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城旧事在线阅读

枫城旧事

宁溪南

现实 / 现实百态 · 105万字

8.4分 36人评分

人生如梦,岁月悠悠。
“金宝儿。”
“嗯。在呢。”
“金荣,妈累了你了。”
“这个老太太,你呀,身体好好的,多活几天比什么都强,别的不用你管。”
“不是我的我也不想,是我的想赖了也不行,今天要不我死在这,要不你们就看着办,泥人还有土性。”
“你们哪,好好的,好好的就好,不用惦记我和你爸。我还干得动,啊。”
韶华渐去,那年那月已成往事。
一个家,三代人,看尽世态炎凉。
书友群:601928557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夜幕下的冰城

刺骨的寒风卷着积雪在城市里呼啸而过。

这是一九四五年。

整个冰城都充斥着一股不安的气息,日本人在投降溃退,国共在隔空打嘴仗,毛俄已经挥兵而至,牢牢的控制了这里。全城的老百姓只要天一黑就不再敢上街,把门用硬木杠子紧紧的顶起来,一家人小心的呆在屋子里,连喘气也不敢大声。

夜幕下的大街被积雪覆盖着,路灯发着微弱的光芒。偶尔有汽车或者坦克从街面上驶过,轰隆隆的噪声中留下一股浓重的汽油味。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随着一阵粗重的喘气声,一辆黄包车小跑着顺着街道跑了过来,车夫沉重的脚步踩在积雪上,积雪发出牙酸一样粉身碎骨的声音。

“爷,到了,就是这旯。”车夫双脚往前蹬,双手使力的扶着车把,滑行了一小段,把车稳稳的停了下来,头上的狗皮棉帽子下面有白汽蒸腾出来。

坐在车上的人往四下看了看,抬腿从车上下来,从衣兜里掏出钱来,车夫带着笑脸欠着腰说:“爷,有法币吗?满圆不好用了,买不到东西。您老耽待。”

坐车的人打量着四周,笑了笑,说:“你到是撒冷,小日本刚跑你这就收上法币了。”手上换过钱。

车夫接过钱,借着路灯的灯光看了看,小心的解开衣襟把钱收进里怀里,扣好扣子,说:“原来小日本在这法币也是通的,让花。鹰洋,港币,朝鲜银行票,袁大头都有,日本人自己也花。有时候还能看见越南钱。”

坐车的人活动了一下手脚,在这大冷天里坐车的比拉车的冷,脚有点僵,边活动边问:“这边没发行过中联券?”

车夫摇了摇头说:“没有,不过,这几天都闹哄着说要用中联券了,说那东西不当钱。”

坐车的紧了紧衣襟,又问:“军票见过没?”

车夫又摇摇头:“没见过,军票是啥?爷你不能拿你们和我们比,我们这苦哈哈,一辈子窝在这边混着活,没啥见识。”

坐车的摇了摇头,说:“没事,看来小日本对东北还真不错,连军票都没在这边发过。你们哪,算是走运,关里让小日本的军票坑的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还少了?行了,黑灯瞎火的你也回吧,我这到了。”

车夫加着小心说:“爷,你一会儿还回不?要是回的话我在这等等。这乌去摸黑的车也不好叫,一会儿爷你总不能走着回去吧?嘿嘿。”

坐车的想了想说:“也行,你要不怕冷就在这等会儿吧,我进去找个人。”扯了扯身上的棉袍,迈步向胡同里走进去,车夫在后面喊:“爷,有事你就招呼一声儿,我就在这块儿。”

胡同里黑乎乎的,好在是冬天,雪地里还能看着些东西,不至于撞到哪。顺着胡同一直往里,走到一家门口,坐车的仔细观察了一下,确认是倒数第三家,这才抬手在门上敲了敲。

“谁?”门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红崖子,哥,我来看你啦。”

木板门打开,露出一张瘦削戴着眼镜的脸,坐车人也没客套,闪身进了院子,戴眼镜的人关好门,贴到门上听了一会儿,这才往院里走,说:“进屋说吧。”

两个人进了屋。

这房子不小,正房三间,边上还有厢房两间,马栏米仓都是全的。

戴眼镜的男人领着坐车人进到正房西间,火炕烧的很热,屋里热气腾腾的,坐车人搞下棉帽子,向戴眼镜的男人伸出右手:“你好,华奇同志,我是贺子山,代表组织来看望你。”

戴眼镜的男人,华奇同志把手里的手枪收好,伸手和贺子山握到一起:“辛苦。这么冷的天,路上没少遭罪吧?”

贺子山说:“小鬼子投降了,全国解放指日可待,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苦还能再苦几天?值得。组织上就是不放心你的情况,派我过来看看,想问问华奇同志你的意见,你是留在冰城还是到后方解放区去。我们尊重你的意见。”

华奇同志想了想说:“我还是回家吧,这一晃,也有十几年没回去过了,以后解放安定了,我就在家里过过平静日子就好。能行吧?”

贺子山笑着说:“肯定行,怎么不行。华奇同志的老家是安东省吧?”

华奇同志说:“庄河,这个接头红崖子的暗号就是那儿老时候的称呼,现在没人这么叫了。”

贺子山问:“华奇同志在老家还有什么人吗?生活上用不用我们安排?”

华奇同志说:“有,老宅还在,我弟弟一家还在那生活,还是会通信的,平时我会寄钱回去。”

贺子山说:“那就好,有亲人在就更好了,这样我们也放心。解放了,一家人团聚,多好啊。”

华奇同志说:“我弟弟家的成分,没什么问题吧?”

贺子山说:“没问题,这点上你放心,我们也是区别对待的,就是地肯定要国有了,房子什么的还是你们自己的。必竟现在不实兴地主了嘛,这个还请华奇同志你理解。当然,根据华奇同志你的特殊情况,国家会有相应的政策,你就放心吧。”

华奇同志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

贺子山说:“别急,你的情况有点特殊,你知道的,我们得保证万无一失。你们一家先在这委屈几天,最晚初九出发,可以吧?”

华奇同志点了点头,说:“可以,我相信组织上的安排。就是孩子,这么天天在家里呆着有些呆不住,闹腾,呵呵。”

贺子山问:“华奇同志是儿子吧?多大?”

华奇同志说:“对,小子,已经十三岁了,还在上学。对了,回到那边,孩子上学有办法吧?”

贺子山说:“这个我不太了解,不过现在全东北都在搞复工复课,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到时候有什么意见你可以和地方上的同志提,会有专门的同志处理你的事情。放心吧,我们当初对你的承诺绝对不会改变。”

华奇同志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我其实不是耽心,我还是相信组织的。”

很快,贺子山告辞出来,坐上一直等在街口的黄包车走了。

几天以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巷子口,华奇同志一家三口人带着皮箱上了车,车子碾压着积雪向南而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