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别乱来在线阅读
会员

少主,别乱来

锦影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64万字

8.7分 36人评分

本是富家之女,少主得力干将,生辰之日,情人的礼物——亲手送她上西天!苍天无眼!
得以重生,她却泪眼望天——为毛重生在仇人之家?还是个半路庶女!
群女陷害,父亲冷眼防备,嫡兄轻视敌视,阴谋环伺——既是亲人缘何处处无情,是原身太棒槌,还是身世太怪异?
她步步为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我自横刀向天笑——借汝女之身报吾之仇!爽!
拨开疑云,揭开原身的身世之迷,真相竟如此残忍——不如她自刎了去吧!
吃一堑长一智,不再动情,清冷主子却态度暧昧——那什么……我安歇,你随意!
哪里蹦出一只尊贵三皇子,孔雀开屏,绕身招摇——想开屏先把心端正了,再排队!
杀死她前世之身的情人跳出来说她像极心爱故人——废话,同一个人,能不像么?只不过,她该不该像他杀她一样,也让他死不瞑目,至死都不知她为何要杀他?
小剧场摘录:
月明风清,杀人不宜,山涧沐浴……呃,也不宜!
…….
她盯着深水处,露出的半个精壮身子,低咒一声:“倒霉!”
男人寒目闪过一丝笑意,正经问道:“男女袒露相见,是你以身相许,还是本少主以身相许?”
姜冬竹磨牙:“有区别么?”
某男点头:“你以身相许,不用带嫁妆,本少主以身相许,自带嫁妆!”
姜冬竹:“请问少主,你凭什么以身相许?”
某少主狂傲无比道:“武功天下无敌,琴棋书画精通,下得厨房,出得厅堂,当得人盾,暖得被窝,更重要的是嫁妆丰厚,无人能及!”
姜冬竹呛了两口水:“如此万能,要我做什么?”
某少主寒目一斜:“阴阳需调和!”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楔子:死不瞑目

“冬竹,站住!”

姜冬竹讪笑回头,“大哥。”

姜南仁打量着她,一袭粉衫,娇颜微酡,不禁皱眉,厉声道:“去见龙皓玉?不许去!”

姜冬竹轻抚着微热的脸颊,笑道:“大哥,你怎地就是不待见龙皓玉呢?皓玉对我很好啊,你们不用担心啦。”

姜南仁急走两步,挡住她的去路,声色俱厉地道:“冬竹,听大哥的,不许去!爹爹说过,今日是你的生辰之日,也是你的大凶之日!”

姜冬竹不以为然地道:“什么大凶之日,有个玄算师爹爹真麻烦,不许这个不许那个。”拍拍胸脯:“没事啦,你妹妹我吉人天相,又有一身武功,就算真遇上危险,必也能化险为夷!”说完,脚尖一点,仗着精妙轻功,从大哥身旁跃过,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姜南仁急得大叫:“冬竹回来!”

“南仁,随她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唉。”父亲姜蚩怀站在房门口长叹一声:“一切皆有定数。”

姜南仁咬牙狠踢了旁边的树一脚,怒道:“那个龙皓玉倒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药!早跟她说过,今日是她的大凶之日,她偏不顾安危地去见他!”

姜蚩怀因目盲,看不见儿子的表情,只是默默地叹了口气,“或许……命该如此。”

姜南仁道:“爹,我不信命,我相信人定胜天!窥得天机是为避祸,而非顺应天命!我去找她回来!”说着跑出院子。姜冬竹心情愉悦地来到与龙皓钰约好的小竹林,等了片刻,欣喜转身,“皓钰!”

一身华丽金黄衣袍,俊美如玉的龙皓钰玉满面笑容地大步走向她,声音温和无波:“冬竹。”

姜冬竹兴奋地跳到他身边,爽朗的笑声中带着三分娇羞:“你怎么才来呢,害我等了好一会儿。”

龙皓玉执起她的小手,温柔的抚着,声音便似带着蛊惑般,柔声道:“想我了么?”

姜冬竹双腮微酡,扬起小脸,秀目望进他眼里:“皓钰,你两个月未来瞧我了,是不是很忙?”

龙皓玉唇边噙着温柔的笑容,眼皮半垂,掩住眼里的情绪,道:“嗯,最近是有点忙。”跟着轻叹一声,毫不隐瞒地道:“冬竹,我决定争储,但我三哥和六弟的势力均不可小觑。比起他们母舅家的强大支持,我的势力要弱得多,要想得到储君之位,必得寻个靠山才行……所以最近是忙了些。”

争储……寻个靠山?姜冬竹心下一跳,秀目垂下,小手从他的大手里拽出,秀眸闪过失望,“皓钰非要去争储君之位?”

龙皓玉一脸的坚决,眼底是难以遮掩的野心,头微微昂起,“皇室子孙中哪个不想登上那人极之位,同是父皇的儿子,我自信才能不输于任何人,为何不能成为九五至尊?”

姜冬竹望着他,沉默良久,淡淡地道:“皓玉,若我求你不要争那皇位,与我平平淡淡,相守到老呢?”

龙皓玉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额头上轻点一下,宠溺的笑着:“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一定会跟你白首偕老的,但是……冬竹,当皇帝是我毕生心愿,难道你不希望有朝一日能母仪天下吗?”

姜冬竹苦笑,母仪天下?她永远不可能!姜家祖训,姜家男子永不入朝为官为国师,姜家女子永不入宫为妃为后!何况她姜冬竹是只逍遥江湖的燕儿,做不得华丽笼子的金丝雀!

数月前,她得知他是尊贵的四皇子时,却仍心存希望,以为他是个没有势力的皇子,绝不可能登上皇位,她以为……他会是位甘于平淡喜欢逍遥江湖的皇子……

“皓玉,我向往平淡,绝不入宫。”她坚定地道,可是对他,心中又万般不舍,仍存着奢望,希望能劝他放下皇位之争的念头,“你也自知没有靠山,为何还要去争那储君之位呢?”

龙皓玉俊脸浮上愁绪,长叹一声:“冬竹,与其他皇子相比,我不逊于任何人,我缺的只是强有力的支持……”说着他微一犹豫,抬眼凝视着她,“若我求你去说服闻人山庄支持我,你可愿意?”

姜冬竹皱眉,瞧着她满脸的忧愁,心下有一霎那的动摇,也只是一霎那而已。“皓玉,我不会劝闻人庄主插手你们的储君之争。”她的话极为坚定,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也绝不再给自己动摇的机会。

龙皓玉目里闪过浓浓的失望,低下头去,良久才抬头:“冬竹若是不愿,我也不愿勉强你,可是,你能告诉我为何吗?我是要与你白首偕老的人,你是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还是不相信我能胜到最后?”

姜冬竹抬起那双秀美水眸,望进他眼里,淡笑着:“皓玉,自我知道你是四皇子后,仍一厢情愿以为你是位与众不同的皇子……难道是我错了么?”说到此处她微微一顿,凝目注视着他,只见他眸里并无分毫变化,她心下苦笑——或许,真的是她大错特错了!

她怎么能奢求一个显赫皇子抛弃野心与己一生一世一双人呢,简直是痴心妄想!

她咬牙轻笑:“皓玉,我虽是闻人庄主的义女,也只是因为庄主与家父亲如兄弟,给了我个好名声而已。我的真正身份却是闻人少主的手下,主子家的事情,我们不敢多言,何况,闻人山庄老庄主和少主皆早已与众家臣言明,绝不插手皇子争储!我就算开口相劝,闻人山庄也绝不答应!”

龙皓玉眸光一闪,对她的话似乎并未往心里去,唇畔浮出一抹极美的笑容,温柔地伸手将她额角散乱的青丝别于耳后,“既是如此,我自然不会让冬竹为难。不说这些了,这个送给你。”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只晶莹剔透玉镯,温笑着执起她右手,将那只玉镯放进她手里。那玉镯触手温润,玉里如蕴着清润灵气。

姜冬竹虽然不懂玉质,却也瞧得出此玉极为稀有珍贵,小手握着那只玉镯,抬眸看他。

龙皓玉伸手指捏一下她的鼻尖,宠溺地笑着,“送给你的生辰礼物。”

姜冬竹一眼的惊喜,忍不住笑出声来:“皓玉,你还记得今日是我的生辰?”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