近阴沉的隧道时。不过这对于长途司机杨洲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他在这条山市到湖市的高速上已经走了六年多了,他甚至仅仅通过隧道里的景色就知道已经经过了几个隧道。

山湖线总长一百二十多公里,因为群山环绕,地形复杂,中间没有服务区,所以作为夜间的长途客车司机,杨洲总是会提醒乘客们这一点。而且因为中间不用停车,夜间也开得非常顺畅。

而今天的高速上显然有些不同。在路途接近一半的时候,他发现路旁的反光板有些奇怪,上面居然用什么东西遮出了SOS的字样!一连几个都是这样!

杨洲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因为他将车停到路边时才发现,在车灯的照射下,这SOS的字样反射着暗红的血色。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