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狂歌在线阅读

仙武狂歌

文刀关耳

玄幻 / 东方玄幻 · 84.1万字

6.6分 28人评分

穿越到一个类似武侠+聊斋的奇妙世界,以手中刀剑劈出一个江湖神话!
帝临仙武,无限狂歌!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凌云渡

大楚王朝,青州府,泰山脚下。

“白兄,这泰山真不愧是天下第一雄山,竟然能把天上的云都踩在脚下,嘿嘿,说句实话,兄弟我刚刚腿都有点软呢。”

“是极,如此胜景真叫人心胸开阔,果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呀!”

“早上我们出发的时候,还看到官府的通文,说什么近年来泰山中总有人失踪,要我们小心不要落单迷路,还吓了我一跳呢,差点不敢上山。”

“泰山极大,不过小心点还是不会迷路的,天色渐晚,陈兄,我们快点走吧,前方就是凌云渡了。”

......

凌云渡是离开泰山的必经之地,是一方深不见底的湖泊,只有一位船家在此经营,所以想要离开必须得抢位置,不然就要等下一批。

这批将要离开泰山的游人中有一位少年,十八九岁模样,一袭青衣磊落,眉目清俊,皮肤白皙,虽穿着襦衫,却不戴儒冠,乌黑如墨的长发随意用青绳绑着,嘴角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负手悠然。

少年名叫林澈,字青君,是青州府青阳镇人氏,家中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姐姐还嫁人了,可谓两袖清风毫无牵挂,按说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正是埋头苦读梦想金榜题名的时候,但林澈却不在意,原因无他,写不来八股而已。

林澈从泰山游玩回来,心中不禁感叹,虽然都叫泰山,但这个泰山未免也太壮观了,足有数千丈,连绵上百里,有七十二主峰和一百零八支峰,他们游玩一天也才只爬了一座主峰而已,曾经记忆里的那个泰山和这个相比,简直就是一座小山丘。

这才叫做登泰山而小天下嘛!

林澈有一个最大的秘密,他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一场车祸他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变成了当时还七岁的林澈,经过一段时间的消沉后,他最终还是适应了这个世界,长大一些后就靠给别人画素描赚些钱,然后四处旅游。

其实这个世界还有武道,林澈曾在茶馆里听到各种江湖传说,据说有的大侠能于万军之中取人首级,单人独剑便能以一敌百,在这个世界内力什么的似乎是存在的,林澈前世也是个武侠迷,所以也曾去寻找武林门派想拜师,但他们一看林澈的年龄就拒绝了,因为打基础的时间已经错过了,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成就。

放弃武学梦想后林澈就专心做个驴友了,卖画赚钱然后四处游玩,就这样过了三年,他也走了不少地方,惊讶地发现楚国的疆域大得惊人,足有三个中国那么大,但在诸国之中才只是中下。

天下如此之大,一定有无数奇山异水,这一生若能遍览奇景也不枉穿越一场了。

不是所有穿越者都能活的轰轰烈烈,林澈将自己看得很清,普通人一枚,最多心性好点,没啥特别的。

凌云渡。

头戴斗笠的老船家招呼大家上船,林澈赶紧跳上去交了五文钱船费,找个舒服地方坐下,用手轻轻拨着清澈的湖水。

水的柔软和寒意同时浸入林澈的皮肤,让他忍不住感叹,要是在地球,一定很难找到这么干净的水了。

就在林澈发呆的时候,一阵争吵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死乞丐,滚一边去,你几年没洗澡,简直要臭死了!”

“走开走开,没有船费就不要上船!”

“就是!快点走开,太脏了!”

......

原来是有一个老乞丐也想上船,但没有船费而且身上太脏太臭而被众人嫌弃,林澈打量着老乞丐,发现他虽然衣衫破旧,但眼睛却炯炯有神,千夫所指下没有丝毫慌乱,反倒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众人,气定神闲,从容豁达。

林澈心中一动,老人家看年龄差不多有七十岁了,老朽之年沦落至此,却还能如此乐观,让他佩服,也生起了恻隐之心。

“船家,这位老人家的船费我付了,你让他上来吧。”

林澈开口道,他这一说话顿时拉来了满船仇恨。

“好嘞!”

老船家本就是心善之人,只是碍于有人十分嫌弃老乞丐才不好出言相帮,他毕竟还要做生意。

老乞丐哈哈一笑,跳上船,对林澈点头感激,也不拘束,他把腰间用破布缠绕的短棒放在一边,盘膝坐在林澈身边,大手拍拍林澈的肩膀道:“小子,有吃的吗,老叫花实在饿得难受。”

老乞丐坐在林澈身边,林澈惊讶地发现老乞丐身上并无异味,衣衫虽破但洗的干净,那些吵着臭的人其实都是自己先入为主了。

林澈从怀中掏出肉干递给老乞丐。

老乞丐也是真饿了,大口吃着肉干,渴了就用手捧着湖水喝,胡须都被水淋湿了,吃相十分狼狈。

一位穿着白衣的儒生目光极为嫌弃,念叨道:“龙不与蛇居,君子不与乞丐为伍,真是世风日下!”

他这是在讽刺林澈穿着儒衫却自甘堕落。

林澈瞥了他一眼,笑道:“我还听说君子不和妓女为伍,但刚刚却听你和旁边那位仁兄大谈青楼艳事昨夜风流,岂不也是世风日下?”

“哈哈哈......”

许多人忍不住笑了起来,白衣儒生羞得满脸通红,但又无处反驳,最后干脆转身不看林澈,眼不见为净。

老乞丐听到林澈的话,眼中有着一丝惊讶,这少年人看上去稚嫩,倒是生的一口伶牙俐齿。

众人谈笑之中,林澈注意到有一家人不同寻常。

这家人明显是大富之家,男的看上去三十多岁,穿着上等丝绸织成的衣裳,妻子靠着他的肩膀,穿金戴银,风韵犹存。他们的女儿则用白纱蒙着脸,时不时被微风吹起一角露出晶莹的下巴,豆蔻年华,身段婀娜,不知暗中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

这家人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很焦急,时不时会往泰山中看一眼,眼神中除了焦急还有一丝......害怕。

仿佛那泰山深处有什么怪物将要追出来一样。

三十多岁的富贵男子似乎真的很焦急,他对船家道:“不要再等了,赶紧开船吧,我有急事要赶紧离开泰山!”

老船家有些犹豫,这要再等等还能多载几个人呢。

富贵男子直接掏出三两银子递给船家,道:“开船,这些就都是你的。”

老船家眼睛亮了,一两银子就是一百铜板,而一个人的船费才是五枚铜板,这相当于他一下子多拉了六十个人!

“好嘞,开船!”

船家荡起船桨,小船悠悠开动,平静的湖水中泛起丝丝涟漪。

看到船开了,富贵男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林澈虽然感到奇怪,但也按捺下了自己的好奇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一旁的老乞丐却若有所思,看着富贵男子目光深远。

凌云渡不大,没多久船就行到了湖中央,眼见就要到对岸了,富贵男子和妻子女儿都放松了下来,互相对视,给彼此一个安慰的笑容。

然而就在这时,晴空一声霹雳,震得满船惊呼,然后风云变色大风飞扬,平静的凌云渡波涛涌起,在湖中心形成一个漩涡,小船飘摇,哪怕老船家拼尽全力还是止不住地往湖中心卷去。

然而诡异的是,凌云渡的对岸却依旧是阳光明媚,岸上杂草静立,没有丝毫异动,一派风平浪静。

富贵男子霎时间面色大变,无比惊恐,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也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