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娶:痞王,我不嫁在线阅读
会员

强娶:痞王,我不嫁

絮语纷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36.8万字

7.4分 27人评分

她怀胎三月,死在父亲丈夫的长剑之下
母亲弟弟被害生死不知,她身逝,亦心死!
魂附她身,她成上官家陋颜三小姐
斩情丝,狠心肠,步步为营,辣手摧花,只为救母,报仇!
本是人人嘲笑的上官三小姐,何故一夕间突然惊艳天下?
书芳宴上,她艳压群芳,技压群雄!
上官内宅,她斗嫡母庶姐,争财产权位!
江湖之大,她与妖孽夫君唯我独霸!
天下权位,她夫妻股掌倾覆!
上官三小姐锋芒乍现,引天下才俊尽折腰,便连风流闲王也痴情相付。
闲王日复一日往上官家下聘,从珍珠玛瑙到碎银铜板,倾尽其财却还乐在其中,
上官三小姐不为所动——不嫁!
可,闲王是谁?乾龙国懒散痞王,手无实权,行事乖张
她不嫁,他便强娶!
【复仇篇】
六军扫荡,血溅皇城,国破!
她站在敌国风骑将军面前,长剑悠悠平举直指,笑靥如花,“夫君,前世欠我的,该还了。”
郝濬面色瞬间惨白,眼中神采从挣扎归为死寂,他早该知道,她就是她。
“我……还你一剑,是不是……还能回到以前,我真心爱你,你心中亦还有我,是不是?”
“哈哈哈,真是好笑!”还没等上官兮说话,旁边看戏的一风华男子举步上前,“夫人身怀六甲,举剑太过危险,来,先将剑给我。”
他接过长剑,微笑着招呼来随身跟从的金丝猿猴,“小金,来,刺他一剑,让堂堂风骑将军爱上你试试。”
“……”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剑下惨死

浮屠乱世扶其霸,宫阕世在敌者谁?

传说,孚宫有岐黄妙术,可起死回生。传说,孚宫有神秘宝藏,可富敌天下。传说,孚宫有惊世之能,可成雄霸。

世人曰:得孚宫,得天下!

可谁知,孚宫立世几百年,又会遭受如此大劫。孚宫宫主叶冰十五年前突然下嫁白刹国皇上,已是天下皆惊,现在竟是被打入天牢,孚宫众人皆得连坐之罪,孚宫传说将永成传说。

不仅世人为之惊讶喟叹,就连此时的白汐也是身如伏流,神思有一瞬的恍惚。

疯火咆哮!殷血飞溅!

她冒死闯入天牢救出母亲后,终于赶到孚宫之外,见到的却是这样一番不能置信的场景!

疯狂的火舌在黑夜中吞噬着一片已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土地,本是天下崇拜之境,世外之所,竟是变成了一个人间炼狱,火光之前,还有杂乱激动的人群正拼搏相战,血水喷洒,瞬间便被炽热的火焰祭奠。

白汐感觉到身后的母亲纤躯一震,下一刻叶冰便就从白汐的肩头越过,凭借惊人的轻功直袭前方的火场,她是孚宫宫主,怎能眼睁睁看着孚宫被毁!

“母亲已身受重伤,四大护法!快,保护母亲!”

“是!”冰花雪月四大护法立刻领命纵马飞奔而去,声音被狂风吞噬。

白汐面上满是灼人的紧张急切,正也要跟着策马而去,却突然小腹一阵痉挛抽搐,身上无数细小的伤口也随着阵痛而瞬间裂开来似的,牵扯着她的神经。

但现在还不是疲累的时候!

她咬了咬牙,一鞭子重重的拍打在马臀之上,宝马便如疾风般奔驰!

风过之处,都是夹杂着血腥的热风气息,更是让她胸闷恶心。白汐却不做丝毫的停顿,她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此时的她再不是养尊处优的夷容公主,而是孚宫少主,不管怎样,她都要保住孚宫!

身体在狂奔的马背上轻轻一跃,足尖轻点,便朝前飞跃而去。

火光之中,紫衣孚宫中人正与大批银色军马厮杀在一起,银色的光芒在火光的掩映中已变成刺眼的金色,银光骁骑,也只有白刹国风骑玄军!

白汐脚已落地,出手夺过一人长剑,目光却已经被一银麒铠甲掠夺,瞳孔逐渐变大,“郝浚?”

那身着麒麟铠甲之人似是听到了白汐的声音,手起刀落弑杀一人后迅速转身,脸上极快掠过一丝惊讶。

他站在血战火光之中,冷峻伟岸,恐怕也只有他这样能力超凡之人才能在修罗场上静站无畏,他开口,声音冰冷的连漫天红火都捂不热。

“你来了,也只是送死。”

看着眼前冷峻的男子,他言语似刀,割裂白汐的心,却也让她头脑清晰的骇人。

一个时辰前,他调遣军队,在自己眼前睡着,却只是让她放松警惕,引她去天牢救人,四大护法与她都不在孚宫,他便领兵前来孚宫!呵,多么完美的计划!这便是她深爱的好夫君!

“你算计我,不就是要让我死?”白汐复杂幽深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男子,手中的剑却是慢慢的举起。

她早就想过,迟早有一天,他们夫妻会刀剑相向,但即便如此,白汐知道,她还深爱着这个男子。

郝浚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没有动作。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阵与兵马相突兀的马蹄声出现,蹬蹬而来,再一回神,已经有一火红色身影出现,面上带着急切和欣慰,本是和战场毫不搭调的柔弱身影就这样闯进杂乱的斗争。

“柔儿,你怎么来了?这里太危险,快回去!”郝浚冷峻的面上现出急切,关切的声音却是用来剜着白汐身上的血肉,他从来不会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神情。

面对郝浚的急切斥责,尹玉柔只是温柔一笑,将手中一块鸡心玉佩举起,“浚郎,我将护心瑜送来,你说它能保命,我不想让你出事!”

“护心瑜?我将它送你保命护心,你竟如此糟蹋我的真心!”白汐怒气冲天,持剑便朝尹玉柔而去,“我的护心瑜,何时轮到你来拿!”

“柔儿!”紧随着尹玉柔的一声尖叫,郝浚也随之挥剑而上,两人差不多的距离,堪堪在尹玉柔的身前,将白汐的长剑拦住。

没有夺回护心瑜,白汐与郝浚就这样打斗在一起,刀光剑影,生死殊搏,哪还有一点夫妻情分!

“要想她活命,就速速撤兵!”叶冰冷厉的声音立刻让混乱的几人分开,却见尹玉柔已经被叶冰挟持住,娇弱的身子随时都会受到伤害似的。

郝浚面上覆上一层寒霜,冷冷的看着已经站在一起的白汐和叶冰母女,“放开她!你们已经没有活路了。”

“如果我说,就算是死,我都要拉着她一起呢?”

白汐的手上的剑已经横在尹玉柔的脖子处,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郝浚。

郝浚终于露出害怕的神色,上前一步急切道:“你不能杀她,你发过誓,不会伤害郝家任何人,柔儿已经有了我的骨肉!”

骨肉?残忍的话语让白汐身体一震,狂飞的火星都变成了寒冰,冷凝了她全身的血液。

她突然哈哈一笑,嗓音却变得微颤,“你竟然拿我身为郝家主母时的誓言来威胁我?郝浚,我既已决定同归于尽,又哪会在乎这些!”

白汐像是下了决心,那长剑就要逼近那纤细的颈脖,如此可怕的距离,将对面郝浚的心都提了起来!

却在这个时候,已经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空响起尖啸刺耳的笛音,叶冰突然一声痛呼,整个身子缓缓曲起,双手抱头,痛苦不已。

“母亲!母亲你怎么了?”白汐忙蹲下查看,却见叶冰的面上都已经呈现出紫红色,更似有无数条虫子在咬噬她的皮肤,恐怖非常,痛苦随着那尖啸的笛音波动起伏,这是音噬!

“我,我没事!汐儿,快走!”

“哈哈哈哈,叶冰,你逃出来也是死的更惨而已,若想要你儿子的命,还是束手就擒吧!”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