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青冥在线阅读

神游青冥

阿半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148万字

9.3分 51人评分

许嘉眉胎穿到这个世界已经八年了,直到家中频出怪事,差点被灭门,才知道这里能修真。
可是,她出身平凡,既没有厉害的靠山,也没有厉害的功法。
怎么办?
路是人走出来的,没有靠山就努力去变强,没有功法就自创。
虽然自己编的功法很糟糕,但功法能修炼,她会一点一点地完善功法。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市井生活

这个世界类似于古代中国的宋、明时期,四海承平,百姓安居乐业。

现在是立夏第二天,北地依旧寒冷,南方的天海郡已经走进骄阳似火的夏日。此郡滨海,长期与异国保持通商往来,郡城之名曰博安,其繁华程度堪与帝京媲美。

许嘉眉一家五口原本住在距离郡城不远的乡下,因耕田种地辛苦,不久前搬到位于博安城南城区的榕树坊,开了一间卖糕饼点心等吃食的店铺。

临近中午,客人寥寥无几,啪啪啪拨算盘的声音尤其清脆。

今年八岁的许嘉眉坐在柜台后面核查账目,一张稚气可爱的脸专注认真,稳重沉静。她身量略高,不胖不瘦,皮肤白里透红,容貌俊俏,衣着打扮朴素,其气质从容自若,与天真单纯的同龄人截然不同。

“眉眉不笑的样子挺能吓唬人的。”大姐搬了一张凳子近距离旁观许嘉眉算账。

“是吗?”许嘉眉头也不抬,苦恼道,“今天有个客人,看我板着脸,还要打赏我银豆子,好趁机摸我的脑袋。”

大姐哈哈笑,顺手在妹妹的脑袋上揉了两把,打趣道:“你是拒了还是应了?一颗银豆子的打赏那么多,你准是咱三姐妹里头私房钱最多的,下次买东西吃得叫你付账才是。”

相较年幼的妹妹,大姐芳龄十五岁,身姿纤细窈窕,长相美丽,是整条街上最受男孩子们追捧的女孩。

许嘉眉自小被大姐摸头已经摸到麻木了,面无表情地抬头,两只乌黑的眼珠倒映着大姐的模样,投来冷冷的、隐含警告的注视。

“不准摸我的头。”她说。

大姐又被她逗笑了,旁边的母亲也笑。

许嘉眉看着她们笑得开心,眉毛往下一弯,唇角上扬,也跟着咯咯笑起来,刚才那种冷淡的感觉荡然无存。

她本来就是脸上笑容常在的,生得漂亮且聪明懂事,最能讨大人欢心。奈何大人喜欢用摸脑袋表达喜欢的情绪,许嘉眉自己是不喜欢的,每逢有人露出伸手的苗头,总会收起笑容,以目光逼退对方。

不过……

“被摸两下头,换得一颗银豆子打赏,我干嘛不做这便宜买卖?”许嘉眉仰起头,理直气壮,“我不仅应了那位客人,拿到她的打赏,还哄得她眉开眼笑,在我们家的店铺买了更多吃食。”

“眉眉真棒!”大姐拍拍她的手,夸奖她能干,“饭好像熟了,我进去看看。”

说完起身走进后院小厨房,不一会儿,里面传出刷锅做菜的动静。

她们不在店铺里过夜,整个白天却是在店铺渡过,回家煮饭做菜稍麻烦,索性将厨房搬到店铺后院,家里的厨房不常使用。

“大姐,要帮忙吗?”许嘉眉喊了一声。

“你算账,阿娘收钱,我做菜,各忙各的。”大姐回道,“阿爹,你闲,你进来帮忙烧火!”

被大闺女召唤的父亲果真进去帮忙,嘴里嘟囔着别家男人不用进厨房。

许嘉眉和母亲听得清楚,母女二人相视一笑。

两刻钟过去,四菜一汤摆上餐桌。

闻着空气中弥漫不散的香味,许嘉眉合上账本,道:“还是大姐做的饭菜香,看起来好吃,吃起来好吃。咱应该做食肆生意,凭着大姐的手艺,定能客似云来!”

“我倒是想念秋婶。”大姐把汤罐递给妹妹,自己提起了装满饭菜的食盒,“这里的厨房太小了,煮饭做菜时又闷又热,全是熏人的油烟味。如果厨房不闷热,也没有油烟,我绝对不会介意天天下厨做菜。”

秋婶是帮工的,儿子生病需要照顾,今天来不了。

“明天早上应该能见到秋婶了。”许嘉眉跟着大姐走出去。

父母留在店铺里吃饭,姐妹俩回家吃。

二姐身体不好,在家休养。

家不远,姐妹俩走到岔路口,遇到一个头戴儒巾身穿长衫的年轻男人。

他提着两包油纸和细麻绳裹起来的糕点,油纸上有“许记”字样,正是在许嘉眉家店铺买的吃食。

男人也看到许家姐妹,显然是记得她们俩的,停下来朝她们笑。

大姐笑着打招呼:“你好啊。来走亲戚吗?”

年轻男人与她们同路,道:“我的丈人住在巷子里面,姓叶。内子不得空,孩子生了病,只能我自己来探望了,我姓周。”

许嘉眉问:“你的孩子也生病了?生的是什么病?”

周郎君注意她说的“也”字,停下脚步:“得的是风寒,怎么了?”

大姐把秋婶家孩子生病的事情说与他知,道:“可能是前几天下雨着凉了,我今天起来,鼻子也有点堵。我煮了姜汤喝,分家里人一碗,现在没事了。”

家里,二姐在堂屋做刺绣。

两姐妹跟二姐打招呼,把食盒和汤罐放下。二姐搁了针线和未完成的刺绣作品,进厨房拿碗筷出来吃饭。

许嘉眉把手帕递给大姐:“擦擦汗。”

大姐看了一眼许嘉眉,纳闷道:“大家都是步行回来的,你怎么不出汗?”

“大姐走得急,我不急。”许嘉眉回答,眉头微蹙,“我不喜欢那个周郎君,他给我的感觉很怪,像是睡在地下室的吸血鬼。”

“什么是吸血鬼?”大姐听不懂许嘉眉的话,想到周郎君苍白的脸,“可能他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吧,不过他看起来确实有一点奇怪。”

“汪汪汪汪!”

父亲掏钱抱养的小狗蹿到姐妹俩脚边,拿身体蹭着两个小主人,奶声奶气地叫着,试图吸引她们的注意力。

跟着许嘉眉一家搬家的狸花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堂屋里,蹲在地上冷漠地看着小狗撒娇,舔了舔爪子,也像大姐一样仔细地擦擦脸。

许嘉眉招招手。

猫不紧不慢地过来,轻轻喵了一声,算是欢迎她们回家。

许嘉眉说:“巷子里面确实有一户姓叶的人家,是一对夫妻养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我记得他们给我们的回礼是两斤凉粉和一斤馄饨,可别说,凉粉和馄饨挺好吃的。”

一家人安顿下来之后,带着一包糕点一包糖拜访陌生的邻居,希望以后好好相处。

这是博安城的风俗习惯。

一般来说,被拜访的邻居会回以价值等同的礼物,也有回礼轻和不回礼的。

根据回礼的多寡,许嘉眉一家可以分析邻居们大概是什么人品。

“叶家跟别家没两样。”大姐说,“周郎君奇怪,我们见过的怪人也多,没什么稀奇的。”

“嗯。”

许嘉眉把猫食盆和狗食盆洗干净。

“叶家给我的感觉也很正常,你当我疑心病吧。”她从柜子里找出自制的猫粮和狗粮,倒在食盆里。

小狗高高兴兴地开饭,尾巴摇得欢快。

猫嫌弃地瞅了一眼,绕着食盆转了半圈,像是吃黑暗料理那样小心。

许嘉眉摸了一下猫肚子,果然鼓鼓胀胀的。

她家猫善于捕鼠,自力更生。

“好猫咪,傍晚给你带一条鱼回来。”许嘉眉怜爱地给猫咪顺毛,随口道,“傍晚的鱼卖得便宜,早上买太贵……住在郡城,吃什么都要花钱,有点想念乡下了。”

“不是嫌弃乡下过的苦日子吗?眉眉赶紧把手洗干净,快来吃饭。”二姐端着碗筷进堂屋,“今天吃的什么菜?大姐做的?”

大姐免不得解释一番,说:“惠音多注意一点,宁可穿多两件衣服热着,不要贪凉。”

二姐说知道,表情淡淡。

惠音是二姐的名。

大姐叫和畅。

姐妹仨的名是父亲请秀才起的,那秀才现在是举人。

父亲常拿这件事吹嘘自己有眼光。

许家的饭桌没有太多规矩,大姐边吃边说:“父亲打算请一位神仙来咱的家里住,每天三炷香供着,逢年过节上供品,既能护得家宅平安,也能财源广进。郡城人信这个,我们入乡随俗,也得信。”

“怎么请神仙?”许嘉眉不知道这事,“神仙肯在凡人家里住?”

“傻,真神仙怎么可能住凡人家里。”大姐撇嘴,“父亲要请的神仙,是神仙的小像,木头刻的、石头刻的,陶的、瓷的、画的,什么样的都有。”

“父亲怕是舍不得。”二姐说,“一天三炷香太费钱了,还要陈设鲜花瓜果。瓜果我们能吃掉,鲜花干枯了就没用了。”

她不信神,信自己。

许嘉眉也不信神,信科学。

然而她有两个秘密,她的秘密一点也不科学。

大姐说:“神仙是真的,听说郡城有一位活生生的真神仙。”

二姐问:“是谁?在哪?做过哪些事?”

大姐答不出,瞪了二姐一眼:“专心吃饭,不准说话!”

许嘉眉端起饭碗掩饰自己的窃笑。

下午,在家里睡了一觉的三姐妹来到店铺,见到神色憔悴的秋婶在扫地。

大姐向她问了一声好。

许嘉眉问:“你家孩子好点了没有?要不要先支取这半个月的工钱看病买药?”

秋婶连连摇头,一叠声保证自己会好好干活,绝不让家事影响工作。

许嘉眉察觉秋婶的畏惧,有些意外地想:大约是我打发了另一个帮工,秋婶怕我把她也给开除了。

另一个帮工嘴很甜,干活敷衍了事,许嘉眉请她做三天帮工,客气地让她找别家。秋婶晓得做主的是许嘉眉。

店铺的流水账是许嘉眉记的。

每天做多少吃食、哪种吃食该做多少,也是她拿主意。

“阿娘,你休息一下,我们看店。”大姐推了推母亲,“我把小狗带过来了,阿娘可以逗狗解闷,小狗特别黏人,超可爱!”

“看家护院的狗不是拿来逗着玩的。”父亲说。

“逗一下没关系的,反正小狗是个娃娃。”大姐招呼许嘉眉,“你数一数店铺里卖了多少东西,我数抽屉里的钱。”

“我来数东西。”二姐说,“眉眉记账。”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