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君的祭品新娘在线阅读
会员

邪君的祭品新娘

翆陌1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73.2万字

8.8分 小编评分

(原书名《幻花弄月》)一曲缠绵歌谣,一个月神传说,开启了叶幻花一生的迷梦,亲人成了仇人,仇人变成亲人,噩梦般的诅咒始终如影随形。这是谁布下的迷局?这是谁设下的阴谋?她该如何长袖善舞,她该如何绝地反击,为自己,为自己所爱赢得一片朗朗晴空?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古曲乱人心(2)

不知是不是因为叶檀提到了鬼,船尾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叫,云渺脸色变了,急急说了一声“一定是幻花又发病了!恕云渺失陪。”

“理她做什么,她哥哥姐姐都在,七王子也在,能怎么着她?”叶檀有些不耐烦,扯住了她,更用眼神示意云渺,提醒她太子与静月王之间的剑拔弩张。

褚进和和褚进林却都急切站起,让云渺颇为意外,褚进和咳了咳,说道:“三小姐身子弱,夫人还是快去看看吧,出了事就不好了,我们几个男人聊我们的。”

云渺不再客套,福了福身,轻轻拨开了叶檀的手,不看叶檀不赞同的神情,低头匆匆走向船尾。

船尾,云渺的小女儿叶幻花正瘫软着身体,扒着船舷,不断呕吐,身边的丫鬟冰儿轻拍着她的后背,见到云渺来了,忙跪地求饶:“夫人,不关奴婢的事,是有人在三小姐的药碗里放了虫子,三小姐见了,便吐了,还弄脏了七王子的袍子。”

“起来吧,去再煎一碗药,直接送到三小姐船舱内,幻文,你带着七王子把脏衣服换下,幻情,你在这里给我跪下,我不发话不许起来。”云渺隐着怒气,边说边将浑身无力的幻花抱了过来,丝毫不顾幻花衣裙上的脏污弄脏了她华美的衣衫。

“娘,为什么罚我跪?我有什么错?是她自甘下贱,唱烈红歌的曲子,还唱得那么勾人,我才教训她。”叶幻情跺脚扭身撅嘴,一双媚而明亮的大眼睛却紧张盯着褚进林的七子褚晖。

“你是姐姐,没有照顾好妹妹,还折腾你妹妹,罚你跪是轻的,还敢说嘴,还嫌在外人面前丢脸丢的不够?”云渺冷冷说道,目光缓缓滑过站在一旁不肯走想继续看笑话的褚晖。

褚晖俊秀的脸上缓缓浮现一丝浅笑,那双有些晕着邪意的眸光愈加魅惑人心,“二位小姐天然烂漫,褚晖怎会笑话,夫人言重了,褚晖去换衣服就是。”

褚晖一揖转身和叶幻文离开,云渺轻声安慰着幻花,幻花勉强止住了眼泪,稳定了情绪,抬眸望了望跪在一旁的二姐幻情,说道:“娘,就让二姐起来吧,二姐她一时冲动,现已经后悔了。”

“不用你假好心!”幻情愤恨说道,“你就知道装可怜,用你的软腻腻的声音和水汪汪的眼睛勾人,我偏见不得你这般,还说我丢人,哼,我怎么丢人了?”

“住嘴。”云渺压低了声,斥道,“有你这么说妹妹的吗?你妹妹天生身子弱,需天天服药,怎么装可怜了?你不但不好生照看妹妹,反而怪她抢你风头,让你在褚晖面前丢了面子,是不是?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无情无义的女儿。”

“娘,我回船舱去了,冰儿该等急了。”幻花心中难过,不想再待下去,不想再听二姐的冷言冷语。

“好,娘先和你二姐说会儿话。娘一会儿再去看你。”云渺松开了幻花,“春儿,你送三小姐回去,小心些。”

幻花点了点头,默默任由春儿扶着向自己所住船舱走去,到了门口,她让春儿退下,推开舱门,进去后掩了门,便一头扑上了床,将头埋进枕头里,堵住了呜咽声。

“还哭,你还真能哭,你娘不是给你出气了吗?”褚晖的声音出现在了幻花的头顶上,吓得幻花从床上蹦了下来,眼泪也立时止住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幻花瞪着褚晖,心里有些怨恨,刚才她躲在角落里轻声跟学烈红歌的歌碍着谁了,偏偏他过来夸她曲子唱得与烈红歌一样好,还当着二姐的面,不然二姐怎么会恼羞成怒捉弄于她。

“我害你吐成那样,当然得来道个歉。”褚晖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双手整理着新换的簇新袍子,眼睛却盯着幻花。

幻花蹙眉,避开了那惑人心魄的幽深黑眸,“七王子既然知道自己害人不浅,就更不该来我这里,我不舒服,想要休息了,请你出去吧。”

幻花走到门边就要推开舱门,手却被褚晖按住了,幻花又惊又惧,挣了几下,奈何褚晖力大,她如何挣得开,她气得嘴唇直哆嗦,却也不敢大声喊来人。这褚晖是得罪不起的,得罪了他会让娘为难。

褚晖始终看着幻花的眼睛,另一只手慢慢抚上幻花的脸,“你不是已经十五岁了吗?怎么还这么矮,这张小脸还像个小瓷娃娃,让人想要也下不了手……”

幻花的左手扬了起来,要打褚晖,褚晖松了手,退了一步,愣了愣,然后摆了摆手,嘴角勾起,整个人更显邪魅,“你姐姐说对了,你就是装可怜,瞧瞧,眼睛都红了,整个人就像个凶狠的想要反扑的小母狼。”

幻花闻言,心跳仿佛停摆,立刻使劲地闭上了眼睛,捂住脸,蹲下了身子,缩成一团,褚晖还想再说什么,却听见了脚步声,他矮了身子,在幻花耳边说了一句,“我是人,不是个东西,要你让给你姐姐,你这样子可是大大地得罪我了,以后你别想躲开我。”便翻身从窗子出了船舱,避开了推门进入的冰儿。

“小姐,你怎么啦?别再哭了,快来喝药。”冰儿将药碗放在舱内桌子上,急忙过来扶幻花。

“知道了,你先出去。”幻花说道,手仍然捂着脸。

冰儿想要说什么,幻花却大声说道:“快些出去,药我会吃的,别让别人进来。”

冰儿出去,幻花起身摸索着到了桌边,抓起桌上的铜镜,她看不清自己的面容,她的面前已是一片避不开的血色,她一遍遍使劲闭眼,再睁眼一遍遍使劲擦拭着铜镜,终于,铜镜中出现了她那张让她自己都厌恶的脸。

她讨厌自己,讨厌自己的多愁多病身,讨厌自己的诡异妖媚的眼,讨厌时不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幻象,讨厌自己不与爹娘和兄姐相似的长相。爹把她看作是娘不贞的罪证,大哥把她看作是路人,二姐把她看作是分夺娘的关怀和爱的多余的人,而外人,如褚晖,如三皇子和太子,可能把她与二姐一样当做是获取车骑大将军势力的踏板。

她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子,为什么老天非要强迫她忍受这一切。

“幻花,娘要进去了。”云渺亲切低柔的嗓音阻止了幻花的自怨自艾。

“嗯,我正喝药,娘别担心。”幻花端起药碗,不顾那药的滚烫,一股劲的喝了下去,药的苦味,药的滚烫,冲淡了她的感伤,毕竟,在将军府内,娘亲是一心一意保护着她的,为了娘,她要继续忍耐下去。

云渺走了进来,见她已经喝光了药,满意点头,拉着她,坐到了床边,“不生气了,是吧?你倒是跟娘说说,你喜不喜欢静月王的七儿子褚晖?”

“不喜欢,我讨厌他。”幻花垂下了眼眸,手紧张地绞着,简短说道。

“娘也不喜欢他。”云渺叹了口气,“先不说他那副异族相不得静月王和皇上的脸,比不得他两个哥哥,就说他身上那股邪气,不过才十七岁,就那么油滑,面上总是带笑不笑,让人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让人心里发毛啊。娘真不希望你和你姐姐招惹他。”

“是他们盯着我们吧?”幻花无辜苦笑,“这次不是他们不请自来接我们回京的吗?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

“幻花目光最是敏锐了,娘就知道你不会让娘失望,娘反而担心你姐姐那个傻丫头被褚晖那副好看的皮囊迷晕了头,不识好歹,害了自己。”云渺伸手抚摸幻花的头发,“你平日里也要对你姐姐旁敲侧击,让她知道轻重厉害。”

“怕是不行,姐姐一路行来早被迷了心窍,现在若我阻拦她接触褚晖,她定会误会我,还不捉弄死我!”幻花露出惧怕表情,摇了摇头。“还是叫爹出马,爹的话她不敢不听。”

“你爹啊,满脑子仕途经济,他会阻止?他不大力促成娘就应该感到知足。”云渺说道,脸上带着无奈,“原也怪不得你爹,既然是威震四方的大将军,自然不能游离于朝政之外独善其身,你爹也是很无奈的。”

云渺搂过幻花,把幻花当做小孩子一样轻拍着,说着,幻花渐渐觉得困倦,昏昏欲睡,迷蒙中,感到爹爹叶檀走了进来,她知道爹不喜欢她,她索性装睡,没有睁眼。

“你真是偏疼这个多些,我真是看不惯!一会儿叫她起来吧,船快靠岸了,我们今晚就宿在新月镇,看样子太子殿下要和静月王斗法,非要观看烈红歌的婚礼,给兰闲醉难堪。”叶檀话里显然有话。

“幸灾乐祸吗?你夹在他们中间很好过吗?”云渺说道,“你刚回京,还是先熟悉一下朝中局势后再作打算,过早卷入不是良策。你若知道明哲保身,真不该提及这场婚礼,今晚更应该在房里别出门。”

“我不提他们就不知道?你看看太子和静月王听到曲子的表现?这中间必有隐情,再说了,我怎么也得见见艳名满天下的烈红歌吧,烈红歌的曲子唱得缠绵悱恻,极尽挑逗,是男人都会心动,不见一见多可惜啊。你说她人长得如何?会有你美吗?”叶檀调笑道。

“烈红歌美不美我不知道,但是她敢爱敢恨,这世间有哪个女子如她?”云渺声音中有着调侃,更有着幻花不熟悉的兴奋,“若我去啊,我就是想要知道今晚兰闲醉会不会来,将军大人,与烈红歌相比,你更应该见一见这位神秘的布衣卿相兰闲醉。”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