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匠人在线阅读

我只是个匠人

今之恶来

玄幻 / 东方玄幻 · 128万字

“坚守平凡,成就非凡,这就是大国工匠精神……”听着电视里激昂的声音,宗冥忍不住热泪盈眶:说的太好了!我不就是这样的人么?!
宗冥是个“普通”手艺人,他的工作很简单,就是——镇压搞事情的牛鬼蛇神,维护世间和平与稳定,让核心价值观的光辉普照人间!
“冥中注定”纸扎店感恩回馈社会:凡作乱的妖魔鬼怪,免费送小棺材一副,先到先得,赠完即止!
(ps,这应该算是一本合家欢的轻松流小说,咳咳。)
书友群:796774810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冥中注定”

这是一支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从队伍长度还有花圈数量来看,逝者生前所在家族应该是在当地颇有排面的。

这支队伍沿着前两年刚修的乡道行进,原本就不宽的水泥路面硬是被占去了一半的地方,后面的车受阻只能缓缓开动,话说这对于治疗“路怒症”倒是挺管用……

没有谁催促,活人总不能跟死人抢时间不是?

队伍每每要到一户人家门口时,那户人家就会点一串炮仗——这是当地的风俗,至于是给白喜事添点彩头亦或者是忌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按照当地的说法,七十岁以上老人过世办宴席,就算得上白喜事,能活到那个岁数的也算长寿了,子孙后辈也能沾沾福气。

这回送葬的“主角”享年九十九岁,未能活到百年大寿或许有点遗憾,不过99这个数字也再吉利不过了。

因此,送葬队伍里除了那几十位哭天抢地的老人直系后辈宰,其他人心情还是挺不错的,。

这种流传了数百年的生死观早就化为了文化的一部分,同这片乡土紧密连接起来。

“哎呦喂!”

一个抬棺椁的汉子没留神,被裂开水泥路给绊了一下——那些运河沙的车常常走这条路,这修了没两年的路有些路段已经被轧得支离破碎了。

汉子向前倒去,连带着自身这一百六十多斤和惯性。虽然抬棺椁的有八个人,但受力不同,何况也架不住这突然的一下……

由上好楠木打制的寿材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厚重的打击声。

“停!”

一旁跟随的老爷子赶紧喊道。

“你们当是平时做工呢?这是给七奶奶送终呢,知不知道!毛手毛脚的,要是老人家生气了……”

“别别别,恭叔,我也是没留神,别吓我,我……”

“哐当。”

谁也没注意,不知怎么的,方才摆在棺木上的老人遗照突然掉地上了。

先是棺木掉地上,这回又是遗照……

“恭……恭叔,老奶奶不会真生气了吧?”方才被绊倒的那个汉子说话没了平时的伶俐。

“说什么鬼话?七奶奶的脾气好得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朗朗乾坤,哪来这么多……”

话音未尽,突然传来清脆的敲门声“咚咚”。

这附近哪来的门啊?

方才说话几人脸色瞬间绿了。

“咚咚”,不是幻听,确实是敲击棺木的声音!

“七奶奶还活着呢!”“快救人啊!”“赶紧找工具来开棺!”……

现场乱做一团。

待到大伙合力掀开棺盖,现场一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棺材里面竟是空空如也!!!

————————————

星城是一座不夜城,这座以娱乐闻名的新一线城市的居民似乎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早睡早起”,凌晨一两点出去蹦个“养生迪”是常有的事。尤其是到了双休日,那些娱乐场所基本上不存在熄灯一说,灯火通明的景象能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天空泛起鱼肚白。

在这样的环境下,星城有名的酒吧一条街周围的店铺营业时间也与之紧密相连:也就只有这种地方的面馆才会营业到凌晨一两点了吧。

周记面馆的老板是个能受累的人:干这行的人越是能吃苦,越是挣的多,前提是你家的东西不能太难吃。

本来周记面馆的营业时间是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一点——十一点后,下了晚自习的高中生们基本上就回家了。不过一想到家里小儿子的奶粉钱以及大儿子以后读大学的学杂费,以后还要买房等等……周老板一咬牙就跟自己婆娘合计,以后干脆干到凌晨好了!反正再加个夜宵摊也照应得过来,乘着现在多挣点钱,以后俩孩子都要娶媳妇,压力能小点。

旁边的纸扎店老板可能也是这么想的……

哪个做生意的情愿自己的邻居干这营生?要不是这店面离学校近、附近比较繁华、租金还便宜……就好比学区房卖出郊区的价,知足吧。

这家纸扎店原本是没有招牌的——貌似也没有挂招牌的必要,因为在之前它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纸扎店,老板吃住都在店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是冥界用品……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然而就在前两天,周老板凌晨一点关了店回家,五点半赶回来时,就看到隔壁挂上了一块大大的招牌“冥中注定”

周老板:……

现在连做死人生意的都与时俱进了么?谐音用的还挺妙!

往常无论什么时候都开着的纸扎店今天居然闭门歇业了,不过这倒也符合人之常情:谁家能没点事?若是真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开着,那才叫诡异呢。

突然有一天没见着那戴瓜皮帽的老邻居,还真有点不习惯。周老板摇摇头,开店门去了:天快亮了,得马上烧热炉灶,一会儿那些赶早自习的学生们就该来照顾生意了。

一直忙到九点来钟,周老板才闲下来:这会儿学生们都上课了,上班族也上班了。早餐生意也就忙这一段时间,那些个推着小推车在学校门口卖早餐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周老板打电话喊了自己家婆娘来“换班”,自己回家补觉去——中午、晚上还有的忙呢,好在俩口子可以换着来,非饭点时间段她一个人足以应付了。

高高壮壮的周老板骑着他那辆半旧小电驴走了,临走前顺带瞟了一眼,这家新挂了招牌的纸扎店还是没开门。

待到下午他赶到店时,“冥中注定”已经开门营业了,不过门口躺椅上躺着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老邻居了。

“宗冥,你爷爷呢?”

躺椅上那个学生模样的小青年睁开眼睛,“周叔,我爷爷回乡下了。”

“你爷爷回去多久?”

“老人家年纪大了,指不定哪天就老了(死了的隐晦说法),这城里又不让土葬,他回乡下住了,不回来了。”

“哦,那这家店就归你管了?”

“是啊,不过我平时要上课,也没太多时间精力来照顾,还得麻烦您受累帮我稍微看着点,我这可能一周都做不了两次生意。”

“什么受不受累?这都街坊邻居,应该的。你放心,只管安心完成学业,有叔在,保你店出不了岔子!”

卖死者用品的小店能出什么岔子?賊都不想光顾好吧!反正周老板是挺愿意帮宗冥看店的,毕竟这店要是常年不开门,那自己的生意受影响也要小很多:之前一些客人想来吃东西,看到旁边店里摆着各种纸房子、寿衣、小棺材……撤了撤了,打扰了!

宗冥跟周老板聊了一小会儿,又将自己的新号码告诉了他:有事打这个号码就好了。

宗冥在躺椅上一直躺到下午五点半,这时周记面馆的生意开始好了起来,他站起身来,拖着躺椅进了店里。

这是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店,墙壁上挂满了各种五颜六色的殡葬用品,几个货柜里则是摆的稍微值钱点的小玩意,诸如二十厘米直径的黄花梨木小棺材、龙头虎身的黑色玉质镇墓兽雕像、复古的大号圆形方孔铜钱……

小店最里面的那面墙上什么商品都没挂,只有一个神龛,下面摆了两碟果、肉贡品。

“又要投食了啊,我都快养不起你了。”宗冥嘟囔着,转身进了后房,出来时手里拎着一块半斤左右的卤牛肉。

“吃吧吃吧,撑死你得了。”宗冥把肉丢在右边的碗里,“你这天天有肉的日子,可比我在学校滋润的多。”

刚放下的肉,陡然少了一小部分!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少的那个地方带有明显的咬痕,就像是被某种生物咬过似的。

“哎哎,之前的还没吃完呢,这么喜新厌旧不好吧?”

……

“呦吼,你还脾气见长了是吧?”

……

“行,我叫你浪费,下回不给你买牛肉了,改猪肉了。”

……

“道歉也没用,咱可不会惯着你,活该,跟我摆谱!”

神龛前的香炉上插着的三根香突然灭了,烟雾交织在一起渐渐组成了一道虚影,好似某种传说中的生物……如果这玩意不是在卖萌的话,说不定还能显得有点威严。

“冥中注定”开业第一天,一切正常。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