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x友情x少年时在线阅读
会员

爱情x友情x少年时

逆生长

浪漫青春 / 青春纯爱 · 24万字

9.8分 小编评分

爱情的缘起缘灭,不是我们能掌控的。所以想见一个人的时候就去见他吧,喜欢的时候就使劲地喜欢吧,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机会或这种心情了。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大学寝室,只住2人?(1)

九月的武汉,18点的天还是蓝的透亮,太阳仿佛忘却了时间久久没有下沉的痕迹。只有校园广播尽心尽职地播报着晚间新闻。“嘭”的一声巨响,武汉某大学女舍5楼一寝室门被人激烈地撞开。“菜...咳咳,菜菜!班长刚打电话说迎新晚会改时间了,18点半要开始,快走吧!”程蔚望着还在穿衣镜前大摆POSE的蔡颜急切地说道:“还有18分钟,求大人起驾吧。”

“嗯,走了走了,你带了2个钥匙我就不带了,我不背包。”被称为菜菜的女生推推眼镜拿起一把锁轻叹口气,淡淡说道:“这门锁芯要再坏了,你自己找修锁师傅。”程蔚火烧云般淡淡红晕的脸瞬时如火烧着般加深了血色,又不禁尴尬地答道:“呃,恩,先走吧。”两人默契地一个锁门,一个在门栓上又加了把大锁,便匆匆离去。

在长长的无人的走道上,唯一一个栓在门上的大锁显得分外刺眼。

“程蔚,蔡颜这边。”一道沙哑阴沉似男生的嗓音从一个长相偏老成且略带威严的女生口中喊出。其实,班长不需要喊我们的。程蔚暗自想到。以程蔚的视角或现场的实情来看,艺术学院6个班就程蔚所在的班级是女班长,在1堆男班长中分外显眼。“一班到齐,可以进入。”女班向辅导员报告,“我们(3、6)班还有人没到,再等会吧”。

1个戴眼镜的清瘦男生和1个刘海遮面的男生急忙向辅导员补充道。辅导员瞥了眼手表已18::28分,抬头环视着几个班的学生——望着晚会大门发呆的、偷偷聊天的、打哈欠的、玩手机的,缓缓说道:“人到齐的班先进,其余的班等人到齐了再进去。”说罢便示意各班班长整队跟上进入宴会厅。

“好大啊,装修的好好,跟外面看得完全不一样。”队伍中不知谁在小声嘀咕,女班头也不回低声训到:“安静!”程蔚从进场到入座便再无听到任何声响,不禁碰碰蔡颜的手,暗指女班竖起拇指。蔡颜也了然的点点头,还好她的班长是女班,感谢她的班长是一个对人温柔,处事干练的女班。

“大家好,首先非常欢迎大家就读本学校艺术设计院系。我是今天的主持,我叫李某某,当然也是大家名副其实的学姐。”“我是谭某某,借我旁边李女士的话,我也是各位名副其实的学长。现在我宣布:XX大学2013年艺术设计学院迎新晚会现在开始!有请第一个节目《话说军训》”。

待声音落下宴会现场也转入一片漆黑。只听得一道浑厚的男声响了起来“唉,我说武汉的天怎么就这么爱变?前几天还是热得流汗晒到脱皮,这几天就冷得我盖被子直哆嗦!”“。

是啊”另一道男生附和着,“冷也没关系,关键是我军训的衣服洗了,吹整晚的风扇都没法干。每天湿漉漉的去军训穿着既难受啊,做动作还做不出来总被教官骂。”“没办法,大家都这样。忍忍吧,对了,今天是军训第几天了?”。

慢慢的舞台上有灯亮了起来,程蔚看了看舞台上几个穿着军训服的演着话剧男生,又偷偷看了眼旁边的蔡颜随着节目的带动开始了自己的思绪......

“现在是20:00,全体休息10分钟,之后集合沿操场跑3圈解散!”穿着迷彩服的教官吩咐道,“你好,我叫蔡颜。”程蔚抬起了在草地中找石子的头看着面前这个清瘦到略显干瘪,带着眼镜却更显清秀精练的女生紧张羞怯地说:“你好你好,我叫程蔚。”

蔡颜看着程蔚的反应笑了笑,一屁股坐下说:“我观察了你2天,发现你很少跟大家说话,还以为你是机器做得呢。”蔡颜说完又不好意思般地摸摸头发:“抱歉,我这样说,你不生气吧?我主要是想说你看起来好孤独”。

程蔚面露尴尬地说:“其实,我是个路痴,之前2天走错了军训的队伍。第3天才发现尽管都是艺术设计,但不是一个班的。所以等我转到这班来谁都不认识,而且我看大家都聊得蛮开心的就不好意思插嘴了,怕蛮尴尬的。”说完看着蔡颜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又不好意思笑笑,挠挠头。

蔡颜好似也发觉自己表情太过惊异,抬手摆了摆贝雷帽又扶了下眼镜说道:“你舍友没有告诉你在第 几队或者她没参加军训吗?”“不是,我情况比较特殊,呵呵,目前一个人一寝室。”“?..."蔡颜正欲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教官们开始吹哨提醒休息时候到了。”我寝室2508(2号楼,第5层,门号08),你的多少,等会找你”。

“2509。”听到回复后蔡颜边做个“OK”的手势,便急匆匆找到自己位置站定。

“咚咚”带有礼节的敲门声叫醒了趴在桌上休息的程蔚,程蔚一边应道“来了”一边揉揉眼睛起身开门。门外蔡颜手捧着几个桔子,笑意盈盈地看着程蔚说道:“没影响你去洗澡吧?”“没,现在人多我等会再去,请进。”程蔚说罢便拖出一个板凳让蔡颜坐下。

打从程蔚拉开门时蔡颜看着20坪米的寝室尽管开着灯十分光亮,但就只有1个显示有人居住床位铺,在3个空落落的床铺位环绕下显得越发冷清。蔡颜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有种说不出的寂寥。

一瞬间她也不知如何开口,好一会儿才缓过神般没话找话地说:“我刚买了点水果,这桔子还蛮甜的。”起身把怀中的桔子递给程蔚,程蔚接过桔子道声谢谢,看了看蔡颜又看了看寝室,默默地说:“这寝室开门就面对洗手间(艺术学院寝室楼为旧楼:无独立卫生间,每楼2间公厕,每月不计水费。)有个舍友嫌臭当天就搬走了,我鼻炎这几天复发了,所以另两个舍友嫌我晚上咳嗽、打鼾吵她们睡觉不久也都搬了”。

蔡颜看着程蔚一脸平静地表述着为何寝室就她独居,心知如果实情是像程蔚所说——打鼾吵了别人睡觉,那么事情解决起来肯定不会简单,过程更不会像程蔚一脸云淡风轻地平静,或用那般心如死灰,轻描淡写般如同说别人事情般地口吻表述。

蔡颜想了想说道:“班上大部分同学人都挺好的,你还是应该多和大家聊了天,实在不行还可以找我说说话。”“恩。”程蔚带着浅笑应道。

“蔡颜,你寝室钥匙带了没?我寝室钥匙忘带了。”1个脸蛋白净并带着明显酒窝,身材高挑的女生披着半湿的长发手提装着毛巾、沐浴露等用品的塑料桶,半侧身站在门外。“带了”蔡颜回应道,又转身对程蔚说:“我先回寝室了,明天军训见,也欢迎你以后来我寝室玩。”但随着程蔚因生病而离校住院与回校后听闻蔡颜和同寝室的人略有不合,直到军训快结束也未去过蔡颜的寝室。

“后天就是巡演,是对你们这一个月军训成果的检查。在这一个月里大家的表演都很出色,我希望大家在巡演那天能展现出最好的一面得到第一!”教官环视着一个个被晒成黑炭的女生补充地说道:“今天上午的训练结束,下午和明天休息,后天早上9点全体在操场升旗台左侧集合,解散!”

时值正午,解散后的程蔚并没有急着去吃饭而是急行军般冲回寝室兴奋地拿起手机“妈,恩,这几天过的还好。学校刚通知后天军训就结束了,对是29号刚好生日喔,你们买好蛋糕等我回来”。

“笃笃”一阵短促有力地敲门声不适时地响起,程蔚对着电话又嚷了句:“有事,先挂了拜。”程蔚匆匆开门,发现班长今天戴着不常戴的眼镜和带着一脸不安?怯意地蔡颜站在门外。这气氛不对,一向迟钝的程蔚难得敏感地感到。

“有什么事吗?”程蔚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下午有没有事或者要出去吗?”班长问道。“不出去,就在寝室整理下东西,没什么事。”班长扫了眼还在不安的蔡颜又问道:“你吃饭了吗?我们下午找你有点事,打扰下不介意吧?”。

程蔚愣了愣忙说:“当然不介意啊,我不午睡的,你们几点来?”“那我们早点来,1点半可以吧?”“好的,欢迎。”“嗯,我们先去吃午饭了,等会见。”班长推推一直低头别扭不安的蔡颜示意走了,也顺手关上了程蔚的寝室门。

她们找我是因为什么事呢?程蔚看着桌上的时钟12:25,“算了,反正她们等会要来,不想了先吃饭。”程蔚拉开包包:钥匙,饭卡,开水卡。“嗯,都齐了吃饭啰。”锁上门,程蔚轻快地蹦下楼朝着食堂走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