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上独宠之田园冷妻不好追在线阅读

尊上独宠之田园冷妻不好追

十二玥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04万字

8.1分 37人评分

穿越而来,没爹没娘,家徒四壁,只有一个爷爷相依为命。
街上捡了条狗,山上捡了个傻子,于是开局只有一狗一“二傻”,苏清便开始养爷爷、赶伯母、斗财主,带着小伙伴们闯天下的宏伟之路!
初见,他是她捡的“傻子”,对她依赖成性,寸步不离。
再见,他高高在上,冷漠不识。
却不知,他已引她入局,一切刚刚开始。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初醒

烟花三月,莺飞草长,万物复苏。

离大楚盛京千里外的古榆村,一大早,村子里的人便去地里劳作,开始一年的春耕,唯有靠近山脚下的苏家的老屋子里传来一阵阵吵闹声。

稀疏的篱笆,三间土房,家徒四壁,此时堂屋里一妇人正到处翻找,破旧的桌椅被推到,大有要将屋子掘地三尺的架势。

一年逾六旬,头发花白的老人走进来,看着满地狼藉顿时气道,“老大家的,你又要做什么?”

妇人回过头来,一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裙衫,头发拢在脑后,面容粗黑,叉腰怒道,

“我听人家说,爹昨天不但给那野种去镇子上买了药,还买了白面,鸡蛋,爹哪里来的银子,是不是把咱家的宝贝卖了?”

老人迈步进了屋子,气的脸色发白,“清儿病的厉害,不看大夫买药难道让他死?”

妇人冷哼一声,语气漠然,“一个野种,白白养着费粮食,还不如死了!”

“闭嘴!”老人怒喝一声,“清儿就是我的亲孙子,他不是野种!”

妇人撇嘴冷笑,“爹少骗我,我听苏河说过,他爹苏润根本不是、”

“我让你闭嘴,你听到没有!”老人猛的将门后的扫把推倒,咣的一声,打断了妇人的话。

妇人被吓了一跳,却梗着脖子道,“不说也行,但爹别想把家里最后一件宝贝用在他身上,还是赶紧拿出来,变卖了给您大孙子娶媳妇用。”

老人脸色青白,颤声道,“当初分家的时候,值钱的东西,你家和老二家都拿走了,现在还找什么宝贝,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我偏不滚,苏河说了,爹最后还留了一件宝贝,你不拿出来,以后就别指望我们给你养老送终!”

……

苏清混沌半醒的时候,听到吵架的声音,她有些痛苦的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睛,便看到堂屋里一妇人正喷着唾沫星子和一老人撒泼吵闹。

苏清眉头皱的更紧,眼珠动了动,看着土炕、斑驳的土墙,一时有些愣怔。

她这是在哪里?

她不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已经死了吗?

身上的疼痛让她脑子里越发的迷蒙,身体无法移动,目光又落在堂屋的人身上,只见那老人似是气极了,抄起地上的扫把向着妇人打去。

妇人骂骂咧咧躲避,一直逃到院子里,看到饭棚里的半篮子鸡蛋,抱起来跑了。

老人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似是气愤,似是悲痛,似是无奈,最终只化作一声沉沉的叹息。

他转过头看向里屋,一眼便看到苏清带着些许迷茫、却清澈如水的眼眸,老人面容顿时平静下来,目光也变的慈祥,裂开嘴轻轻一笑,放下扫把走进屋子里来。

苏老坐在炕沿上,在衣服上擦了一把满是老茧的手,才将手背放在苏清的额头上,温和的笑,“退热了,清儿活过来了。”

苏清眼珠微动,淡淡的看着他。

苏老轻轻的抚着苏清的头发,笑道,“清儿别怕,爷爷会保护你的,你身上还疼不疼?爷爷做了你最爱吃的鸡蛋汤面。”

苏清看着老人慈祥的面容,张了张嘴,又无声阖上。

“乖孩子!爷爷这就去给你端面条,可香了!”苏老拍了拍苏清的肩膀,起身往外走。

苏清看着老人的背影,脑子渐渐清明,震惊的无法成言。

老人穿着灰色打着补丁的长袍,花白的头发盘在头顶上,竟是古人的装扮,她举目四望,屋子里仅有的几件摆设也都是古色古香,她、这是到了哪里?

苏清微微低头,看着自己纤细瘦弱的手腕,看样子,竟是十二三岁孩子的模样!

她死了,然后魂魄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变成了另外一个苏清?

正震惊于自己的想法时,突然听到窗外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转头看去,只见木窗被打开,露出几颗小脑袋,几人看到苏清,顿时都咧嘴一笑。

“苏清,你醒了?”

“苏清,吓死我,我以为你死了呢!”

“苏清,你这命也够大了,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竟然没死!”

……

几人叽叽喳喳,既兴奋又热络的和苏清说话。

三个男孩一个女孩,都十三四岁左右,穿着破旧的衣服,满脸泥土,一看就是在地里玩耍后跑过来的。

其中一个长相俊朗的男孩子探了半个身子进来,冷笑道,“苏清,我看到你大伯母又来闹事了,你爷爷给你买药、买鸡蛋的钱根本不是卖什么宝贝来的,买药买面的钱是你爷爷在村长家搬了一下午谷子挣的,鸡蛋是你娘偷偷送来的,我昨天来看你的时候在院子外看到了。”

他娘?

偷偷送来?

苏清眼睛微微闪动。

此时站在最边上的女孩开口轻声道,“苏清,这次你好了以后可不能再胡闹了,你爷爷那么疼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对得起苏爷爷?你也十四岁了,不能老是这么不懂事!”

“桃妮你一边去,一个妞子懂啥?我们男人之间的事,别插嘴!”男孩不屑的斥道。

看样子和苏清一起胡闹的人里面定然有他。

女孩气道,“你个子还没我高算什么男人,你再敢带着苏清哥乱闹,我就告诉你娘去!”

“你去啊!去啊!”男孩抬着下巴嚣张的道。

“孙虎子,你等着!”女孩一跺脚跑了。

此时门外似有脚步声传来,男孩往饭棚那边张望了一眼,对着苏清低声道,“苏清,你好好养着,好了咱们再耍,我先走了!”

苏清微一点头。

男孩一招手,其他男孩跟在身后,翻过篱笆,很快便没了身影。

这半晌,苏清也已经听出来,男孩子叫虎子,女孩叫桃妮。

苏清回过头来,看到爷爷正端着鸡蛋汤面进了屋子。

鸡蛋汤面的味道在狭小破旧的屋子里弥漫开来,格外的诱人。

苏老依旧坐在炕沿上,先挑了一块鸡蛋放在苏清唇边上,笑容里带着几分哄孩子的味道,“清儿张嘴!”

苏清看着老人慈爱的面容,下意识的张开嘴。

“乖!”苏老将鸡蛋喂进他嘴里,又去挑面条,“多吃点,吃了病就好了!”

“鸡蛋没了没关系,明天爷爷再去给你买!”

“平时调皮一点没关系,可不能再爬那么高的树了,真是吓死爷爷了!”

“他们都不知道,其实爷爷心里清楚,前几日爷爷腿疼,你听别人说雀鸟蛋可以治爷爷的病才去树上掏鸟窝,爷爷都知道!”

……

苏清一边吃面条一边听着老人说话,心里渐渐明白,她魂魄寄生的原主原来是因为给老人治病才爬高树上去。

只是这位老人不知道,他的孙子已经死了,被她这个游魂占了身体。

这样想着,嘴里的面条越发的不是滋味。

而且,似乎他们一直都说孙子,难道她重生的这原主是个男孩?

苏清吓了一跳,此时却不能撩了被子细看,只等着没人的时候再好好查看。

吃了半碗面条,苏清扭开头,声音有些干哑的开口,“我吃饱了,爷、爷吃吧!”

老人笑道,“胡说,这才吃了半碗,我家清儿平时喝渣子粥还能喝两大碗呢!你不用管爷爷,锅里还有面条呢!”

苏清见老人坚持,只得又吃了剩下的半碗。

等老人端着空碗出去,苏清重新躺好,眼珠转了转,手慢慢伸进被子里。

很快,苏清愣在那,脸上表情变了变。

原主是个女孩!

那为什么要装成男子?

苏清胡思乱想了一阵,奈何这俱身体实在是虚弱,很快苏清便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的时候天已经暗了,苏老掌着油灯撩帘进来,又摸了摸苏清的额头,宽心笑道,“还好,没再发热,爷爷熬了药,等下你喝了再睡。”

也许是因为原主残存的意识,也许是被老人慈爱的笑容感染,苏清心里暖融融的,对老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闻言乖巧的点头。

老人先端了饭进来,依旧是之前吃的面汤,只是没了鸡蛋。

“清儿先吃些,明日爷爷就去给你买鸡蛋!”

这面汤似乎是中午的时候剩下的,看来中午的面汤老人没吃,都给她留着呢。

苏清看着面汤,鼻头有些发酸,也不点破,就着老人的手喝了下去。

半个时辰后又喝了汤药,天已经彻底黑透了。

微弱的烛火将屋子照的昏暗,苏清躺在炕上,老人坐在地上用竹条编织竹筐,一边劳作,一边和苏清低低缓缓的说话。

温暖的光线照在老人历经辛苦和风霜的脸上,双眼虽然已经不如年轻人清亮,却有一种慈爱的光芒;

山村的夜晚格外的安静,只偶尔传来几声狗吠,苏清听着老人的声音,听着外面的风声,虽然刚刚到了陌生的地方,心里竟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平静,闭上眼睛,渐渐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半夜里,苏老担心她发热,隔两个时辰便摸一次她额头,四更天时似还热了一次药给她。

再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苏清出了些汗,感觉却比昨天轻松了不少,已经可以靠着墙坐一会。

苏老端着粥碗进来,笑道,“醒了?爷爷熬了粥,还有一个菜饼子,你都吃了,吃完再喝药。”

苏清抿嘴一笑,乖顺的听从。

感觉到苏清似乎是比以前乖巧懂事了,苏老欣慰点头。

吃完饭喝了药,苏老将苏清身上的被子盖好,温和嘱咐道,“爷爷出去一会,桌子上有水,你够的到,不要下床,不要乱动,等着爷爷晌午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苏清淡淡点头,“是!”

“乖孩子!”苏老抚了一下苏清的发顶,起身离开。

院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苏清坐了一会便觉浑身虚软,躺下后昏昏沉沉又睡过去。

昏睡中各种梦境如走马观花,光怪陆离,梦到了许多前世的事,还有许多未经历过的场景,大概是原主的记忆,浑浑噩噩,不知天昏地暗,猛然间听到有人急唤,

“苏清!”

“苏清,快醒醒!”

“你爷爷出事了!”

苏清双眸霍然睁开,见一男孩满头大汗,面色焦急,正是昨日来看望她的少年虎子。

“苏清,你醒了!”虎子眼睛睁大,“快跟我走,你爷爷出事了!”

苏清用力撑着双臂起身,皱眉问道,“爷爷怎么了?”

“爷爷他给村长家晒谷子摔着了,你快去看看吧!”虎子惶急道。

苏清眉心一蹙,起身便要下床。

“对了,你也受伤了!”虎子一拍脑袋,似是急懵了,此时才想起苏清身上也有伤,“这样吧,我背你过去!”

说罢不由分说,将苏清抗在身上,快步往外走。

虎子虽然不高,却身强力壮,背着瘦弱的苏清一路急跑,直奔村中村长家里。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