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隐幽居在线阅读

小隐幽居

白钰儿

悬疑侦探 / 奇妙世界 · 247万字

森林里有座鬼宅,鬼宅里住着一个少女。
当然,没有鬼,就不叫鬼宅了!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鹊桥会贻误,被罚

农历七月初七,鹊神奉天帝之诏,率天下喜鹊前往九重天上,为牛郎织女每年一次的相见,用身体在天河之上搭建一座桥梁。

拥挤又井然有序的队伍中,有不少是春天才出生,头一次参加这个活动的小喜鹊。他们初登天界,对即将踏入那个神圣之地既兴奋又紧张,心中忐忑,所以十分安静。

但,凡事都有例外!

其中有一只分外话多,叽叽喳喳不停地问旁边的老鸟:“天上有没有虫子,我们可以找天上的虫子吃吗?”

老鸟不胜其烦:“你要在天上吃虫子,神仙就罚你去做虫子!”

做虫子不是要被自己吃了?小鸟儿吓得打个冷战,决定到了天上好好跟在老鸟身边。

可过了一会儿心情又激动起来,忘了做虫子的事儿,又问:“神仙长什么样的?像人一样还是像我们一样?”

老鸟压着怒气说:“像人一样。”

“我们在天上没有巢,天黑怎么办?”

“天上不会天黑!”

“真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搭完桥就回去!”

“那什么时候搭完桥啊?”

“牛郎和织女见面又分开后。”

“那他们要是不分开呢。”

许多只老鸟一起大吼:“闭嘴!”

小鸟见犯了众怒,乖乖闭上了嘴巴。

不一时,到了天河畔边,一群喜鹊忙着搭桥,这只呆傻又不安分的小鸟却只顾四处瞭望。

它完全被天庭的气势给震慑到了,这里到处仙雾缭绕,远处的建筑金碧辉煌,脚下的花草像是被洗过一样,红花绿叶没有一丝的枯萎,置身于此感到神清气爽。

“神仙住的地方!”它感叹道,想起了它曾听过的关于神仙与天界的描述。

“我上天啦!”它又兴奋地叫,早已忘了来此的目的,而那些忙碌的鸟也没空注意它。

“你为何不去造桥,却在此聒噪?”一个好听到极致的声音说道。语气缓慢又轻柔,如春天里的风一样吹拂而来,全无责备之意。

小鸟终于有了一丝紧张,转头看,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走过来。他长得很好看,手上提着一个酒壶。

它回头看老鸟,想问这是谁。可转过身,却发现其他的喜鹊受了惊吓一样,躲得自己远远的。

它可算是有了一丝精明,心想:天上的人,那是神仙啊!

鹊神飞驰而来,化作一个女子,弯腰垂首:“上仙,此鸟新生,不知规矩,请上仙治罪!”

白衣仙人浅笑一下:“无妨!你去忙,我处置它。”

鹊神退下,其余的喜鹊或担忧或庆幸,又继续造桥。

白衣仙人招招手,让小鸟跟他到一颗树下。他直接坐在树下的玉石上,拿起酒壶灌了一口酒喝。

小鸟看着他,不知害怕却问:“你是谁?”

“我?”他停顿一下,又笑,“我是月老的徒弟,来监督你们建造鹊桥的。如果建不好我就要罚你们。”

小鸟见他能听懂自己说话,激动地叫起来:“你真是神仙啊!”

“你第一次见神仙?”

“嗯嗯嗯……”它一个劲儿猛点头。“我第一次上天,地上没有神仙!”

“那你说,神仙好还是人好?天上好还是凡间好?”

“天上好,可是凡间热闹!”

“怎么个热闹法?”他边说边喝酒。

“天上就你一个神仙。地上人多,他们说话,吵架,还唱歌!”

“你可会唱?”

小鸟摇头:“我不是人,怎么能会唱人的歌?”

白衣仙人笑起来,拿酒壶给它:“你喝点酒,我让你会唱人的歌!”

小鸟跳两下靠近,对着壶嘴上垂着的那滴液体伸过嘴去。香醇软绵的口感使它的舌头都要化了,咽下去,身体有一股清凉、透彻、舒爽之感。

它试了两下,好像还是唱不出人的歌来。

“哈哈,你喝了我的酒,可就不是只普通的喜鹊了!”白衣仙人笑着对它说。转眼一看,顿时收敛了笑容。

遭了!时间已过,可桥还未造好!织女站在天河边,正和鹊神一起焦急地看着他。

搭建鹊桥的喜鹊数量是一定的,差了这只小喜鹊那桥就不算建好,牛郎织女无法行走上去。

他赶忙让小喜鹊去搭桥,有些懊悔,提着酒壶去找天帝领罚!

牛郎织女一家含泪泣别之后,其余喜鹊皆返回凡间,只那只多嘴小鸟留了下来。

鹊神正容亢色地告诉它:“我们喜鹊自被选中建造鹊桥以来,从未有过如此失误。你不守规矩,引诱上仙,致使延误,天帝一定会狠狠罚你。”

小喜鹊终于知道害怕,以为自己要变虫子了,又呆呆愣愣,砸着嘴回味酒的味道。

不一会儿,那白衣仙人又来了。小鸟还在犯傻,鹊神已跪下替它求饶。

他让鹊神起来,看着傻乎乎地小鸟笑说:“耽误了他们一家相会,是你我之错。天帝罚我和你一起去凡间完成一百件善事,有关姻缘的善事。”

就这样,白衣仙人和小喜鹊结伴到了凡间。

一沾染凡尘人间,白衣仙人就听见了一个声音:尖嘴猴腮,披着人皮的猴儿;囔鼻子,声音跟猪八戒似的,还好意思整天唱;嘴巴当屁股,说话就是放屁;钱包里一个子儿都没有,干脆把它卖了算了;天上什么时候掉块金砖下来把我砸个头破血流啊;就给这点儿破工资,买狗粮都不够吃;再催再催,等老娘杀回来,我弄死你们……

他们所站之处空旷无人,这些话也只他自己听得到,是来自某个人心里的声音!

正值盛夏,天气酷热难当,尤其是今天。

北方的雨下得很慎重,排兵布阵大费周章,所以阴沉了一整天雨还是没下来。只是压低的黑云把风都赶走了,人间闷热得像个蒸笼。

年轻女孩儿苏格儿,下班后帮着妈妈在夜市上卖水饺。这个天气卖水饺有点儿不合时宜,买的人很少,不过还是要等到过了凌晨才肯收摊。

妈妈催促过让她回去,但她不能让妈妈一个人在这里。

快十二点的时候来了几个喝醉酒的男人,要了东西不给钱不说,还调戏她们。

那时街上空荡荡的,因为天气太热,人们都回家享受空调去了。她和妈妈吓得要命,拿着菜刀恐吓他们,可两个女人哪是几个男人的对手,菜刀两下被他们夺走。

正当两人要遭受侮辱的时候,那个换了行头的白衣仙人无声无息地出现了。

他站在那些人后面,面无表情又很悠闲地轻喝一声:“在做什么?”

这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十分清晰,使作恶的歹徒停了下来。

那些人回头看,见他是一个瘦弱的少年,像是个大学生一样,以为只是路过的不知好歹的傻小子多管闲事,转过身来要收拾他。

他抬一抬手说一句:“你们不该做人。”

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像突然中了迷药一样,竟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苏格儿和妈妈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以为这几个人死了,吓得跪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看着救了她们的恩人也是满脸惊恐。

他走到母女俩跟前蹲下来,笑一笑,用从容的语气不疾不徐地说:“你们别怕,他们只是睡过去了,并没有死。”

话音刚落,就听那几个人发出和猪一样的打鼾声。

见如此她们才有些放下心来,但是对于这个少年怎样制服的这些人还是不解。而且他穿着也奇怪,这么热的天儿他还穿着带兜帽的白色卫衣。

不过到底是救了她们,还是感激的道谢。

苏格儿扶起妈妈,虽然心脏还像擂鼓一样地锤着身体,但抵不过好奇心,小心地问:“你是怎么把他们弄成这样的?”

“我会法术。”他毫不隐瞒。

但人听起来就好像在说笑一样了,尤其他还微笑着。

“这些人该怎么办?”苏格儿指着那些醉酒的恶人。这些人该惩治,但报警的话又不知道怎么说。

他看也不看他们,对苏格儿说:“看他们的造化吧。我很想吃东西,你们煮点水饺给我吃吧!算是我帮助你们的酬劳。”

主动提酬劳这话让母女俩愣了一下,虽然此时她们很想赶快回家,但人家这样说了也就不能拒绝了。

妈妈去煮水饺,苏格儿帮玉灵倒了些水后,陪他坐在支起的小桌子前。虽然他行为说话都有点怪,但人总是在乎外表,好看的脸会让人降低警惕。

而且她是个年轻女孩子,碰到救美的英雄自然升起浪漫幻想。

她想问他是做什么的,可是还没有开口对方就把她打量的不自在了。她是个单纯,直率,有点儿腹黑,又有点儿小机灵的女孩子,见他这么看着自己也往自己身上瞧,并没有异常啊!

然后小心地问道:“我是不是不该坐在这儿啊?”

他对着她面容带笑,温和地说道:“你坐得近才好说话!你叫苏格儿?”

“诶,你怎么知道?”苏格儿惊讶的问,一时间忽略了他前面那句话里的意思。

他毫不掩饰:“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我刚从别的地方来,对这个地方不熟悉,需要你帮助我。”

苏格儿看着他心生警惕。这样的套路太熟悉了,先救人再求助,法制节目里讲过这样的案例。天呐,别是刚离狼群又入虎口吧。

她有点怕了,可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他又说话了。

“你别害怕,我叫玉灵,不是骗子也不是人贩子,更不是你们家的债主。虽然我这副皮囊长得很好看,但绝不是用来骗人的。你也不必报警,你们的警察拿我没有办法。想要回家也得让我吃了东西吧!”

他说话斯文平和,神态豁达从容,脸上一直挂着那浅浅地笑意,没有一点儿威胁不悦。

苏格儿却睁大了眼睛,一口气吸进去堵在喉口不能呼出来。这个人完全再按照自己的思路说话!这个时间……莫非是遇到了那个东西!她很自然的想到。想要跑开,却脚软身重动不了了,心里惊恐的要命,哭都不会了。

这时候他又说:“别怕,我不是鬼也不是妖怪,士没有用!我是神仙!我脑子没有毛病,神仙当然是存在的,即使你们都不再相信我们的存在!你们有欲念,不可能清空思想,停止想象……”

他突然停下来,因为苏格儿心里在祈求他别说了,并附赠一句更让他觉得好笑的话:给个机会让我说句话吧!

这个女孩儿果然是有趣的很!来到人间半天,听了她半天的心思,对她的脾性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循着声音找来,见到了这个满腹委屈,又有许多鬼主意,还常在心里骂人的她。

他藏着星辰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苏格儿那双因恐惧掩盖了机灵和聪慧的漂亮眼睛。不止眼睛漂亮,五官都很好看,白白净净,不似别的姑娘涂脂抹粉。只是因为刚才的混乱弄得有点儿脏,绑着的头发也有些松散凌乱,倒更是像个调皮的孩子。

苏格儿被他瞧得更是害怕,跑也不敢跑,明明热得要命,却浑身冒冷汗地缩着身子。嘴巴也不能闭合,因为牙齿会打架。

她掀起眼皮偷看她一眼,又看看正在忙碌的妈妈,终于小声地说出话来:“你……是不是外星人?能够探测我的脑电波!”

地球人老是拍电影说抓到外星人要抓去做实验,别是人家看的恼火了,倒要抓个地球人做实验吧!

玉灵的笑容加深,端起那杯水闻了一下又放下:“如果外星人比神仙容易让你接受,那就当我是外星人吧!”

她缩着身子,两手掐着自己的膝盖畏怯地求饶:“你不是要抓我吧!我……我可没说过你们的坏话!而且我是个穷人,你要抓就抓那些富的,他们器官保护的好,有研究价值。”

“是吗,那你帮我找几个富有的人吧!”他故意说,挂着半真半假的笑容。“你帮我做事会得到酬劳。你爸爸欠了很多钱,你需要钱!不是抱怨工资不够买狗粮的吗?”

苏格儿瞠目结舌,他怎么什么都知道?而且刚才他出现的也太巧合了!不会是自己一直被监视着吧?做人贩子,真的假的?

玉灵看着她这副被吓傻的样子,好心地说道:“你放心,我不让你做坏事。我也不是跟踪狂,变态。你帮助我会得到福报!”

她突然反应过来,他可是连自己想什么都知道的,怎能不知道自己的窘境?

她紧张地握着拳头,指甲掐得手心都要破了。要怎么办?先答应他脱身还是……

“好,那明天太阳出来时我听你给我答复。”玉灵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替她做出一个决定。

苏妈妈也端了煮好的水饺过来了。

明天?明天会出太阳吗?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