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仙谋在线阅读

折仙谋

哥舒清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97.7万字

默槿原以为自己短短十八年所见已是天地,后来才明白天地哪里有她想的那么肤浅。
有的时候一直向前看反倒看不清去路,倒不如转过头看看来路的轮廓。
得知自己身份的默槿回到千年前,看清所有事情的轮廓,最终的路该怎么选择,仍旧是个未知。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寒蝉凄切

“我要离开这里。”唐墨槿跪在垫子上已经开始有些东倒西歪,眼神却一直死死地锁住站在自己身侧锦衣华服的男子。

摆了摆手,四周的宫人行礼后尽数都退了出去,幽静昏暗的佛堂之内只剩下兄妹二人。男子弯下腰来,并不在乎金黄的衣摆沾上灰尘,唐墨槿恶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神反而把他都笑了。

他回以的笑容更加令人不寒而栗,唐墨槿向后仰着想躲开他靠得越来越近的脸,却被一把卡住了脖子!

“本王的妹妹,本朝唯一未出嫁的长公主,”男子似乎极其享受虐待她的愉悦感,“你要离开?你能去哪里?嗯?”

“唐墨歌你这个混蛋!”唐墨槿双手死死扣住他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指甲已经透过衣服扣入了皮肉之中,可唐墨歌仿佛没有感觉一样,掐着她脖子的手没有松开分毫。

狠狠地一耳光甩在了唐墨槿的脸上,因为被掐着脖子,她没办法偏头卸去那一掌的力道,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肿了起来。

“你没资格直呼本王的名讳。”唐墨歌的鼻尖碰到了唐墨槿的,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这回不仅仅是右脸,她的整张脸都火烧一般红了起来。

欣赏够了她的窘迫,唐墨歌像是扔掉什么脏东西似的将她摔到了地上,直起身看了看手腕处的血痕,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冷笑的声音让趴伏在地上的咳嗽的唐墨槿止不住地发抖。

离开时,唐墨歌的脚步在门口停了一停,“你的母妃,已经被本王送到陵园守墓去了,你若是想去看她,可以来求本王。”

他离开的每一步,仿佛都是踩在了唐墨槿的心尖尖上,七天之内她接连失去两位至亲,唯一的生母还被送到相隔甚远的地方。

唐墨槿蜷缩起身子,努力克制着因为恐惧而颤抖不已的四肢,她发出的啼血一般的嘶吼声,走出很远的唐墨歌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声音对他来说,与宫乐无异。

唐墨歌撤掉了唐墨槿身边所有的人,每天的饭菜都是他身边儿的大太监盯着亲自给送到佛堂。

朝堂之上早已布满他的心腹,整个王朝都在庆祝新帝即位,只有她母后原本所住的宫殿,安静地像是被世界遗忘了一样,依旧白布素缟。

唐墨歌喝了酒,宫人不敢阻他的意,抬着仪仗一直到了武德宫宫门口,整个宫殿静悄悄地,连个引路的灯笼都找不到。

把所有宫人留在了门外,唐墨歌一人提着灯笼闯了进去,他知道她在哪儿。

佛堂内,只有两节烧过一多半的蜡烛还挣扎着闪烁着微光,这点儿光亮甚至比不上窗外洒进来的月光。唐墨歌将灯笼放在了外面,推门进去,正看到唐墨槿用锦帕擦拭着那个崭新的牌位。

听到他进来,唐墨槿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已好几日不见的哥哥,藏在袖中的双手一直在发抖。唐墨歌一步、一步,慢而坚定地走到距她不过一拳的位置站定,笑着低下头看着她。

唐墨槿警觉地瞪大双眼看着他,她的表情让唐墨歌觉得自己面前的仿佛是一只可爱的、受惊的小鹿,如果她手里不是一直攥着一把匕首的话。

唐墨歌抬手很轻地抚过她前几日被自己打了的脸颊,霎时手背上便多了一道血口子。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唐墨槿握着匕首,锋利的刀刃贴上了唐墨歌的脖子,“滚出去,不然我就杀了你!”

他看到自己脖子上的利刃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连那一拳的距离都消磨了去:“你杀不了我。”

唐墨歌说的是陈述句,他太了解他这个妹妹,以至于有恃无恐。

“你也杀不了自己。”电光火石间,唐墨槿手中的匕首刚有一点要撤回贴到自己脖子上的趋势,她的小臂被一把握住狠狠地向身侧摁下,手腕磕在了桌边儿,匕首掉在了地上。

唐墨歌无视她的颤抖,将头埋在了她的脖颈一侧,深吸了一口气,让充满青竹气息的花香充盈整个肺部:“今天萧蔚来替你求情了,让我放了你。”

唐墨槿不知道他告诉自己这些事儿要做什么,只能墨不作声地听着。

“你找过他?可你并未离开过这里,”唐墨歌变本加厉,嘴唇贴到了唐墨槿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那是他来找过你?”话音刚落,伴随着满身的酒气,他竟然一口咬了上去!

唐墨槿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皮肉被咬破后,血液顺着脖子流到了衣领里去。

唐墨歌贪婪地吮吸了两口她的血液,将人放开,自己也退开了几步。

“我同意了,你可以走,不过…”他用拇指擦掉唇边的血迹,又把拇指放到口中将血舔了干净,“你要把这个姓还给本王,名字也要避讳本王的名字。”说完,他从袖中抽了页纸出来,上面涂涂改改写了很多字,最后有两个字被圈了起来。

默槿。

唐墨槿拿着那张纸慢慢跪在了地上,这个“墨”字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东西,现在唐墨歌连最后一点念想也不留给自己。

她再抬起头的时候,那双过分漆黑的瞳孔已经不见了眼泪,只有眼眶还泛着血红:“好,我答应你。”

唐墨歌似乎一早就知道她会应下,愉快地笑笑,说道:“别想着死,普天之下,你到哪儿都得活着,不然我总有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

静贵妃等了很久,终于等到王上的仪仗进了自己的宫门,搅着那方可怜的帕子的手终于松开,同婢女一齐急急迎了出去。

“您又去了哪儿?”给唐墨歌更衣时,静贵妃没忍住多问了一句,唐墨歌突然挡开了她的手,双眉紧锁地盯着她,吓得静贵妃立刻跪俯了下去,忙不迭地认错。

唐墨歌突然笑出了声,一把将静贵妃拉到了自己怀里,两人双双跌坐在了床上:“哈哈哈哈哈哈,你比她有意思多了,怎么,本王去看自己的妹妹,爱妃也要吃醋吗?”静贵妃勉强笑笑,低声问道:“那您准备怎么处置她?真的让她走吗?”

摸着静贵妃的后背,唐墨歌沉默了片刻,突然冷笑了一声:“我不亲手杀了她,因为她毕竟是我的妹妹,可出了宫,谁要对她动手,本王也是鞭长莫及。”

静贵妃先是一愣,随后也笑了开,头亲昵地蹭到了唐墨歌的耳朵旁:“臣妾明白。”

第二日天蒙蒙亮,默槿便在雨声中醒了过来,九月本就是多雨的季节。

静贵妃就着晨光,伺候着唐墨歌穿戴整齐,又跪下去给他带佩囊,唐墨歌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抬起了头:“本王交代的事儿,你得做好。”

静贵妃乖顺地点了点头,露出了个甜美的微笑。

出了宫门便有两名小太监撑着伞候着了,默槿接过一人手中的包裹,大概摸了摸,不过是些衣服和银两。

离开皇宫的路,她从未自己走过,跟在两人身后的默槿只觉得说不出的沉痛,这个她活了十七年的地方,虽然给了她自由,却根本没有放过她的人。

“长公主!长公主!”

远远地,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家被小童搀着,高呼着她的称谓跑了过来。

默槿依着规矩福了一福,萧蔚搀着她的胳膊连忙将人带了起来:“使不得,长公主这使不得啊。”默槿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低声询问着这位老国师的来做什么。

萧蔚从袖口内掏出了个佩囊塞到了默槿手里:“长公主,这是皇太后离开时交给老臣的,说是如果您能离开这深宫,便让老臣给您。”

默槿接过那个佩囊在手里握住,猛地跪下行了个大礼。

侧门已经打开了,萧蔚拉着默槿的手拢在掌心拍了又拍,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长公主,老臣…只能送您到这儿了,往后点路,您、您自己要多多仔细了。”

默槿也拍了拍老人家的手,低声道了声“珍重”,转身走出了那道宫门。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迟疑和停留,因为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一分一毫让她可以为之留恋的东西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