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英雄传在线阅读
免费

神圣英雄传

千流空

玄幻 / 异世大陆 · 134万字

读书能够改变命运,少年遇见了三界第一奇书——天地之书,在未知的异世天界,世界的王座之下无数人匍匐行礼,少年走上了登上王座的道路,三界万族,魔法武技,顿悟神的境界。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序章:世界王选

序章:世界王选

与我们熟知的人界互相平行的还有一个天界。天界是一个百族林立的世界,和地球有着差不多大小的星球上有着七块大陆七片海洋,如此广袤的世界里无数的生命发生着碰撞。

世界诞生本就是从无到有的一个过程,天界的生命都认为是自己的神明创造了这个世界,神明会守护着种族守护着自己。

天界有很多神,巫族信奉的星神,人族跪拜的九神和海族的始祖海神……他也属于神的一种,天界的大部分生命都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只是看他的面容一定会被震惊住,这分明就是一个青年的模样,英俊帅气的脸庞,过肩的白色长发在风雪飘逸地散开,衣着只是简简单单的白色长袍,再披一件勉强算是可以抵御风寒的绒毛衬衣

他静静地屹立在不朽山山顶之巅,仰望着苍穹,他的周围是漫天的飞雪,地上积了一层无暇的雪,没有一丝一毫被破坏的痕迹。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山顶还有一件木质的小屋构筑在峭壁边缘,积雪刚好漫过了木屋的三层沥青石阶。

木屋之前有一座圆面石桌,两只圆凳石椅摆在两侧,这些用花岗岩制成的石桌石椅上已然岁月斑斑,和那间破旧的小木屋一样。倒是石桌旁边的火堆上烧着一壶崭新的茶壶,滚滚的热水浸泡着茶叶的芬芳。

这里从始至终生活着的只有一个人,他没有朋友,或者说朋友都已经死完了,现在能来这里拜访的都已经没有资格和他对坐饮茶。

然而今天,他有一位客人要来了。他空洞的眼神重新收起,然后踏着洁白的雪走到石椅之前,把茶壶端起,然后把泛着绿色柔和色泽的茶水倒在木质的小碗上,不满,因为他还是比较欢迎这位客人的。

只见一位白发老人踏着登顶的阶梯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上了山顶,他的模样格外苍老,苍老黝黑的面容上已经有抹不去的老人斑,银丝白发扎成发髻,三寸长的胡须,拄着一根桦木雕刻成的拐杖。

“路克哥哥。”发髻老人居然用年迈的声音喊出了如此一声。

银发青年冲着老人点点头,“克勒斯,你终于来了呀。”说着他摊开手,示意他坐到自己的对面去。

发髻老人一瘸一拐地走到银发青年的对面,然后颤颤巍巍地坐了下去,俯视石桌上的热茶,苦笑说道,“是姐姐最爱的茶呢!这么多年了,您还是没有忘记她吗?”

银发青年眼帘低垂,反问,“我能忘记吗?时间这种东西对于我而言实在不值得一提,一千年前我和她在这里安了家,一千年后我还在这里她却和我天各一方……”

“是啊!都过去一千年了!”发髻老人感慨时光,他也活了一千多年了,遥想那时候他也还只是一个少年,一个无比依赖哥哥姐姐的少年,怎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年代的人早就死完了,就连他们的子孙也都隔了几十代,他终于老了,寿命终于要走到终点了,可是哥哥却依旧年轻,他以后还会继续那么年轻,一千年一万年都没有关系,时间无法从哥哥这里夺走分毫。

银发青年捧起桌上的热茶,微微吹凉,然后凑到嘴边细细品味,淡然的清香深入肺腑宛如一支轻快的乐曲那般悠扬。他放下饮尽的茶水,心中索然,“天下恐怕唯有茶是真的喝不腻的。”

“哥哥是最有发言权的人。”发髻老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想了很多,现在喊他哥哥真的好吗?他如今可是世界的主宰者,天界所有生命都尊他为王的存在,甚至有信徒认为他才是世界真正的神,但是发髻老人知道他不是神,哪怕他贵为世界之王也不是。

世界之王是天界的一种象征,任何的时代都需要英雄,每个时代也会出很多英雄,各种各样的英雄,世界之王是英雄,更是整个天界都公认的英雄。世界之王是一份荣耀,是天界的最高统治者,是一句话便可以另整个天界变天的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各组织的首脑、各族的族长、各国的王每隔几年都会来拜会这位传说中的王,这样的拜会被他们称为“觐王”,意思是参见世界的王。

天界从远古愚昧无知到现在已经有五千年了,巫族的星历也记载了大地三千年的历史,这五千年来世间一共只出过六位世界之王,每一位世界之王都是拯救万民于水火的伟大人物,尽管这些人的下场并不好看。

眼前的这位世界之王是现任的世界之王,也是硕果仅存的世界之王,他也是在位时间最长的世界之王,他统治了天界千年,给人们带来了千年的安定,他定下“圣约”确保战争在有监督下发生,他斩尽残暴的龙族将大地再次归还给众生。他在位时候的功绩无数……

如果不是发髻老人一路跟随他,实在很难想象那是一个人族家道中落的少年一步一步完成的。

银发青年再度俯身将茶杯倒上茶水,飞雪飘扬,雪花还没有落到茶水中就会变成水蒸气消失,又遇冷变成白雾散开。

“星历3012年的末日,那一天越来越近了呢。”银发青年淡然地说道。

“不过是人界传来的谣言,该倒霉也是人界倒霉,我们静观其变就好。”发髻老人不关心人界,他跟随世界之王,自然就要守护世界之王守护的天界,对于天界之外的世界他不感兴趣。

“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银发青年说,“我在位已经一千年了,然而下一任世界之王还是没有出现……”

“神王陛下!”发髻老人突然提高了几分语调,但是注意到自己的失礼,急忙低下头说道,“哥哥,您可听说过那个传说?”

“当然。”银发青年淡淡地问道,“可是那又如何?”身为世界之王,他自然知道天界一直以来流传的传说。

一个天界绝不会同时存在两位世界之王,这不仅仅是天地所不容更是世界王座无法承担这份重负。所以当新的王诞生之前,旧的王就会离去。

银发青年说道,“我不怕死,克勒斯你应该明白,因为你也不怕,活了一千年的我们都明白生命不是一个数字,而在于价值,我的价值就是承担起天界文明的传承,我老了……”

“我是说我的心老了,我不再用年轻人的角度去看问题,我经历了很多,失去了很多,年少时候我为了世界王座不停的奔波,我失去了很多我在乎的人,我甚至无法当面和他们说一声谢谢,我受够了,世人都说世界之王是天界的真神,我不是神,因为神不会累,神也不会有情感。”

发髻老人沉下脸,“那么您是下了决心要启动那个计划了吗?您先想清楚,从前可从未有一任世界之王是这么出现的。”

银发青年的眼神却越发的坚定,“每一位世界之王都不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而是世界王座的选择,这一次的世界王座却没有选择的余地,它也老了,它也需要有人重塑它,就跟第一位世界之王一样,那位开创了天界五千年文明的创世之王。”

“世界……”发髻老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王选!有多少种族多少势力会为了这一次的选拔争得头破血流?哥哥你有想过吗?”

发髻老人原以为一心一意为他的子民着想的世界之王一定会倍感失落,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冷笑,“那些个家伙一个个怀抱着野心却又被我无情的压制着,他们不在明面战场上战斗,反倒是把心思都投入到了其他方面。他们等着我死呢,只要我一死,他们就会继续开打,就会继续过着以往那种连年征战的日子。”

“所以您不能……”发髻老人看透了自己的生死,却无法介怀眼前银发青年的生死。

“我不会死的。”银发青年笑了,“你别忘了我的异能了,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可以杀死我的东西,所以我不会死。”他仰起头望着天空,漫天的雪花仍旧飞舞,灰蒙蒙的天空倍感压抑。

然而他的眼睛却是明亮的,在他的眼瞳里似乎倒映着另一幅画面,那是漫天的繁星,周天星辰之中一颗璀璨的星辰正在缓缓升起。

广袤的天界,七陆七海格外分明,在七陆之中尤其以中央大陆最为出名,光是土地面积就占了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如果从气候上看,中央大陆更是横跨了热温寒三带的多气候大陆。

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有无数的种族生存着,其中最为强大的就是占据了半壁江山的人族帝国,人族帝国拥有八个公国,一个宗主国,每个国都有一座鲜明的城市,所以人族的领地也被称为九城域。

人族的疆土在中央大陆的东南位置,土地足有中央大陆的一半之多,但是同样的人族腹背受敌,北方有着骑马牧羊的蛮族和凶狠的兽族,东南沿海则是海族在陆地上的领土,东北还有妖族组成的玄天妖殿这个超级势力控制着一方领地。

西南则是观星的巫族,那是最狡猾的恶狼,随时有可能利用他们擅长的星辰魔法大举进攻人族的疆域。西方的精灵族算是人族最忠实的盟友,从几千年前就维持着深厚的友谊,然而精灵族更西的地方还有其他许多虎视眈眈的种族存在着。

大荒林是热带原始丛林,它的存在硬是将人族的疆域划分成了南北两个部分,南北的交通极为不便,只有一条破荒路横穿大荒林,是南北连接的唯一通道。

天君城即是人族宗主国的首都,也是人族的首都,绵延几百里的巨型城市,是天界最大的城市没有之一,内外共设有五层围墙,且从外到内一层高过一层,号称绝对的铜墙铁壁,放在战争年代,是人族最后的壁垒。

那些觊觎过人族疆土的种族都表示,如果不打破人族最后的壁垒,那么永远无法得到人族的领土,这个观点一直流传至今。

而这一天,人族的首都天君城开放了五道城墙的所有主城门,只为了迎接一支队伍,一支来自海族的队伍。

年轻的皇帝带着乌金色的冕旒,冠上一十二根五彩缫,每根五彩缫上也有一十二颗五彩玉石,按朱、白、苍、黄、玄五色顺序排列,身着宽厚的金色锦袍,锦袍上刻画着瑰丽的红蓝色龙兽图案,脚踩鎏金玉底靴。然而皇帝的脸上却显露出无法让人想象的稚气。

这分明只是一个十岁不到的少年,就是这样的人统治了中央大陆一半的领土吗?他站在宫殿前的屋檐下,望着远远驶入皇宫的马车。

皇帝的身边围绕着文武百官,他们簇拥着年轻的帝皇走向了马车,然后等待着马车上的人下车来。

这是一架精致的马车,车身是用南海极为少见的海木所制,海木单论斤卖价值至少是十万金币,而且是有价无市,马车上配上蛟龙的图案更显得马车主人身份的尊贵。即便是富丽堂皇的人族皇宫作为背景,这辆马车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感。

马车的两侧,二十人的婢女立刻跪了下去,驱赶马车的车夫也是下了马,然后单膝跪在地上,向着这位万人敬仰的帝皇献上自己的礼节。

马车的帘幕被悄然拨开,一只白皙的小手伸出来,扶靠在迎面而来的一位绿裙女侍的手,然后轻轻走出了马车。

文武百官都愣住了,这位女孩子就是将来陛下的皇后吗?不愧是专门出皇后的家族,就连一个八岁不到的小女孩都培养成如此出众。

年轻的皇帝也是看得发愣,那个女孩估摸着只有七岁的年纪,淡金色的靓丽曲发梳地整整齐齐分摆两侧,头上戴着一顶蓝色的蝴蝶结,身着宫廷礼服,闪烁着珍珠般光泽的华丽礼服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娇嫩的少女面容可爱动人,即便是那副漠不关心的表情也着实扣人心弦。

少女稚嫩的脸蛋有着的是精致的面容,犹如羊脂玉膏般的肌肤,吹弹可破,端庄的神色,无人怀疑她的身份,她的确出自那个家族,那个盛产皇后的家族。少女微微提起裙角,一条腿后摆到另一条腿后微微屈膝,低着头对着眼前的少年行礼,“陛下!”

年轻的皇帝急忙伸出手去搀扶少女,但是他没有成功扶住少女,一位肥硕的中年男子抢在他的面前,双手虚托起少女的双肩,“公主殿下请起。”

肥硕男子头戴华冠,身披一条黑色庄严的华袍,雍容华贵的脸上浮现出慈祥的笑容,他的双眼笑眯眯的盯着少女的面容,仿佛像是找到了珍贵的玉石,爱不释手。

皇帝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叔父,还是先请公主进入大殿吧。”

肥硕男子顿了顿,然后收回了双手,双手负在背后,昂然挺起胸膛,说道,“请公主殿下进入大殿!”

这位肥硕男子是现任皇帝的叔父,也是当朝的摄政王,年幼的皇帝更多的是充当门面,真正的掌权人真是这位摄政王。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年轻的帝皇只不过是摄政王手里的一只傀儡,大家都可以预见终有一天这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会废掉年轻的皇帝,自己坐上万人敬仰的龙椅,千万人的生杀予夺仅在摄政王的一念之间。

年轻的皇帝慢慢走近富丽的宫殿,朱红底色镶着金色的宫殿之中有着八根大柱支撑起庞大的瓦顶,红色画有瑰丽图案的地毯一只铺到龙椅所在的金殿之下,穿戴整齐的文武百官分成两列。

少女这是第一次见到人族的朝堂,她身为公主对于统治者是有一定了解的,可是她所来自的海族和人族不一样,海族皇室住的不是宫殿而是城堡,那里没有朝堂,有的只是议事的大厅,王座也不如龙椅那般精工细雕。

皇帝坐在了龙椅之上,他端正挺立,然后看着底下的文武百官,又看了看有着动人蓝色眼瞳的金发女孩,他低垂着眼帘去偷瞄身旁的叔父摄政王。

“拜见人族大烨王朝的君王,拜见摄政王冕下。”小女孩和她身后的两位海族大臣一起行礼,女孩依旧用屈膝礼来表达敬意,而两位海族大臣则是用跪拜之礼。

年轻的皇帝还未开口,摄政王就捧着便便大肚笑道,“殿下不必多礼,两位尊使也起来吧。”

少女站立而起,抬头望向端坐在龙椅上的年轻皇帝,他的面容华贵,英俊帅气,龙袍加身在瘦削的身躯之上显得那么沉重,压得这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几乎喘不过气来。

站在少年身旁的肥硕摄政王,看似亲善,实则用一双无形的大手打压着这里的所有人,他的存在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海族皇室可是盛产皇后的家族,他们家族的女孩被誉为世界上最有资格成为皇后的天之骄女,是所有王子、首领都希望娶回家的理想对象。这样的女孩真的是眼前的帝皇娶得了的吗?文武百官不禁有些好奇,向来如狐狸一般狡猾的海族会把自己的天之骄女送给这样的人族皇帝?这份投资对于海族而言真的值得吗?

摄政王说道,“本次我们人族皇帝陛下和海族公主联姻可谓是本世纪最大的联姻,圣母的掌管姻缘的双手亲自为两人牵线,人族与海族的命运在此刻成为一个共同体,我们将一起建立起繁荣昌盛的顶尖盛世!”

摄政王的声音宛如洪钟在偌大的金色大殿里回荡不息,每一个字都仿佛烙印一般印刻在众人的脑海中。

年轻的皇帝与美丽的少女在这一刻眼神交汇,他端坐在庄严的龙椅之上,握住天下权力,她站在金殿之前,为青史留下无法抹去的一页。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