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你家桃花好甜在线阅读

仙君你家桃花好甜

余辞辞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71.1万字

9.5分 508人评分

娇俏有个愿望。
总有一天要嫁给山海界最顶尖的妖修学院高材生。
某日,她蹑手蹑脚的扒在甲班窗户偷看,迎面走来一个清隽风流的美人。
四周一片哗然。
妖怪甲:卧槽姜珩?!法术修为第一的那个?别拦我,我要上去要签名!!
妖怪乙:哇!姜珩!这颜值逆天了,不行,我要给他生猴子!
妖怪丙:天呐,为什么姜珩也会来学院啊,太不可思议了。
妖修高材生?
娇俏眼睛一亮,低头看了一眼娘亲给的《娇氏追夫守则》,提着裙子冲了上去。
——
从此以后。
山海学院的人都知道姜珩身边多了一朵死缠烂打的小桃花。
——
婚后。
娇俏一脸愤怒的拍着桌,“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是仙君?离婚!必须离婚!”
美人无奈摊摊手,“学院信息上有啊,你从来不看吗?”
娇俏:“……我不管,我要离婚!”
美人捏着下巴打量她一下,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走,上月老那。”
她眨了眨杏眸,期待的捧着脸,“去离婚?”
“不!”
美人睨了她一眼,眼神凉薄,“为了防止你出轨,再系个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红线。”
娇俏:“我#@¥?/……”
这大抵是个智商不太高的桃花妖,意外嫁给仙君后,整日想着离婚逃走的故事。
简介无力,直戳正文,双处一对一,请放心食用。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小道士,男女授受不亲

烈日炎炎,灼热的阳光从天空投射下来,映的大地一片蒸腾。

在这片喧闹的大地上,一座横有数千丈的广场屹立着。

其正后方,有着一扇巨大的青铜古门,门上雕刻着各种异兽奇花,散发着沧桑古朴的气息。

一白袍老者坐在门前,面前是一玉桌,一手执笔,一手扶玉卷,声音朗朗传开:“但凡通过今年招生考试,年龄不满十八者,便是我山海学院的学子。”

“符合要求者,可上前来办理入学手续。”

一时间,这广场数万人竟无一人上前。

日头稍稍下移,才偶有三两个人匆匆赶至,在一众人艳羡的眼神下上前办理入学手续。

……

人群后方

有两名少年并排而立,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青铜古门,片刻后便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今年山海学院入学考试又难了,那些偏门的仙术题谁会做啊?”

“可不是,我今年就遇到一道题,论雨神一次降雨,施水量为多少?我他妈又不是雨神,我怎么知道她施水量为多少?”

“道兄,你那个算什么?我那道题才真是哔了哮天犬,题目是:请问孙悟空大闹天宫时,玉帝为什么去请了如来佛祖?”

“卧槽?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别提了……”

“唉,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两个少年谈起彼此间的遭遇,大有一种引为知己之感。

“你应该这么写,玉帝为展现和佛门友好的外交关系,特请佛祖前来,以示双方之友好!”

一道清脆好听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

两个少年往后看去,一个桃红衣衫的少女俏生生立在他们身后,约末二八年华,一双杏眸弯成月牙,透出丝丝的灵动,说话间一股淡淡的花香弥漫。

“小道见礼了。”

“这位道友好。”

两个少年脸一红,连忙作辑问好。

桃红衣衫的少女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之色,旋即有模有样的作了个辑,“两位道友好。”

先前一脸惆怅的少年开口:“道友刚才那话乍一听颇为古怪,可细细想来,倒有几分道理。”

桃红衣衫的少女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道:“众所周知,天庭的文曲星君放荡不羁,肆意风流,可再怎么放肆,总归是玉帝手底下的人,他掌管着这么重要的考试,总不能说他顶头上司的坏话吧?”

两个少年都生性纯良,哪听过这么一番直白的话,被少女唬的一愣一愣,直呼大才。

桃红衣衫的少女背负着双手,一副平静淡然的样子,可眼里却有止不住的得意之色。

两个少年叹息渐止,拱手笑问:“还问请教道友大名。”

“娇俏。”

“娇道友好。”

“呃…”

娇俏一滞,旋即磨了磨牙,平复好心情后,笑眯眯问:“两位道友,敢问入学手续在哪办理。”

“入学手续?”

“娇道友已经被山海学院录取了?”

两个少年皆是震撼不已。

当今玉帝改革新政,特设修仙学院,招收天底下有灵根天赋的人。

修仙学院千千万,品阶应需求而分为一流、二流、三流。

山海学院不止是一流修仙学院,甚至在整个洪荒都赫赫有名,堪称最顶尖的修仙学院,没有之一。

能被这所修仙学院录取,无一不是万中挑一的天才妖孽。

这位娇道友,年纪轻轻,没想到竟是这种绝顶天才。

两人又想起自己的遭遇,一时间竟有些意兴阑珊,随手指了指前方。

娇俏道了声谢,身子一闪,隐没在人流中。

……

广场边缘的石柱前,人流稀疏,偶尔有两个人路过,便又匆匆赶往前方。

一个明黄衣衫的少女坐在石凳上,托腮等待着什么。

忽然凭空多出一簇淡粉色的烟雾,风一吹,露出个少女身形。

“我打听到了,办理入学手续的地方就在前面。”

明黄衣衫的少女连忙站起身,四下看了几眼,见没人注意到这里,才松了口气,“俏俏,这里毕竟不是妖修报道处,咱们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娇俏撇撇嘴,眼睛一亮,顺势坐了下来,“我跟你说,刚才遇到两个人类,可有意思了……”

明黄衣衫的少女听完,咂舌,“俏俏,你这样骗人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娇俏小脸一扬,随后又理直气壮道:“再者说,我也没骗他们啊,十句话有好几句都是真的呢!”

“他们真要这么写,指定能得好几分,反正比零分强多了。”

“哪几句?”

娇俏歪着头,想了一下回答:“唔,比如那个考试的确是文曲星君掌管,再比如他真的不敢说玉帝坏话。”

明黄衣衫的少女茫然的瞪大眼,“可…可这也才两句啊。”

“行了行了。”

娇俏伸手在她脸上捏了两下,循循善诱道:“柯柯,你要这样想,我这是让他们吃一堑,长一智!”

“下回他们就知道,什么叫做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信。”

“可你也不漂…”柯苗苗话没说完,瞧着她威胁的眼神,连忙闭上了嘴。

下一秒,她圆圆的小脸上立刻浮现出讨好的笑意,“俏俏你最厉害了,居然连办理入学手续的地方都能找到。”

娇俏神清气爽,故作不在意的摆摆手,“那是当然。”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视线顿时开阔起来,宏伟的广场映入眼帘。

白玉广场上站着数万个人,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只隐约看到有一扇青铜古门,上方凭空悬浮着一座巍峨的高山。

山中碧绿成荫,各种珍禽异兽嬉戏林间,又有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让人不由自主的称赞一声,好一副仙家景象。

两人还未感叹,身后突兀响起一道声音:“等一下!”

娇俏一愣,转过头去,一个青袍小道士捧着一个虫子怒瞪着她,一脸忿忿不平,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她眨了眨眼,往后倒退了一步,一本正经的问:“小道士,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抓着我做什么?”

她一双清亮的杏眸弯起,眉眼间俱是笑意,极为招人喜欢。

小道士脸一红,连忙松开手,可气势已经弱了几分,“你不该骗人。”

这小姑娘跑的好快,他眼睁睁看着她骗完人后,刚准备理论,她穿过人群直接就没了影。

好在,他带了家传的一只灵蝉,鼻子够灵,能够嗅到她身上的桃花香,循味而来。

娇俏眨眨眼,无辜的摊摊手,“啊?”

“天庭和佛门一向合不来,第一句话你就在误导他们。”

小道士皱皱眉,缓缓将自己熟知的知识道来,“再者,是文曲星君出卷没错,可批卷的却是同为北斗七星君的其他几位星君。”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不说贪狼星君和破军星君,就武曲星君也一向是主战不主和,你这些话分明都是在骗人。”

娇俏眨眨眼,一副受教的模样拱拱手,“这位道友知识渊博,在下佩服!”

不待他说话,她又兀自叹息起来,“可叹我自小家境贫困,未曾读过什么书,懂了一点道理便沾沾自喜,今日遇见道友,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小道士一愣,有些茫然无措,这人……明明生的这般好看,怎么这么无耻?

他气的脸色涨红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你你这人歪理邪说,好不讲理!”

娇俏眼睛一瞪,“道友,你再这么冤枉我,我要上报到山海城的执法司,保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信不信?”

恶人先告状?

小道士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这句话,气的浑身颤抖,“好啊!那就请执法司的人来看看,到底我有没有冤枉你!”

娇俏摆摆手,下巴一抬,“行啊,那就请执法司的人来一趟。”

小道士二话不说,直接拨了山海城执法司的灵讯号码。

简单将地址说了后,他关上通讯石,靠在石柱上默默的念了一遍静心咒。

娇俏凑了过来,伸手捏了捏他肩膀上丑不拉几的小虫子,笑眯眯道:“小道士,死读书没用,你得学会什么叫做灵活运用。”

小灵蝉也就一根手指大小,通体呈金黄色,胖乎乎的,身上长有一对透明的翅膀,极为可爱。

被她两只手捏住,小灵蝉直接歪倒在他肩上,发出“嘁嘁”的叫声。

“别动!”

小道士打开她的手,脸一板,“我有名字,我叫付正直,不叫小道士!”

他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眉清目秀,青袍被洗的发白,透出一股淳朴善良的味道。

“付正直?噗嗤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不叫假正经?”

付正直胸口一阵气闷,索性转过头不再理会她。

娇俏凑的越发近了,得意洋洋道:“小道士,等会执法司的人来了,你就要小心了,毕竟你刚刚抓了我的肩膀,算是耍流氓。”

付正直气的又念了一遍静心咒,好半天才平复下心绪。

“咚咚咚!”

大地忽然一阵震颤。

尘土被掀的肆意飞扬,一阵灰蒙蒙的黄风散去,将街道尽头的人影显了出来。

数十头巨大的异兽载着人缓缓走来,异兽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