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雪赋在线阅读

神雪赋

火华山君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302万字

看温柔黑龙与冰雪女王的居家日常~~~~~~
天宫大典,朝元仙仗,你我初遇。
过往这千年万年,任凭高山沉入海底,沧海化为桑田,光阴须臾,于我却了无生趣。
我时常会回忆那一瞬,若是你我不曾相见,若是你我两不相欠。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楔子 并 万神金榜

楔子

人说,三十三重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吉日兮辰良,慕将愉兮上皇;

抚长剑兮玉珥,环珮鸣兮琳琅”①

凌霄殿外黄金台上,一阵歌声低昂而铿锵,台上是十六名仙子,八男八女。他们奏的曲子是祭祀的祝文,歌颂的是上古之时,开天辟地的诸神之首东皇太一,三界恭称的太一天尊。

“陛下!陛下!”忽的传来惊呼,惊呼之人是殿前御用的传令官归氏,他一路从后殿急奔过来,竟冲撞惊停了台上的歌舞。

今日这祭典,乃是每逢三千年操办一次的大日子,自太一天尊陨落太昊大帝②继任,已有一万年了,为纪念三界创世,赞颂古神的朝元大祭,是仙界头等重要之事,在筹措抑或仪礼上,稍有差池半分,轻则罚俸重则远贬,上回典礼上失手打翻琉璃盏的卷帘大将,也已在人间历劫三千年了,前车之鉴还是这归仙官亲自押解的,今日怎敢如此这般。

“放肆!”祭台高处,只见一人着浅黄锦袍,头戴金冠,发髯皆白,一手持圣杯,一手将袍袖怒的一拂,眉间凝起沉肃。

“陛下赎罪”归仙官伏地便拜,慌张言道:“她她,神尊回来了,就在后面万神殿外,而且!太一天尊显灵了!”言后又是惧怕,急忙着连连叩首。

天帝不由得眼中一惊,心中又顿了一顿,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妥之事,又突然神色一转厉声对归仙官言道:“扰乱祭奠罚俸三百年,退下”。又将须髯一捋,对身边文武百官说到:“喜事啊,百官诸位且随寡人移驾,神尊历劫还朝,又逢天尊显灵,如此盛会万年难得一遇,望诸位与寡人同乐。”

万神殿外,“...还有,千万要小心太...”只听得似是一声音渐来微弱,最后只见得一缕魂魄,和光同尘,消散如烟,似是尚有未能言尽之意。

“师傅!别走,小心什么!”

“师傅,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天帝与诸神方至殿外,却只见一轻纱白衣女子,眼眶微红,目中噙泪,眉间一道幽蓝色的印记正渐渐隐去。

-------------------------

第一章万神金榜

“不是三月后才是朝元之日么,今日这排演,未免太早了些。”

“妹妹来天宫怕是不久吧,三千年前朝元大典,也是这般。”

“可不是,这天上的,各个府衙的,有功名有封号的都发了帖,前呼后拥的,难免要提早安排,他们走个过场,人后辛苦的却都是咱们。”

“姐姐说的极是,今早侍奉我家仙君着装,光腰带和腰珮就来回换了四套,一个大男人,如此啰嗦。”

祭典将至,九天之上,各司各室的仆役们应是最忙碌之人了,宫里的安排典礼,宫外的置办物什,更别提擦扫归置、跑腿传信,疲态之余免不了拉几个熟识的小娥,回廊转角,唠叨抱怨一番。

“刚才你们看见那百花仙子了吗,今年吉服穿的,那叫一个花枝招展,连天帝都瞩目了好几回,你们猜怎么着?”为首偷懒的不是别人,正是天后身边的梳头小仙。不似一般仙家仆眷们自由,内宫仙女都着淡紫衫子,发髻也挽得齐整如一,平日便十分辛劳,大典之前更是难以一见,小姐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东问西,寻么些秘闻取乐。

“天后娘娘叫我去告诉那勾芒③,安分守己方为本分,莫存非分之想”众仙女笑作一团。那仙子口中的勾芒乃是百花仙子的芳名,万神榜上第十位,掌三界草木,算是创世十神里的老幺,尊贵却也为人做作些,法力修为志大才疏,倒是平日里最爱颜面,若论讲究排场,天上地下,恐怕只输祝融火神④一人。倒也非要怪那天后嫉妒,天后既为女仙之长,本就有管束规劝之责,自太昊帝始,定得森严天规,教条冗杂,处处僭越不得。

闲话这当,前殿排演基本妥了,仙官们多数离开,勾芒心情大为不爽,自己彩云驾的飞快,回东山的空桑⑤洞府了,身后跟着坐骑朱獳,凤头马身通体金红,小步踱着追在彩云之后,低眉顺眼好不温顺。

平日能上得朝堂的仙家,多半还在万神殿内外的攀谈些要务,尚未完全散去。此殿不比凌霄,平日不做政用,唯有祭奠时八面来朝,金碧辉煌比之不及,却更是肃穆庄严了一些,正中央一道水晶碑高耸,周围悬三盏金盘,再六盏碧玉盘,又九十九道白石立柱,三界诸神,名讳尊号,尽在其上,浮光金字,所谓万神榜便是此了。详看那水晶碑,上书:上古开物,清以罗天,浊以成地,恭三界主东皇,天尊讳太一。

“天庭供职多年,早前奔波,今日我倒是初来此地,云中兄。”一墨袍男子浅唇微挑,对同行好友打趣道。远观瞧,他约么八尺有余,肩宽似削,雄姿英发,是个修长少年。这二人自东至西的在殿内游览了一番,“天帝和我们几个,用的都是这绿盘子,比你那金盘可是雅致不少。”墨袍男子说罢,爽朗一笑,随手拂拭了其中一盏玉盘,这玉盘上有八字闪烁:四海应化烛龙神君⑥。

“我们三个的是老套了些,用这硕大金盘,当年还不是祝融的主意。”同行这男子略带无奈,讪讪一笑,似个书生模样文质彬彬。今日周遭华服甚多,他身着烟灰外袍月白内衫,腰间挂一清绿短笛,毫无锦绣并不起眼,反倒是路过之人皆向他揖拜,称一声神尊。

墨袍男子倒是不见外,步子一迈,便站在了水晶碑相邻的第一圈,“这古神的金盘子,有三个,我只见了云中兄与祝融两人,难不成第三个神尊也逐了天尊的后尘?”问罢随即拿了一盏金盘在手里把玩。金盘之上铭文甚多,铁画银钩的,一面写了名号与许多称谓,另一面似全都是陈旧的功德。

“她不常来的,天帝给安排了洞府离此不远,但鲜少来住,我也许久没见到了,记不得隔了几个千年。”那灰衫男子语态悠然回答道。

“这算不常来?这是常不来吧。这八千年,我除了下界领了十几次神魔大役,久战不下时耽误上几个月,朝元大祭因此错过了两回,别时我可是克勤克俭,上朝没迟过。”细看说话这墨袍男子,服袖宽大,峨冠博带,听起来倒却是个武将,快人快语,十分超然。

这时殿外忽得闪过一道银光,速度极快落在青石地面,一阵清风裹了云气四散开来,隐约见云烟之中显现一纤细龙形,一个甩身便轻巧一盘,伏在地上,龙背上似立了一人,似要往殿门过来。

——————————-

①改编自楚国诗人屈原《九歌.东皇太一》,原文如下: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该诗表达对楚国神话体系中,至高神灵东皇太一的赞美,也可做文中关于东皇太一天尊的注解。

②太昊,神名,取自《世经》:包牺氏继天而王,为百王先,首德始于木,故为帝太昊。

③勾芒,神名,改编山海经中的句(音同勾)芒,《山海经·海外东经》:“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郭璞注:木神也,方面素服。

④祝融,神名,取自《山海经·海外南经》: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火神也

⑤空桑,山名,取自《山海经·东山经》:《东次二经》之首曰空桑之山,北临食水。

⑥烛龙,神名,也作烛阴、烛九阴,《山海经·海外北经》:“钟山之神,名曰烛龙,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